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0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0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10月21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二 ——分析自由以捍卫自由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二 ——分析自由以捍卫自由
 
本杰明·贡斯当 网络照片

[提要] 本杰明·贡斯当是一位坚定的自由主义者,他对自由毫不动摇的信仰,源于他对自由理念的清晰了解。他对自由这个人类思想史上重要的观念,进行了历史的分析,使个人自由的理念立基于最日常,从而也是最坚实的现实之上。他的分析指明,没有任何权力可以剥夺个人自由。

问:自由这个观念是启蒙时代各个思想家都关注的问题。为什么说贡斯当在这个问题上更深入了一步呢?

答:启蒙哲人对自由的阐述,我们前面已经介绍了很多,听友们可能能够回想起来,但是我提醒听友们注意,启蒙哲人的阐述,往往是集中在某个具体的领域,针对某一个具体的命题,比如宗教信仰自由、言论出版自由、人身自由。但是对自由这个概念本身,却未加以深入探讨。他们可能认为这是个不言而喻的问题。自由就是不受外界他人强制,而依自己的愿望行动,像卢梭所谓“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中”,就是自然而然地把不自由同外在强制联系在一起。但其实自由本身却很需要考究一番。贡斯当1819年,发表了著名演讲《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之比较》,就是对自由本身作历史性的考察。他在演讲中,首先就提醒大家注意,实际存在着两种类型的自由,古代的自由与现代的自由,却没有人注意到它们的区别。他所谓的古代的自由,就是希腊人的自由,现代自由则是法国大革命之后,法国社会获得的自由。贡斯当为什么要区分这两种自由呢?因为在法国大革命中造成无数人头落地的雅各宾专政,在很大程度上是模仿了古斯巴达的政治体制,而这个模仿变成了最凶残的暴政,在贡斯当看来,真正能够保障个人自由的制度,是代议制政府,而这种“我们今天赖以庇护自由与和平的唯一

问:那什么是古代民族所享有的自由呢?

答:贡斯当认为,古代人的自由在于以集体的方式,直接行使主权。例如,他们可以在市集广场讨论决定战争与和平问题、与外国政府缔结联盟、投票表决法律并作出判决、审查财务、批评罢免执政官。这种自由权利,实际上是政治权利,也就是说古代人在公共事务中享有完全的权利。这是因为古代城邦相对狭小,公民数量有限,日常劳作由奴隶承担,所以每一个公民有条件直接参与城邦的政治、经济、外交事务。但是,贡斯当立即指出:“在古代人那里,个人在公共事务中,几乎永远是主权者,但在所有私人关系中却是奴隶。作为公民,他可以决定战争与和平,作为个人他的所有行动都受到限制、监视与压制”。他举古斯巴达为例,音乐家不能在他的七弦琴上多加一根弦,年轻的斯巴达人不能自由地去看望他的新娘。当然我们还可以举出苏格拉底因为讲课而被判处死刑的例子。作为公民,在公共事务中,苏格拉底是自由的,作为个人,他却无权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讲述自己的哲学。那么,什么是现代人的自由呢?贡斯当作了一个总结,第一“自由是只受法律制约,而不因某个人或若干人的专断意志,而受到某种方式的逮捕、拘禁、处死和虐待的权利”。第二“它是每个人表达意见,选择并从事某一职业,支配甚至挥霍财产的权利,是不必经过许可,不必说明动机或是由而迁徙的权利”。第三“它是每个人与其他个人结社的权利,结社的目的或许是讨论他们的利益,或许是信奉他们以及结社者偏爱的宗教,甚至或许仅仅是以一种最适合他们本性或幻想的方式,消磨几天或几小时”。第四“它是每个人通过选举全部或部分官员,通过当权者不得不留意的代议制,申诉要求等方式,对政府的行政施加某些影响的权利“。

