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2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2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夏明:如果中期选举带来强烈信息,白宫运作有望改善

作者
夏明:如果中期选举带来强烈信息,白宫运作有望改善
 
特朗普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 2018年9月18日 路透社

特朗普执政两年后,美国将在11月初迎来中期选举。如何通过中期选举进一步巩固其执政基础,是美国总统下一步的主要目标。然而近来,特朗普在白宫内部的运作方式成为舆论热点。随着长期担任《华盛顿邮报》记者和编辑的伍德沃德所著新书《恐惧:特朗普在白宫》的出版,以及政府匿名高官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揭露特朗普遭遇政府官员抵制消息的曝光,美国总统的领导力及信誉受到严重质疑。特朗普的形象和支持率是否会因此而受到较大影响?陷入混乱的白宫将如何步出危机?对此,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纽约时报》刊登白宫高官匿名文章、抨击总统的执政方式,以及刚刚问世的新书《恐惧:特朗普在白宫》这两件事,是否为偶然事件?

夏明:我们看到在9月6号《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据说是特朗普政府的一名高官写的。题目是:特朗普内阁里边静悄悄地抵制。其实有点像一个抵制的宣言。他讲了目前特朗普政府其实是一个双轨运行的总统制。有一群人在抵制特朗普的政策,因为他有很多问题,包括他的道德、个性、性格和领导的风格等等,引发了特朗普政府的广泛抵制。因此有一群人,为了使得国家的利益得到保障,使得整个制度得到稳定,他们在做一个地下的抵抗工作。把美国的利益放在首位。就像一个宣言,像美国向全世界宣誓一种声音:就是特朗普政府现在遭遇到了很多的挑战,而美国对他的民主制度也不要失去太多信心。因为尽管特朗普总统他个人不尊重民主制度,但是美国的民主制度还在运行。所以这影响当然会很大。

与此同时,又一本书出版,是伍德华德所著《恐惧》,我们知道这部书的题目来自特朗普说的一句话,他说:什么叫权力?权力就是恐惧。这里边就表示,特朗普用权,就想用恐惧的方式来传达他的意志或使用他的权力。我相信伍德华德在这本书里就认为,今天特朗普政府陷入一种恐惧之中,或者引发了世人的恐惧,但他自己、包括特朗普本人也陷入恐惧之中。而且我们知道伍德华德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他是《华盛顿邮报》的副主编,伍德华德大概是水门事件以来,美国调查记者里边最著名的一位记者。所以这两件事的发生当然在美国引起巨大震撼。显然根据我的理解,这封信应该是特朗普政府中对外交、安全和国防事务有深刻了解的一位官员写的。这位作者应该是给伍德华德的书做过采访的。他们两位一定是认识的。我相信他们两个是相互有意识知道对方所做的事情的。

另外一点十分清楚的是,如果他们两个是有关联的,在同一时间发表,是否进行过协调的,或像特朗普所说的有“阴谋论”?我不认为他们一定有阴谋论, 但是由于正好美国度完暑假了,要开始干“正事”了,整个经济和政治要开始运作了,还有一个大事件,就是十一月份美国的国会的中期选举。在这样的背景下,这两个作品是一个大概率事件,它的出现是必然的。因为它从过去的两年,还有迈克尔ˑ沃尔夫的《火与怒》反映的是美国对特朗普的抵抗,基本上这两本书的出现是过去两年,美国对特朗普政权抵制的结果。

法广:这两个事件将对特朗普的统治造成多大程度上的冲击?有否可能直接影响中期选举结果?

夏明: 这两个事件肯定会给特朗普造成冲击。主要从三个方面,一个是特朗普本身的威信和地位会受到负面的影响。毕竟美国是一个民主制国家。运行非常开放。美国总统整个运行要受到公共舆论影响。公众舆论一方面是老百姓的民意群,另一方面就是报刊杂志、媒体对他的评价。所以可以看出这一点对特朗普影响很大。特朗普就会说:美国的媒体是人民的公敌。就是因为他对美国媒体十分厌恶,他就使用了列宁式的语言、斯大林式的语言、或者中国毛泽东式的语言来攻击媒体。我们就可以感觉到这对他个人的声望有很大影响。第二,他使得白宫内部的人一下子感觉到这种团结、不仅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在抵制,可能会激励这些人继续地工作。而且可能使他们有一种荣誉感,他们在捍卫美国的民主和美国的宪法。但是有另外一批人,他们又在表示对特朗普的忠诚。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内阁和白宫班子、美国的政府出现了一种分裂。对美国的政治应该有一定的影响。第三就是面临着一个多月以后的中期选举。我们相信,美国的公民、和两党在这么一种氛围内,对特朗普非常的不利。尽管美国的经济目前运行得非常好。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如果摸着腰包来投票,对特朗普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但是美国毕竟是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选民们还是会根据目前的舆论、公共媒体的各种报道来行使投票权。所以我想这对中期选举一定会有影响。如果说特朗普能够在美国经济还在运行良好的情况下,失去对美国国会的控制的话,这完全是可以预料的。如果美国的共和党不会失去对美国国会、尤其是众议院的控制的话,那么如果它失去其中的席位,我觉得这是肯定的。

