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0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0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2017年10月22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 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总统大选

作者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总统大选
 
LCI

法国总统大选日益逼近。今年的竞选扑朔迷离,不断爆料,令原本较为平静、应该按部就班进行的选举活动步骤大乱。时至今日,并不被绝大多数法国人看好的极右翼政党领导人玛琳娜-勒庞居然在民调中居首,有望在首轮选举中获得较多选票,进入第二轮的争夺战。如何看待本次法国大选?各路候选人的优势何在?选举最终将鹿死谁手?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本次法国大选竞选运动的看点是什么?

刘学伟:本人以为,本次法国大选的主要看点有以下三个:第一、勒庞的势力究竟能升高到何处为止?第二、马克隆如果总统胜选,他将如何赢得议会多数?第三、菲勇还有没有什么办法力挽狂澜?

法广:传统右翼党在初选中推举出候选人菲勇,随即便爆出菲勇家人涉嫌吃空饷丑闻,令竞选运动陷入极大的被动。面对众叛亲离的局面,菲勇却咬紧牙关,绝不退缩。他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否损害了党的利益?最终结果将会怎样?

刘学伟:这件事情至今扑朔迷离。捡方和菲勇似乎都有恃无恐。这很不合逻辑。因为捡方如果没有大体足够的证据,在这样的情势下提起公诉,如果最终无法坐实菲勇罪名,那法国的司法公正将会严重蒙羞。而菲勇自己应当比捡方更清楚,夫人是不是真的拿了空饷。他没有底气,真的不可以这样强硬。因为现在早已失去了一切转圜的机会。这两方必有一方是错的。现在看去,在四月底五月初选举之前,这个案子绝不会就有答案。如果共和党最终败选,菲勇当然必须承担最大责任。的确是他个人的操守出问题,让共和党稳赢的局势崩盘。如果最后法庭还判他有罪或有严重过失,他的错误甚至罪过就更大。反之则责任会小一些。但败局已成,后悔无用。

最近还有消息说,捡方还要扩大调查的范围,《绑鸭报》还在接着爆出关于F2公关公司的新料。看来菲勇前途是凶多吉少。

法广:从目前的情况看,在民调中占居前三位的候选人分别为:极右翼领导人玛琳娜-勒庞、声称“不左不右”的中间派代表人物马克隆,以及传统右翼党派候选人菲勇。按照您的分析,这三位候选人分别占有怎样的优势?

刘学伟:随着欧盟运转困难,英国退欧,法国的疑欧情绪日益高涨。随着移民危机、治安恶化和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这三朵连在一起的乌云一直在起风降雨,电闪雷击,法国人的安全忧虑日甚一日。勒庞的主要优势就在于在这两个问题上给出了最明确的回应。马克隆的优势第一在于他的自由主义经济纲领能呼应法国和欧洲现在向右走的大趋势。他的第二个优势是他身居中间可以左右逢源。他的第三个优势是长期以来左右两大党始终找不出解困之策,法国人想换个党试试。他的第四个优势就是他的小鲜肉个人形象。共和党菲勇的最大优势有两条。第一是他有一个完整彻底的向右转政纲,这基本上是今天的法国所需要的,虽然稍有些过于强硬。第二就是他背后有一个底蕴深厚的共和党。他若赢得总统选举,也会赢得议会选举。以后的施政就不会出现府院之争。

法广:近来,民粹主义在欧洲普遍抬头,在法国,玛琳娜-勒庞似乎也人气空前。她有否可能在本次选举中胜出?如何解读民粹主义势力的上升趋势?

刘学伟:个人以为,勒庞这次就胜选总统的可能性还是微乎其微。无论如何,第二轮还会有一个非极右的候选人与她竞争。这个时候,已经多次显示神威的“保卫共和联盟”就会再次出动,让反对勒庞的候选人以大比数胜出。但如果在这选前最后几周中出现伤亡惨重的大规模恐袭,那就难说了。可以看的是勒庞在第一轮得票离30%有多远,第二轮得票是否会超过40%。然后是议会选举国民阵线能够送进国民议会多少议员。到现在,国民阵线只有一个议员在国会里。由这些数据,再加上具体情势,就可以较准确地估量以后的比如地方选举,极右派的势力还将如何演变。极右派的势力还会继续上升,这可能是大趋势,除非欧洲和法国的整体经济和安全局面能有明显好转。这件事情可是不容易做到。

法广:选民似乎已对传统党派失去信任,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调整民众心态、赢得民心,以避免极端势力强势崛起?

