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1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国会有绝对多数 马克龙改革无阻?

作者
国会有绝对多数 马克龙改革无阻?
 
6月18日22时公布的国会各党议席临时分布图 RFI

法国第二轮立法大选周日晚间落下帷幕,根据出口民调,马克龙的共和前进党获得议会绝对多数,超过350议席,这意味着马克龙可以放手实施他的改革纲领,除了面对或然的街头抗议及右翼控制的参议院有所阻拦,国民议会将没有任何反对党可以抗拒执政党。

马克龙采取左右吸纳、标榜中间路线,这一战略明显成功。以共和党为主的中右翼联盟最后大约获得的席位勉强过百,而且该党一些候选人事先宣布将支持马克龙的改革政策。在不久前还执政的左翼社会党一方,可以说是历史性溃败,因此,马克龙在议会没有强大的对手。

可能让马克龙总统和他的总理菲利普欣慰的是,投入立法选举的六名部长如数当选。连续几届的法国政府有一个不成文规矩,部长败选就得辞职。部长辞职,往往被视为新政府收到某种程度的挫伤。

右翼重挫 左派溃败 微弱的国会反对派

马克龙左右吸纳的战略导致几十年主导法国政治生活的左右两大传统党派惨败,但是,周日晚上的结果显示,各方预测的政治海啸并未发生。

远远落后于前进党,右翼共和党获得128至130席,联系到半年前右翼的优胜者姿态,这一失败很惨重,主要因为他们的总统候选人菲永完全陷入空饷门丑闻而不能自拔,带动共和党滑入泥坑。一位右翼领袖承认,这不仅仅是失败,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不过,率领共和党竞选的带头人巴胡万认为,当选的议员足够在议会表达他们的信仰。

左派的失败毫无疑问是崩溃性质的,主要是左派中坚力量社会党全面溃败。上届主导国民议会的社会党极其联盟现在只剩下46至50个议席,唯一可怜的吿慰是社会党领先于法共及法国不服从两个极左翼党派,这两党合起来大约三十几个议席,这里值得强调的是法国不服从领袖梅郎雄成功当选。残余的社会党当选议员如同共和党一样,将在选择支持马克龙与反对马克龙之间撕扯。社会党第一书记贡巴涅斯承认,社会党“无可挽救地溃败”。

极右翼国民阵线获得六席,但是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勒庞成功当选,历史性进入国民议会。勒庞当选后称:国民阵线从今以后是反对损害法国社会模式,反对法国认同消融的唯一抵抗力量。但是,在法国议会组成有发言权的党团必须要有十五名当选议员,以目前国民阵线的力量,无法组成党团。

大权在握的马克龙也有风险

大选结果显示,马克龙又一次处于强势地位,极其有利于他推动其竞选时的改革纲领。但是,马克龙要警惕的象牙塔效应。政治分析人士指出,法国人选举马克龙当总统,又赋予他一个议会多数,希望他推行的改革顺利进行,但这并不意味着马克龙获得了一个宽容期。

有的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力量上处于弱势的反对党可能更多的是在街头宣示主张,但由此断定法国注定爆发社会风暴并非必然。社会风暴的启动纯系偶然,许多人准备好在请愿书上签名,但是要去街头示威游行,愿意上街的人比二十年前减少了许多。另外的分析人士也认为不存在所谓“社会革命”。因为法国各大工会亦十分谨慎,这是因为他们在上两届总统任期都发动了大规模示威,结果都已失败告终。

至于反对党,对于执政党而言,最大的运气面对的不是一个整体的反对党,而是四个反对党—社会党,共和党,国民阵线以及法国不服从。

但是,弃权率创下历史性新高,说明法国公民对新政府的凝聚力很微弱。一方面马克龙权力高度集中,一方面他的政治基础极其脆弱。投票支持当权者的公民同质性很高,可以说属于一个布尔乔亚集团,这就制造了一种困境。因为所有在这个集团之外的人会认为改革对他们将很不利。这些人就是弃权者,边缘人,这样就可能会产生了一种紧张。当然,他们之间并无一种共同的政治表达形式。

马克龙翻过奥朗德“常人总统”一页,要做站得高,少说话的强势总统的做法也存在着风险,已经有人在说马克龙有一种做强人、一党独大的愿望。『纽约时报』载文称马克龙有一种滥权的倾向。

