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10月16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10月17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三——百科全书的主帅与万森的囚徒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三——百科全书的主帅与万森的囚徒
 
法国启蒙哲人狄德罗 网络照片

[提要]狄德罗全身心投入《百科全书》的工作,他似乎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在繁重的编写工作中,他又撰写哲学著作、小说、寓言等等。但这精力奔逸的后果是得罪了一些宗教人士,又因说话不避人耳目,在咖啡馆大谈他的怀疑论思想,让密探听到了他正在写一部对上帝不敬的书,尤其是那部名叫《白鸟》的寓言集,人家硬说里面讽刺了国王和蓬巴杜夫人,结果狄德罗成了万森 城堡的囚徒。

问:狄德罗获得了编《百科全书》的许可,可怎么又进了监狱呢?

答:这事儿有点儿复杂,我们先说他编《百科全书》的工作进展。首先,他找了个人与他合作,这位先生就是达兰贝尔,他可不是个等闲之辈。他是大名鼎鼎的沙龙女主人唐森夫人的私生子,这位夫人写过不少风行一时的小说,她主持的沙龙是孟德斯鸠、丰特奈儿出入之地,人称“精神事务所”(Bureau d'esprit)。可她实在不是个称职的母亲,她生下达兰贝尔,就让人把他放在教堂的台阶上让人抱养,结果这婴儿被人捡起来送到皮卡迪的一位奶妈家哺养。还是他那位当御前侍卫的老爹把他找了回来,送到一个平民家里抚养长大。达兰贝尔是个大天才,他是流体力学的创始人,24岁就是科学院的助理院士。他的《动力论》一书,用数学来解释物理现象,成为了当时欧洲最有名的数学家,柏林科学院聘请他当院士。他为人低调,平静安详,和性格风风火火的狄德罗搭档,正好。要组织这样一个大规模的编写任务,不知有多少琐碎的细节要考虑、安排。狄德罗拟好条目,请人撰写时,常常会碰到撰稿人挑肥拣瘦,这个题目愿意写,那个题目不愿意写,为什么这个题目给别人写而没有给我,等等等等。特别是那些纯粹知识性、技术性的小条目,愿意接手的人很少。

问:可是一部百科全书,大多数词条都是这种知识性和技术性的小条目啊?

答:没错。怎么办?狄德罗自己干。他一个人几乎包揽了那些别人不愿意费力气的细小条目,结果全部和手工业行业相关的条目,他全包下来了。你看他手下涉及了多少领域:针织业、珠宝业、面包业、皮件业、制砖、制帽、制锅、金银首饰、造车、造纸,他撰写的条目,范围之广,性质之杂,不可能一一列举。上次我们谈到他在日耳曼市场结交很多手工业者,现在他把这些工匠请到家里,听他们详细讲述一门手艺的诀窍。他抄录成千的小册子,摘要,解说,描述,他的那些条目从古罗马哲学家伊壁鸠鲁,一直到算卦占卜,让人无法相信一个人能做这么多工作。但就在这么繁忙的工作中,他还抽空写了《哲学思想录》《怀疑论者的漫步》等哲学著作。另外,还写了《盲人书简》和《白鸟》。他万没想到,这些书竟然把他送进了监狱。说起怀疑论,我想听友们应该是很熟悉了。我们从蒙田开始,已经介绍了不少怀疑论的思想,听友们只要记住,在一个思想封闭、宗教偏执盛行,权力当局只许百姓信奉一种意识形态的世界,对真理的探求总是从怀疑开始。凡是宣扬盲从、死忠,宣扬类似文革中的三忠于、四无限那类东西的人,不是蠢货就是骗子,这是绝对不会错的。狄德罗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说:“如果人们的无知只是由于他们什么也没学过,那么你大概还可以教导他们。但是他们的盲目是成体系的,你不仅与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打交道,而且还与什么都不愿意知道的人打交道,你可以使无意犯错误的人醒悟过来,但是你从哪个方向冲那些对良知怀有戒备心的人进攻呢?”狄德罗的意思是说,那些顽冥不化的盲从者,从来不会怀疑,而不会怀疑的人,永远不可能接受真理。

问:仅仅信奉怀疑论就被关进监狱了吗?

答:讲怀疑论就已经是对上帝不恭敬,这已经引起了一些神职人员不满。但是狄德罗些的一些用来换稿费糊口的流行小说和戏剧才是大问题。比如,他写了一部戏,叫做《会泄密的首饰》,内容是宫女手上带的一枚戒指有魔力,它会把在宫廷中见到的那些男女私情、伤风败俗之事说出来。本来路易十五的宫廷就相当糜烂,你让一个戒指把这些风流事儿都说出来,不是让宫廷丢面子吗?狄德罗写这种通俗玩意儿,本来就是想让它卖的好,取悦大众,多换点儿稿费。谁知反而惹下祸,让人抓进了监狱。一开始狄德罗采取的方针是死不认账,书不是他写的,他什么也不知道。结果治安警察到书商那里一问就全知道了,因为稿子是狄德罗送去的。狄德罗没法子,只好认罪。这时候《百科全书》的编写工作就停了。那些出版商可就急了,他们给达·让松伯爵写了封联名信,信中说为了出版这部《百科全书》,我们共投入了25万利弗尔,1万多已经都花掉了,书就要问世,订单源源不断,可是我们认为唯一能完成这件事儿的狄德罗先生被捕了,这会让我们破产,希望阁下能放了他,我们保证他今后再不会犯此类错误。我们前面曾经讲过,卢梭这个愣头青,硬是给国王宠妃蓬巴杜夫人写了封信,要求释放狄德罗。如果不行呢,请把他也一块儿关进去,陪朋友坐牢。

