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2月1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2月1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年12月16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习近平牢控政治,经济交还李克强?

作者
习近平牢控政治,经济交还李克强?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自从加冕为“核心”后,不但独揽党政军大权,还把本来应归国务院领导的经济领域也紧握在手中。外界因此一度传出所谓的“府院之争”和李克强被架空等等说法。但是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全国两会上,习近平主张“党治”的经济路线却完全没有被提及,取而代之的则是李克强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经济路线。本期“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外参》杂志主编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最新84期《外参》独家内容:中共党内达成妥协,习近平牢控政治,经济大权交还李克强。

法广: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7年全国两会上做的年度《政府工作报告》,通篇都没有提及习近平主张“党治”的经济路线,这在习大权独揽的当下引起了外界关注,请问本期《外参》杂志对于此事做出何种解读呢?

贺兰若:在2015年夏秋相交之际,人们明显地可以看出中国存在着两条不同的经济路线,一条是习近平的经济路线,主张通过“党治”来改革国有企业,把党的组织渗透到国有企业每一个层次中去;另一条是李克强的经济路线,主张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就是不刻意将国有企业做大,而是该倒闭的就倒闭,然后对生存下来的国有企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 

本期《外参》杂志援引美国经济学教授张欣的分析认为,自2015年到十八届六中全会以前,习李两条经济路线一直是共存且相互斗争的;但是自十八届六中全会之后,习近平的经济路线就不怎么再被提及,取而代之的是李克强的经济路线占了主流。这个趋势能够很明显地从李克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看出来,其中完全没有提及半点习近平的经济路线——即党治经济。 

法广: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习近平的经济路线被放弃呢? 

贺兰若:张欣教授在接受採访时做出推测认为,“党治”显而易见是无法挽救中国经济现状的,因此习近平的经济路线应该是在党内遭到了反弹;于是中共内部达成了某种妥协和共识,那就是在政治方面,习近平的权威被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但是把经济方面交给李克强主管。 

法广:这么说中国现在出现了政治核心与经济核心的二分现象?这对于中国经济是一个有利的,还是一个不利的信号呢?另外,李克强执掌经济,但他并不是政治核心,他的经济路线能否得以执行呢? 

贺兰若:政治核心与经济核心的两分确实是李克强要面对的一个大问题,而且,目前的政治环境对经济发展是不利的。比如说雾霾,老百姓普遍认为,雾霾主要是由于工业污染造成的,但其实雾霾属于“公共品”,并不能单纯通过经济手段去解决,而需要从政治层面治理。 

还有李克强之前曾经大力推广的“互联网+”,互联网经济是需要建立在良好的互联网环境基础上的,但是中国政府对于互联网的管制日益严苛。另外还比如金融领域,你想要改革,想要有效监管,都不可能单纯通过经济手段达到,而需要从政治层面入手。 

对于如今中国政治环境日益恶劣的现状给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李克强肯定是不可能具体正式地指出,因此只能在字里行间予以暗示;例如他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到“法治”的问题;还指出中国经济目前正处于“爬坡过坎儿”的关键时期,那么这个坎能不能过去,就不好说了。 

虽然习近平似乎放弃了在微观上管理经济的企图,也不再推行“党治”国企;但是即使李克强在一定层面上得到了经济的领导权,他能做的也只限于技术层面,非常有限。最为关键的是,李克强执掌经济的权力是习近平给的,万一哪天习近平觉得李的经济路线和党的路线不符合了,很有可能就会像之前毛泽东在1957,1958或者1966年那样,将经济大权收回去。 

法广:在本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将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目标定在6.5%,创下了30年来的新低,这反映出一种怎样的经济领域信号呢? 

