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7年5月25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7年5月25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5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笛卡尔的信念 “我思故我在” :人如何证实知识的确定性

  笛卡尔的信念 “我思故我在” :人如何证实知识的确定性
 
笛卡尔信件片段影印件

[提要]笛卡尔一生工作的重点就是要探讨人如何获得知识,又如何确定知识的有效性。这些都是哲学认识论的问题,也就是对知识本身进行哲学反思。在哲学认识论的发展上,笛卡尔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

问:你上次谈到笛卡尔对现代科学的发展有重要贡献,请你给听友们介绍一下。

答:好。笛卡尔的思想比较复杂,因为他是从中世纪经院哲学出发,来思考科学发展中出现的问题,所以难免有互相矛盾之处。在笛卡尔时代,科学和哲学还没有明确的区分,那时人们所谈到的科学,实际上就是人所获得的对外部世界的知识,对知识有效性的反思,就慢慢演化成科学。而这个反思的过程,反思的方法,通常是形而上学的方法,也就是哲学方法。笛卡尔设想的,用最简单、最基本的几条原理来解释一切物理现象,导致他努力写一部大著作《论世界》,书中的内容,包括光学、气象学、几何学,涉及热、重量、星球的形成、潮汐等等自然现象。他试图找到这些现象背后的统一的原则。这就自然和传统宗教中上帝创世说发生了冲突。当笛卡尔知道,伽里略在罗马受审,被迫收回他的科学主张后,笛卡尔停止了《论世界》的写作,并不让已写成的部分出版发行。他在给朋友的信中说:“我只想寻求安详、平和的心灵。然而,在这些外在的恶意下,这变成无法达成的目标。我只希望可以教导其他人,特别是那些已从错误主张中得到利益,并且害怕失去利益而避免事实被揭露的人”。

问:看起来,笛卡尔相当明白他面对的处境。如果继续写下去,发表出来,以后他的研究工作,怕就很难往下进行了。

答:我想是这样的。从笛卡尔话中,你可以看出来,其实他心里很明白,他要说的对象是谁。但他更明白,这些人从错误主张中得到利益,他知道那些掌握教会权力的人并不关心真理问题。如果真理和他们的利益发生冲突,真理就可以是谬误。这种现象从古至今似乎没有大的改变。那么聪明无比的笛卡尔,用什么办法来向世界说出他的思考呢?他选择的突破口是方法论。他出版的第一部书是《方法导论》,他从谈研究方法入手,一点点建立起他的哲学。他从数学出发,因为“数学从最抽象的原则出发,经由严格的推理,而达到正确的结论”。在数学中,推理的逻辑如果错了,那你就不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笛卡尔说,数学的逻辑验证方法,使他产生了“怀疑”这个概念,因为在数学推导中,逻辑会引导你不停地问,对吗?对吗?正是这种怀疑的态度,一步步把人引向正确的结论。所以他断定,对万物诸事还未被确定为“真”之前,都要抱怀疑的态度。这就是笛卡尔主义的一条重要原则。

问:前面你给听友们介绍蒙田时,曾讲过蒙田的怀疑论是方法而不是结论。笛卡尔的怀疑论似乎也是这个路子。

答:对,但笛卡尔对怀疑这个方法,有一套逻辑严密的推论。因为他是个数学天才,又关注科学问题,要解决的问题是“我们的知识何以为真”?这个认识论的问题。这和蒙田的散漫的散文式的议论完全不同。笛卡尔给自己定下了四条原则:一,绝不对人云亦云的事物,信以为真,只对我自己完全不怀疑的事物才视为真理。二,要将每一个难题,尽可能分解成各个部分,以便正确地解决它们。三,引导思路从最简单的问题着手,循序渐进到最复杂的问题。四,仔细审视全部想法,以确定没有遗漏任何细节。那么,怎样回到最简单、最基本的起点呢?你可以视世界万物为虚妄,你可以怀疑一切,但你不能怀疑你在怀疑。也就是说有一个笛卡尔在怀疑一切,这是一个矛盾证明法。我否定一切为真,但若我这个否定一切为真的我不真,则我的否定便不能存在。也就是说,若我的存在不真,则我就无法产生怀疑,也不能假设宇宙万物皆为伪。就此,笛卡尔说出了他的名言“我思故我在”(cogito, ergo sum) ,笛卡尔就这样回到了最基本的起点。

