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时间晚上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7/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7/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8月18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的宗教观—自由的宗教 神在我心中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的宗教观—自由的宗教 神在我心中
 
卢梭著作『忏悔录』 网络照片

[提要]卢梭是一个虔诚的信徒,他曾两次改宗,他自己觉得,不管是天主教还是加尔文教,都应教人循善行事。他排斥一切教义争论,认为教派分歧只是堵塞了人们向善的道路,因而毫无意义。因为向善就是遵从自然的法则,而这自然的法则就是神意。卢梭把宗教中的崇拜转向对至善和自由的探究,他以为,上帝的全能全善就表现为他赋予了人自由的能力,去追求美德。

问:卢梭曾经对伏尔泰说,他从不会怀疑灵魂永存和上帝的存在。可是1762年,他的著作《爱弥儿》 被禁,却是宗教界的要求,这个矛盾该怎样解释?

答:当时巴黎大主教博蒙发布“主教教谕”,斥责《爱弥儿》一书反对基督教的重要教义原罪说。因为在《爱弥儿》一书的第四卷,开卷有一篇“信仰自白”,是卢梭托名萨瓦省的一个代理主教写的,但实际上这是卢梭对自己宗教观的一个总结。这篇信仰自白非常重要,不仅在当时,就是在卢梭身后,人们也为此争论不休。卢梭在这篇宗教告白中,确立了宗教信仰的几条原则,首先,由于《圣经》中的许多宗教启示是互相矛盾的,而且对这些启示的争论并没有形成最终的,可称为真理的结果,所以对这些宗教教义要保持一种“恭敬的怀疑态度”。但是卢梭却认为,人对信仰是不能抱怀疑态度的,他说:“当我发现这番探讨(这里是指对各种教义的探究)将永远得不到什么成果,因此我把所有一切的书都合起来,只有一本书是打开在大家眼前的,那就是自然之书。正是在这本宏伟的著作中,我学会了怎样崇奉它的作者”。这就是说,卢梭认为,宗教信仰来自对自然、宇宙、万物的创造者的敬畏。他通过自身的经验来推断宇宙创造者的特性,比如他认为“我想运动我的胳膊,我就可以运动它,这里除了我的意志就不需要任何其他的原因”。所以他相信有“一个意志在使宇宙运动,使自然具有生命”。卢梭说:“这个有思想和能力的存在,这个能自行活动的存在,这个推动宇宙和安排万物的存在,不管他是谁,我都称他为上帝”。所以听友们可以知道,卢梭心目中的上帝,其实就是大自然本身,尽管他认为大自然本身的秩序是由上帝的意志来安排的,这个观点和自然神论是相当接近的,但请注意,卢梭的思想要比一般的自然神论深刻得多。因为在卢梭那里“自然之书的作者”,“有意志力的存在”,不仅仅是可名之为上帝的一种有灵的存在,卢梭说:“我在这个词中归纳了我所有的‘智慧、能力和意志’这些观念,此外还使它具有‘仁慈’这个观念”。所以他给上帝的观念注入了道德含义。跟着他就断言:“由于我具有智慧,所以只有我才能够对一切事物进行考察。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人之外,哪一种生物可以认识一切其他的生物?”

问:卢梭这种宗教信仰,实际上不是以神为中心,倒是以人为中心的。

答:你这就抓住了问题的实质。卢梭的这种论证方法很像现象学的“悬置法”。他实际上是把对上帝的讨论悬置起来,而只谈人。他说:“人的确是他所居住的地球上的主宰”。而且,他表达了对上帝的感恩之心:“当我看出我的地位这样优越的时候,我怎能不颂扬那把我安置在这个地位的手呢?我心中对人类的创造者产生了一种感恩和祝福之情,遂使我对慈悲的上帝怀着最崇高的敬意”。但是卢梭又迷惑起来:“我发现大自然是那样和谐,那样匀称,而人类则是那样混乱那样没有秩序。啊,上帝啊,你就是这样治理世界吗?你的能力用到什么地方去啦?我发现了这个地球上充满了罪恶”。实际上卢梭这是提出了一个神义论的问题,这是卢梭信仰告白中的第二个大问题。所谓神义论又叫神正论,它所要回答的问题是,在充满罪恶的世界中,如何证明神的全善、全知、全能。我想,这个神义论的问题,恐怕许多听友们都会碰到过,因为我们见过太多的好人不得好报,恶人处处得意,那种最专制邪恶的政权,却处处春风得意,难道神竟是与恶人为伍的吗?对神义论做过系统论述的是德国哲人莱布尼茨,他写了一部《神义论》,他的回答是,世界上的罪恶并不与上帝的全善相冲突,尽管有恶存在,但上帝所创的世界,仍是“可能存在的世界中之最好的一个”。这里暗含着一个人的自由意志问题,也就是说,若上帝所创造的世界,全然是善好的,那如何显示人选择善恶的能力和意志。

问:那是不是可以说,如果没有善恶的区分和选择,也就没有道德这回事儿了。

答:从逻辑上确实如此。但是莱布尼兹还指出,由于上帝是超验的,所以他的全善性就表现着存在着超验的正义。也就是说,不论世界上有多少的邪恶,最终是由正义的标准来审判的,因此人才有选择善、义而征服邪恶的可能。最可怕的是像苏俄布尔什维克那样的无神论,他们根本不相信有超验的正义标准,所以在他们的统治下,一切邪恶和罪行都可以被称为正义。

问:那么卢梭是怎么解决神义论问题的呢?

