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9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19:00点-20:0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9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一 大海之子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一 大海之子
 
法国浪漫主义巨人夏多布里昂资料图片 DR网络图片

[提要]浪漫主义巨人夏多布里昂(François-René, vicomte de Chateaubriand , 4 septembre 1768 - 4 juillet 1848 )开启了法国浪漫主义文学的先河,他同时也是一位政治活动家,基督教思想家和保皇党人。但是他绝对不是传统意义上鼓吹专制的保皇党,也不是宣扬宗教信条的神学家。他追求的是人通过自由获得真实的进步,他褒扬基督教也因为他相信基督教有助于人获得自由。

问:夏多布里昂这个人在十九世纪上半叶的法国思想界、文化界是个极有影响力的人物。但是从前我们注意的,只是他的文学作品,对他的其他思想活动则注意不多。

答:是这样的情况。中国大陆对夏多布里昂的介绍,大多集中在他的浪漫主义小说,像《阿达拉》《勒内》等等。其实,他更重要的思想,都集中在他的《墓畔回忆录》和《基督教真谛》中。《阿达拉》和《勒内》这两本小说,是《基督教真谛》中的插篇。我的老学长,研究法国文学的大家郭宏安先生,很早以前就摘译了《墓畔回忆录》,《基督教真谛》也早已译完。他还翻译了贡巴尼翁的一部研究专著《反现代派》。几年前他送给我这部书,我读后
才知道,以往对夏多布里昂的认识太肤浅了。好,我们还是从夏多布里昂的生平讲起。
 

夏多布里昂有一个特点,就是他的一生波澜起伏,经历极为丰富。他曾经为保卫波旁王朝参军作战,又在赴美国考察时与华盛顿相识。他曾欣赏拿破仑,但当拿破仑称帝独裁时,他又撰文猛烈抨击拿破仑。他效忠波旁王朝,做过路易十八的外交大臣,他不无得意地说过:“一个人若像我这样,与华盛顿和拿破仑都打过交道,在美国的辛辛纳图斯的犁铧和圣赫勒拿岛的坟墓之后,还有什么可看的”。他把华盛顿比作古罗马皇帝辛辛纳图斯,而且拿破仑死后埋在圣赫勒拿岛,所以他认为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一看了。

问:他的经历这么独特,我想这会影响到他的思考与创作。

答;当然,而且影响深远。我们甚至可以说,自打他出身之时,他身边就弥漫着浪漫的气氛。他是布列塔尼老贵族家庭的第十个孩子,出生在圣马洛这座海上堡垒中。他说:“我一生所活动的所有舞台背景,都是大海”。夏多布里昂记载他的出生:“我母亲分娩的房间,俯瞰着空无一人的城墙,透过房间的窗口,可以望见无边的大海。海浪拍打着礁石。我出生的时候奄奄一息,秋分时节的狂风掀起巨浪,怒吼着,让人听不到我的哭喊”。我们可以想象,狂风巨浪中一个奄奄一息的婴儿诞生了,似乎他的出生就意味着他不平凡的一生。他自己也断定:“上天似乎把这一切都凝聚在一起,让我的摇篮变成了我命运的缩影”。

他父亲在布列塔尼小城贡布买了一座城堡,我们叫它贡堡。这地方离布列塔尼的首府雷恩三十六公里,离圣马洛三十四公里。夏多布里昂在这城堡中的生活,成了他后来回忆不尽的素材。我们在前面分析浪漫主义的特征时,提到了怀旧这个特点。夏多布里昂就是个沉溺于过去的人,以至他在回忆起往年幼时在贡堡的生活时他会说:“我不得不停下笔来,我的心剧烈地跳动,我甚至将我面前的桌子推开,我心中唤起的记忆,以它的力量和纷繁压迫着我”。在贡堡有一个塔楼,夏多布里昂的父亲为了锻炼他的胆量,让他一个人住在这个塔楼上,夜里猫头鹰在塔楼间飞来飞去,不时有小鸟尖叫,月光下树影摇摆,古老的木门被风吹开吱吱响。这些对一个孩子来说,够吓人的。

但是夏多布里昂认为,这倒使他产生了勇气和想象力。他的父亲让他向鬼魂挑战,他母亲对他说:“我的孩子,一切事情,要上帝同意才能发生。只要你是虔诚的基督徒,就不必害怕鬼怪”。结果,夏多布里昂说,“在我孤寂的塔楼上,晚风成了我随心所欲的玩具,我的想象的翅膀。我的想象力,一经点燃之后,到处扩散,它能吞噬天空和大地”。正是这种在孤独和恐惧中唤起的想象力,使他创造了阿达拉这个人物。

