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8年11月1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11月17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本杰明-贡斯当 网络

[提要] 在现代民主社会中,制度和法律首先要保护公民的消极自由,但是在集权社会中,以自由的名义却可以彻底剥夺人的自由。专制统治者并不直接否定自由这个概念,只是他们的自由观是以人民、国家、阶级、党之名,剥夺个人自由。

问:上次你讲了消极自由是个人自由的基石,那么积极自由是不是干涉他人自由的行为呢?

答:在一定意义上,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我说在一定的意义上,是因为在柏林提出两种自由之后,有重要的思想家,比如剑桥学派的思想史家斯金纳,加拿大哲学家查尔斯·泰勒,都对这两种自由概念有自己的分析解释。不过我们今天谈积极自由,主要是在贡斯当对现代自由的捍卫上,也就是如何才能避免他人,这个他人可以是僭主,可以以国家、阶级、人民的名义,来任意剥夺个人的自由。所以柏林把积极自由归结为:“什么东西,或什么人,有权控制或干涉,从而决定某人应该去做这件事,成为这种人,而不应该去做另一件事,成为另一种人?”请听友们注意,柏林在这里问的关键,是为什么、凭什么有人可以去决定他人该如何行动,这些行动包括思考、言论、价值和道德选择。这难道是合理的吗?一个人如果他的行为,只是由自己所发并指向自己,也就是说他的选择只关乎自己不受别人干涉的行动自由,那么他的这种选择是一种消极自由的选择。但若他要把他的选择,他的信念推己及人,去干涉他人的行动,那么他就是积极自由的实践者。在我们中国的古典文献中,有些说法可以帮助我们来理解这个区别。比如孔夫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可以算作一种消极自由的态度。而他还说“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就有些积极自由的味道了。

问:那么一个人自己的认知,自己的选择,又怎么能转化为对别人的干涉,对别人的自由的剥夺呢?

答:柏林是把这个根源一直追到柏拉图、黑格尔。我们举黑格尔哲学为例,在他看来,人的自由的实现,是一个认识过程,所谓自由就是对必然的认识。在人不认识必然规律时,人是盲目被动的,一旦他认识了必然规律,他就能把握和控制自然或社会的发展过程。这时,他就是自由的了。但问题就出在谁是这个认识必然的主体。马克思把黑格尔的认识主体,人,改造成具有历史使命的无产阶级,这个改造非同小可。在黑格尔那里,人是普遍的、抽象的一般人。他总是在普遍精神的意义上,谈论人的认识和人的自由。而马克思却把认识必然从而获得自由的能力,交给了一个阶级,把普遍的人具体化为社会生活中的一个特定阶级,而且断定这个阶级是推动社会革命的动力。一旦这个革命阶级组成自己的政党,投入具体的政治斗争,他仿佛就有了天然的特权,他认识到人类发展的必然规律,了解社会各阶层的历史命运,他可以规划未来,为人类历史指明方向。到了列宁斯大林时代,这个特殊的阶级先锋队,就成了掌握宇宙真理,代表了人类前进方向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听友们可以很容易地想起我们从小就听惯了的宣传用语,什么“先锋队”,什么“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什么“放之四海而皆准”,什么“三个代表”,用哈耶克的说法,这些都属于致命的自负。它的老根儿,实际上就是马克思对黑格尔的改造。更要命的是,这套革命意识形态可不是说说而已,它要侵入你的生活,消灭你的消极自由,改造你的头脑,让你信服它,跟从它,做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于是就有了“三忠于”、“四无限”,有了“狠斗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爆发革命”。这种表现恰恰是积极自由的表现。柏林总结道:“如果我们要了解积极自由的意义,则我们要问的是,谁统治我?谁有权决定,我是什么人,不是什么人?应该怎么做,做什么?而不是去问,我可以自由地成为什么,或者自由地做哪些事儿?”

问:那我们为什么会接受积极自由对消极自由的侵犯呢?

