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9年1月20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 网络照片

[提要] 多数原则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原则,它建立在人民主权之上,但它又确实可能造成对少数的压迫,形成多数的暴政。托克维尔指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问题,也指出了美国政治制度设计中对这些问题的防范与解决。

问:多数原则不正是民主原则的一项基本原则吗?民主制度的运行离不开多数原则呀。

答:你说得对。在这里,我要先给听友们解释一下“多数原则”。很多政治学者在谈及托克维尔对“多数暴政”的论述时,会上溯到英国大哲洛克。比如美国学者S. 沃林在他的名著《两个世界间的托克维尔》中指出,“人民作为完全行动者的概念,还是首先出现在约翰·洛克的《政府论》中”。“在洛克的多数首次出现时,它代表了关键时刻社会的最高意志”。我们也知道,洛克曾经断言:“当某些人同意建立一个共同体或政府时,他们因此结合起来并组成一个国家,那里的大多数人享有替其余人作出行动和决定的权力”。在这种情况下,多数无疑是合法性的来源。而且洛克也给暴政下过一个明确的定义:“暴政便是行使越权的,任何人没有权力行使的权利”。而且洛克几乎已经明确提出了多数暴政问题。他说:“若以为这种缺点只是君主制所特有的,那是错误的。其他的政体,也同君主制一样,会有这种缺点。因为权力之所以授予某些人,是为了管理人民和保护他们的财产。一旦被应用于其他目的,以及被利用来使人民贫穷,骚扰他们,或使他们屈服于握有权力的人的专横和不当的命令时,那么不论运用权力的人是一个人还是许多人,就立即成为暴政”。所以,虽然多数原则是民主制度的主要原则 ,它体现着人民主权,但不是多数原则的决定就一定正确。把握住这一点极为重要,这是托克维尔把美国的人民主权和法国革命恐怖时期的暴民政治相对比而深刻体悟到的。他彻底反对所谓多数不会犯错误这种看法。他论证道,既然某一个人会滥用他的无限权威去反对他的对手,那么由许多个人组成的多数,也同样会滥用权力去反对与他们意见不同的少数。所以,他仔细考察了美国民主制中产生多数暴政的可能,和政府所能提供的保护少数的手段。

问:我看这个保护只能通过完善的法律制度来实现。

答:是这样的。托克维尔设想应该以更完善的三权分立,来避免多数的暴政。因为他在考察多数的暴政时,主要考察的是美国各州的状况,而当时各州的宪法远远没有完善,就像我们上次举的罗德岛的案子,法官由州议会任命,法律由州议会制定,州议会由多数选举产生,所以就为多数的暴政创造了条件。所以托克维尔设想,“假如把立法机构组织得既能代表多数,又一定不受多数的激情所摆布,使行政权拥有自主其事的权利,让司法当局独立于立法权和行政权之外,那就可以建立起一个民主的政府,而又使暴政几乎无机会肆虐”。听友们如果还能记起我们在介绍孟德斯鸠时所讲过的三权分立原则,那么就能知道托克维尔是饱受启蒙哲人教诲的。多数的暴政除了在立法方面有机可乘之外,托克维尔还指出它对人的思想言论的影响。在美国,公众舆论一经形成就有压倒性的力量,形成社会巨大的舆论场。在这种状况下,人天生具有的从众习惯就会发生作用。我们知道,做一个特立独行,保持自己内心信念的人,是很难的。因为它要求坚强的意志,清醒的头脑,健全的理性和超常的抗压能力。坚持独立思想是一种自由意志的行为,而人一般都会惧怕与众不同,怕让众人戳脊梁。因此用新弗洛伊德派心理学大师弗洛姆的说法,人自然地趋向逃避自由。托克维尔精辟地指出:“多数既拥有物质力量,又拥有精神力量,这两项力量合在一起既影响人民的行动,又能触及人民的灵魂”。我们可以想一想在文化大革命中,有一句最常用的话,叫“站稳阶级立场”“站好队”。在那时,一个人若想在社会中安全地生存,非使自己的想法和大众一致,和阶级一致,和党一致。用现在大陆最时髦的话,叫“看齐意识”。它的实质就是让人成为没有思想,没有灵魂,没有人格的行尸走肉。人一旦做到这一点,也就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这是在专制制度下,当局操纵多数的暴政所要达到的主要目的。所以托克维尔说:“镣铐和刽子手,是暴政昔日使用的野蛮工具,而在今天,文明也使本来觉得自己没什么可学的专制得到了改进”。

问:托克维尔认为,在美国,什么样的制度设计和法律,能约束多数的暴政,特别是在舆论导向的压力之下?

