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9年1月16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默克尔的黄昏

默克尔的黄昏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总理府进行年度新年演讲电视录制 2017年12月30日 路透社

翻开德国近日的报纸,人们不难发现,德国人对默克尔总理的信赖在潮水般降落。这位欧洲头号强人一年间就将她的光华消耗得差不多,以至于近一半德国人希望她立即辞职。而默克尔此前曾多年都是雷打不动的德国最受欢迎政治家。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落差呢?

回顾2017年,默克尔的铁娘子风格成了难得一见的稀罕货,弱点缺点却一个接一个。有关英国脱欧谈判,人们听不到来自德国的强音。法国总统马克龙要求改革欧盟,没有得到德国有力的回应和支持。默克尔要求欧盟成员国分摊难民,受到一些东欧国家的强烈抵制,始终实现不了。曾被誉为气候总理的默克尔,在11月的波恩气候峰会上,除了抛钱,别无创意。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较量,默克尔显得形单影只,缺乏招数。虽然在7月汉堡20国峰会期间,默克尔联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突然间似乎强大了不少,但结果也只不过是没有让特朗普拆20国峰会的台。默克尔就乌克兰危机与俄国总统普金的对峙继续呈胶着状态,但默克尔的地位在下降,而普金则因特朗普上台,地位有所提升。2017年的默克尔给人江郎才尽、无力无谋的感觉。

默克尔缺乏强人气魄,与这一年9月的德国大选有关。大选前,默克尔小心谨慎,以便拉住选民。但以默克尔为中心的联盟党在大选中惨跌8.6个百分点,虽然保住了第一大党的地位,但成绩是联盟党二战以来倒数第二位,可谓是惨胜或惨败。这一打击使默克尔中气不足。在她没有组建新政府前,她都无法叱咤风云。

如和老伙伴和第二大党社民党继续联合执政,默克尔仍可稳坐江山。可社民党偏偏给她出难题,宣告要做在野党。 默克尔只好开启牙买加联盟摸底谈判。11月19日,自民党宣告谈判破裂,输家又一次是默克尔,因为默克尔明摆着没有组阁能力。社民党在总统呼唤下,才放弃了做在野党的决心,表示愿意进行联盟摸底谈判。但社民党门槛定得很高,默克尔能否跨得过去,还是个未知数。德国大选半年后,新政府可能还是形成不了。这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新纪录。默克尔回天乏术,人们尽收眼底。于是,希望新手披挂上阵、接替默克尔的选民不断增多。

究其根本,默克尔不断失利还是与她2015/2016年的难民政策有关。她一度违反欧盟协议,向难民移民敞开国门。虽然无人追究她的法律责任,但她一口咬定不会更改难民政策,下次身处其境时还会同样运作。这使她失去了部分选民的信任。难民大量涌入后,给德国带来安全问题。2016年,德国发生多起难民杀人恐袭案,其中柏林圣诞市场恐袭案震惊世界。默克尔在难民潮涌入时,欣欣然和难民一起照相,彰显她的欢迎难民政策,但柏林恐袭死了12个人,默克尔却在一年后的纪念会上才和死者家属见面,让后者强烈不满。再者,难民潮带来的社会问题,她也一时解决不了。联盟党内有关设定移民上限的争吵,她也抑制不了。她一心要抑制极右翼选项党,但选项党却反而成了第三大党。以上种种因素是联盟党大失选民的重要原因。

新年到来,默克尔还能撑多久?巴州广播电台说,默克尔的黄昏已经到来。连《新苏黎世报》也认为,人们已在考虑没有默克尔的时代。多份媒体表示,即便她能领导新政府上台,但她要想再当满四年总理,恐怕行不通了。2018年将决定她的命运。

  • 德国《世界报》:特习对弈 习近平不能示弱

    德国《世界报》:特习对弈 习近平不能示弱

    美国和中国一月初的贸易谈判落幕后,德国媒体很快感到失望,认为会谈结果离真正解决问题还很遥远。不过,中国副总理刘鹤一月底将赴美继续会谈,使人们对冲突可能得到解决又充满期待。

  • 2018年:默克尔没有领导能力

    2018年:默克尔没有领导能力

    德国总理默克尔 (Angela Merkel) 12月初失去基民盟党主席职位后,她的政治生涯的终点就隐隐若现。2019年很可能是默克尔总理生涯将画上句号的一年。

  • 2018年:德中两国继续靠近

    2018年:德中两国继续靠近

    风云多变的2018年即将过去。在这一年里,美国总统特朗普实行的美国优先、贸易保护主义和惩罚关税等政策迫使德国和中国相互靠近。但即便没有美国的推力,双方也会继续靠近。两国在许多领域里加强了合作,可谓是相当好的朋友。但体制和利益的不同使双方仍然有不少磨擦。  

  • 刘鹤访德 魅力攻势难奏效

    刘鹤访德 魅力攻势难奏效

    中国副总理刘鹤11月25到28日访问德国,期间会晤了德国总理默克尔,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财政部长舒尔茨,参加了中欧论坛汉堡峰会,在峰会上突出了共同利益,并许诺中国将继续实行改革开放,欧盟竞争事务专员维斯塔格和德国交通部长朔伊尔也各各发表了主旨演讲,会议以大家共同呼吁合作而告终。刘鹤还访问了汉堡市政厅,推动了汉堡与中国的合作。刘鹤此行动作很多,但收获有多大?他的魅力攻势带来了什么效果?

  • 马斯访华 有打有拉

    马斯访华 有打有拉

    社民党籍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本月12到13日访问了中国。 这是他上任以来首次访华。他会晤了中国外长王毅、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等多位高级官员,由此可看出中国对这位德国客人的重视。访华首日,他批评了中国的新疆维族政策, 还参加了德中青少年篮球训练,因此也被称为篮球外交。访华第二天,他没再谈人权,而是唱出了愿和中国深化双边关系的主调。马斯期望和中国合作的领域不少,贸易、未来科技、削减军备、安全和气候保护、强化联合国等都在其中。马斯的对华政策引起了什么反响?德中关系进入了什么状态?

  • 默克尔——随时可能退位的总理

    默克尔——随时可能退位的总理

    德国总理默克尔10月29日宣布将逐步退出政坛,此举立即引发了争夺基民盟党主席职位的角逐。今年12月,基民盟将在汉堡举行党代表大会,选举新的党主席。按照老传统,新主席也将是2021年国会大选时基民盟总理候选人。默克尔虽然表示愿把总理工作干到本届任期期满,但新的党主席是否会让她干满三年,德国政界和媒体均表怀疑。再者,始终反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匈牙利和波兰等国,现在更不会把默克尔放在眼里了。在欧盟层面上,默克尔也将变得人微言轻。

  • 《图片报》:再教育营暴露了共产党对维族人的恐惧

    《图片报》:再教育营暴露了共产党对维族人的恐惧

    中国政府终于承认在新疆设有再教育营,德国电视一台、《南德意志报》等重要媒体立即对中国信息政策的变化进行了报道。但新疆维族自治区主席扎克尔称再教育营是免费职教中心,则遭到德国媒体的批评。德国已停止遣返维族难民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