贺兰若:中国过去的高经济增长数字是有水分的,很大一部分都是靠基础设施建设刺激;这样的经济增长,品质是值得质疑的。李克强此次将中国经济增长指数定在6.5%,适当挤乾了一些水分。

 

 

  • 史上最大排华事件:驱赶低端人口北京蓄谋已久

    史上最大排华事件:驱赶低端人口北京蓄谋已久

    鲁难先生披露北京当局驱逐“低端人口”蓄谋已久。“低端人口”这个词已多次出现在北京市政府的各个网站上,他们对经营第三产业,为北京市服务的小企业全部关停并转,赶出北京,已经有准备,并且已经做了很长时间了。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到明镜火拍电视主持人陈小平先生,让他来给我们的听众介绍《法治与社会》第84期对鲁难先生的专访。

  • 陈云为何说对中共创始人陈潭秋之子“要特别警惕”

    陈云为何说对中共创始人陈潭秋之子“要特别警惕”

    中共创始人之一陈潭秋的幼子陈楚三,最近在明镜出版社出版了他的回忆录《人间重晚晴:一个所谓“红二代”的人生轨迹》。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就请这本书的责任编辑高伐林,来给大家做一个介绍。

  • 习近平反美外交大掉头,倾国之力款待特朗普总统

    习近平反美外交大掉头,倾国之力款待特朗普总统

    不少人士认为习近平掌权以来的外交和内政一直沿袭一条“亲俄”路线。荣剑认为,习近平的外交已从第一届任期内的“亲俄远美”转为第二届任期开始的“亲美疏俄”,这是一个外交路线的华丽转身,说明习近平撞到南墙也会回头。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期间受到超级待遇和拿到的巨额大单就是习近平向美国表达诚意的标志。这样就能为业已形成的外交困局解套,不过内政问题与外交的二元对立仍有可能使中共重蹈苏联的覆辙。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到明镜火拍电视主持人邱家军先生,让他来给我们的听众介绍《明镜编辑部》第178期陈小平对荣剑的专访。    

  • 郭文贵诉讼案缠身,法律事小但时间金钱挑战大

    郭文贵诉讼案缠身,法律事小但时间金钱挑战大

    在郭文贵持续通过媒体与个人推特爆料的同时,被爆料的中国官商也加大了对他的法律压力。究竟现在郭文贵被哪些案子缠身?这些诉讼进展到什么地步?郭文贵又将在各个案子遭遇到什么样的法律麻烦?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编辑刘欣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最新一期《内幕》刊登的明镜火拍《法治与社会》栏目11月6日节目整理稿:系列诉郭案追踪,目前看不出郭文贵有法律麻烦。

  • 王沪宁入常,习近平打响政治转型第一枪?

    王沪宁入常,习近平打响政治转型第一枪?

    中共十九大闭幕,学者谋士出身的王沪宁成为政治局常委让很多人始料未及。那么,既无充分地方行政管理经验,又没有强硬人脉关系的王沪宁入常,是习近平无人可用的将就之举,还是另有深意?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编辑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最新第91期《外参》内容:王沪宁是习近平埋下的棋子,入常打响政治转型第一枪。

  • 湖南文革大屠杀机密档案

    湖南文革大屠杀机密档案

    一提到文革屠杀,人们就会想到湖南省的道县。整整半个世纪之前的1967年,道县及周边地区的大屠杀,是中国在文革期间最骇人听闻的重大惨案之一。国史出版社最近出版了中共官方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关于这次惨案的内部调查报告和结论等等文件,为彻底揭开这一惨案的真相提供了翔实可信的资料。这次节目,我们就请这本书的责任编辑高伐林来做一个介绍。

  • “邓小平时代”不存在 改革开放“总设计师”是假冒

    “邓小平时代”不存在 改革开放“总设计师”是假冒

    中共官方一直宣称十一届三中全会是“历史的转折”,标志着“邓小平时代”的开始。邓小平这次讲话的起草者之一阮铭否认这种说法。阮铭认为:1976年10月才是历史的大转折;三中全会也并非邓小平主导;“邓小平时代”纯属子虚乌有 邓小平也根本不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到明镜火拍电视主持人邱家军先生,让他来给我们的听众介绍《中国密报》第63期登载的《邓小平根本不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