答:他认为是这样的三个要素:其一,联邦制的国家整体,使美国不存在大一统的行政集权。由于具体施行行政管理的权力分属各州,它就避免了形成全国范围的一致多数,从而避免大范围的多数暴政。所以类似中国文革时的那种“全国山河一片红”,只可能出现于唯一权力中心的专制国家中。其二,他认为,“美国人赋予法学家的权威,和任其对政府施加的影响,是美国今天防止民主偏离正轨的最坚强堡垒”。托克维尔有一个很有趣儿的说法,他认为,“在法学家的心灵深处,隐藏着贵族的部分兴趣和本性。他们和贵族一样,生性喜欢按部就班,由衷热爱规范,他们也和贵族一样对群众的行动极为反感,对民治的政府心怀蔑视”。正是因为存在着这样一个阶层,就顽强地阻止了多数的任意妄为。因为在美国,一切政治问题都会变成法律问题。托克维尔极为欣赏美国的法律至上原则,而保证这个原则能具体实施的原因,恰因为“法学家的行业是唯一容易与民主的自然因素混合,并以有利于己的方式,与其永久结合的贵族因素”。“法学家是人民和贵族之间的天然锁链,是把人民和贵族套在一起的环子”。其三,陪审团制度。这个制度不仅是个法律制度,而且是个政治制度,因为它把确定何为正义的权力交给了普通人,广泛地说交给了人民。这就使制度本身始终是共和性质的,而不是专制性质的。托克维尔还推崇陪审团制度对民众的教化作用,当每一个公民都有责任参与审判,确定公义时,他们自然会对法律有敬畏之心,这就有效地防止了多数的暴政。因为有参与法律义务的民众,就很难团聚成无理性的暴力团伙,他们会耻于做暴民,而自觉承担公民的责任。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想了解更多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六节 克拉夫琴科审判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六节 克拉夫琴科审判

    [提要]苏联的扩张姿态,使西方国家的政治领袖明白,雅尔塔会议上罗斯福的设想,由和平共处的大国合作,来保障世界和平,已完全落空。苏俄共产体制根深蒂固的输出革命的冲动,使他们一有机会就来试验民主国家的勇气。北大西洋公约的签订,为战后格局的稳定建起一道防线,但很多人看不清楚它的意义。雷蒙阿隆为此大声疾呼,此时维克多·克拉夫琴科审判,更撕裂了法国知识界。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五节 面对冷战的阿隆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五节 面对冷战的阿隆

    [提要] 1946年冷战开启,这是以两个讲话为代表。欧洲的知识分子面临站队的问题,从当时阵营的划分看,是集权暴政的苏俄与自由民主的英美相对峙。从表面上看,是个简单的非黑即白的问题,但在现实中,尤其在思想理论层面上,却要复杂得多,呈现出多层次的灰色地带。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四节  战后时代的分化与对峙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四节 战后时代的分化与对峙

    [提要] 二次大战之后,反纳粹德国的统一战线迅速瓦解,雅尔塔会议对东西方势力范围的划分,实际上是西方民主国家与集权国家和平共处的幻想。同样面对纳粹,对英美来说,保家卫国是捍卫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对苏联而言,卫国战争事实上是捍卫另一种价值,战争的结果是维护了集权统治,甚至在可能时要扩展暴政的范围。这是人类历史上的关键时刻,对法国知识界当然有极大的影响。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三节  学习与思考的年代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三节 学习与思考的年代

    [提要]从二十年代末到三十年代末,雷蒙阿隆有一个漫长的学习与思考期,他曾去德国生活工作过几年,德国哲学给他相当深的影响。三十年代又正是德国纳粹主义崛起的时代,法国也社会动荡不断,左右两派激烈斗争,左翼联盟“人民阵线”曾一度掌权,推行改良主义的社会政策。雷蒙阿隆就在这个背景中开始了他的学习与思考。

  • 介入的旁观者— 雷蒙·阿隆第二节:虚幻的光明

    介入的旁观者— 雷蒙·阿隆第二节:虚幻的光明

    [提要] 一次大战结束之后,出现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它给许多不满资本主义、一心追求人类自由与和平的知识分子带来希望。那时可以说对共产主义的追求在法国知识分子中激起一股不小的浪潮,人们对苏联这个国家既好奇又向往,法国知识界中对苏联共产体制抱有好感的人不在少数。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时代背景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时代背景

    [提要] 在二十世纪的法国思想家中, 雷蒙·阿隆(Raymond Aron,1905年3月14日-1983年10月17日)是相当特殊的一位人物。他是学术精英圈子的一员,在这个圈子里却又显得像个局外人。他是典型的法国知识分子,又和德国近当代哲学社会学声气相通。他重新发现托克维尔思想的重要性,举起自由主义的旗帜,反抗二次大战前后泛滥于法国知识界的左倾思潮。他继承法国知识分子介入社会问题的传统,是一位堪称典范的公共知识分子。

  •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绵延是自我意识的本质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绵延是自我意识的本质

    [提要] 柏格森认为,真正的自我意识不是静止不变的,也不能被看作是一个个思绪的片段。它总是现在包含着过去,并趋向未来,而未来又可能返回过去的根源,所以它是分分秒秒在变异着,生成着,这就是绵延的实质。正是这个绵延使世界从内到外都活跃起来。这也就是生命的本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