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8年6月21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6月21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二 ——分析自由以捍卫自由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二 ——分析自由以捍卫自由
 
本杰明·贡斯当 网络照片

[提要] 本杰明·贡斯当是一位坚定的自由主义者,他对自由毫不动摇的信仰,源于他对自由理念的清晰了解。他对自由这个人类思想史上重要的观念,进行了历史的分析,使个人自由的理念立基于最日常,从而也是最坚实的现实之上。他的分析指明,没有任何权力可以剥夺个人自由。

问:自由这个观念是启蒙时代各个思想家都关注的问题。为什么说贡斯当在这个问题上更深入了一步呢?

答:启蒙哲人对自由的阐述,我们前面已经介绍了很多,听友们可能能够回想起来,但是我提醒听友们注意,启蒙哲人的阐述,往往是集中在某个具体的领域,针对某一个具体的命题,比如宗教信仰自由、言论出版自由、人身自由。但是对自由这个概念本身,却未加以深入探讨。他们可能认为这是个不言而喻的问题。自由就是不受外界他人强制,而依自己的愿望行动,像卢梭所谓“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中”,就是自然而然地把不自由同外在强制联系在一起。但其实自由本身却很需要考究一番。贡斯当1819年,发表了著名演讲《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之比较》,就是对自由本身作历史性的考察。他在演讲中,首先就提醒大家注意,实际存在着两种类型的自由,古代的自由与现代的自由,却没有人注意到它们的区别。他所谓的古代的自由,就是希腊人的自由,现代自由则是法国大革命之后,法国社会获得的自由。贡斯当为什么要区分这两种自由呢?因为在法国大革命中造成无数人头落地的雅各宾专政,在很大程度上是模仿了古斯巴达的政治体制,而这个模仿变成了最凶残的暴政,在贡斯当看来,真正能够保障个人自由的制度,是代议制政府,而这种“我们今天赖以庇护自由与和平的唯一

问:那什么是古代民族所享有的自由呢?

答:贡斯当认为,古代人的自由在于以集体的方式,直接行使主权。例如,他们可以在市集广场讨论决定战争与和平问题、与外国政府缔结联盟、投票表决法律并作出判决、审查财务、批评罢免执政官。这种自由权利,实际上是政治权利,也就是说古代人在公共事务中享有完全的权利。这是因为古代城邦相对狭小,公民数量有限,日常劳作由奴隶承担,所以每一个公民有条件直接参与城邦的政治、经济、外交事务。但是,贡斯当立即指出:“在古代人那里,个人在公共事务中,几乎永远是主权者,但在所有私人关系中却是奴隶。作为公民,他可以决定战争与和平,作为个人他的所有行动都受到限制、监视与压制”。他举古斯巴达为例,音乐家不能在他的七弦琴上多加一根弦,年轻的斯巴达人不能自由地去看望他的新娘。当然我们还可以举出苏格拉底因为讲课而被判处死刑的例子。作为公民,在公共事务中,苏格拉底是自由的,作为个人,他却无权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讲述自己的哲学。那么,什么是现代人的自由呢?贡斯当作了一个总结,第一“自由是只受法律制约,而不因某个人或若干人的专断意志,而受到某种方式的逮捕、拘禁、处死和虐待的权利”。第二“它是每个人表达意见,选择并从事某一职业,支配甚至挥霍财产的权利,是不必经过许可,不必说明动机或是由而迁徙的权利”。第三“它是每个人与其他个人结社的权利,结社的目的或许是讨论他们的利益,或许是信奉他们以及结社者偏爱的宗教,甚至或许仅仅是以一种最适合他们本性或幻想的方式,消磨几天或几小时”。第四“它是每个人通过选举全部或部分官员,通过当权者不得不留意的代议制,申诉要求等方式,对政府的行政施加某些影响的权利“。