法广:特朗普上台以来,不断引发非议。作为一名来自体制外的总统,他的种种做法是否可从某种程度上获得认同?

夏明:特朗普的使命就是去撼动美国的既得利益集团。但是他的民粹主义的运动,作为一个代言人,他本人并不是民粹主义。就像伍德华德的书里写道,他根本就不理解什么叫民粹主义;以为只要是老百姓喜欢的,就是民粹主义。并不明白其中的意识形态内涵。但是当然有一部分喜欢特朗普风格的人,就是实话实说。他对美国的既定的政治当然造成很大冲击。所以有人在为他欢呼。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不应该忘记,特朗普反应出了美国民主的另外一个弊端。他本身就是一个弊端。美国民主的两大弊端,一就是一群职业政客,把美国民主变成自己获利、自己捞名的名利场。民主党高官基本走的就是这条路。但是另一方面,美国的商业、公司其实跟美国人民的生活并没有民主协调,而是让美国的人民一天至少八个小时生活在一个等级化控制的、甚至专制的体制下的。而其实特朗普在他当总统之前,从来没有在公共领域里边任过任何公职,他把他“CEO ”的作风带到美国政治,其实就是把美国公司的专制的、寡头的作风带到美国的民主体制。两个当然是有冲突。因此特朗普到底是会得到更多的认同或是批判,从目前来看,至少从知识界精英、从美国的主流媒体来看,他获得的更多的是批判。这个批判担心:他以他的反民主、反自由的寡头方式,可能会影响美国的民主、带来美国的民主危机。这应该是主要的评价。

法广:特朗普在美国普通民众心中占据着怎样的地位?

夏明:美国对他的意见基本上是三分天下:一种是(大概占35%左右),对他是铁杆。不管特朗普说什么,都是对的。对他很有热情,这部分人相信特朗普的阴谋论,认为所有关于特朗普的负面的东西都是假的、都是假新闻、都是阴谋。这批人是铁杆粉丝,是存在的。另外也有一批铁杆的反特朗普的人。包括这些“Me too”运动,包括“黑人生命有价值”,等等运动,还有包括民主党的、共和党的、甚至一些保守的共和党人。这部分人至少占到30%以上、接近40%。还有30%,这些人还没有表态。他们可能在很多的民调中也会模糊他们的态度,尤其在公共空间,表面上会说反对特朗普,但是内心里、或者在投票间里,他们可能就会支持特朗普。这就使美国政治具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是因为有中间的这部分人高度的虚伪性。毕竟特朗普现在有几个观点、尤其是种族主义为基础的:对有色人种的恐惧、对移民的恐惧。我相信他挑动了美国、以白人为主体的社会的某些人的神经。所以我的感觉是:中间的这批人如果以启蒙的思想来思考和投票的话,他们很快就会成为反击特朗普的这么一个人群。但是如果他们根据他们的直觉、认同、尤其再走向一些社会达尔文主义或种族主义的话,他们就会支持特朗普。

但是我觉得目前来看,中间这批人可能也会发生分化。有批人可能会反击特朗普。毕竟他的很多做法令人厌恶。但是仍有些人会继续暗中支持他。美国变成了分裂的社会,因此跟特朗普的较量陷入了比较胶着的状态。我现在还看不出来是否有明显的胜负,但是我觉得中期选举的结果反而会给我们揭开这个谜底。

法广:白宫将如何步出由高官匿名文章和伍德华德所著新书引发的混乱局面?

