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8年7月21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20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8年7月21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0/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0/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7月21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 网络照片

[提要] 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 né à Paris le 29 juillet 1805 et mort à Cannes e 16 avril 1859)是现代政治思想史上的巨人。密尔称他是第一位“民主哲学家”。他以一位法国落魄贵族的眼光,深入 探讨美国民主制度的优劣,也借此深入研究了民主制度本身。他的洞见和预言,至今影响着世界民主制度的发展的进程。

 

 

问:我们今天终于走到了托克维尔,这个名字在中国也有不少人知道,但对他的思想了解得并不深入。

答:是的,托克维尔这个人在政治思想史上的地位相当重要,他所著的《论美国的民主》是世界上研究民主制度的开山之作。可以说,只要讨论民主制度,都会借助这部书,不管你是反对还是拥护民主制度,只要你想说点有意义的话,这部书总是要读的。尤其是二十世纪下半叶,世界在经历了纳粹第三帝国和苏维埃红色帝国的崩溃之后,学术界思想界对托克维尔的兴趣日益高涨。在中国,因为2013年有位高官提到了托克维尔所著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于是媒体跟风捧场,托克维尔在中国又大红大紫起来。可是,这阵吹捧之风对深入研究托克维尔的思想毫无助益。我们知道,二十世纪末,苏维埃红色帝国垮台之后,美国日裔哲学家福山写了一部书《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认为民主自由精神,是黑格尔绝对精神展开的终极阶段。西方的民主自由制度,相比较而言,是一个更优的制度。但是十几年过后,西方民主制度并没有在一些国家成功地生根成长起来。比如在俄罗斯,它有一部相当民主的宪法,但它的政治运行仍然靠普京的强人政治。而中国则孕育出一个经济发展、政治倒退的怪胎。它的意识形态选择,依然信奉早已被世界大部分国家抛弃的马列主义。国家的价值选择和普世价值毫不沾边儿,反倒追想“脏唐烂汉”,要实现文革时红卫兵的理想,让世界一片红。而美国的特朗普,也不大顾及西方传统的政治理念。民主制度的生命力究竟如何,还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问:当前世界的乱局,倒恰好给我们机会,来温习一下托克维尔对民主的思考。

答:确实是个好机会,让我们和听友们一起做这件事。好,书归正传,先讲托克维尔的身世。托克维尔家族是法国年代悠久的贵族世家,他的父系是佩剑贵族,也就是那种跟随国王出生入死,以战功受封的贵族。他的远祖曾跟随征服者威廉渡海征服英国。他的母系则是穿袍贵族,也就是靠知识或商业服务于国家而获封的贵族。这个贵族身份是托克维尔很珍视的东西,但是他不是把这个身份当成高人一等,谋取利益的特权,而是以这个阶层内人士的眼光,分析贵族在法国历史上的地位,分析贵族和法国文化,及法国大革命的关系。法国大革命中,托克维尔家族几乎全部上了断头台,他的父母只因临被处决前,罗伯斯庇尔倒台才幸免。但他的父亲埃尔韦虽年仅24岁,出狱时已经满头白发。他的家族中被处死的、年纪最大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马勒泽布。1750年他是路易十五的出版总监,曾冒着风险保护百科全书派的作者,保护启蒙哲人。在狄德罗的百科全书被禁止出版时,马勒泽布悄悄跑去给狄德罗报信儿,并妥善地收藏起百科全书的全部稿件。而且他巧妙地帮助卢梭出版他的著作,卢梭这个有被迫害妄想狂的人,却一辈子感谢马勒泽布。这位老人有三个孙女,一位嫁给了夏多布里昂的哥哥,一位嫁给了埃尔韦·托克维尔,也就是阿里克赛·托克维尔的父亲,所以托克维尔和夏多布里昂是远亲。托克维尔的这位外曾祖父是他内心中的榜样。这位老贵族是一位充满自由思想的人,同时又保持着对波旁王朝的忠心。但这个忠诚不是佞臣的趋炎附势,而是一位诤臣,在为国王服务时,坚持自己的道德理想。1775年,他致信路易十六,反对解散税务法院,他在信中说:“任何一个公民单位,或社会,都保留有管理自身事务的权力。这种权力,在我们看来,并不是国王最初始的宪章的一部分。因为它可以追溯得更远,它是一种自然权利和理性权利。但是陛下,它从您的臣民那里被夺走了。我要冒昧地指出,在这一方面,政府像顽劣的儿童一样不知节制”。

问:这位老人真够勇敢的。

答:更勇敢的还在后面。当路易十六在国民公会特别法庭受审判时,马勒泽布坚决要求充当路易十六的律师,为路易十六辩护。他当时心存希望,以为路易十六至少会保住性命。但在审判进入最后阶段时,他明白罗伯斯庇尔不会放过路易十六,所以他在致最后的结辩词时,泪流满面。罗伯斯庇尔站起来说:“我原谅马勒泽布先生为路易流的眼泪,但是我要告诉他,国王必须死”。事后,人们都劝老人逃离法国,那时逃离还相对容易。但他坚决不走,他心想,万一王后玛丽·安多奈特被审,他也许能帮上忙。果然革命法庭没有放过这位老人,1794年4月,他被捕了。在他被从法庭带往刑场时,因双手被绑住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他平静地说了一句话:“真不是个好兆头,罗马人再不能前行”。他是至死都以古罗马英雄为榜样,现在他的雕像竖立在巴黎大法院的中庭,作为律师的榜样。

问:马勒泽布的英雄气概,他的曾外孙托克维尔是牢记在心的。

答:是这样。托克维尔自己说:“我是马勒泽布的后裔,他在国王面前为人民辩护,又在人民面前为国王辩护”。在托克维尔身后的文档中,有一张纸上,记着这样的话:“他这样一种双重的典范,我过去不曾忘记,将来也永不会忘记”。我们今天介绍的托克维尔这个苦难的贵族背景,对理解他今后的政治活动和思想发展都极为重要。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五: “人民主权”抽象化的危险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四:—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区别

    想了解更多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