刘学伟:就这个问题而言,这次的马克隆应该是答得最好,迎合了法国人病急乱投医的心态。在3月20号的辩论会上,他也就以前很少说道的移民问题发表了不算软弱,但也不够、好像还是不够强硬的意见。但是关于他派出的许多糖果的经费来源,他还是语焉不详。

他的最大短板有两个, 之一是经验不够。比如这次电视辩论就他而言就是前所未有的经历。 他似乎还算得上舌战群雄,应付裕如。这已经让他的支持者喜出望外。

他的第二个短板其实更严重,就是政治实力不够,地方势力不够。他这次即使可以赢得总统位置,还是非常难于想象他的前进党如何可能在议会中赢得多数。因为国会议员都是由小选区一个一个选出来的。没有在地方的长期经营,要赢得小选区议席,真是太困难。而没有议会的多数,他有再好的政纲,也会难于推行。议会政治的一个漏洞就是,反对党太过习惯于为反对而反对。因为执政党的成功总是对反对党的发展不利。反对党总是太过经常地把自己党的利益放到国家的利益的前面。

不过还有一个似乎少有人说到的发展可能出现,就是共治。如果最终议会里共和党单独拥有或接近拥有多数。马克隆总统是不是只有选择一个共和党人来做总理?这样他的政纲是不是就必须与共和党的政纲融合?这样的双头马车能良好运行吗?第五共和国的历史上已经有过的两次共治,似乎效果都不好。所以法国才修改了宪法,让总统和议会的选举同时进行。然而世事难料,弄不好还是会出现共治呢。

这次法国选民集中关注的就是经济和安全两个问题。经济问题上可以说做法菲勇和马克隆的政纲都有不错的回答。他们两个任谁上台,经济上都应当可以有一些起色。但是否足以扭转民意大局,现在就无法说。

安全问题似乎更难办。因为这不是法国自己单独的问题。它与国际尤其是中东的局势深切相关。本人寄希望IS的事情今年就能解决。然后应该还会有一波IS残余分子到处流窜作案的风险,叙利亚难民至少不再大批地来,最好还能回去一些之后,以后的安全局面希望应该就能好一些。

还要看的就是美国的特朗普新政在经济和安全两个方面都是否有成效,还要看这两方面的美国成效是否对欧洲都有有益的外溢效应。
最终的结局,由现在的情势看过去,大家的意见一致。第一轮马克隆和勒庞出线希望极大,共和党的菲勇很可能无法力挽狂澜。第二轮有“保卫共和联盟”保驾,马克隆的胜算极大。除非再有什么大的意外出现。比如马克隆也陷入什么严重丑闻,或出现大规模的恐怖袭击。

法广: 和整个欧洲一样,法国的这次选举,呈现出一个向右转的大趋势。关于这个大趋势的形成,你有没有一些更全面的诠释?

刘学伟:形成这个大趋势的第一个大背景当然是西方已经持续很多年的经济萧条造成的大规模失业。远的不说,2008年金融海啸过去已经9年,除了德国以外的欧洲大陆的经济形势还是没有起色。这让法国人觉得忍无可忍。相当一部分西方人认为造成这个局面的直接原因就是全球化,就是产业外移。但是2008年以后,这种外移已经基本停止,萧条的局面并无改善。大家其实在假装看不见,新失去的职务绝大部分都在第三产业。这些职务并没有被转移到其它国家,而是由于各种智能自动化而就地消失的。比如最近有消息说,5年之内,法国兴业银行要裁撤400个分理所,20%的员工。关于这个新问题,西方人/法国人似乎在逆来顺受,并没有人在认真思考什么应对之策。那个相信科技进步一定利大于弊的主义似乎比所有其它的政治正确都更加的牢不可破。

向右转的第二个大背景就是移民问题日趋严重。这里有一堵政治正确的高墙矗立,人人都谨言慎行,我也不能例外。但是不方便说不等于问题就不存在。比如美国的特朗普显然就因为在这类问题上突破禁忌而获得许多选票。法国的勒庞更是这样。这个问题处理不好,极右的基本盘自然还会增加。

再说远就是价值观和制度问题了。西方的普世价值的确高大上,对全世界都有巨大长期的吸引力。但是这套价值观面对现在的中产阶级衰落和贫富分化问题,移民融入问题,都似乎显得效力不佳。建立在这套意识形态之上的西方制度,似乎也失去了演化的能力。要演化只有一个方向,那就是如梅朗雄要求的,第六共和国,更多的更直接的民主。这个似乎又不能做。

最后总结一下,法国人现在寄托的救星就是马克隆了。一年以前,本人说过他是法国的“小救星”。没成想现在变成了“大救星”。本人祝他好运!但是如果他因为经验不足、势力不够而执政失败,五年以后,法国就会重新继续向右转。当然那时候,还会有共和党与国民阵线的最后对垒决斗。菲勇因为个人缺点且应对失当而导致法国失去五年宝贵时光,责任就太大了。而这个选举制度太过的情绪化,被偶然因素介入太多,也不知有没有办法改善。

