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1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1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1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难民政策:德国基民盟/基社盟争吵白热化

难民政策:德国基民盟/基社盟争吵白热化
 

德国基民盟/基社盟姊妹党就难民政策再次发生争吵,这本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但这次争吵如此激烈,以至于新政府陷入了四分五裂的危险。基社盟领袖和内政部长泽霍费尔要求在其他国家登记过的难民不允许入境德国,应被驱逐回去。如果基民盟不同意,基社盟就自行单飞。基民盟领袖和总理默克尔则坚定不移地要寻求欧盟解决方案。泽霍费尔周一推出妥协建议,给默克尔两周时间争取欧盟解决方案。如争取不到,泽霍费尔就将开始实行禁止相关难民入境德国的计划。但默克尔警告泽霍费尔说,如果本月28日的欧盟峰会不能达成一致,那么,到了7月1日,也还是不能笼统地禁止所有已在其它欧盟国家登记过的难民入境德国。决定路线权是她的职权。她警告泽霍费尔不要越权办事。但泽霍费尔回应说,他只是在执行现行欧盟法律。两人互不让步。媒体报道说,一旦联盟党陷入分裂,默克尔新政府有可能垮台,要求默克尔下台的右翼民粹选项党民意支持率还会上升。如果德国必须进行新选举的话,选项党有可能取代社民党成为第二大党。

泽霍费尔和默克尔在难民问题上为什么分歧如此严重?早在2015年难民潮高潮时期,两人就开始意见不一。当时出任巴州州长的泽霍费尔要求设定每年接纳20万难民的上限,但默克尔始终没有让步。但难民问题给德国带来的经济、社会、安全等危机使本来亲密无间的姊妹党距离越来越大。尤其是不时出现的难民强奸杀人案让德国人的安全感不断下降。难民问题继续困扰德国,而今年来德登记的难民已达到了78000人。

作为新上任的联邦内政部长,泽霍费尔毅然提出了一项难民政策的整体方案,其中包括尽量给与难民物资,少给与金钱;在其他国家登记过的难民不允许入境德国等。后一点在基民盟内受到争议,但基社盟一致赞同泽霍费尔的计划。法院、德国东部基民盟议员中也出现了支持泽霍费尔的声音。

但默克尔总理对此表示坚决反对。她坚持要在六月底的欧盟峰会上与欧盟其他国家共同协商出解决方案。上周四,默克尔和泽霍费尔在总理府彻夜长谈,无果而终。就在默克尔周一再次向泽霍费尔发出警告的前一天,默克尔和基民盟高层开了7个小时的会议,一直开到深夜,寻求解决方案,但会后并没有公布会议结果。

自难民危机以来,默克尔始终寻求欧盟解决方案,但结果是欧盟就难民问题分歧越来越严重。虽然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周一公开站到了默克尔一边,说,到6月28日欧盟峰会时,欧盟协商解决方案还是有可能达成的,但目前情形让人难以乐观。现任巴伐利亚州州长的基社盟政治家瑟泽尔表示:不相信在两周内就能达到过去三年里未能实现的事情。社民党则要求两党停止有损德国声誉争吵。选项党则表示,对默克尔进行信任表决的时刻到了。

随着争吵升级,支持泽霍费尔的人越来越多。《奥格斯堡汇报》周一公布了一份由该报委托民调机构Civey 在巴州进行的民意调查。这一回的民调结果硬得就象棒槌:如果基社盟不能实现在边境拒绝已在欧盟其它国家登记的难民入境的计划, 巴州71%的公民赞成基社盟和大联盟决裂。

基社盟10月份面临巴州选举,因此面临诸多压力。一旦大联盟政府破裂,越来越孤单的默克尔有可能难再上台,或者必须倚靠社民党和绿党的支持,才能再任总理。联盟党的争吵,完全有可能引发德国政坛大地震。
 

 


同一主题

  • 柏林飞鸿

    《法兰克福评论报》:特朗普既扳不倒中国人,也扳不倒欧洲人

    想了解更多

  • 柏林飞鸿

    改善德国城市空气 汽车工业责任重大

    想了解更多

  • 柏林飞鸿

    马克思:德国最受争议的哲学家

    想了解更多

  • 马斯访华 有打有拉

    马斯访华 有打有拉

    社民党籍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本月12到13日访问了中国。 这是他上任以来首次访华。他会晤了中国外长王毅、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等多位高级官员,由此可看出中国对这位德国客人的重视。访华首日,他批评了中国的新疆维族政策, 还参加了德中青少年篮球训练,因此也被称为篮球外交。访华第二天,他没再谈人权,而是唱出了愿和中国深化双边关系的主调。马斯期望和中国合作的领域不少,贸易、未来科技、削减军备、安全和气候保护、强化联合国等都在其中。马斯的对华政策引起了什么反响?德中关系进入了什么状态?

