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8年2月21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2月22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之五 —— 卢梭的道德理想:符合自然的单纯与质朴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之五 —— 卢梭的道德理想:符合自然的单纯与质朴
 
Jean-Jacques Rousseau DR网络图片

[提要]卢梭抨击科学和艺术,在他的抨击中,树立起他心目中的道德理想。当这些理想不得不用典范来说明时,他毫不犹豫地举出古典哲人的论述。其实,在他心目中另有一套古典标准,那就是符合自然的单纯与质朴。

问:卢梭对科学和艺术的攻击,给人的印象似乎是他完全反对社会的文明化。

答:这个印象是不错的。我想问题出在他对科学艺术的定义上,因为他自己也承认,这篇论文是他最未加以仔细推敲的。在他的获奖论文中,他对科学和艺术不加区分,更没有去分析科学艺术自身也是有不同层次不同价值的。但是在他的论述中,实际上还是有所区分的。比如他直指伏尔泰:“大名鼎鼎的阿鲁埃啊,请你告诉我们,为了我们矫揉造作的纤巧,你曾牺牲了多少雄浑豪壮之美啊。为了那些猥琐事务中所充斥着的轻佻格调,你又曾付出了怎样的伟大为其代价啊!”我们知道,伏尔泰的真名就是阿鲁埃。这话等于他承认有一种艺术是雄浑豪壮的,是伟大的。他还希望在“才智卓越的人们中间偶有一人,有着坚定的灵魂,而不肯阿世媚俗,不肯以幼稚的作品来玷污自己”。可见他还是相信有一种不媚俗的艺术。还有,他提到普拉希特列斯和菲迪亚斯,提到古人的凿子是用来雕刻神像的,并且说:“仅凭这些雕像就足以使我们原谅他们的偶像崇拜了,可见他对古代艺术是心悦诚服的。对于科学,他也有自己的标准,他提到大科学家笛卡尔、牛顿,称他们为人类导师、伟大的天才,而且说:“如果一定要有某些人来从事科学和艺术的研究,那就只能是这些自信能独自追踪前人的足迹,并能超越前人的人了。为人类精神的光荣树立起纪念碑的就只能是这样一些少数人”。 

问:从你的分析中,我们确实不能简单地断言,卢梭是反对科学和艺术的,更不能像伏尔泰所说,卢梭是要让人重返四足着地的原始状况,与禽兽同类。 

答:是的,但卢梭又确实认为科学艺术会使人类道德堕落。那么他所认为的道德堕落,究竟是指什么呢?我想他是把科学艺术的发展会引起的,或已经引起的一些社会现象,认作是道德堕落。比如他认为:“我们的风尚流行着一种邪恶而虚伪的一致性,每个人的精神都仿佛是在同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在这种情况下,人们遵循习俗,而不遵循自然的天性,应该说这种现象确实存在,我们大家都熟悉追流行的从众心理。当今世界这种社会现象就更普遍了,现代社会在广告媒体的诱惑下,更容易跟着流行文化走。这种现象可否称为道德堕落?我想如果能,也要在一个极严苛的道德标准上。但是他本人确实感受到那些上流社会的文雅“是怎样以一系列的罪恶,伴随着这种人心莫测啊!再没有诚恳的友情,再没有真诚的尊敬,再没有深厚的信心了。怀疑、猜忌、恐惧、冷酷、戒备、仇恨与背叛,永远会隐藏在礼仪的那种虚伪一致的面孔下面,隐藏在被我们夸耀为我们时代文明的依据的那种文雅背后”。所以你看,卢梭不相信科学艺术的复兴能敦风化俗的观点,在很大程度上出自他的个人经验。 

问:那么什么是卢梭的道德理想呢? 

答:我们知道在古希腊,有两个针锋相对的立国模式:雅典和斯巴达。雅典是文化人心中的楷模,它以灿烂的文化、优雅的艺术、明慧的哲思、雄伟的建筑称雄希腊世界。而斯巴达则以朴素、勇武、严苛著称,人称斯巴达城邦就是一个大军营。孩子从生下来就以被培养成战士为目的,公元前431-404年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同盟,击败了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在卢梭的心目中,文化发达的雅典,民风颓靡、道德败坏,所以它失败了。卢梭赞美斯巴达,用词简直有些过分:“它的名闻遐迩,就正是由于它那幸福的无知,以及它那法律的贤明,它简直是个半神明的共和国,而不是人世上的共和国了。他们的德行显得是多么地超乎人世之上啊!斯巴达,你永远是对空洞理论的羞辱,正当美术造成的种种罪恶一起出现于雅典的时候,正当一个僭主煞费苦心地搜集诗人之王的作品的时候,你却把艺术和艺术家、科学和学者们一起驱逐出了你的城垣”。从卢梭对雅典和斯巴达的评判中,我们可以知道他心目中的道德,就是质朴、单纯、自然。他还举一位古罗马人物法比乌斯,称他为伟大的灵魂。这个法比乌斯以道德淳朴、坚毅沉稳著称,卢梭借他的口说了一大段话,来宣扬自己的道德理想:“这些雕像、绘画和建筑是什么意思?无聊的人们哪,你们做了些什么事情啊!你们万邦的主人已经把自己转化为被你们所征服的那些轻薄人的奴隶了!”卢梭认为罗马创造的灿烂文化,使罗马变得软弱无力,而罗马只应该以它朴素的道德来治理世界。 