答:德国哲学家卡西勒写过一部书叫《卢梭问题》,对此有精彩的见解。他引述康德的话,说卢梭第一个发现了深藏的人类天性,就像牛顿发现了天体运行规律。 自此之后,上帝被证明是正义的。正像卢梭的名言:“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而一到了人手里就全变坏了”。所以卡西勒说,卢梭的这个说法实际上是取消了人的原罪,而让社会成了罪恶的承担者,从而把神义论从神学、形而上学中带出,使它成为一个伦理学、政治学的问题。是社会的邪恶,让人丧失恩宠,所以人类重新获得恩宠,也就是幸福的途径,就是自身承担起命运,改造社会,成为地上伊甸园。人所有的利器,恰是上帝给人的自由意志。我们凭借它认识上帝的存在,也凭借它达到改造社会为善的目的。所以卡西勒认为:“卢梭的宗教首先旨在成为一种自由的宗教”。我们听听卢梭怎么说:“真正的宗教义务,是不受人类制度的影响的,真诚的心就是神灵的真正殿堂”。卢梭实际上是把信仰问题,完全诉诸个人内心,依据个人的理性判断,排斥盲从、迷信,他认为,宗教信仰重要的不在各类宗教仪式,而在启迪人去做道德选择。他说:“任何宗教都不能免除道德的天职,只有道德的天职才是真正的要旨”。而对神义的信念则支持这种道德选择,他的名言是“没有信念就没有美德”。

问:看来卢梭的宗教思想完全是独树一帜的,所以宗教各派别甚至启蒙思想家阵营中都有人反对他。

答:这也因为卢梭不信启示,而相信人的天然良知。但是,并不是天然良知就已经明了一切信仰问题。卢梭认为天然良知并不告诉我们什么是真理,也不规定我们非如何如何去领悟和思考。它只是规定我们一定要去做什么。卢梭认为,善良、正直、道义、美德,这就是上帝要求我们和赐给我们的东西。遵循这些就是对上帝的崇拜。康德的名著《实践理性批判》就是受卢梭的这个影响。康德说:“有两样东西,人们对之愈是持久凝视,愈觉常新而敬畏,那就是头顶星空和心中道德”。这话甚至刻在了他的墓碑上。卢梭在一封给朋友的信中说:“人啊,不管你是谁,去返躬自察,学会询问你的天良和本能吧,这样你就会善良、公正、有德,在你的天主面前,低首下心,在他的天国中永享至福”。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之九:教育思想的秘诀——情感教育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之八——有罪的父亲 伟大的教育家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之七 卢梭的政治构想:人民主权

    想了解更多

  •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卢梭的人民主权说,曾遭到贡斯当的批评。但托克维尔却仔细考察了这个原则在美国的命运,考察它是如何运用于美国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贡斯当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权原则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被推向极端,引起社会混乱和专制权力膨胀。但是托克维尔却清醒地知道,民主社会一定要立基于人民主权之上。他对美国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这个理想是可以实现的。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提要] 当福山提出历史终结论时,他不过是把托克维尔一百多年前认定的历史真相加以现代的说明。托克维尔早已断言:“以为一个源远流长的社会运动能被一代人的努力所阻止,岂非愚蠢!以为已经推翻封建制度和打倒国王的民主,会在资产者和有钱人面前退却,岂非臆想!在民主已经成长得如此强大,而其敌对者已经变得如此软弱的今天,民主岂能止步不前!”

  • 托克维尔之四:什么是民主共和国?

    托克维尔之四:什么是民主共和国?

    [提要] 世界上有许多名为共和国的国家,但是他们并不一定是民主国家。在托克维尔看来,美国的民主制度才是保证一个真正的共和国品质的制度,他仔细考察美国民主制度的特点和运作方式,他断言,民主制必将获得世界性的胜利。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三: 民主的曙光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三: 民主的曙光

    [提要] 在观察思考十九世纪二十年代法国自由派与极端保皇派的辩论中,托克维尔断定,尽管波旁王朝重登王位,但旧法国已经一去不复返。无论保皇派如何祭出旧制度的亡灵,给社会“洗脑”,法国人已绝无可能重拾旧制度的碎片,跟着绝对王权的旗帜走。法国向何处去?建设民主制度是托克维尔给出的答案。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提要] 托克维尔对旧制度的覆灭有着出自本能的哀悼,因为他看重贵族阶层旧传统中的一些优秀品质,比如忠信、慷慨、虔敬、高雅等等。但他清醒地知道,这个制度因它固有的弊端而必然灭亡。他在思考、探寻,有没有一种制度,能为人们创建新的生存方式,又保留旧制度中的好东西呢?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提要] 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 né à Paris le 29 juillet 1805 et mort à Cannes e 16 avril 1859)是现代政治思想史上的巨人。密尔称他是第一位“民主哲学家”。他以一位法国落魄贵族的眼光,深入 探讨美国民主制度的优劣,也借此深入研究了民主制度本身。他的洞见和预言,至今影响着世界民主制度的发展的进程。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提要] 在现代民主社会中,制度和法律首先要保护公民的消极自由,但是在集权社会中,以自由的名义却可以彻底剥夺人的自由。专制统治者并不直接否定自由这个概念,只是他们的自由观是以人民、国家、阶级、党之名,剥夺个人自由。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