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9月25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25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笛卡尔的信念“我思故我在”:第四节 最后的日子

笛卡尔的信念“我思故我在”:第四节 最后的日子
 
笛卡尔与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的画像 DR网络图片

[提要]在笛卡尔的一生中,有两个女人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前面我们已经介绍过波希米亚的伊丽莎白公主,而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对笛卡尔的崇拜却葬送了他。这是任何理智都无法预见的,因为严寒的北欧不是温暖的西欧。

问:笛卡尔最终去了瑞典并死在那里。这段历史很离奇,请你给听友们介绍一下这位伟大的哲学家最后的经历,好吗?

答:好。不过要讲笛卡尔的结局,需要给听友们先介绍一下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这也是位不得了的女人,她是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二世的女儿。这位古斯塔夫二世是欧洲三十年战争期间最杰出的军事家,可以说是战无不胜。可惜,在吕岑战役中中流弹身亡。克里斯蒂娜是他唯一的合法继承人,她登基时年仅六岁。十八岁亲政,以自己独特的风格统治瑞典。这个风格就是雅典风格,也就是崇尚艺术、哲学,尊重哲人、诗人。

她的理想是把斯德歌尔摩建成北方的雅典。这位女王有超常的语言天赋,她通晓希腊文、拉丁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等等,她对宗教、哲学、历史极感兴趣,而且修养深厚。她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很少在服饰化妆方面花费时间,总是穿一身男人的衣服,而且马术精湛,枪法极佳。她更独特之处在于厌恶婚姻,声称自己对女性该做的那些事儿都极为讨厌。她是天主教徒,却统治一个新教国家,但是当路易十四取消南特敕令、迫害新教徒时,她又给路易十四写信表示抗议。

1654年她突然宣布退位,有人猜测她是为了公开她的天主教信仰,并全力钻研她热爱的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思想和文化。我想她是个彻底的人文主义者,内心追求自由,所以她会去抗议路易十四迫害新教徒,虽然她本人并不是新教徒,她只是对迫害他人的信仰自由感到不满。

问:难怪她对笛卡尔的思想有这么浓厚的兴趣,非要把这位老哲学家拢在身边。

答:是的。女王博览群书,她读了几乎所有的笛卡尔的著作,她常常和法国驻瑞典大使皮埃尔·夏努讨论笛卡尔哲学,而这个夏努是笛卡尔的熟人。据说克里斯蒂娜女王在一次探寻金属矿藏的旅途中,骑在马上读笛卡尔的《方法导论》,而这位夏努则打定主意要献给女王一件宝物,一件无比珍贵的礼物,来巩固法国与瑞典的关系。他想好的这件礼物就是伟大的笛卡尔。他这算是琢磨透了女王的心思,金银珠宝女王有的是,而笛卡尔却是举世无双。

一开始夏努把他和女王讨论笛卡尔哲学时的问题,写信向笛卡尔请教,笛卡尔每次都回信详细解释说明。再往后,女王就开始直接向笛卡尔提问题,她想知道如何才能治理好一个国家。她问笛卡尔:“请告诉我一个优秀的统治者所应该具有的特质是什么?”,笛卡尔给女王回了一封长信,他讲述了斯多葛学派的理想,也阐述了伊壁鸠鲁等哲学家的观点。

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他举出耶稣基督为样板,他说:“统治者所有的优良特质,皆以上帝的特质为榜样,并设法去接近上帝的心意”。女王同意笛卡尔的观点。她退位后居住到罗马就是为了显示她虔诚的信仰,并接近她所热爱的文化。

问:后来女王似乎不满足仅仅与笛卡尔通信,她希望直接就当笛卡尔的学生,让笛卡尔给她亲自讲课。

答:确实如此,女王发现信件已不能满足她的求知欲,她希望笛卡尔能当她的私人教师。她通过夏努力邀笛卡尔来瑞典,她想让笛卡尔成为瑞典宫廷中的一员。笛卡尔这下子为难了,他很不愿意离开舒适自由的荷兰,去一个冰天雪地的陌生的北方之国。

但女王反复地邀请他,夏努又从中极力撮合,笛卡尔勉强同意去任女王的宫廷教师。1649年8月,女王竟然派出瑞典皇家舰队去荷兰迎接笛卡尔。这下子笛卡尔是非去不可了。不幸的是,女王对笛卡尔的尊崇,却冒犯了宫廷中的那群庸才。这些人不过是些只会寻章择句的书呆子,他们怎么能和伟大的笛卡尔相比?但笛卡尔不知道他这是羊入狼群。还有一点很困难的是,当笛卡尔开始给女王上课时,发现女王的习惯是清晨五点就起床读书,她又要求每天第一个见到的人是笛卡尔。