问:看起来这是文明国家宪法中都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

答:是的。但规定是规定,这些权利能否实行,是否有保障,让每个公民都享有,却是另一回事儿。比如在中国大陆,我们知道这些权利都是宪法条文,但我们也知道,它几乎是一纸空文,没有任何一条能够实行。为什么会如此,我们下面再分析。在这里我们还是先谈谈,贡斯当为什么要区分古代自由与现代自由。贡斯当引用孔多塞的名言:“古代人没有个人自由的概念”。我们在前面已经讲过,古代人的自由是政治性的权利,个人对社群是完全服从的,他们的自由是集体性的。而在现代社会,私人生活的领域出现了,我们有了私生活这样的概念。贡斯当认为,与古代人相比,“在现代人中,个人在其私生活中是独立的”。在古代社会,“个人以某种方式被国家所吞没,公民被城邦所吞没”。而“我们的自由必须是由和平的享受与私人的独立构成的”。在现代社会中,个人淹没在广大民众之中,他几乎从来感觉不到自己的影响,他个人的意志也不会给整体国家的决定,提供任何可以直接感觉到的影响。因此他的政治权利实际上是被稀释在广大民众之中了。于此相反,他个人生活的私人空间却无比地扩大了,所以他的自由反而更直接地体现在私人生活的领域。贡斯当断言:“古代人的目标是在有共同祖国的公民中间分享社会权利,这就是他们所称谓的自由。而现代人的目标,则是享受有保障的私人快乐。他们把对这些私人快乐的保障称作自由。

问:贡斯当的这个分析是符合实际的,我想大家都能体会到这种区别。

答:贡斯当接下来就指出,在法国大革命中“不少怀着良好意愿的人们,由于未能分清这种区别而引发了无限的罪恶”。他这是在批评雅各宾专政干涉私人领域,滥杀无辜的罪行。但是,他还是认为,大革命中对古代社会的模仿是情有可原的。我们知道,罗伯斯庇尔这个人就是以斯巴达人为榜样的。但为什么对古代自由的模仿,会成为对自由的彻底剥夺呢?我们下次再讲。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一:魂不守舍的天才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忆录》与雷加米埃夫人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诗学——激情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之十六  勒庞——乌合之众的分析家

    法国思想长廊之十六 勒庞——乌合之众的分析家

    [提要] 随着工业时代的进展和民主政治的推行,现代社会的一个特点日渐明显,那就是大众社会的来临。人们在政治生活、社会生活中日益受到周围人群的影响。于是,决定喜好、憎恶的标准,不再是个人而是群体,从众成为一种不知不觉的行为方式,这种状况是好是坏,多有争论。古斯塔夫·勒庞 (Gustave Le Bon 1841年5月7日-1931年12月13日) …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四: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下集)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四: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下集)

    [提要] 当法国的知识阶层以理想原则构思完美社会,并由一些激进的革命者付诸实践时,美国的建国者却已经聚集一堂,不厌其烦地讨论联邦宪法,为一个真正人民主权的共和国,奠定长治久安的基础。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三: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上集)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三: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上集)

    [提要] 法国是美国革命的支持者,法国革命紧随美国革命之后,被人称之为姐妹革命。法国革命和美国革命有共同的思想来源,那就是启蒙思想。但是,美国革命在取得独立之后,十三个州的代表聚集费城,平等讨论,互相妥协,拟定了美国宪法,为一个伟大国家的长治久安奠定了基石。而法国却历经无数动荡,很长时间走不上民主自由的坦途。其中原因,颇堪玩味。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提要】 法国大革命突然爆发,而且猛烈无比。从表面上看,它似乎要摧毁旧制度赖以存在的一切,王权、宗教、社会习俗。它以一个崇高的理想开始,那就是争人权争自由,但它采取了残酷的甚至是邪恶的手段。托克维尔通过深入的分析,指出这种矛盾和它引发的后果。并对革命这种社会现象,进行了极具洞察力的剖析。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维尔研究美国的民主制度,并不是出于理论的兴趣,而是为了他的祖国的未来。他的晚期写作,集中于法国政治,他仔细考察了法国大革命的前因后果,对这场震惊世界的革命,他发表了真知灼见。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为新形式的暴政铺平道路。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提要] 多数原则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原则,它建立在人民主权之上,但它又确实可能造成对少数的压迫,形成多数的暴政。托克维尔指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问题,也指出了美国政治制度设计中对这些问题的防范与解决。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提要] 托克维尔认为,在美国,多数对政府的统治是绝对的。在民主制度下,谁也对抗不了多数。但是,他又极为睿智地指出,多数并不具有绝对的无上权威。如果多数的权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会引起立法与行政的不稳定,甚至造成祸端,因为无限权威是一个坏而危险的东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