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10月23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10月22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10月23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的宗教观—自由的宗教 神在我心中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的宗教观—自由的宗教 神在我心中
 
卢梭著作『忏悔录』 网络照片

[提要]卢梭是一个虔诚的信徒,他曾两次改宗,他自己觉得,不管是天主教还是加尔文教,都应教人循善行事。他排斥一切教义争论,认为教派分歧只是堵塞了人们向善的道路,因而毫无意义。因为向善就是遵从自然的法则,而这自然的法则就是神意。卢梭把宗教中的崇拜转向对至善和自由的探究,他以为,上帝的全能全善就表现为他赋予了人自由的能力,去追求美德。

问:卢梭曾经对伏尔泰说,他从不会怀疑灵魂永存和上帝的存在。可是1762年,他的著作《爱弥儿》 被禁,却是宗教界的要求,这个矛盾该怎样解释?

答:当时巴黎大主教博蒙发布“主教教谕”,斥责《爱弥儿》一书反对基督教的重要教义原罪说。因为在《爱弥儿》一书的第四卷,开卷有一篇“信仰自白”,是卢梭托名萨瓦省的一个代理主教写的,但实际上这是卢梭对自己宗教观的一个总结。这篇信仰自白非常重要,不仅在当时,就是在卢梭身后,人们也为此争论不休。卢梭在这篇宗教告白中,确立了宗教信仰的几条原则,首先,由于《圣经》中的许多宗教启示是互相矛盾的,而且对这些启示的争论并没有形成最终的,可称为真理的结果,所以对这些宗教教义要保持一种“恭敬的怀疑态度”。但是卢梭却认为,人对信仰是不能抱怀疑态度的,他说:“当我发现这番探讨(这里是指对各种教义的探究)将永远得不到什么成果,因此我把所有一切的书都合起来,只有一本书是打开在大家眼前的,那就是自然之书。正是在这本宏伟的著作中,我学会了怎样崇奉它的作者”。这就是说,卢梭认为,宗教信仰来自对自然、宇宙、万物的创造者的敬畏。他通过自身的经验来推断宇宙创造者的特性,比如他认为“我想运动我的胳膊,我就可以运动它,这里除了我的意志就不需要任何其他的原因”。所以他相信有“一个意志在使宇宙运动,使自然具有生命”。卢梭说:“这个有思想和能力的存在,这个能自行活动的存在,这个推动宇宙和安排万物的存在,不管他是谁,我都称他为上帝”。所以听友们可以知道,卢梭心目中的上帝,其实就是大自然本身,尽管他认为大自然本身的秩序是由上帝的意志来安排的,这个观点和自然神论是相当接近的,但请注意,卢梭的思想要比一般的自然神论深刻得多。因为在卢梭那里“自然之书的作者”,“有意志力的存在”,不仅仅是可名之为上帝的一种有灵的存在,卢梭说:“我在这个词中归纳了我所有的‘智慧、能力和意志’这些观念,此外还使它具有‘仁慈’这个观念”。所以他给上帝的观念注入了道德含义。跟着他就断言:“由于我具有智慧,所以只有我才能够对一切事物进行考察。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人之外,哪一种生物可以认识一切其他的生物?”

问:卢梭这种宗教信仰,实际上不是以神为中心,倒是以人为中心的。

答:你这就抓住了问题的实质。卢梭的这种论证方法很像现象学的“悬置法”。他实际上是把对上帝的讨论悬置起来,而只谈人。他说:“人的确是他所居住的地球上的主宰”。而且,他表达了对上帝的感恩之心:“当我看出我的地位这样优越的时候,我怎能不颂扬那把我安置在这个地位的手呢?我心中对人类的创造者产生了一种感恩和祝福之情,遂使我对慈悲的上帝怀着最崇高的敬意”。但是卢梭又迷惑起来:“我发现大自然是那样和谐,那样匀称,而人类则是那样混乱那样没有秩序。啊,上帝啊,你就是这样治理世界吗?你的能力用到什么地方去啦?我发现了这个地球上充满了罪恶”。实际上卢梭这是提出了一个神义论的问题,这是卢梭信仰告白中的第二个大问题。所谓神义论又叫神正论,它所要回答的问题是,在充满罪恶的世界中,如何证明神的全善、全知、全能。我想,这个神义论的问题,恐怕许多听友们都会碰到过,因为我们见过太多的好人不得好报,恶人处处得意,那种最专制邪恶的政权,却处处春风得意,难道神竟是与恶人为伍的吗?对神义论做过系统论述的是德国哲人莱布尼茨,他写了一部《神义论》,他的回答是,世界上的罪恶并不与上帝的全善相冲突,尽管有恶存在,但上帝所创的世界,仍是“可能存在的世界中之最好的一个”。这里暗含着一个人的自由意志问题,也就是说,若上帝所创造的世界,全然是善好的,那如何显示人选择善恶的能力和意志。

问:那是不是可以说,如果没有善恶的区分和选择,也就没有道德这回事儿了。

答:从逻辑上确实如此。但是莱布尼兹还指出,由于上帝是超验的,所以他的全善性就表现着存在着超验的正义。也就是说,不论世界上有多少的邪恶,最终是由正义的标准来审判的,因此人才有选择善、义而征服邪恶的可能。最可怕的是像苏俄布尔什维克那样的无神论,他们根本不相信有超验的正义标准,所以在他们的统治下,一切邪恶和罪行都可以被称为正义。

问:那么卢梭是怎么解决神义论问题的呢?

