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11月15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11月16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国会有绝对多数 马克龙改革无阻?

作者
国会有绝对多数 马克龙改革无阻?
 
6月18日22时公布的国会各党议席临时分布图 RFI

法国第二轮立法大选周日晚间落下帷幕,根据出口民调,马克龙的共和前进党获得议会绝对多数,超过350议席,这意味着马克龙可以放手实施他的改革纲领,除了面对或然的街头抗议及右翼控制的参议院有所阻拦,国民议会将没有任何反对党可以抗拒执政党。

马克龙采取左右吸纳、标榜中间路线,这一战略明显成功。以共和党为主的中右翼联盟最后大约获得的席位勉强过百,而且该党一些候选人事先宣布将支持马克龙的改革政策。在不久前还执政的左翼社会党一方,可以说是历史性溃败,因此,马克龙在议会没有强大的对手。

可能让马克龙总统和他的总理菲利普欣慰的是,投入立法选举的六名部长如数当选。连续几届的法国政府有一个不成文规矩,部长败选就得辞职。部长辞职,往往被视为新政府收到某种程度的挫伤。

右翼重挫 左派溃败 微弱的国会反对派

马克龙左右吸纳的战略导致几十年主导法国政治生活的左右两大传统党派惨败,但是,周日晚上的结果显示,各方预测的政治海啸并未发生。

远远落后于前进党,右翼共和党获得128至130席,联系到半年前右翼的优胜者姿态,这一失败很惨重,主要因为他们的总统候选人菲永完全陷入空饷门丑闻而不能自拔,带动共和党滑入泥坑。一位右翼领袖承认,这不仅仅是失败,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不过,率领共和党竞选的带头人巴胡万认为,当选的议员足够在议会表达他们的信仰。

左派的失败毫无疑问是崩溃性质的,主要是左派中坚力量社会党全面溃败。上届主导国民议会的社会党极其联盟现在只剩下46至50个议席,唯一可怜的吿慰是社会党领先于法共及法国不服从两个极左翼党派,这两党合起来大约三十几个议席,这里值得强调的是法国不服从领袖梅郎雄成功当选。残余的社会党当选议员如同共和党一样,将在选择支持马克龙与反对马克龙之间撕扯。社会党第一书记贡巴涅斯承认,社会党“无可挽救地溃败”。

极右翼国民阵线获得六席,但是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勒庞成功当选,历史性进入国民议会。勒庞当选后称:国民阵线从今以后是反对损害法国社会模式,反对法国认同消融的唯一抵抗力量。但是,在法国议会组成有发言权的党团必须要有十五名当选议员,以目前国民阵线的力量,无法组成党团。

大权在握的马克龙也有风险

大选结果显示,马克龙又一次处于强势地位,极其有利于他推动其竞选时的改革纲领。但是,马克龙要警惕的象牙塔效应。政治分析人士指出,法国人选举马克龙当总统,又赋予他一个议会多数,希望他推行的改革顺利进行,但这并不意味着马克龙获得了一个宽容期。

有的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力量上处于弱势的反对党可能更多的是在街头宣示主张,但由此断定法国注定爆发社会风暴并非必然。社会风暴的启动纯系偶然,许多人准备好在请愿书上签名,但是要去街头示威游行,愿意上街的人比二十年前减少了许多。另外的分析人士也认为不存在所谓“社会革命”。因为法国各大工会亦十分谨慎,这是因为他们在上两届总统任期都发动了大规模示威,结果都已失败告终。

至于反对党,对于执政党而言,最大的运气面对的不是一个整体的反对党,而是四个反对党—社会党,共和党,国民阵线以及法国不服从。

但是,弃权率创下历史性新高,说明法国公民对新政府的凝聚力很微弱。一方面马克龙权力高度集中,一方面他的政治基础极其脆弱。投票支持当权者的公民同质性很高,可以说属于一个布尔乔亚集团,这就制造了一种困境。因为所有在这个集团之外的人会认为改革对他们将很不利。这些人就是弃权者,边缘人,这样就可能会产生了一种紧张。当然,他们之间并无一种共同的政治表达形式。

马克龙翻过奥朗德“常人总统”一页,要做站得高,少说话的强势总统的做法也存在着风险,已经有人在说马克龙有一种做强人、一党独大的愿望。『纽约时报』载文称马克龙有一种滥权的倾向。

那种以为国民议会代表了法国各界舆论的想法则是一个危险的陷阱。可以说,法国没有陷入崇拜马克龙的狂热,不存在一个接受新政府一切方案的多数。

在本党阵营,保障权利运作的就是马克龙本人,这不能不说存在着一种风险,象牙塔效应从来都对爱丽舍宫的主人是一个危险,他的前任多数都已经落入陷阱。另外还存在着一个个人的政治风险,因为马克龙一人掌管着经济、社会各方面,出了问题,也只有由他一人全部承担责任。所谓绩效不错,很好,如果相反,“罪过”全部归他。