  • 廖天琪谈国际笔会第83届年会

    廖天琪谈国际笔会第83届年会

    全球性作家组织“国际笔会”第八十三届年会于9月17-21日在乌克兰西部的重要城镇利沃夫举行。与会的有来自69个国家的163名代表。追思已故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是本次国际笔会的一个重要活动。另外,在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的倡议下,国际笔会对刘晓波夫人刘霞的命运深表关注。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次国际笔会的相关情况。

  • 夏明:防民如防川,防公共舆论比防川更难

    夏明:防民如防川,防公共舆论比防川更难

    近年来,随着网络的普及和高速发展,信息的传播早已超越了时间和地域的局限,变得越来越轻松便捷。广泛的信息来源、快捷的传播速度,为现代人提供极大方便的同时,却也增添了一些当权者的烦恼。今年以来,中国国内不断传出新闻信息网站被关、被整顿的消息。9月初,中国网信办出台了《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似乎标志着中国针对网络信息监控的举措升级,再次引发广泛关注。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就相关问题阐述他的看法。

  • 茉莉谈傅正明先生新书-狂慧诗僧

    茉莉谈傅正明先生新书-狂慧诗僧

    旅居瑞典的华人作家傅正明先 生所著新书《狂慧诗僧  邱阳创巴传奇三部曲》最近在台湾出版。《狂慧诗僧》是一部略带虚构色彩的文学传奇,向读者展现了一位藏传佛教狂惠大师。应该说,这是一部鲜有的题材创作,全书通过不同寻常的浪漫爱情、艺术创作和传法学佛的故事,谱写了东方文明的一曲讴歌。这样一部书籍的出版打破了世人对佛教僧人的传统看法,向我们敞开了这片神秘土地的一个新视角。为了更好地了解这部书籍,我们请旅居瑞典的中国流亡作家茉莉女士来做出她的解读。

  • 廖天琪: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旨在打造一个新的多方位交流模式

    廖天琪: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旨在打造一个新的多方位交流模式

    第一届“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于8月底在瑞典城市马尔默召开。这次会议的主办方分别为:瑞典笔会、独立中文笔会、维吾尔笔会和藏人海外作家笔会。会议的宗旨是:寻求共识空间  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会议的主持者之一、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一下本次会议的相关情况。

  • 夏明:朝核危机必须通过美中俄三方协调来解决

    夏明:朝核危机必须通过美中俄三方协调来解决

    近年来,朝鲜危机不断升级,随着平壤频繁的挑衅,国际社会相继出台了制裁措施。不过,种种制裁却未能效地制约金正恩政府。今年以来,朝鲜频频传出发射导弹与核试的消息。9月3日,朝鲜宣称成功测试了一枚氢弹,这是朝鲜进行的第六次核试,也是一次空前的核试爆。国际社会应如何有效地 应对朝鲜的军事行动? 朝鲜获得核大国地位将对整个世界局势造成怎样的影响?如何有效地化解朝核危机?对此,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戴耀庭:香港实际上进入了半威权时代

    戴耀庭:香港实际上进入了半威权时代

    曾轰动世界的香港雨伞运动落幕近三年之后,2017年8月17日,这场运动的三名学生领袖: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重新面对法庭,并被改判入监6至8个月。而在2016年,三人已经在同一案件指控中,以非法集结及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罪名分别被判处社会服务令和缓刑,三人已经完成相关刑罚。但港府律政司认为这些刑罚过轻,提出了上诉。这项改判决定8月20日在香港引发雨伞运动以来最大规模的抗议示威,不少人认为这项判决更是一项政治判决,也有人担心会有更多人因为参加抗争行动而被加判重刑。最早倡议以和平占领中环的公民抗命行动争取真普选的占中三子也将重新面对法庭。非暴力公民抗命运动是否在香港已经行不通?重压之下,香港社会民间抗议活动是否还有反弹空间?争民主力量是否还能凝聚力量?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最早发出公民抗命倡议的戴耀庭先生认为,在香港目前的半威权政府状态下,公民抗命也许需要调整方式,但香港人不会放弃民主理想。

  • 陈破空:中美对峙, 21世纪最大的一场战略对峙

    陈破空:中美对峙, 21世纪最大的一场战略对峙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来宣布调整对阿富汗的战略。8月21日晚间,特朗普发表讲话,阐述美国未来的阿富汗战略。尽管美国总统宣布调整,实际上美国对阿富汗的具体战略并没有实质上的改变。不过,有一点引入关注的是,特朗普在谈到关于阿富汗问题的整体战略时,首次要求亚洲大国印度发挥更大作用。有分析指:美国动用印度牌是为了遏制中国。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发表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