答:德国哲学家卡西勒写过一部书叫《卢梭问题》,对此有精彩的见解。他引述康德的话,说卢梭第一个发现了深藏的人类天性,就像牛顿发现了天体运行规律。 自此之后,上帝被证明是正义的。正像卢梭的名言:“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而一到了人手里就全变坏了”。所以卡西勒说,卢梭的这个说法实际上是取消了人的原罪,而让社会成了罪恶的承担者,从而把神义论从神学、形而上学中带出,使它成为一个伦理学、政治学的问题。是社会的邪恶,让人丧失恩宠,所以人类重新获得恩宠,也就是幸福的途径,就是自身承担起命运,改造社会,成为地上伊甸园。人所有的利器,恰是上帝给人的自由意志。我们凭借它认识上帝的存在,也凭借它达到改造社会为善的目的。所以卡西勒认为:“卢梭的宗教首先旨在成为一种自由的宗教”。我们听听卢梭怎么说:“真正的宗教义务,是不受人类制度的影响的,真诚的心就是神灵的真正殿堂”。卢梭实际上是把信仰问题,完全诉诸个人内心,依据个人的理性判断,排斥盲从、迷信,他认为,宗教信仰重要的不在各类宗教仪式,而在启迪人去做道德选择。他说:“任何宗教都不能免除道德的天职,只有道德的天职才是真正的要旨”。而对神义的信念则支持这种道德选择,他的名言是“没有信念就没有美德”。

问:看来卢梭的宗教思想完全是独树一帜的,所以宗教各派别甚至启蒙思想家阵营中都有人反对他。

答:这也因为卢梭不信启示,而相信人的天然良知。但是,并不是天然良知就已经明了一切信仰问题。卢梭认为天然良知并不告诉我们什么是真理,也不规定我们非如何如何去领悟和思考。它只是规定我们一定要去做什么。卢梭认为,善良、正直、道义、美德,这就是上帝要求我们和赐给我们的东西。遵循这些就是对上帝的崇拜。康德的名著《实践理性批判》就是受卢梭的这个影响。康德说:“有两样东西,人们对之愈是持久凝视,愈觉常新而敬畏,那就是头顶星空和心中道德”。这话甚至刻在了他的墓碑上。卢梭在一封给朋友的信中说:“人啊,不管你是谁,去返躬自察,学会询问你的天良和本能吧,这样你就会善良、公正、有德,在你的天主面前,低首下心,在他的天国中永享至福”。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之九:教育思想的秘诀——情感教育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之八——有罪的父亲 伟大的教育家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之七 卢梭的政治构想:人民主权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之十六  勒庞——乌合之众的分析家

    法国思想长廊之十六 勒庞——乌合之众的分析家

    [提要] 随着工业时代的进展和民主政治的推行,现代社会的一个特点日渐明显,那就是大众社会的来临。人们在政治生活、社会生活中日益受到周围人群的影响。于是,决定喜好、憎恶的标准,不再是个人而是群体,从众成为一种不知不觉的行为方式,这种状况是好是坏,多有争论。古斯塔夫·勒庞 (Gustave Le Bon 1841年5月7日-1931年12月13日) …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四: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下集)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四: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下集)

    [提要] 当法国的知识阶层以理想原则构思完美社会,并由一些激进的革命者付诸实践时,美国的建国者却已经聚集一堂,不厌其烦地讨论联邦宪法,为一个真正人民主权的共和国,奠定长治久安的基础。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三: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上集)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三: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上集)

    [提要] 法国是美国革命的支持者,法国革命紧随美国革命之后,被人称之为姐妹革命。法国革命和美国革命有共同的思想来源,那就是启蒙思想。但是,美国革命在取得独立之后,十三个州的代表聚集费城,平等讨论,互相妥协,拟定了美国宪法,为一个伟大国家的长治久安奠定了基石。而法国却历经无数动荡,很长时间走不上民主自由的坦途。其中原因,颇堪玩味。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提要】 法国大革命突然爆发,而且猛烈无比。从表面上看,它似乎要摧毁旧制度赖以存在的一切,王权、宗教、社会习俗。它以一个崇高的理想开始,那就是争人权争自由,但它采取了残酷的甚至是邪恶的手段。托克维尔通过深入的分析,指出这种矛盾和它引发的后果。并对革命这种社会现象,进行了极具洞察力的剖析。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维尔研究美国的民主制度,并不是出于理论的兴趣,而是为了他的祖国的未来。他的晚期写作,集中于法国政治,他仔细考察了法国大革命的前因后果,对这场震惊世界的革命,他发表了真知灼见。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为新形式的暴政铺平道路。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提要] 多数原则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原则,它建立在人民主权之上,但它又确实可能造成对少数的压迫,形成多数的暴政。托克维尔指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问题,也指出了美国政治制度设计中对这些问题的防范与解决。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提要] 托克维尔认为,在美国,多数对政府的统治是绝对的。在民主制度下,谁也对抗不了多数。但是,他又极为睿智地指出,多数并不具有绝对的无上权威。如果多数的权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会引起立法与行政的不稳定,甚至造成祸端,因为无限权威是一个坏而危险的东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