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26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9月25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26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一——特立独行的才子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一——特立独行的才子
 
法国启蒙哲人、『百科全书』主编狄德罗 网络图片

[提要]如果说启蒙哲人能聚成一个团体,那么狄德罗(Denis Diderot,05-1713- 31-07-1784) 就是这个团体的旗手。他以《百科全书》为阵地,集合起一群追求自由与真理的才智之士,哪怕这些人之间观点并不完全一致,性格并不融洽,他也能团聚大家一起工作。从他逃离家庭到巴黎漂泊那一刻起,他就注定要搅扰世界。他老爸说的好:“咱俩注定都要在这世界上喧闹一番。不一样的是,我闹是让别人不安宁,你闹是让自己不安宁”。

问:人称狄德罗是百科全书派的旗手,那这一派和启蒙哲人群是什么关系呢?

答:我们告别了卢梭,终于走到了狄德罗。我把他放到最后讲,因为他是启蒙哲人群的中心,提到他就必然要提起《百科全书》,他就是《百科全书》的主编。所谓百科全书派,就是指那些在《百科全书》上撰写条目的启蒙哲人,所以说起启蒙派和百科全书派,其内涵是一个意思。所以我们可以说,百科全书派就是在以狄德罗为中心的编撰工作中,形成的一个学术思想团体。这个概念比启蒙哲人群要更准确。所以人们常用它来指启蒙哲人的团体。研究启蒙运动的大家彼得·盖伊曾经说过:“启蒙哲人自称是一个小团体,有共同效忠的事业和共同的世界观。这种意识超越了他们彼此之间激烈的争吵,启蒙哲人没有一个政党纲领,但他们确实结成一党”。所以,当卢梭和别的启蒙哲人争吵时,伏尔泰就骂他是叛徒。因为在伏尔泰心中,你既是一个启蒙哲人,你就要维护这个团体。

问:那现在先讲讲狄德罗!

答:好,我们现在来说说狄德罗这个人。他出生在法国东部上马恩省的朗格尔,他的父亲是一个刀剪作坊的主人,他家祖传这门手艺。他的作坊因为制作刀剪,敲敲打打,噪音太大,曾被邻居反对,只好搬家,所以他老爸说,我闹是让别人不得安宁。狄德罗从小就聪明过人,那时候聪明孩子的好去处,就是谋个神职,所以家里送他进了耶稣会学校。他在学校成绩顶尖儿,就是脾气桀骜不驯,和人争执,一言不合,上去就是一拳。所以他的成绩让他得了奖,又因为他的行为不端,禁止他去领奖。小狄德罗根本不理,大摇大摆地去领奖,看门人拿一把尖头棍子阻止他,他忍着疼上去领奖,回到家里她老妈看到他的伤口直掉眼泪。朗格尔小城的沉闷,让心比天高的狄德罗下决心离家出走。他心中向往的,是去巴黎路易大帝中学去学哲学。他和一个同伴约好半夜出逃,结果他这个同伴儿告密,让他爸夜里守在门口,抓了个正着。但是他的老爸是个很开明的人,他听了儿子的理由决定自己亲自陪儿子去到巴黎走一遭,看一看。

问:在那个时代这种家长还是挺少见的。

答:可以说,老狄德罗对儿子的才华是有信心的,相信儿子必能出人头地。但他毕竟是个小地方的小手工业者,眼界不开。在他心目中,有出息就是能学自己养活自己的本事。而小狄德罗一脑子希腊罗马伟人,他喜欢的是拉丁文,希腊文,哲学读的是亚里士多德、柏拉图、西塞罗,诗歌戏剧读的是荷马、索福克罗斯、欧里庇德斯,历史读的是布鲁塔克、塔西陀、凯撒。和他老爹的想法,差的天上地下。他的才华全在文史哲上,都是些不能换饭吃的功夫。狄德罗从小就是一个热情帮助别人的人,有一次学校考拉丁文,他的一个同学写不出来,狄德罗自己做了一篇文章不算,随手用拉丁文的韵文给这个同学写了一篇伊甸园中蛇引诱夏娃的对话,结果老师看了大吃一惊,他根本不相信这个孩子能写出这种东西,审问之下,那孩子招了,说是狄德罗写的。他的这位老师是当时最有名的古典教授波蒂神父,他就是伏尔泰的老师。1732年9月,他获得巴黎大学文科硕士学位。他老爹问他,你下面想干什么?他说,继续学希腊文和拉丁文。再往下呢?再多学些科学知识,学习英语意大利语,学所有我不懂的东西。老爹说,我跟你谈职业呢!你对做诉讼这行如何看?我讨厌它,但是我可以去公诉人那儿干活儿,只是他得让我学习《罗马判例汇编》之外的东西。结果他就把他送到了一个法律事务所,让他学点儿挣钱的本事。可是你知道,有种人天生就学不来挣钱的本事,这种人要么就是大天才,他的事业是在人类精神发展史上留下业绩,要么就是彻底的废物,要靠别人来养活。狄德罗绝对是前一种人,他工作起来极刻苦、严谨,所以后来他能主持那么大的一摊事儿。

问:问题是他老爹能容忍他晃荡多久?他不能养他一辈子吧?

