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7月19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7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日本遭绑架记者是否还有生还希望?

日本遭绑架记者是否还有生还希望?
 
日本自由撰稿人安田纯平的妻子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 2018年8月7日 路透社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8月1日的记者会上,就网上出现疑似2015年在叙利亚失踪的日本记者安田纯平的新视频一事强调,“将动用各种情报网,全力努力应对”。当被问及该男性是否为安田时,菅义伟表示“觉得大概是他”。

安田纯平1974年3月16日出生于埼玉县入间市,是日本的自由记者。一桥大学社会学系毕业。1997年。进入日本信浓每日新闻社,被分配到松本总社。

2002年3月,他利用休假去阿富汗采访,同年4月,转勤至文化部,同年12月利用休假去伊拉克采访,2003年1月辞职,成为自由记者。他曾与其他的记者等一起亲自参加了在伊拉克战争中,当时伊拉克政府组织的“人体盾牌作战”,但是由于无法抑制美军的攻击,伊拉克政府解除了他特别待遇客人的资格,不久被被伊拉克军拘留,后又释放。

据说安田2015年6月从土耳其南部越过国门进入叙利亚的反体制势力统治地区伊特罗纹县之后,被当地的武装组织拘捕,此后,是伊特罗纹县的最强组织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努斯拉阵线”(Al-NusraFront)扣押了安田。

但是在内战中,“努斯拉阵线”解体,被其他的武装组织吸收,结成了叫做“叙利亚解放机构”的联合武装组织,而“努斯拉阵线”的其他成员,再次结成叫做“福拉斯·迪恩”的武装组织,据说現在安田就在“福拉斯·迪恩”的手中。

对在纠纷地的武装组织来说,人质是勒索金钱的抵押手段,也作为与对立组织及政府之间交换俘虏的谈判材料。人质一般都在绝密的地方关押,从外部难以接触到。而那些录像,是通过代理人传出并发表在网上的。

2015年10月被“叙利亚解放机构”的前身“努斯拉阵线”绑架的德国女记者被释放,随同该女记者一同释放的还有其被囚禁期间所生的一名婴儿。“努斯拉阵线”向德国政府要求500万欧元的赎资。

报道称,2015年10月,这位27岁的德国女记者前往叙利亚采访报道,随后被一个武装组织绑架。

据悉,“努斯拉阵线”对于绑架德国女记者的事实予以否认,该组织声称,这名女记者被其他的武装组织绑架,他们随后解救了德国女记者。

在2016年5月,据称在叙利亚遭“努斯拉阵线”绑架的三名西班牙记者抵达安全的地方,这是西班牙记者协会联合会5月7日晚宣布的一则消息。这三名记者分别是何塞‧曼努埃尔‧洛佩斯(Jose Manuel Lopez)、安赫尔‧萨斯特雷(Angel Sastre)和安东尼奥‧潘普列加(Antonio Pampliega)。他们三人2015年7月在叙利亚阿勒颇遭绑架。获释的细节不详。土耳其媒体则指出,西班牙政府为解救人质,向“努斯拉阵线”支付了1100万美元赎金。尽管最初的赎金要求是2500万美元,但经过协商另一部分的资金用救援物资来代替。而西班牙政府对于这些说法,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但是日本政府最近坚持不接受要求赎金的立场,而对于安田,官房长官菅义伟2016年5月的表态是“政府最重要的责任就是确保国民的安全”,一如此次得到安田的消息后所说。

2016年3月,曾有人上传过安田求助的视频,同年5月末,又有人上传了安田举着自己亲笔写下的“求助信”的照片。从谈判中介人处得知,“努斯拉阵线”曾向日本政府要求1000万美元赎金,但由于日本政府的不回应,这位作为中介人的叙利亚男子在6月下旬宣布居间斡旋失败,当时他还透露,如果日本政府不在1个月以内展开谈判,安田大概会被移交给IS。

而据日本FNN电视台对当地的相关人士的采访,安田纯平现在在精神上正在被逼入绝境。

接受采访的人是叙利亚的民主化活动家,他曾通过伙伴,从“努斯拉阵线”得到安田当初被拘捕的录像,并发到了网上。这位男子说:安田纯平在摄影前无论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处于非常疲惫的状态,他曾三次自杀未遂。

这位男子说:“努斯拉阵线”在一年前提出的赎金是150万美元,但是也可能会降到50美元。他们的目的是赎金,公开录像的原因,就是使交涉成立。

7月31日在网上流传的视频时长约20秒。疑似安田的男性穿着橘红色的“囚徒服”,坐在室外的白色墙壁前面。背后站着2名持枪的黑衣男子。

安田用日语说“我的名字是Umaru,是韩国人”“身处十分恶劣的环境之中。请现在马上救我”。他还表示“今天的日期是2018年7月25日”。

7月上旬,在网上公开一段录像,被认为在去年10月17日拍摄的自称安田的男性用英语称“我是纯平,健康状况良好,祝愿我的家人平安无事,我非常想见家人,希望马上能见到我的家人。”视频中的人的面容和声音都与本次视频相似。