问:看起来这是文明国家宪法中都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

答:是的。但规定是规定,这些权利能否实行,是否有保障,让每个公民都享有,却是另一回事儿。比如在中国大陆,我们知道这些权利都是宪法条文,但我们也知道,它几乎是一纸空文,没有任何一条能够实行。为什么会如此,我们下面再分析。在这里我们还是先谈谈,贡斯当为什么要区分古代自由与现代自由。贡斯当引用孔多塞的名言:“古代人没有个人自由的概念”。我们在前面已经讲过,古代人的自由是政治性的权利,个人对社群是完全服从的,他们的自由是集体性的。而在现代社会,私人生活的领域出现了,我们有了私生活这样的概念。贡斯当认为,与古代人相比,“在现代人中,个人在其私生活中是独立的”。在古代社会,“个人以某种方式被国家所吞没,公民被城邦所吞没”。而“我们的自由必须是由和平的享受与私人的独立构成的”。在现代社会中,个人淹没在广大民众之中,他几乎从来感觉不到自己的影响,他个人的意志也不会给整体国家的决定,提供任何可以直接感觉到的影响。因此他的政治权利实际上是被稀释在广大民众之中了。于此相反,他个人生活的私人空间却无比地扩大了,所以他的自由反而更直接地体现在私人生活的领域。贡斯当断言:“古代人的目标是在有共同祖国的公民中间分享社会权利,这就是他们所称谓的自由。而现代人的目标,则是享受有保障的私人快乐。他们把对这些私人快乐的保障称作自由。

问:贡斯当的这个分析是符合实际的,我想大家都能体会到这种区别。

答:贡斯当接下来就指出,在法国大革命中“不少怀着良好意愿的人们,由于未能分清这种区别而引发了无限的罪恶”。他这是在批评雅各宾专政干涉私人领域,滥杀无辜的罪行。但是,他还是认为,大革命中对古代社会的模仿是情有可原的。我们知道,罗伯斯庇尔这个人就是以斯巴达人为榜样的。但为什么对古代自由的模仿,会成为对自由的彻底剥夺呢?我们下次再讲。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一:魂不守舍的天才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忆录》与雷加米埃夫人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诗学——激情

    想了解更多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四:—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区别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四:—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区别

    [提要] 贡斯当分析了古代自由与现代自由的区别,引发当代政治思想史界对自由概念的进一步讨论。柏林提出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观念,深化了贡斯当的自由观,但也引起一些争论。消极自由的保障是什么?如果我们断定只有共和代议制政体能保障消极自由,那么为获得这样一种民主政治形式,不是必然需要公民的政治参与,也就是积极自由的投入吗?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三: 捍卫个人自由是捍卫一切自由的基础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三: 捍卫个人自由是捍卫一切自由的基础

    [提要] 古代人以捍卫城邦,参与城邦政治来享有公民自由。同时,也以压制个人自由,以集体的专断剥夺公民自由。在现代社会中,所谓“没有了国家,你什么都不是”,是一句愚蠢邪恶的话,它为一切以国家人民的名义,剥夺个人自由的罪行背书。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一:魂不守舍的天才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一:魂不守舍的天才

    [提要] 本杰明·贡斯当 (Benjamin Constant 1767年10月25日-1830年12月8日)是十九世纪自由理念的最重要的阐释者和捍卫者,也是十九世纪自由主义运动的代言人。当代自由主义大师哈耶克将他与孟德斯鸠、托克维尔并列,认为他的思想是英国自由主义传统在法国的表达。他对古代自由与现代自由区别的分析,又启发了以赛·柏林对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区分。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忆录》与雷加米埃夫人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忆录》与雷加米埃夫人

    [提要]夏多布里昂一生著作等身,但对后世最有意义的著作是《墓畔回忆录》。这部书写了三十多年,记述了他一生的经历和思考,同时也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十九世纪欧洲文化、外交、社会、人物栩栩如生的画卷。圣·伯夫称,仅此一书,便足以使夏多布里昂不朽。然而在这部书的背后,有一位伟大的女性在支持、鼓励着他完成这部著作,她就是当时法国社交界美人中的美人雷加米埃夫人。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诗学——激情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诗学——激情

    [提要]夏多布里昂认为,基督教本身就是一种激情,它改变了人的激情的性质,使激情与爱混合为一,从而形成艺术创造的原动力。那些殉道者、忍受孤独的沙漠教父,都以一种崇高的激情,追求人类的至善与博爱。在这些激情转向艺术创造时,人类精神世界最伟大的作品诞生了。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谛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谛

    [提要]在大革命造成的社会动荡中,以往的社会秩序不存在了,社会运行的失序,使不同社会阶层的人,质疑以往社会所遵循的道德规范。大革命摧毁了维系法国传统道德和社会秩序的天主教系统,从而使人的信仰崩溃。该如何收拾溃散的人心?挽救法国的传统价值,是夏多布里昂最为焦虑的问题,他竭尽才智,为基督教奋力辩护,希望以重建信仰来拯救法国。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