答:果然他在事务所混了两年就甩手不干了。人家问他,你到底想干什么?他回答得倒干脆,什么也不想干,我只喜欢读书、学习,别的什么都不要。他老爹怒了,警告他要么选个职业,要么一个子儿也不给。结果狄德罗是真饿肚子。他家的老女仆海伦,知道这孩子从小就是个大肚汉,极能吃,她心疼这孩子,硬是徒步往返走了400公里,偷偷给狄德罗来送点钱,这里有他妈妈偷偷攒下的一点私房钱,钱不够多,这老女仆把自己的一点血汗钱全填上了。但是这点钱仍然花不了多久,结果有一天狄德罗真是饿得神志昏乱,拿头撞墙,没办法,他跑到修道院让人家收留他,混了几天吃喝,又跑去给人当数学老师,挣点儿钱糊口,还给人代笔写那些布道词,总之能填饱肚子的事儿他都干。后来有位朗东先生,他是布瓦蒂埃的税务总管,他请狄德罗来当他的家庭教师,报酬给得不错,但是狄德罗干了几个月就坚决要辞职,这位朗东先生很欣赏狄德罗,说你只要留下,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付,但是狄德罗坚决要走,原因是他觉得这两个孩子不堪造就。狄德罗的传记作者安德烈·比利说:“狄德罗对那些他认为能够从他受益的人总是诲人不倦,从不计较时间,但他对一开始就认定是个懒汉的人,只要上完一堂课就会丢下不管”。后来,他碰到了一个远方亲戚,他就跟他借钱,然后让他把账单寄给老爹,让老爹还钱。但是狄德罗的这种浪荡的日子只是个表面现象。他心里是有个大目标的。他读伏尔泰的《哲学书简》,这本书我们前面介绍过,也就是《英国书简》,他羡慕英国的自由、民主、开放,安德烈·比利总结说,在狄德罗心目中,“可怜的法国人民,可耻地被其贵族残暴压迫,受教士愚弄,仍然在种种迷信中挣扎。他隐约看到,有一个伟大的任务,改造祖国的灵魂,引进新的道德观念,一种健康的、顺乎自然的、合乎人类内在本性的、摆脱了传统腐朽和愚昧的道德观”。

问:想想这些启蒙哲人,为了他们心中的理想,为了使自己的民族成为一个自由的民族,真是有献身精神。后来世界历史的发展,也真受他们思想的影响。

答:狄德罗有一个优点,他不仅想,而且行动。甚至在他流落街头的时候,也不忘学习研究。你知道他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圣日耳曼市场,这个地方离新桥不远。他在那儿和那些手工艺者,造纸的、印书的、花边工、细木匠、织地毯的、修铁器的打得火热,他非常尊重这些匠人,从他们那里学各类技术知识。他这可不是在白花时间,这些知识都被他编到了百科全书中。从这点上可以看出启蒙哲人和中国传统文人的区别。启蒙哲人不光是关注哲学、历史,他们对社会中有实用价值的一切知识都关注,当作重要的文明结晶来纪录和研究。而中国的传统文人则大多数只关心典章制度、风花雪月,像《梦溪笔谈》《天工开物》这类实用知识类的书籍,实在是凤毛麟角。我想这不同的知识结构,会影响一个民族的历史。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卢梭与伏尔泰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的宗教观—自由的宗教 神在我心中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之九:教育思想的秘诀——情感教育

    想了解更多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提要】 法国大革命突然爆发,而且猛烈无比。从表面上看,它似乎要摧毁旧制度赖以存在的一切,王权、宗教、社会习俗。它以一个崇高的理想开始,那就是争人权争自由,但它采取了残酷的甚至是邪恶的手段。托克维尔通过深入的分析,指出这种矛盾和它引发的后果。并对革命这种社会现象,进行了极具洞察力的剖析。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维尔研究美国的民主制度,并不是出于理论的兴趣,而是为了他的祖国的未来。他的晚期写作,集中于法国政治,他仔细考察了法国大革命的前因后果,对这场震惊世界的革命,他发表了真知灼见。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为新形式的暴政铺平道路。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提要] 多数原则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原则,它建立在人民主权之上,但它又确实可能造成对少数的压迫,形成多数的暴政。托克维尔指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问题,也指出了美国政治制度设计中对这些问题的防范与解决。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提要] 托克维尔认为,在美国,多数对政府的统治是绝对的。在民主制度下,谁也对抗不了多数。但是,他又极为睿智地指出,多数并不具有绝对的无上权威。如果多数的权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会引起立法与行政的不稳定,甚至造成祸端,因为无限权威是一个坏而危险的东西。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提要] 在托克维尔心目中,建立民主社会的目的,不仅仅是创造一种新的统治形式,而是要造就出热爱自由,懂得自由的人格。他们不是社会中汲汲于私利,在专制权力下碌碌生活的庸众,而是捍卫民主价值,创造更高精神生活的独立自足的个体,也就是葆有民主人价值的自由人。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提要] 托克维尔相信,民主在全世界的进展是不可阻挡的。但是作为一个冷静的思想家,他也尖锐地指出,民主的实现,民主社会的民情,隐藏着一种危险,这就是民主可能会不知不觉地将社会带入一种新型的专制,它会使人陷入一种“严密的、温和的、平稳的奴役”。

  •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卢梭的人民主权说,曾遭到贡斯当的批评。但托克维尔却仔细考察了这个原则在美国的命运,考察它是如何运用于美国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贡斯当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权原则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被推向极端,引起社会混乱和专制权力膨胀。但是托克维尔却清醒地知道,民主社会一定要立基于人民主权之上。他对美国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这个理想是可以实现的。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