7月中旬网上也流传一段被认为是6月12日摄影的被认为是有关安田纯平的录像。

日本政府内部对于尽管政府制止仍然执意去叙利亚的安田持有安田个人应该对这次遭绑架负责任的观点。

据说安田能说阿拉伯语,对当地的事情也非常熟悉,尽管本人非常消息,仍然遭到绑架。有消息称,安田有可能已被“叙利亚解放机构“交给了其他武装组织。

在人质问题上,日本人一贯认为个人的行动无论动机怎样,是不能给国家和他人“添麻烦”的,个人的行动引起大家不得不担忧,不得不破费,不得不行动时,引起这种事态的个人和家属就应该道歉。

在2004年10月19日,日本人香田证生于进入伊拉克,其目的是“想知道当地的情况”。而后,香田证生遭到“伊拉克圣战基地组织”的绑架,该组织在绑架后要求日本当局把执行人道主义援助的自卫队伊拉克复兴支援群从萨玛沃撤离。10月27日,小泉首相拒绝了这一要求,香田证生被杀害。

当香田证生被绑架后的图像在日本电视媒体上播放后, 大量批评邮件和电话几乎将证生家淹没,警方不得不派出警力守护他父母住所。

在日本这样的民情下,日本政府如果执意不进行回应和谈判,不肯拿出赎金,安田纯平的生命可能面临很大危险。

  • 日本参议院选使修改宪法呼之欲出

    日本参议院选使修改宪法呼之欲出

    日本将在7月21日举行第25次参议院选举投票与开票,日本参议院就是日本国会的上议院,1947年随着《日本国宪法》的施行而成立,其前身为贵族院。贵族院议员是由不经选举的皇族、华族、敕任议员经天皇亲自任命构成。1947年随着参议院的成立而废止。日本参议院现有242议席,议员任期为6年,每三年对半数议员进行一次改选。这次改选的是对2013年当选的参议员进行改选。

  • 日韩持续对立或改变东北亚战略格局

    日韩持续对立或改变东北亚战略格局

    日本政府7月1日宣布,将对出口韩国的半导体材料进行严格审查,还将取消对于韩国的安全保障上的友好国家认定。7月4日开始,针对电视和智能手机显示屏上使用的氟聚酰亚胺(Fluorine Polyimide)、半导体制造中的核心材料光刻胶(Resist)及用于半导体清洗的高纯度氟化氢(Eatching Gas)三种产品开始进行单独许可和审查,8月份,还将取消对于韩国的安全保障上的友好国家认定,也就是把韩国从所谓“白名单国”中消除,此举受到韩国方面激烈反弹,掀起了拒买日本商品运动。

  • 特朗普为什么G20峰会针对日美安保条约“吐槽”?

    特朗普为什么G20峰会针对日美安保条约“吐槽”?

    在特朗普赴日参加20国集团峰会之前,他在一系列有关安保问题的对日发言引起了日本的震惊。据美国彭博有限合伙企业(Bloomberg L.P.)6月25日报道:“最近,特朗普向亲信表示可能废除日美安保条约,有3名熟悉情况的相关人士表明了这一点。特朗普认为日美安保条约对美国不公平。

  • 美国“印度-太平洋战略”使日本陷入地政学险境

    美国“印度-太平洋战略”使日本陷入地政学险境

    最近,美国“印度-太平洋战略”开始启动,这一战略将联合日本、澳大利亚、越南、菲律宾等国,公开与中国、俄罗斯与朝鲜为敌,刺激中俄及朝鲜的联手,也是日本陷入地缘政治理学上的危险境地。

  • 安倍访问伊朗:旧愁未消 又添新愁

    安倍访问伊朗:旧愁未消 又添新愁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日本时间6月12-14日访问了伊朗,在此期间,安倍与鲁哈尼总统、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举行会谈。安倍希望能够担负起美国和伊朗之间沟通的桥梁作用。

  • 俄进入佳境 日俄进入困局

    俄进入佳境 日俄进入困局

    6月5到6月7日,中国国家主义习近平访问俄罗斯,6月5日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今年正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中苏建交70年。

  • 为什么日本对中国的民主化问题不甚关心?

    为什么日本对中国的民主化问题不甚关心?

    5月30日,来日的1989年天安门事件时的学生运动领袖王丹,在接受日本时事通讯社采访时指出:日本的政府和民间,对中国的民主化的关心度不高。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