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0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0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2017年10月22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 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习近平牢控政治,经济交还李克强?

作者
习近平牢控政治,经济交还李克强?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自从加冕为“核心”后,不但独揽党政军大权,还把本来应归国务院领导的经济领域也紧握在手中。外界因此一度传出所谓的“府院之争”和李克强被架空等等说法。但是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全国两会上,习近平主张“党治”的经济路线却完全没有被提及,取而代之的则是李克强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经济路线。本期“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外参》杂志主编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最新84期《外参》独家内容:中共党内达成妥协,习近平牢控政治,经济大权交还李克强。

法广: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7年全国两会上做的年度《政府工作报告》,通篇都没有提及习近平主张“党治”的经济路线,这在习大权独揽的当下引起了外界关注,请问本期《外参》杂志对于此事做出何种解读呢?

贺兰若:在2015年夏秋相交之际,人们明显地可以看出中国存在着两条不同的经济路线,一条是习近平的经济路线,主张通过“党治”来改革国有企业,把党的组织渗透到国有企业每一个层次中去;另一条是李克强的经济路线,主张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就是不刻意将国有企业做大,而是该倒闭的就倒闭,然后对生存下来的国有企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 

本期《外参》杂志援引美国经济学教授张欣的分析认为,自2015年到十八届六中全会以前,习李两条经济路线一直是共存且相互斗争的;但是自十八届六中全会之后,习近平的经济路线就不怎么再被提及,取而代之的是李克强的经济路线占了主流。这个趋势能够很明显地从李克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看出来,其中完全没有提及半点习近平的经济路线——即党治经济。 

法广: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习近平的经济路线被放弃呢? 

贺兰若:张欣教授在接受採访时做出推测认为,“党治”显而易见是无法挽救中国经济现状的,因此习近平的经济路线应该是在党内遭到了反弹;于是中共内部达成了某种妥协和共识,那就是在政治方面,习近平的权威被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但是把经济方面交给李克强主管。 

法广:这么说中国现在出现了政治核心与经济核心的二分现象?这对于中国经济是一个有利的,还是一个不利的信号呢?另外,李克强执掌经济,但他并不是政治核心,他的经济路线能否得以执行呢? 

贺兰若:政治核心与经济核心的两分确实是李克强要面对的一个大问题,而且,目前的政治环境对经济发展是不利的。比如说雾霾,老百姓普遍认为,雾霾主要是由于工业污染造成的,但其实雾霾属于“公共品”,并不能单纯通过经济手段去解决,而需要从政治层面治理。 

还有李克强之前曾经大力推广的“互联网+”,互联网经济是需要建立在良好的互联网环境基础上的,但是中国政府对于互联网的管制日益严苛。另外还比如金融领域,你想要改革,想要有效监管,都不可能单纯通过经济手段达到,而需要从政治层面入手。 

对于如今中国政治环境日益恶劣的现状给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李克强肯定是不可能具体正式地指出,因此只能在字里行间予以暗示;例如他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到“法治”的问题;还指出中国经济目前正处于“爬坡过坎儿”的关键时期,那么这个坎能不能过去,就不好说了。 

虽然习近平似乎放弃了在微观上管理经济的企图,也不再推行“党治”国企;但是即使李克强在一定层面上得到了经济的领导权,他能做的也只限于技术层面,非常有限。最为关键的是,李克强执掌经济的权力是习近平给的,万一哪天习近平觉得李的经济路线和党的路线不符合了,很有可能就会像之前毛泽东在1957,1958或者1966年那样,将经济大权收回去。 

法广:在本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将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目标定在6.5%,创下了30年来的新低,这反映出一种怎样的经济领域信号呢? 

贺兰若:中国过去的高经济增长数字是有水分的,很大一部分都是靠基础设施建设刺激;这样的经济增长,品质是值得质疑的。李克强此次将中国经济增长指数定在6.5%,适当挤乾了一些水分。

 

 

  • 大权在握后的习近平:政治上取舍中间路线

    大权在握后的习近平:政治上取舍中间路线

    习近平的理想不是当皇帝,做秦始皇这样的独夫民贼,也不会做希特勒和搞乌托邦共产主义。  回到毛泽东和学蒋经国都不可能。十年之内,习有可能实现党主立宪,这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宪政,不是说共产党下台,大家搞民主立宪。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到明镜编辑贺兰若女士,让她来给我们的听众介绍《内幕》第70期重头文章《习近平权力超越毛泽东,十九大后多张牌在手》,谈习近平大权在握后的执政路线取舍。

  • 如果十九大出现接班人,习近平时代就近尾声

    如果十九大出现接班人,习近平时代就近尾声

    十九大召开在即,外界都在关注习近平会不会安排接班人。如果会,那么人选是谁?是前朝指定的接班人之一胡春华?还是连跳好几级的陈敏尔?如果不安排接班人,习近平又将如何对抗体制内的成规?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编辑刘欣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最新一期《明镜月刊》刊登的明镜火拍《中共十九大》栏目9月28日节目整理稿:习近平会不会安排接班人。

  • 王岐山见班龙显示其实力比想像厉害得多

    王岐山见班龙显示其实力比想像厉害得多

    十九大召开在即,王岐山去留未定。美国白宫前首席策略师班农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何选择在这个敏感时刻与王岐山会面?谁是促成的中间人?谁又将见面内幕披露给西方媒体?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编辑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最新一期《明镜月刊》刊登的明镜火拍2017年9月22日《中共十九大》栏目的《习近平拿王岐山怎么办》节目完整文字整理稿:王岐山借操控西方媒体造势,习近平如何应对压力。

  • 习近平的十九大:未定之天,随时生变

    习近平的十九大:未定之天,随时生变

    中共十九大已经临近,这是习近平首次完全主导的党代会,海内外各方的期待和猜测达到最高点。最近刚刚出版的《中国密报》杂志第62期,刊登了明镜集团总裁何频与执行总编辑陈小平两位政治评论家对十九大的电视对谈文稿。我们《明镜书刊》节目,请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来做一介绍。

  • 对付郭文贵:北京准备了三套方案

    对付郭文贵:北京准备了三套方案

    在谈判中,郭文贵告诉刘彦平,北京针对他制定了三个行动方案:一个是让刘彦平出面与郭文贵会谈,一个是在华盛顿进行针对郭文贵的美中间的不惜代价的政治交易方案;第三是一套桌子底下的黑方案。为了对付这三套方案,郭文贵告诉刘彦平,他甚至打算接受美国FBI提出的特殊保护方案。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内幕》第69期国安部高官与郭文贵密谈录。

  • 习近平筹备十九大遇到的阻力

    习近平筹备十九大遇到的阻力

    中共十九大召开在即,此次会议对于习近平来说至关重要,其自上任以来一直加紧进行的集权统治是否可以得到合法化认可就在此一役。但目前情况并不乐观,将习近平思想写进党章一事在党内未能达到共识,十四大以来形成的权力分配规则也难以打破。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外参》杂志主编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外参》第89期内容:习近平与常委元老“打包谈判”,王岐山或成为牺牲品。

  • 红二代《进出中组部》点破中共特权集团秘密盘算

    红二代《进出中组部》点破中共特权集团秘密盘算

    中共中央组织部号称“天官第一部”,掌管高级官员的升迁仕途,历来以暗盘操作、“黑箱作业”著称。最近,明镜出版社出版中组部前官员阎淮的长篇回忆录《进出中组部:一个红二代理想主义者的另类人生》,掀开了这个“黑匣子”一角。这次“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该书的责任编辑高伐林来做一个介绍。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