问:上次你还提到一个浪漫主义的特征,就是自我的内向性。

答:对,我们从夏多布里昂身上也能看出来。他在回忆自己的成长时,曾经说:“在我身上,一切东西都具有非同一般的性质。由于我热烈的想象力,我的腼腆、我的孤僻,我非但没有向外扩张,反而更加内省。由于缺乏实在的对象,我以我强劲而模糊的向往,呼唤一个幽灵。它须臾不离开我”。后来,在他进入少年青春期的时候,朦朦胧胧有了对爱情的渴望,他就开始在心里给自己创造了一个女人,作为自己爱的对象。这个女人,是一位女皇,夏多布里昂想象着:“一位年轻的女皇走过来,身上缀满钻石,带着鲜花,她深夜来找我,穿过了柑橘园,在海浪冲刷的宫殿的走廊里,在那不勒斯或迈锡尼散发清香的海边,在安迪弥翁的爱照耀的天空下,她这个普拉克西泰尔的活雕像,在黯淡的图画和月光悄悄染白的壁画的包围中,姗姗向我走来”。

他这里提到的安迪弥翁,是希腊神话中的美男子,而普拉克西泰尔则是古希腊最伟大的雕刻家。夏多布里昂毫不犹豫就把他们拉来衬托他心中的女皇,他自己创造的心上人。这样的感觉方式和创作手法,在古典时代是见不到的。而且这个想象中的女人竟能够陪伴他两年多的时间。他对她忠诚,真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他说:“在这期间,我的精神处于极为兴奋的状态,处于激烈的感情动荡中。我的眼睛凹陷了,日益消瘦,夜不能寐,变得分心、忧伤、冲动,举止粗暴”。听友们可以知道,夏多布里昂的这种表现,在十九世纪很是时尚。不但有一大批浪漫主义的主人公出现在文学作品中,还有一些青年人,真像浪漫主义作品中的人物那样生活。

像失恋青年学少年维特自杀,自杀前穿的衣服,都要学维特的样子,还有青年人模仿拜伦的恰尔德·哈罗德的形象去冒险。夏多布里昂的著作开一时风气。德·蓬马丹在1885年时曾经说:“《勒内》《基督教真谛》里面的篇章,今天重读起来,颇为冷静,当初却让我为之疯狂”。为什么会如此呢?因为一些青年人感觉,大革命动荡之后,是一个缺乏意义的时代。青年人要赋予这个时代,也就是给自己的生存寻找意义。

问:文学史家认为,十九世纪是一个青年的世纪,特别是在艺术领域,真是生机勃勃。

答:对。文学上有夏多布里昂,后面跟上一大批人物,斯塔尔夫人、拉马丁、缪塞、雨果。音乐上也是如此,肖邦已经到了巴黎,柏辽兹、舒曼、李斯特、门德尔松等等天才几乎同时出现,在人类文化史上,这种群星灿烂的日子,实在不多见。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维尔研究美国的民主制度,并不是出于理论的兴趣,而是为了他的祖国的未来。他的晚期写作,集中于法国政治,他仔细考察了法国大革命的前因后果,对这场震惊世界的革命,他发表了真知灼见。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为新形式的暴政铺平道路。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提要] 多数原则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原则,它建立在人民主权之上,但它又确实可能造成对少数的压迫,形成多数的暴政。托克维尔指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问题,也指出了美国政治制度设计中对这些问题的防范与解决。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提要] 托克维尔认为,在美国,多数对政府的统治是绝对的。在民主制度下,谁也对抗不了多数。但是,他又极为睿智地指出,多数并不具有绝对的无上权威。如果多数的权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会引起立法与行政的不稳定,甚至造成祸端,因为无限权威是一个坏而危险的东西。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提要] 在托克维尔心目中,建立民主社会的目的,不仅仅是创造一种新的统治形式,而是要造就出热爱自由,懂得自由的人格。他们不是社会中汲汲于私利,在专制权力下碌碌生活的庸众,而是捍卫民主价值,创造更高精神生活的独立自足的个体,也就是葆有民主人价值的自由人。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提要] 托克维尔相信,民主在全世界的进展是不可阻挡的。但是作为一个冷静的思想家,他也尖锐地指出,民主的实现,民主社会的民情,隐藏着一种危险,这就是民主可能会不知不觉地将社会带入一种新型的专制,它会使人陷入一种“严密的、温和的、平稳的奴役”。

  •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卢梭的人民主权说,曾遭到贡斯当的批评。但托克维尔却仔细考察了这个原则在美国的命运,考察它是如何运用于美国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贡斯当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权原则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被推向极端,引起社会混乱和专制权力膨胀。但是托克维尔却清醒地知道,民主社会一定要立基于人民主权之上。他对美国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这个理想是可以实现的。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提要] 当福山提出历史终结论时,他不过是把托克维尔一百多年前认定的历史真相加以现代的说明。托克维尔早已断言:“以为一个源远流长的社会运动能被一代人的努力所阻止,岂非愚蠢!以为已经推翻封建制度和打倒国王的民主,会在资产者和有钱人面前退却,岂非臆想!在民主已经成长得如此强大,而其敌对者已经变得如此软弱的今天,民主岂能止步不前!”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