那种以为国民议会代表了法国各界舆论的想法则是一个危险的陷阱。可以说,法国没有陷入崇拜马克龙的狂热,不存在一个接受新政府一切方案的多数。

在本党阵营,保障权利运作的就是马克龙本人,这不能不说存在着一种风险,象牙塔效应从来都对爱丽舍宫的主人是一个危险,他的前任多数都已经落入陷阱。另外还存在着一个个人的政治风险,因为马克龙一人掌管着经济、社会各方面,出了问题,也只有由他一人全部承担责任。所谓绩效不错,很好,如果相反,“罪过”全部归他。

马克龙和菲利普政府下一步将尽快推出备受争议的改革计划,首先是改革劳动法,这一改革大约对新政府最危险,马克龙竞选时表示将以政令形式尽速通过劳动法改革,法案应在6月28日提交国会。政府还将通过强化反恐与安全条例,此案估计不会遭到反对党太多反对,但是政府要应对来自工会和司法人员的抗议。

反对党警告马克龙现在手中掌握着所有权利,可以“为所欲为”,马克龙则表示,尽管取得了很大胜利,但不存在专权统治的问题。

 

  • 孟晚舟保卫战再开打 北京多少胜算

    孟晚舟保卫战再开打 北京多少胜算

    这两天,就在中国副总理刘鹤准备前往华盛顿与美方举行关键的一轮贸易谈判时,北京为“营救”孟晚舟发动新一轮舆论攻势。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不断发声看,力度在步步升级,矛头从加拿大转向美国。当然,也可以说这一切都是因为美国加快了节奏,准备向加拿大提出引渡孟晚舟而爆发的。

  • 孟晚舟案:北京开始捏美国这个硬柿子了

    孟晚舟案:北京开始捏美国这个硬柿子了

    孟晚舟案发生一个多月后,北京总算明白:该好好捏一捏的,并不是加拿大这个所谓的“软柿子”,而是“硬柿子”美国,因为它才是此案的“始作俑者”。

  • 英国首相向议会提交脱欧替代方案再赌输赢

    英国首相向议会提交脱欧替代方案再赌输赢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于1月21日15时30分向英国议会提交英国脱欧的替代方案。有分析认为:梅首相新计划是打算在取得欧盟更多让步上一赌输赢,而在这之前,如果英国议会1月29日再次否决这份“B计划”,将有可能导致英国提前举行大选。

  • 曾经令人困惑的中国GDP数字又要出炉了

    曾经令人困惑的中国GDP数字又要出炉了

    据报道:1月21日(周一),中国将公布2018年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GDP)等统计数据。一些专家虽然知道中国的官方经济数据并不太可靠,但又必须以将信将疑的目光关注中国的GDP数字,其中的困惑已经天长日久。

  • 北京指望刘鹤访美能“带回”孟晚舟 ?

    北京指望刘鹤访美能“带回”孟晚舟 ?

    中美双方似乎都希望今年1月底的刘鹤访美将使进入深水区的中美贸易谈判结出实质性成果,但在中方的预期中是否还包含另一个与贸易无关的成果,即解救正面临美国司法引渡的华为公主孟晚舟呢?亲北京的海外华文媒体多维刊文为此呼吁和大胆务虚。

  • 中国模式紧日子:勒紧裤腰带+防范抵御“颜色革命”

    中国模式紧日子:勒紧裤腰带+防范抵御“颜色革命”

    中国高层曾经放风:2019年要过“紧日子”了,这首先让民众想到的是经济层面的景象,即民间所说“勒紧裤腰带”。实际上,中国模式的“紧日子”还不仅是百姓荷包缩水手头紧了,还要在他们的头上再戴上一个防范和抵御“颜色革命”的紧箍咒。看来没有这两样是无法配称“中国模式紧日子”的。

  • 刘鹤赴华盛顿任务艰巨 机会和变数并存

    刘鹤赴华盛顿任务艰巨 机会和变数并存

    主管中美贸易谈判的中国副总理刘鹤月底前往华盛顿,似乎意味着北京和华盛顿的关系开始升温。同一日,『华尔街日报』报出一个奇怪的消息,与主持美中贸易谈判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立场相左的财长姆努钦提议部分甚至全部废除对华惩罚性关税以换取对方大让步,但他尚未向特朗普提交方案,这又意味着什么?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