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时间晚上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8月20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一 君权神圣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一 君权神圣
 
法国反启蒙最具代表性的人物--迈斯特(Le comte Joseph de Maistre 1753年-1821年)。 Wikipédia

[提要]启蒙的结束是以法国大革命的爆发为标志的。当启蒙的理想被大革命中的极端派领袖当作行动指南时,他们歪曲了启蒙的理想。流血与屠杀成了大革命永远抹不去的阴影。于是,有人站出来猛烈攻击启蒙理想,歌颂被启蒙哲人斥之为愚昧和黑暗的那些东西的价值。这一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就是约瑟夫·德·迈斯特  (Le comte Joseph de Maistre,1753年-1821年)。

问:1784年狄德罗逝世,9年之后法国大革命就爆发了。大革命的冲击会引起思想界的震荡吧?

答:问得好。这就是我们下面要讨论的问题。听友们一定已经知道了法国启蒙哲人的追求,那就是相信人的理性可以认识世界、改造世界。他们批判宗教矇昧,倡导自由思想和宗教宽容。他们乐观地相信,知识发展、科学昌明的社会是人类的乐园,它会由低级到高级不断发展。人类社会的文明和进步是必然的。但是法国大革命这个惊天动地的历史事件让整个欧洲目瞪口呆,不要说作为革命对象的贵族、僧侣阶层,连许多启蒙思想的鼓吹者都受到极大的冲击,像写《人类进步史纲要》的孔多塞,因为持吉伦特党的温和立场,也被雅各宾党人通缉追捕,最后死在狱中。在公安委员会最得势的时候,法国断头台遍布,真是血流成河。而主事的罗伯斯庇尔却是卢梭思想的狂热信徒。革命中这些互相矛盾的现象,说明启蒙思想的复杂性。当然,各派人物对启蒙思想的理解也是各取所需,比如最崇尚自由的卢梭,为了论证他的自由思想,说过为了公意可以强迫人自由,这话成了彻底剥夺人的自由权利的借口。特别是处死国王、王后和九月屠杀事件,几乎是不问青红皂白,以保卫革命的名义滥杀无辜,几天之内数千人死于非命。这些残酷的事实,让一些人得出结论,认为正是启蒙时代宣扬的那些价值和对法国传统的批判,造成了革命的惨祸。这些人中态度最激烈的,就是迈斯特。

问:在大陆上,迈斯特这个人并不十分有名,听友们恐怕也不太熟悉。你是不是先给听友们介绍一下?

答:好。迈斯特1753年出生在萨瓦尔公国尚贝里一个贵族世家,所以他有伯爵的名号。他父亲是萨瓦尔公国的议会主席。提起萨瓦尔公国,大家会记起卢梭年轻时就是在这里上学,结识了华伦夫人。迈斯特出生前20年1733年,卢梭就住在尚贝里的华伦夫人家。迈斯特从小就在耶稣会接受教育,所以他一生都受这个严格的宗教团体的影响。1789年大革命爆发时,萨瓦尔公国还不是法国的领土,它还有独立的议会、政府和国王,但是在1792年它被并入法国。迈斯特作为萨瓦尔公国的议员,勇敢地反对这一合并。但是迈斯特热爱法国,热爱法国的君主制,对路易十六充满同情,对旧制度的覆灭痛心疾首。他读了英国人爱德蒙·伯克的《论法国大革命》,对伯克的反法国大革命立场极为赞同。迈斯特是一个博学、敏感又偏激的思想家,他撰写一些激烈的小册子,抨击法国革命政府对萨瓦尔公国的政策,所以在1803年,萨瓦尔公国把他派往俄国圣彼得堡当公使,他在俄国呆了14年。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常和他往来,在沙皇与拿破仑的战争期间,迈斯特曾做过沙皇的政治顾问。法国王朝复辟期间,他曾前来法国觐见路易十八,却遭到冷遇。

问:看来迈斯特是保皇党阵营中的人?

答:保皇可以说是迈斯特的政治立场,他的政治哲学更是陈旧的君权神授、君权神圣不可侵犯的套路。但是,他不是仅仅对君权大加维护,他骨子里就对权力格外的尊崇。他为波旁王朝辩护,也为自己称帝的拿破仑欢呼。据说拿破仑对他鼓吹绝对权力的著作很欣赏,想和他见面,他本人也愿意,但是被萨瓦尔公国阻止了。以赛亚·柏林总结迈斯特的基本思想倾向是:“他的任务就是摧毁18世纪建立起来的一切,雅各宾党人的恐怖景象,令他没齿难忘,使他变成了跟自由、民主和傲慢态度沾边的任何东西,跟知识分子、批评家和科学家有关的一切事物,跟造成法国大革命的一切势力的不共戴天的敌人。他在谈到伏尔泰时,仿佛此人是他的世仇”。迈斯特尤其反对启蒙哲人最重要的政治理想,那就是人民主权。我们知道,现代民主国家的人民主权,一定是通过代议制政府来施行,但迈斯特却认为:“代议制绝不允许人民行使主权,说代议制能让人民行使主权不过是一句夸大其词的空话,因为人们只干本人愿意干的事儿。在破坏人民的权力方面,再也不可能想出比代议制算计得更周密的法律制度了”。在迈斯特看来,所谓共和制,就是一群粗野的、没文化的、残暴的乌合之众夺取了政权。但是这个问题应该从两方面看,在革命过程中,特别是暴力革命,往往会让社会沉滓泛起,那些社会边缘人、小知识分子乘机夺取权力,带来政治生活的堕落和腐化,历史上确有这样的事实。但共和制、代议制无疑是最易于贯彻人民主权的政制形式。关键要看革命是不是最终能建立起这样一个真正的共和制度。在迈斯特时代,他只看到法国大革命中那些暴民的恐怖行为,但是他忘记了英国光荣革命的成功。迈斯特看到革命的流血、国王的惨死,所以他激动地大喊:“让我们诅咒共和国”。

