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4月2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4月26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习近平牢控政治,经济交还李克强?

作者
习近平牢控政治,经济交还李克强?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自从加冕为“核心”后,不但独揽党政军大权,还把本来应归国务院领导的经济领域也紧握在手中。外界因此一度传出所谓的“府院之争”和李克强被架空等等说法。但是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全国两会上,习近平主张“党治”的经济路线却完全没有被提及,取而代之的则是李克强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经济路线。本期“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外参》杂志主编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最新84期《外参》独家内容:中共党内达成妥协,习近平牢控政治,经济大权交还李克强。

法广: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7年全国两会上做的年度《政府工作报告》,通篇都没有提及习近平主张“党治”的经济路线,这在习大权独揽的当下引起了外界关注,请问本期《外参》杂志对于此事做出何种解读呢?

贺兰若:在2015年夏秋相交之际,人们明显地可以看出中国存在着两条不同的经济路线,一条是习近平的经济路线,主张通过“党治”来改革国有企业,把党的组织渗透到国有企业每一个层次中去;另一条是李克强的经济路线,主张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就是不刻意将国有企业做大,而是该倒闭的就倒闭,然后对生存下来的国有企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 

本期《外参》杂志援引美国经济学教授张欣的分析认为,自2015年到十八届六中全会以前,习李两条经济路线一直是共存且相互斗争的;但是自十八届六中全会之后,习近平的经济路线就不怎么再被提及,取而代之的是李克强的经济路线占了主流。这个趋势能够很明显地从李克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看出来,其中完全没有提及半点习近平的经济路线——即党治经济。 

法广: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习近平的经济路线被放弃呢? 

贺兰若:张欣教授在接受採访时做出推测认为,“党治”显而易见是无法挽救中国经济现状的,因此习近平的经济路线应该是在党内遭到了反弹;于是中共内部达成了某种妥协和共识,那就是在政治方面,习近平的权威被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但是把经济方面交给李克强主管。 

法广:这么说中国现在出现了政治核心与经济核心的二分现象?这对于中国经济是一个有利的,还是一个不利的信号呢?另外,李克强执掌经济,但他并不是政治核心,他的经济路线能否得以执行呢? 

贺兰若:政治核心与经济核心的两分确实是李克强要面对的一个大问题,而且,目前的政治环境对经济发展是不利的。比如说雾霾,老百姓普遍认为,雾霾主要是由于工业污染造成的,但其实雾霾属于“公共品”,并不能单纯通过经济手段去解决,而需要从政治层面治理。 

还有李克强之前曾经大力推广的“互联网+”,互联网经济是需要建立在良好的互联网环境基础上的,但是中国政府对于互联网的管制日益严苛。另外还比如金融领域,你想要改革,想要有效监管,都不可能单纯通过经济手段达到,而需要从政治层面入手。 

对于如今中国政治环境日益恶劣的现状给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李克强肯定是不可能具体正式地指出,因此只能在字里行间予以暗示;例如他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到“法治”的问题;还指出中国经济目前正处于“爬坡过坎儿”的关键时期,那么这个坎能不能过去,就不好说了。 

虽然习近平似乎放弃了在微观上管理经济的企图,也不再推行“党治”国企;但是即使李克强在一定层面上得到了经济的领导权,他能做的也只限于技术层面,非常有限。最为关键的是,李克强执掌经济的权力是习近平给的,万一哪天习近平觉得李的经济路线和党的路线不符合了,很有可能就会像之前毛泽东在1957,1958或者1966年那样,将经济大权收回去。 

法广:在本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将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目标定在6.5%,创下了30年来的新低,这反映出一种怎样的经济领域信号呢? 

贺兰若:中国过去的高经济增长数字是有水分的,很大一部分都是靠基础设施建设刺激;这样的经济增长,品质是值得质疑的。李克强此次将中国经济增长指数定在6.5%,适当挤乾了一些水分。

 

 

  • 打贸易战北京无实力,中国根本不可能胜利

    打贸易战北京无实力,中国根本不可能胜利

    现在特朗普一下子对准1500亿美元,手里还有3700亿美元的资本;中国跟完了也不过1500亿美元,这就真跟《环球时报》所说的跟美国不贸易了也要打,特朗普再加码,中方没筹码啦。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主持人陈小平,给大家详细介绍《明镜编辑部》第232期节目。陈小平和中国金融评论家贺江兵讨论了中美经济战。该节目完整文字稿收录在最新出版的第76期《内幕》杂志中。 …

  • 特郎普慢慢拧紧水龙头,贸易战对中国政府冲击相当大

    特郎普慢慢拧紧水龙头,贸易战对中国政府冲击相当大

    中国与美国近来爆发贸易战,双方你来我往,不见停手的迹象。这场规模高达数万亿美元的大国经济战争,究竟会如何发展?中国真能不怕不躲?特郎普赌上自己政治生命宣战,又能收到什么战果?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刘欣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明镜编辑部》第223期节目:中式聪明遭遇商人总统,经济侵略者人民币跌成卢布?该节目完整文字稿收录在最新出版的第96期《外参》杂志中。  

  • 文集《学人干政与宪政转型》出版

    文集《学人干政与宪政转型》出版

    今年3月的中国第十三次全国人大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提出的修宪草案,举世瞩目热议。正当此时,明镜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学人干政与宪政转型》的文集。这次“明镜书刊”节目,我们就请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先生来介绍这本书。

  • 习近平修宪不是个人行为,中国从未有希望走向民主

    习近平修宪不是个人行为,中国从未有希望走向民主

    习近平修改宪法,取消主席任期制限制,中共自改革开放之后的集体领导终结。对于这个改变,外界普遍将其看作是习近平的个人意愿与举动,谴责其开历史倒车,恢复集权统治。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本期“明镜书刊”栏目,我们请来明镜新闻出版集团编辑贺兰若女士,介绍2018年3月8日《明镜编辑部》电视节目的文字稿,刊载在《明镜月刊》99期:习近平回归集权不完全是个人行为,而是中共制度必然;中国从来没有走向民主的希望。

  • “返聘”王岐山:习近平不得不为之的选择

    “返聘”王岐山:习近平不得不为之的选择

    不久前落幕的两会,主要关注两件大事,一是取消国家正副主席的任期限制,二是王岐山成为焦点。王岐山重返政治舞台备受关注,习王体制未来走向也引发外界议论。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张洛尹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明镜编辑部》第217期节目:习近平“返聘”王岐山发出的是什么信号?该节目完整文字稿收录在最新出版的第68期《中国密报》杂志中。

  • 习近平修宪关注三大问题,个人集权难以承担政治责任

    习近平修宪关注三大问题,个人集权难以承担政治责任

    这次修宪显示了党政合一趋势,党的领导成为宪法第一条,让中国倒退到了文革高峰时期;监察委改革则是对80年代改革倒退的一个高峰。个人集权实际上是一种不负政治责任的制度。今天我们请明镜火拍电视主持人柳晨来介绍明镜火拍《法治与社会》频道第111期的内容,嘉宾是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吴国光教授。本期采访的文字内容登载在刚刚出版的《外参》第95期杂志。

  • 冯崇义:修宪复辟元首终身制,习近平率中国重返极权

    冯崇义:修宪复辟元首终身制,习近平率中国重返极权

    中共中央向全国人大建议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在海内外引起轩然大波。刚刚上市的《外参》95期,发表了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接受明镜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访谈的长稿,是根据3月2日的《法治与社会》第109期电视节目整理。今天我们请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先生来介绍他们的访谈。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