而笛卡尔却习惯于夜间思考,早晨起得很晚,这个习惯与女王的作息时间完全不合拍,但笛卡尔出于礼貌并没有向女王提及,所以你想想,在凛冽的寒冬,他要清晨五点就起身给女王上课,上课的地点是女王的图书馆,而这里却没有取暖设备,这对已经不年轻的笛卡尔可是件要命的事儿啊。

问:所以他在瑞典很快就病倒了,应该说这是不可避免的。

答:笛卡尔在离开荷兰前往瑞典时,似乎预感到他的归宿。他和朋友告别不像是暂时分手,倒像是永别。更何况伊丽莎白公主本来就坚决反对他去,可他又想让女王帮助改善伊丽莎白公主的处境,可这女王对笛卡尔又是无比热爱,他似乎陷入了一种三角关系。这可以从他给伊丽莎白公主的信中看出来,信中说:“克里斯蒂娜女王很快就问我,是否有您的消息,我立即告诉她,我是多么思念您。女王意志坚定,我一点不担心她会嫉妒。同时我也肯定当我坦率地告诉您,我对女王的感觉时,您也一定不会生嫉妒心”。

就这样,笛卡尔克服生活上的种种不便,开始给女王上课。女王也实在是个好学生,每天清晨听完笛卡尔的课,她还要花几个小时继续研读,甚至在外出狩猎时都带着书,她向笛卡尔请教的范围很广,除了哲学,还有文学、宗教、政治等各个方面的问题,比起亚里士多德的学生亚历山大大帝,克里斯蒂娜女王要刻苦谦逊得多。但生活的不适应终让笛卡尔病倒,从他的病症看,很可能是严寒着凉引起肺部疾病导致死亡。有传记作者说,笛卡尔是被那些妒忌他的小人毒死的,但其实没有证据。

女王对笛卡尔的死是伤心欲绝,她要给这位“我杰出的导师”修一座宏伟的陵墓,把他和历代瑞典国王葬在一起,但是夏努反对这样做,几年后笛卡尔终于迁葬回法国。法国大革命时,曾有决议要把笛卡尔葬入先贤祠,但不知什么原因,这个提议不了了之。现在他安息在圣日耳曼草地教堂中,我曾去那里凭吊过他。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会时常有得益于这位伟大哲人之处,我们应该永远深深地感谢他。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笛卡尔的信念“我思故我在”--身体与心灵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笛卡尔的信念 “我思故我在” :人如何证实知识的确定性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笛卡尔的信念“我思故我在: 笛卡尔其人

    想了解更多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提要】 法国大革命突然爆发,而且猛烈无比。从表面上看,它似乎要摧毁旧制度赖以存在的一切,王权、宗教、社会习俗。它以一个崇高的理想开始,那就是争人权争自由,但它采取了残酷的甚至是邪恶的手段。托克维尔通过深入的分析,指出这种矛盾和它引发的后果。并对革命这种社会现象,进行了极具洞察力的剖析。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维尔研究美国的民主制度,并不是出于理论的兴趣,而是为了他的祖国的未来。他的晚期写作,集中于法国政治,他仔细考察了法国大革命的前因后果,对这场震惊世界的革命,他发表了真知灼见。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为新形式的暴政铺平道路。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提要] 多数原则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原则,它建立在人民主权之上,但它又确实可能造成对少数的压迫,形成多数的暴政。托克维尔指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问题,也指出了美国政治制度设计中对这些问题的防范与解决。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提要] 托克维尔认为,在美国,多数对政府的统治是绝对的。在民主制度下,谁也对抗不了多数。但是,他又极为睿智地指出,多数并不具有绝对的无上权威。如果多数的权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会引起立法与行政的不稳定,甚至造成祸端,因为无限权威是一个坏而危险的东西。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提要] 在托克维尔心目中,建立民主社会的目的,不仅仅是创造一种新的统治形式,而是要造就出热爱自由,懂得自由的人格。他们不是社会中汲汲于私利,在专制权力下碌碌生活的庸众,而是捍卫民主价值,创造更高精神生活的独立自足的个体,也就是葆有民主人价值的自由人。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提要] 托克维尔相信,民主在全世界的进展是不可阻挡的。但是作为一个冷静的思想家,他也尖锐地指出,民主的实现,民主社会的民情,隐藏着一种危险,这就是民主可能会不知不觉地将社会带入一种新型的专制,它会使人陷入一种“严密的、温和的、平稳的奴役”。

  •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卢梭的人民主权说,曾遭到贡斯当的批评。但托克维尔却仔细考察了这个原则在美国的命运,考察它是如何运用于美国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贡斯当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权原则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被推向极端,引起社会混乱和专制权力膨胀。但是托克维尔却清醒地知道,民主社会一定要立基于人民主权之上。他对美国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这个理想是可以实现的。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