夏明:这的确很困难。我们看到《纽约时报》匿名文章提到怎么样运用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也就是说,由美国内阁的大多数提起动议,剥夺总统的权利,让总统交权给副总统。也就是宣布总统在身体上、心理上不再适合行驶职权、担任总统职位了。这是一个预备的方案,对特朗普总统隐而不发,但是对他形成某种威胁。也就是想让特朗普总统变得更守规矩,或者更合作。怎样使得白宫会清醒起来或者能够有序地工作?目前看来很困难。因为首先因为特朗普的恐惧,因为他对别人泄密的猜疑,形成了在白宫内部“捉巫运动”,很多人就赶快表忠诚,让白宫陷入一种堡垒的心态,一种受围困的心态。我觉得这会影响士气。所以今天的白宫如果要团结,会比以前还难。目前来看,如果中期选举给白宫带来一个很强信息,相信如果政治上大的冲击可能会让特朗普总统稍微收敛一点。也就是说他跟他的团队不把他的总统职位当成个人的权力来行使,而是当成制度来继续运行,如果有这样一个政治冲击的话,可能会使白宫变得更有一些纪律,更有一些秩序性。

  • 夏明:土耳其率先批评新疆人权状况,凸显其占居穆斯林世界领袖地位的愿望

    夏明:土耳其率先批评新疆人权状况,凸显其占居穆斯林世界领袖地位的愿望

    一年多来,中国在新疆建立“再教育营”的话题吸引了全球多方媒体的关注。不断有报道揭示:新疆地区的再教育营规模巨大,可能关押着上百万维吾尔人。他们在那里接受强化教育、有时还会遭遇身心折磨。尽管国际社会持续关注新疆“再教育营”现象,却很难对中国展开有效施压。

  • 廖天琪:北京利用大数据全面监控社会,也对西方构成威胁

    廖天琪:北京利用大数据全面监控社会,也对西方构成威胁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最近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在天津法庭被判刑四年零六个月。作为“709”一案中,首批遭到关押、最后受到审判的维权人士,王全璋获刑再次引发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各方人士的担忧。近年来,中国的人权议题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

  • 中国性少数人群社会环境:诉求噤声才有的开放

    中国性少数人群社会环境:诉求噤声才有的开放

    2019年1月中旬起,三辆红色货车先后在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巡游。红色货柜的侧面分别写着“为一种不存在的疾病治疗”、“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仍保留‘性指向障碍’”和“19年了,为什么?”。这个模仿美国影片《三块广告牌》而来的形式别致的为同性恋者呼吁权利的行动,吸引海内外舆论重新关注中国性少数人群的社会生活环境与状况。在此之前,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在2018年4月更新的一份报告中,列举了一些中国同性恋团体活动被取消或受到阻挠的例子。那么,在中国正式将同性恋非罪化20余年、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中删除18年之后,中国同性恋人群,或者更笼统地说性少数人群的社会环境究竟如何呢?国外观察与国内性少数人群的实地体验是否吻合呢?我们借第五届“巴黎中国同志周”活动的机会来听听他们的看法。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去年11月17日,为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措施,法国发起黄马甲运动。此后,此一运动一波接一波,每周六在全国各地展开,已连续举行了十次,对法国经济造成重创。为平息社会不满情绪,当局做出几项承诺并发起一场全国大讨论活动,以回应民众诉求。然而至今,黄马甲运动似乎没有出现偃旗息鼓之势。如何看待这场运动?总统发起的“全国大辩论”是否可以为步出危机寻得出路?对此,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1978年的“北京之春”在中国开启了一场倡导自由、民主、人权、宪政的政治运动,被称为“中国民主运动”。随着1989、天安门“八九民运”受到打压,许多民运领袖流亡海外,形成了一股海外民运力量,这股力量一直坚持不懈地继续着争取人权、民主的斗争,在捍卫中国人权领域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

  •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刚刚踏入2019年,台海两岸情势再度陷入紧张,引发各方关注。1月2日,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之际发表讲话。提及“九二共识”时强调:将推动“一国两制”实现统一,并表示不承诺放弃对台用武。又在随后两天进一步表示:要“在新的起点上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中国主席的表述立即引发台湾及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

  •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中美两国在贸易大战的背景下,迎来建交40周年。从1971年7月,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秘密访华、到1972年前总统尼克松的北京之行,中美两国打破了相互隔绝的局面,终于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从而结束了长期的对峙。这被视为是中国与西方关系突破的标志性大事。40年来,随着两国关系在各个领域的不断发展,对抗性竞争也逐渐形成。尤其是2018年以来,中美爆发贸易大战,致使两国关系发生微妙变化。如何评判美中关系?两国关系的变化将对全球局势产生怎样的影响?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