马克龙和菲利普政府下一步将尽快推出备受争议的改革计划,首先是改革劳动法,这一改革大约对新政府最危险,马克龙竞选时表示将以政令形式尽速通过劳动法改革,法案应在6月28日提交国会。政府还将通过强化反恐与安全条例,此案估计不会遭到反对党太多反对,但是政府要应对来自工会和司法人员的抗议。

反对党警告马克龙现在手中掌握着所有权利,可以“为所欲为”,马克龙则表示,尽管取得了很大胜利,但不存在专权统治的问题。

 

  • 卡舒吉遇害案沙特版细节浮出水面 行凶者或被卸磨杀驴

    卡舒吉遇害案沙特版细节浮出水面 行凶者或被卸磨杀驴

    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广泛关注,并一度致使美国和沙特盟友关系紧张的,沙特记者卡舒吉被害案调查在周四出现了重大进展。负责调查此案的沙特检方在当天不但确认其死于谋杀,并就案件的具体细节,甚至卡舒吉被害时的事件经过加以公布。与此同时,沙特检方还宣布,对5名与卡舒吉在土耳其遇害事件有关的沙特人员提出死刑建议。美国总统特朗普曾直言称,沙特对卡舒吉案真相的掩盖行动是史上最失败的一次。他也扬言将对肇事者实施严厉制裁。美国政府则在随后宣布,将对涉嫌残忍杀害卡舒吉的17名沙特官员进行制裁。

  • 国防军枪口调转 罗兴亚危机让昂山素季走下民权圣坛

    国防军枪口调转 罗兴亚危机让昂山素季走下民权圣坛

    2017年8月,位于缅甸西部的若开邦境内爆发了一场严重的民族武装冲突。缅甸国防军以打击恐怖团体“若开罗兴亚救世军”的名义,在居住了上百万少数族群罗兴亚人的若开邦等地,开展了大规模暴行。缅甸政府军此后在数月中,对这个穆斯林无国籍群体的迫害被联合国划分为“种族清洗”。其不但造成大量罗兴亚人在自己居住的国家中于和平时期受到战争罪行,他们中还有三分之二的民众在缅甸军方的围堵下,被迫逃离家园来到了领国孟加拉国避难。据联合国难民署于事件发生一周年后,在今年夏天的统计显示,现有超过90万的罗兴亚难民生活在孟加拉国境内。

  • 欧盟拥有独立防卫?特朗普猛批马克龙

    欧盟拥有独立防卫?特朗普猛批马克龙

    法国总统马克龙有关建立一支欧洲军队的表述恰恰在特朗普前往巴黎参加一战百周年途中发出,特朗普当时立刻发推指责马克龙主张欧盟建立自己的军队旨在预防俄罗斯和中国,甚至包括来自美国的网络攻击。美国二次大战时是欧洲的解放者,故此特朗普指责马克龙的话具有侮辱性。随后,马克龙在巴黎亲自向特朗普解释,表明对方对他的话语有所误解。这句话至少影响了特朗普来巴黎的情绪,特朗普与马克龙两人之间那种过往很亲密的姿态消失了。特朗普回到美国后,仍然愤愤不平,发推对马克龙做出从未有过的严厉指责。

  • 英国脱欧敏感的时刻

    英国脱欧敏感的时刻

    英国脱欧进程可能走到最关键的一周。尽管英国国会异议四起,对一个即将出笼的方案充满怀疑,但根据布鲁塞尔消息,欧盟27国星期一的确向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提出一个“最后方案”,希冀说服英国政府终结谈判,双方好说好散。

  • 一战好似遥远 然而就在昨天

    一战好似遥远 然而就在昨天

    第一次世界大战,70多国涉入,前后投入7千万军人,其中1000万战死。11月11日,一战停战百周年纪念进入高潮。在巴黎凯旋门为无名战士燃烧的火炬前,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庄严地致辞中不断地重复:“不能忘记”!他沉重地重复着:这场战争“似乎已很遥远,然而就在昨天”,“百年之后,给世界留下的创伤仍然清晰可见”。

  • 一战百周年前夜法美德领袖在巴黎

    一战百周年前夜法美德领袖在巴黎

    在隆重纪念一次大战百周年前夕,法国总统马克龙与德国总理在距离巴黎八十公里的贡比涅森林空地共祝法德重归于好;稍早些时候,马克龙与前来巴黎参加一战百年纪念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爱丽舍宫唔谈,竭力淡化因开创欧盟防卫力量一段话引起的误解。

  • 中美对话话中有话 明枪暗箭笑容可掬

    中美对话话中有话 明枪暗箭笑容可掬

    周五,在华盛顿出席会谈的中美四名高官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美国防长马蒂斯;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以及中国防长魏凤和会后面带笑容出现在记者们面前,一方表示要“寻求合作”,一方表示要 “避免冷战”。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