问:这个推论确实简单而且无可怀疑。我思故我在,是不可怀疑的。

答:有些哲学家,比如和笛卡尔辩论多年的伽桑蒂就不认为“我思故我在”这条结论是通过理性的推理而得出的,他认为这是一种直觉。但笛卡尔坚持认为,这是一个逻辑推论的必然结果。因为直觉是感性的一部分,而感性却常常给我们带来错误的观念。所以感性所提供的经验,必须由理性加以证明来判断真伪。在近代哲学中,有一个著名的“小约翰原理”。小约翰住在飞机场旁边,他总是看到一架大飞机飞起来,越变越小。当他长大以后,一次他坐了飞机,在飞机升到空中时,他转身对他父亲说,看来我错了,这架飞机从来没有变小过。这个例子常被用来说明感性的错觉。笛卡尔还把这种论证方法用来证明上帝存在。因为笛卡尔是一位天主教徒,宗教问题是他哲学思考中的一大难题,若我们凭借感性相信上帝的存在,那所有的神迹就应该是真实的。但科学的认识却不同意,因为神迹是违背自然的。笛卡尔干脆不谈现实中神迹,而只在逻辑推论上做文章,方法和论证“我思故我在”一样,使用矛盾推论。人类社会、自然世界都是不完美的,这是一个事实判断。但是当你下不完美这个判断时,已经暗含了一个前提,就是有完美之物存在。这个完美的存在只能是上帝。就像现实世界中不存在完美的三角形和圆形,但理性告诉我们,它是存在的。这个存在可以归之为无可争辩的真。上帝的存在证明也是同一道理。我们从笛卡尔煞费苦心的论证中看出他的用心,只要在理性推论中,上帝是存在的,这就足够了。这个存在不应该打搅我们在现实世界中从事科学研究。而且在伦理学上,如果没有上帝这个至善存在,我们以什么当标准去判断人间的善恶呢?

问:那么看起来笛卡尔论证上帝是完美的存在,主要是用来论证和思考人世间的伦理道德问题。

答:是这样。特别是自1643年5月,他和波西米亚的伊丽莎白公主开始通信之后,他的关注点渐渐转向伦理道德学说。这位伊丽莎白公主是波西米亚国王腓德烈五世的女儿,又聪明又美丽,她智力超群,读笛卡尔的著作着了迷,当她知道笛卡尔也住在荷兰并且离她不远,她便希望成为笛卡尔的学生。笛卡尔和伊丽莎白公主见面之后,惊为天人,他赞扬公主有洞察先机之能力,顽强的学习精神,有能力深入思考自然和几何学的奥秘。后来他们两人之间的通信成为传世经典。二十四岁的公主和四十六岁的哲学家,谱写出一段超越世俗的深厚情感,我们下次再谈。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笛卡尔的信念“我思故我在: 笛卡尔其人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我知道什么?《雷蒙·塞邦赞》中蒙田的思考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蒙田的疑问之三:斯多葛派伦理观对蒙田的影响

    想了解更多

  • 启蒙的时代——理性寻找光明

    启蒙的时代——理性寻找光明

     什么是启蒙? [提要]自17世纪中叶起,欧洲的一批人文学者形成一种共识,认为人能凭借自己的理性来认识世界,理性会引导人类社会的进步。这个认识在研究自然界时,推动了科学的发展。在研究社会时,确立了人类个体的权利。他们确信,只要人的理性认识到真理之所在,就可以改变人的实际生活状况,使人类由蒙昧走向光明。所谓启蒙(Enlightenment),在法文中就是Lumières,它的原始意味就是光亮,启蒙就是让人的理性之光照亮黑暗。

  • 帕斯卡尔的《思想录》中对神与人的思索

    帕斯卡尔的《思想录》中对神与人的思索

    [提要]在笛卡尔的理性主义逻辑下,人们关注简明、清晰、科学的论证方式。秩序、进步与征服自然具有天然的合理性。而在帕斯卡尔的思想中,这些并不是唯一的甚至不是最重要的价值。而直觉、情感、模糊不清的内心纠结、反省、自责,是人存在的内在逻辑。前者通向科学,后者通向宗教。

  • 帕斯卡尔悲剧性的宗教观:人在此世能否得救?

    帕斯卡尔悲剧性的宗教观:人在此世能否得救?

    [提要]詹森派认为,人能否得救,全然不依赖人的自由意志,不依赖他在尘世的行为,而是命中注定的。神已经选择了要赐予恩典的人,这是一种命定论的救赎观,其实质是把人生活动置于悲剧的舞台。

  • 帕斯卡尔:人是会思想的芦苇

    帕斯卡尔:人是会思想的芦苇

    [提要]与笛卡尔活动在同一时代的帕斯卡尔(Blaise Pascal1623---1662),是一位怀有强烈宗教情感的大科学家和思想家。他一方面批判经院哲学对人类科学发展的阻碍,一方面又虔诚地信奉上帝。他是一位詹森派信徒。正是这个矛盾,使他更深刻地体会到人的能力和限度。他的名言“人是会思想的芦苇”既指出了人的理性的独特与尊严,又表明人的脆弱易损的处境。

  • 法国思想长廊之五 笛卡尔的信念“我思故我在”:第四节 最后的日子

    法国思想长廊之五 笛卡尔的信念“我思故我在”:第四节 最后的日子

    [提要]在笛卡尔的一生中,有两个女人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前面我们已经介绍过波希米亚的伊丽莎白公主,而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对笛卡尔的崇拜却葬送了他。这是任何理智都无法预见的,因为严寒的北欧不是温暖的西欧。

  • 笛卡尔的信念“我思故我在”--身体与心灵

    笛卡尔的信念“我思故我在”--身体与心灵

    笛卡尔和伊丽莎白的交往,影响了他晚期的研究方向。一贯关注抽象的数学、几何图形和认识论问题的笛卡尔,开始了对身心关系的研究。尽管笛卡尔与伊丽莎白公主极为小心地隐藏起他们之间的感情,但从笛卡尔思考的问题中,我们能断定他感受到激情的困扰。为了化解这困扰,他投身于对激情的研究。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