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次播音2017年8月22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08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次播音2017年8月22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政治

法国总统候选人 “小人物”与“大象”首度电视激辩

media 十一位法国总统候选人4月4日晚来到电视台准备辩论之前 路透社

法国周二晚的电视辩论由不太为人所知的普通候选人带动,这是法国选举史上第一场全体总统候选人都出席的电视辩论。六名不太知名的“小候选人”与民调指数双位数的五位“大象”开战,略显沉闷的电视辩论在前者发动的进攻下有声有色。所有候选人都希望在距离总统大选首轮投票还有19天的时候争取那些还在动摇不定的选民。

本次竞选,被视为最重要的五位总统候选人已于3月20日在法国收视率最高的电视一台进行了辩论。但是电视一台只选择了五位民意高的候选人。他们分别是极右翼国民阵线的玛琳娜.勒庞,社会党阿蒙,右翼共和党菲永,中左独立候选人马克龙,以及极左翼候选人梅郎顺。那场辩论吸引了一千万电视观众。按照计划,在第一轮投票前一星期,还将在法国电视二台举行最后一场电视辩论。

六位不太知名的候选人显示了他们的不同。如同法国右派起立党主席杜彭-埃尼昂,他一上来针对菲永表示,“我一直为法国人服务从来没有只为自己得到好处”。中间派的拉萨尔则表示自己是牧民的后代,并为此自豪。好似以此与好好在上的精英们拉开距离。极左翼候选人阿尔托女士则向金融界出身的马克龙射了一箭,“我永远属于工人的阵营”。另一位也属于极左翼小党的候选人普图直批菲永“充满腐败气息”。

不过,辩论很快围绕欧洲建设展开。最激烈的是在目前民调最看好,在最新民调中不分上下的是极右翼玛琳娜.勒庞与中左独立候选人马克龙之间的争论。两人各有支持率百分之二十六。前者是反移民与反欧洲的政党领袖,后者本是奥朗德的财长,但现在以中间势力代表自居,期望巩固战果。

勒庞和马克龙在是否走出欧元区的问题上开战,极右翼领袖勒庞的意志是建立“智慧保护主义”机制,就走出欧元区举行全民公决。前银行家马克龙认为走出欧元区等于发动“经济战争”,带来的后果是法国人购买力下降。玛琳娜.勒庞以人民代表自居,她要在一个“不安全像脱缰的野马”的国度里“让人民获得发言权”,她直指法国人民面临“野蛮全球化”“伊斯兰极权主义”,面临对传统价值以及身份认同的严重挑战。

右翼共和党候选人菲永几个月前曾经最被看好,但在发生了“空饷门”事件之后,民意低落,目前支持率只有百分之十七,位居候选人第三。在丑闻缠身的背景下,菲永试图以自己严厉的经济纲领来说服选民,扭转局面,最终进入第二轮。他在本次电视辩论中显得“普通”“谨慎”,处于防守位置,尤其是在谈及政治生活道德化的时候。不过,菲永虽然在民调中处于劣势,在谈到“打败伊斯兰极权主义”“拯救欧盟”“解放经济活动”以恢复民族自豪感以及为法国人重获安全而努力方面语气坚定。

居于第四位的是极左翼候选人梅郎顺,梅郎顺本来位居第五,但近来民望上升,超过社会党候选人阿蒙,最新民调支持率百分之十五。梅郎顺希望继续扩大战果,超过右翼候选人菲永。这位极有口才的演说家对他的支持者说,“浪花升起来了”,“春天刚开始时原野上什么也看不见,一下子,到处花朵开放”。

梅郎顺以其独有的人格、独有的表达方式,强有力的表达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即使这种立场和观点有时是少数人的立场。梅郎顺在经过第一次候选人电视辩论后支持率明显上升。他在本次电视辩论中向“金融”开火,金融家们要“交出金钱”,这些钱将用来推动全员就业。他宣布,自己已经做好了领导国家的准备。

由于左翼分裂,社会党大佬纷纷转向,传统大党社会党候选人阿蒙竞选之路崎岖。在民调中他已被梅郎顺超越。剩下的其余六位候选人,民调支持率最多的也只有百分之几左右。他们的愿望是通过电视辩论让选民对他们对就业、安全以及社会福利的立场有更多的了解。

整场电视辩论,最激烈的是关于欧盟建设,马克龙与勒庞截然对立,梅郎顺则要求重新谈判欧盟条约。这场电视辩论对参选的“小人物”是一个让选民听到他们声音的好机会。中间派候选人拉萨尔则以独特的语调提醒人们,他是“牧羊人的儿子”,并对此感到自豪,他本人也曾经放过羊。

但是电视辩论因受时间限制,参加辩论的候选人又多,每个人发言时间不超过17分钟,因此,互相展开辩论的机会不多。在整整四小时辩论中明显感到辩论结束时候选人一个个面容疲惫。

在距离法国总统大选还有19天的时候,对所有候选人而言,最关键的问题是争取选民,然而,受竞选气氛影响,相当于三分之一高比例的选民称将会弃权。这是从未有过的比例,传统上,总统大选投票率都在百分之八十左右。

另外一个特别之处,犹豫不决的选民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么高的比例。在剩下不到三周之时,接近百分之四十的法国选民表示不知道把票投给谁或者还将改变主意。

这种局面使所有的预测者都难以预测。在民调机构对美国总统大选以及英国脱欧公投预测统统失算的情况下,法国的民调机构异常谨慎。这种出乎意料的局面在法国传统左右两大党初选时已经发生,左翼淘汰了前总理瓦尔斯,右翼在第一轮淘汰了前总统萨科齐在第二轮淘汰了朱佩。这都是以前难以发生的局面。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