问:看来卢梭的道德理想全在过去,他是希望社会返璞归真的。 

答:是这样。他认为,人因闲暇与虚荣而产生奢侈。“当可以不惜任何代价,只求发财致富的时候,德行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古代的政治家,不停地讲求风尚与德行,而我们的政治家却只讲求生意和金钱”。卢梭认为,人的价值不能以金钱计算,而“现在我们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则只看他的消费数量”。为了追求享乐,大量的时间被消耗在贪心鹜奇、追逐财富的活动中。卢梭认为这是完全无意义的事情。他断言:“被大量无益的心机所败坏了的精神,是永远也不会上升到任何伟大的事业的”。卢梭可不是说说而已,他真是身体力行。他不去索取国王赐予的年金,而只以抄写乐谱谋生,很是安贫乐道。因为他认为:“我们对风尚加以思考时,就不能不高兴地追怀太古时代淳朴的景象,那是一幅全然出于自然之手的美丽景色,我们不断地回顾它,而且离开了它,我们就不能不感到遗憾”。 

问:但是他难道不明白社会是不能掉头往回走的吗? 

答:他当然明白,所以我们要知道他所倡导的返归自然的理想,实际上是一种道德理想。他不管时代的变化,只在人的灵魂中存在。所以他的结论是:“德行啊,你就是淳朴的灵魂的崇高科学。难道非要花那么多的苦心与功夫才能认识你吗?你的原则不就铭刻在每个人的心里吗?要认识你的法则,不是只消反求诸己,并在感情宁静的时候,谛听自己良知的声音就够了吗?这就是真正的哲学。让我们学会满足于这种哲学吧”。

  •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三—— 血腥的权力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三—— 血腥的权力

    [提要]迈斯特的主权论,实质上是对政治权力运作的考虑,他是继马基雅维利之后,另一个宣称政治斗争无道德规则可言的思想家。他描绘了权力斗争的现实,他与启蒙思想家根本不同在于,他认为权力嗜血的本性是神意所决定的,而启蒙思想家则认为,人性的改善能够制止野蛮的权力斗争,人类应该走出黑暗,为自己创造美好的社会生活。

  •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二 ——主权在神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二 ——主权在神

    [提要]迈斯特是君主制的拥护者,他认为国家制度从来不是人凭借理性可以建构的。凡是人为建立的政治制度,一定会混乱一团,弊病百生。他竭力批判卢梭的社会契约论,认为社会契约论所倡导的“主权在民”的论断不能成立。他认为主权的最后来源只能是神。

  •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一 君权神圣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一 君权神圣

    [提要]启蒙的结束是以法国大革命的爆发为标志的。当启蒙的理想被大革命中的极端派领袖当作行动指南时,他们歪曲了启蒙的理想。流血与屠杀成了大革命永远抹不去的阴影。于是,有人站出来猛烈攻击启蒙理想,歌颂被启蒙哲人斥之为愚昧和黑暗的那些东西的价值。这一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就是约瑟夫·德·迈斯特  (Le …

  •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七—— 狄德罗与叶卡捷琳娜大帝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七—— 狄德罗与叶卡捷琳娜大帝

    [提要]我们称狄德罗为启蒙的旗手,不仅因为他主持了《百科全书》的编撰出版,还因为他能够团结法国知识分子中的进步力量,共同点燃启蒙的火炬。同时,当他有机会与外国君主对话时,他勇敢地向他们宣扬自己的自由理念。他并不奢望能拯救世界上身处矇昧中的人,他只是相信真理的价值是普适的。

  •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六 ——狄德罗的论美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六 ——狄德罗的论美

    [提要]狄德罗论画,除了以他的道德理想为准则之外,还有对美的基本判断。他对何为美这个激发无数哲人苦思的问题,也给出了他的解答。

  •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四 狄德罗的政治思想:权力属于人民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四 狄德罗的政治思想:权力属于人民

    在启蒙思想家中,狄德罗的政治思想明晰、坚定。他完全站在主权在民的立场上,认为只有这种权力来源,才是合于自然,合于理性和人性的。虽然他承认君主制的权力传承,但是他明确宣称,不是国家属于君主,而是君主属于国家。

  •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三——百科全书的主帅与万森的囚徒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三——百科全书的主帅与万森的囚徒

    [提要]狄德罗全身心投入《百科全书》的工作,他似乎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在繁重的编写工作中,他又撰写哲学著作、小说、寓言等等。但这精力奔逸的后果是得罪了一些宗教人士,又因说话不避人耳目,在咖啡馆大谈他的怀疑论思想,让密探听到了他正在写一部对上帝不敬的书,尤其是那部名叫《白鸟》的寓言集,人家硬说里面讽刺了国王和蓬巴杜夫人,结果狄德罗成了万森 城堡的囚徒。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