问:卢梭当时和狄德罗关系极好,可惜后来两个人闹翻了。

答:这事儿牵扯到太多的个人恩怨,我们就不多说了。卢梭后来有点儿被迫害妄想狂,几乎和所有的人都闹翻了。可其实狄德罗一直是保护卢梭的,他是个心怀坦荡的人,只是有时说话不太在意,口无遮拦,卢梭呢,又太敏感,所以闹得不愉快。好,我们接着说狄德罗被捕的事儿。在大家求情之下,当局把他从万森监狱的主塔楼放了出来,但不是释放,是让他住在旁边的庄园里,可以读书写作会朋友,直到入秋,国王才签署了释放令。狄德罗可以回到巴黎继续他的工作了。他一共被囚禁了三个月。出狱后狄德罗拼命工作,书的预定工作也很顺利,可以说当时上流社会中那些有点儿文化的人都来订,成了个风气,谁没有订《百科全书》就有点不好意思见人。本来说到了1751年5月1日就不再接受新订户了,谁知硬是停不下来,只好把截止期延长。这部书的境遇反映出当时欧洲的社会状况,人人都感觉一个新时代来了,所以1751年第一卷出版时,巴黎文化界真是喜气洋洋。《百科全书》的指导思想,是直接来自培根的理念“知识就是力量”。它抛弃了几百年来禁锢人们头脑的经院哲学的方法,而推崇试验,推崇人的感觉经验在寻求真理中的作用。它让人知道,要创造新的社会生活,获得人的尊严,不再靠上帝的启示和恩典,而要靠人的理性。后来,在1764年的新版中,卷首增加了一幅画儿作装饰,这幅画画的是在希腊风格的神庙里,真理女神身披金纱驱散乌云。她身边是理性和哲学之神,而代表神学的人则跪着接受天上射下的光。这幅画很有象征意义。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与百科全书的诞生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一——特立独行的才子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卢梭与伏尔泰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之十六  勒庞——乌合之众的分析家

    法国思想长廊之十六 勒庞——乌合之众的分析家

    [提要] 随着工业时代的进展和民主政治的推行,现代社会的一个特点日渐明显,那就是大众社会的来临。人们在政治生活、社会生活中日益受到周围人群的影响。于是,决定喜好、憎恶的标准,不再是个人而是群体,从众成为一种不知不觉的行为方式,这种状况是好是坏,多有争论。古斯塔夫·勒庞 (Gustave Le Bon 1841年5月7日-1931年12月13日) …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四: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下集)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四: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下集)

    [提要] 当法国的知识阶层以理想原则构思完美社会,并由一些激进的革命者付诸实践时,美国的建国者却已经聚集一堂,不厌其烦地讨论联邦宪法,为一个真正人民主权的共和国,奠定长治久安的基础。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三: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上集)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三: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上集)

    [提要] 法国是美国革命的支持者,法国革命紧随美国革命之后,被人称之为姐妹革命。法国革命和美国革命有共同的思想来源,那就是启蒙思想。但是,美国革命在取得独立之后,十三个州的代表聚集费城,平等讨论,互相妥协,拟定了美国宪法,为一个伟大国家的长治久安奠定了基石。而法国却历经无数动荡,很长时间走不上民主自由的坦途。其中原因,颇堪玩味。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提要】 法国大革命突然爆发,而且猛烈无比。从表面上看,它似乎要摧毁旧制度赖以存在的一切,王权、宗教、社会习俗。它以一个崇高的理想开始,那就是争人权争自由,但它采取了残酷的甚至是邪恶的手段。托克维尔通过深入的分析,指出这种矛盾和它引发的后果。并对革命这种社会现象,进行了极具洞察力的剖析。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维尔研究美国的民主制度,并不是出于理论的兴趣,而是为了他的祖国的未来。他的晚期写作,集中于法国政治,他仔细考察了法国大革命的前因后果,对这场震惊世界的革命,他发表了真知灼见。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为新形式的暴政铺平道路。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提要] 多数原则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原则,它建立在人民主权之上,但它又确实可能造成对少数的压迫,形成多数的暴政。托克维尔指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问题,也指出了美国政治制度设计中对这些问题的防范与解决。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提要] 托克维尔认为,在美国,多数对政府的统治是绝对的。在民主制度下,谁也对抗不了多数。但是,他又极为睿智地指出,多数并不具有绝对的无上权威。如果多数的权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会引起立法与行政的不稳定,甚至造成祸端,因为无限权威是一个坏而危险的东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