  • 默克尔——随时可能退位的总理

    默克尔——随时可能退位的总理

    德国总理默克尔10月29日宣布将逐步退出政坛,此举立即引发了争夺基民盟党主席职位的角逐。今年12月,基民盟将在汉堡举行党代表大会,选举新的党主席。按照老传统,新主席也将是2021年国会大选时基民盟总理候选人。默克尔虽然表示愿把总理工作干到本届任期期满,但新的党主席是否会让她干满三年,德国政界和媒体均表怀疑。再者,始终反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匈牙利和波兰等国,现在更不会把默克尔放在眼里了。在欧盟层面上,默克尔也将变得人微言轻。

  • 《图片报》:再教育营暴露了共产党对维族人的恐惧

    《图片报》:再教育营暴露了共产党对维族人的恐惧

    中国政府终于承认在新疆设有再教育营,德国电视一台、《南德意志报》等重要媒体立即对中国信息政策的变化进行了报道。但新疆维族自治区主席扎克尔称再教育营是免费职教中心,则遭到德国媒体的批评。德国已停止遣返维族难民 。

  • 德国统一28周年:社会两极分化加剧

    德国统一28周年:社会两极分化加剧

    10月3日,德国庆祝了统一28周年。但统一了28年的德国并不是一年比一年更融洽,而是社会分裂越来越明显。反对伊斯兰欧洲化和反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选项党不但进入了联邦议会,而且选民还在增加。右翼极端势力的不断膨胀加大了社会的两极分化和矛盾冲突。而移民难民问题也在继续困扰德国。虽然德国接收了不少难民和移民,但很多移民在德国并没有抵达第二故乡的感觉,在10月3日找不到庆祝情绪。默克尔总理四度执政以来,毫无新意,对大联盟政府的不断争吵拿不出解决方案,对选项党的不断强大也毫无对策。《时代周报》要求取消这个国庆日,也就不足为怪。

  • 《明镜》周刊:世界面临经济冷战的到来

    《明镜》周刊:世界面临经济冷战的到来

    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发出的新关税威胁使美中贸易战又升了一级。特朗普一定要把贸易战烧得战火熊熊,已是有目共睹。虽然德国媒体对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批评不断,对特朗普向欧盟 、加拿大和日本施加关税曾予以炮轰,但由于特朗普现在全力打击的是西方不太信任的中国,德国媒体的评论因此多种多样,其中也有一些肯定的声音。尽管德国工商大会警告美中贸易战会殃及德国企业,但德国政界目前大都悄无声息地坐山观虎斗,没有流露出太大的忧虑。

  • 德媒关注非洲对中国进一步依赖

    德媒关注非洲对中国进一步依赖

    中国大手笔投资非洲,这始终是德语媒体关注的话题。本届中非峰会让德语媒体发现,中国有清晰的非洲战略,而欧洲在非洲则步调不一。以前媒体常批评的中国对非洲原材料的剥削,这次不太提到。而中国对非洲的意识形态出口以及非洲对中国的进一步依赖则成了媒体忧虑的话题。

  • 默克尔访问南高加索:政治和经济牌都打

    默克尔访问南高加索:政治和经济牌都打

    德国总理默克尔本月23到25日访问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要在俄罗斯的眼皮底下推动政治和经济利益,这就要求默克尔展示高超的外交手腕。默克尔确实也露了几手。德国媒体对默克尔访问南高加索的报道大都比较肯定。对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的发展时有赞词,对阿塞拜疆则有一些批评和讽刺。由于阿塞拜疆在默克尔出行前拒绝给默克尔的一位随员颁发签证,德国政界和媒体已有所不满,所以,媒体对默克尔阿塞拜疆这一站的报道也更为细致。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