问:一个保皇党人痛恨共和制,应该是很自然的。

答:所以迈斯特认为:“人们可能犯的一桩最大罪行,无疑是侵犯君权,其后果无比可怕。如果君权掌握在某个个人之手,而该人又惨遭谋杀,则该罪行即因弑君暴行而增大。倘若该君主并非有什么罪恶,而应当遭此厄运,其美德甚至使犯罪分子,得以乘机武装起来反对他,则弑君罪就恶劣到不可名状了”。他这是为路易十六叫屈,因为路易十六算得上是个平和本份的君王。更重要的是,迈斯特对君主制的看法。他彻底反对人的理性可以设计安排一个好制度的设想。他认为,数千年传下来的君主制,一定有神秘的、人无法认识的根源。人既然无法解说,那就一定是神意。因此他攻击理性,认为:“所有想像得到的制度,无不建立在宗教思想基础之上,否则便来去匆匆站不住脚。各种制度,正是随着其逐步神化而变得长盛不衰。不仅人类理性,或不知所云的所谓哲学,不可能代替总是被无知者说成是迷信的上述基础,而且哲学在本质上还是一种破坏力量”。在这里,他是直指启蒙哲学家的。他反对卢梭对基督教的批评,说卢梭对基督教的看法是大错特错。迈斯特根本不承认有契约说这种东西,他说人类不可能自然的形成这样一种契约的社会制度,只有神意在安排社会制度。欧洲的社会结构,正是由于宗教信仰融入了各个方面,才有世俗社会的日常生活。他举的例子是宗教节日,他说:“每年平民百姓借着纪念圣约翰、圣马丁、圣博努瓦诸圣徒的名义,聚集在乡村教堂周围举行仪式,兴高采烈,尽情说笑,淳朴天真,身心放松,宗教使娱乐神圣化,而娱乐使宗教更美妙”。但是,革命使这一切都遭到了破坏,人民再没有这种带有神圣性的日常生活了。迈斯特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在他心目中,中世纪的社会生活最具神圣性,人性最淳厚、质朴,但是这种简单的怀旧,并不能真正打击启蒙的理想。他对启蒙的攻击猛烈但算不上深刻,下次我们再谈。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六 ——狄德罗的论美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论画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四 狄德罗的政治思想:权力属于人民

    想了解更多

  •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卢梭的人民主权说,曾遭到贡斯当的批评。但托克维尔却仔细考察了这个原则在美国的命运,考察它是如何运用于美国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贡斯当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权原则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被推向极端,引起社会混乱和专制权力膨胀。但是托克维尔却清醒地知道,民主社会一定要立基于人民主权之上。他对美国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这个理想是可以实现的。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提要] 当福山提出历史终结论时,他不过是把托克维尔一百多年前认定的历史真相加以现代的说明。托克维尔早已断言:“以为一个源远流长的社会运动能被一代人的努力所阻止,岂非愚蠢!以为已经推翻封建制度和打倒国王的民主,会在资产者和有钱人面前退却,岂非臆想!在民主已经成长得如此强大,而其敌对者已经变得如此软弱的今天,民主岂能止步不前!”

  • 托克维尔之四:什么是民主共和国?

    托克维尔之四:什么是民主共和国?

    [提要] 世界上有许多名为共和国的国家,但是他们并不一定是民主国家。在托克维尔看来,美国的民主制度才是保证一个真正的共和国品质的制度,他仔细考察美国民主制度的特点和运作方式,他断言,民主制必将获得世界性的胜利。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三: 民主的曙光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三: 民主的曙光

    [提要] 在观察思考十九世纪二十年代法国自由派与极端保皇派的辩论中,托克维尔断定,尽管波旁王朝重登王位,但旧法国已经一去不复返。无论保皇派如何祭出旧制度的亡灵,给社会“洗脑”,法国人已绝无可能重拾旧制度的碎片,跟着绝对王权的旗帜走。法国向何处去?建设民主制度是托克维尔给出的答案。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提要] 托克维尔对旧制度的覆灭有着出自本能的哀悼,因为他看重贵族阶层旧传统中的一些优秀品质,比如忠信、慷慨、虔敬、高雅等等。但他清醒地知道,这个制度因它固有的弊端而必然灭亡。他在思考、探寻,有没有一种制度,能为人们创建新的生存方式,又保留旧制度中的好东西呢?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提要] 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 né à Paris le 29 juillet 1805 et mort à Cannes e 16 avril 1859)是现代政治思想史上的巨人。密尔称他是第一位“民主哲学家”。他以一位法国落魄贵族的眼光,深入 探讨美国民主制度的优劣,也借此深入研究了民主制度本身。他的洞见和预言,至今影响着世界民主制度的发展的进程。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提要] 在现代民主社会中,制度和法律首先要保护公民的消极自由,但是在集权社会中,以自由的名义却可以彻底剥夺人的自由。专制统治者并不直接否定自由这个概念,只是他们的自由观是以人民、国家、阶级、党之名,剥夺个人自由。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