答:问得好。柏林对此有详细解说。他认为:“这一类语言之所以显得有理,是因为我们承认,以某种目标的名义,例如正义、或大众健康的名义,来对人施以强制,是可能的。而且有时是有理由的。因为群众若是在民智已开的阶段,他们自己也会去追求这些目标,如今他们没有去追求,只是因为他们盲目、无知或腐化。如此一来,我很容易认为,我是为了他们自己,为了他们的利益而强制他的”。实际上,我们也是经常被这样教导的,像我们从小就会唱的歌:“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生下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这实际上说的是,只有党才明白我内心的理性的追求,才懂我的灵魂,用柏林的话就是,人们的:“内心里有某种奥妙的东西,某种潜在的理性意志,或真正的目标,这种奥妙的东西虽然被他们表面上的感觉、行动、言语所掩饰,却正是他们真实的自我。……一旦我采取这样的观点,就可能使我忽视人类或社会实际的愿望,借人们的真实的自我为名,并且代表那个自我,去欺凌压迫折磨他们,同时心里却坚持认为,只要是人类的真正目标,诸如幸福、责任之履行、智慧、公正社会,或自我完成等,便一定能和他们的自由相吻合。而这自由,既是自由地选择他真正的,但却经常埋没而未得表明的自我“。听友们应该可以体会到,这种积极自由的态度会变成压迫人的专制制度的理论辩护,成为思想警察干涉公民自由的合法借口。所以柏林由衷地说:“没有人比贡斯当将两种类型的自由之间的冲突,看得更加透彻,或表达得更加清楚”。正是贡斯当对古代自由与现代自由的区分,引发后来思想家对自由性质的深入讨论。正是贡斯当对卢梭人民主权的分析,引发密尔、托克维尔等人对”多数人暴政“的警惕。贡斯当对现在我们称之为消极自由的权利的捍卫,提醒我们注意,不受约束的权力,不论由什么人掌握,都会摧毁人的自由。柏林对贡斯当理论贡献的总结是:“唯有权利才是绝对的,而权力无论它多么强大,都不具有绝对性”。

  • 乌合之众的分析家勒庞第五节 不同性质的群体及其表现

    乌合之众的分析家勒庞第五节 不同性质的群体及其表现

    [提要] 在勒庞看来,乌合之众并不仅仅指街头聚集起的人群,他把群体分成两大类,五小类。其实在这个意义上,这个群体已变成了社会的不同阶层,不同的社会群落。他的分析也开始针对不同社会团体的集体心理。这样的分析实际上已从群体心理学转向社会心理学。

  • 乌合之众的分析家勒庞第四节: 群体行动背后的观念

    乌合之众的分析家勒庞第四节: 群体行动背后的观念

    [提要] 群体之采取行动,从表面上看往往是突然发动,迅速蔓延的。但他们之所以能够行动,背后有观念力量的推动。这个力量是隐藏在群体心理中的。经过漫长时间的潜移默化,在某一具体事件的触发下,突然爆发为具体的事变,变做群体的直接行动。

  • 乌合之众的分析家勒庞第三节 群体心理的情感方式和思考方式

    乌合之众的分析家勒庞第三节 群体心理的情感方式和思考方式

    [提要] 群体有和个体完全不同的情感方式和思考方式,他们冲动、易变,而且轻信传言并受其刺激。轻信往往使他们产生集体幻觉,因被幻觉支配,所以行为格外偏执,不容怀疑。他们的思考要力求简单,所信奉的观念往往用口号表达。群体基本没有推理能力,所以最容易被政客和野心家利用。

  • 乌合之众的分析家勒庞第二节: 什么是群体的特点

    乌合之众的分析家勒庞第二节: 什么是群体的特点

    [提要] 一群人聚在一起并不是心理学意义上的群体,只是人群。形成群体心理,首先要使这群人具有共同的价值认同和共同诉求。这种认同往往是短暂的,甚至只是在群体互相感染的时刻形成的,分散之后这种认同就消失了,所以这种群体又称乌合之众。

  • 法国思想长廊之十六  勒庞——乌合之众的分析家

    法国思想长廊之十六 勒庞——乌合之众的分析家

    [提要] 随着工业时代的进展和民主政治的推行,现代社会的一个特点日渐明显,那就是大众社会的来临。人们在政治生活、社会生活中日益受到周围人群的影响。于是,决定喜好、憎恶的标准,不再是个人而是群体,从众成为一种不知不觉的行为方式,这种状况是好是坏,多有争论。古斯塔夫·勒庞 (Gustave Le Bon 1841年5月7日-1931年12月13日) …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四: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下集)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四: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下集)

    [提要] 当法国的知识阶层以理想原则构思完美社会,并由一些激进的革命者付诸实践时,美国的建国者却已经聚集一堂,不厌其烦地讨论联邦宪法,为一个真正人民主权的共和国,奠定长治久安的基础。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三: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上集)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三: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上集)

    [提要] 法国是美国革命的支持者,法国革命紧随美国革命之后,被人称之为姐妹革命。法国革命和美国革命有共同的思想来源,那就是启蒙思想。但是,美国革命在取得独立之后,十三个州的代表聚集费城,平等讨论,互相妥协,拟定了美国宪法,为一个伟大国家的长治久安奠定了基石。而法国却历经无数动荡,很长时间走不上民主自由的坦途。其中原因,颇堪玩味。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