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2月1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2月1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年12月16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总统大选

作者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总统大选
 
LCI

法国总统大选日益逼近。今年的竞选扑朔迷离,不断爆料,令原本较为平静、应该按部就班进行的选举活动步骤大乱。时至今日,并不被绝大多数法国人看好的极右翼政党领导人玛琳娜-勒庞居然在民调中居首,有望在首轮选举中获得较多选票,进入第二轮的争夺战。如何看待本次法国大选?各路候选人的优势何在?选举最终将鹿死谁手?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本次法国大选竞选运动的看点是什么?

刘学伟:本人以为,本次法国大选的主要看点有以下三个:第一、勒庞的势力究竟能升高到何处为止?第二、马克隆如果总统胜选,他将如何赢得议会多数?第三、菲勇还有没有什么办法力挽狂澜?

法广:传统右翼党在初选中推举出候选人菲勇,随即便爆出菲勇家人涉嫌吃空饷丑闻,令竞选运动陷入极大的被动。面对众叛亲离的局面,菲勇却咬紧牙关,绝不退缩。他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否损害了党的利益?最终结果将会怎样?

刘学伟:这件事情至今扑朔迷离。捡方和菲勇似乎都有恃无恐。这很不合逻辑。因为捡方如果没有大体足够的证据,在这样的情势下提起公诉,如果最终无法坐实菲勇罪名,那法国的司法公正将会严重蒙羞。而菲勇自己应当比捡方更清楚,夫人是不是真的拿了空饷。他没有底气,真的不可以这样强硬。因为现在早已失去了一切转圜的机会。这两方必有一方是错的。现在看去,在四月底五月初选举之前,这个案子绝不会就有答案。如果共和党最终败选,菲勇当然必须承担最大责任。的确是他个人的操守出问题,让共和党稳赢的局势崩盘。如果最后法庭还判他有罪或有严重过失,他的错误甚至罪过就更大。反之则责任会小一些。但败局已成,后悔无用。

最近还有消息说,捡方还要扩大调查的范围,《绑鸭报》还在接着爆出关于F2公关公司的新料。看来菲勇前途是凶多吉少。

法广:从目前的情况看,在民调中占居前三位的候选人分别为:极右翼领导人玛琳娜-勒庞、声称“不左不右”的中间派代表人物马克隆,以及传统右翼党派候选人菲勇。按照您的分析,这三位候选人分别占有怎样的优势?

刘学伟:随着欧盟运转困难,英国退欧,法国的疑欧情绪日益高涨。随着移民危机、治安恶化和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这三朵连在一起的乌云一直在起风降雨,电闪雷击,法国人的安全忧虑日甚一日。勒庞的主要优势就在于在这两个问题上给出了最明确的回应。马克隆的优势第一在于他的自由主义经济纲领能呼应法国和欧洲现在向右走的大趋势。他的第二个优势是他身居中间可以左右逢源。他的第三个优势是长期以来左右两大党始终找不出解困之策,法国人想换个党试试。他的第四个优势就是他的小鲜肉个人形象。共和党菲勇的最大优势有两条。第一是他有一个完整彻底的向右转政纲,这基本上是今天的法国所需要的,虽然稍有些过于强硬。第二就是他背后有一个底蕴深厚的共和党。他若赢得总统选举,也会赢得议会选举。以后的施政就不会出现府院之争。

法广:近来,民粹主义在欧洲普遍抬头,在法国,玛琳娜-勒庞似乎也人气空前。她有否可能在本次选举中胜出?如何解读民粹主义势力的上升趋势?

刘学伟:个人以为,勒庞这次就胜选总统的可能性还是微乎其微。无论如何,第二轮还会有一个非极右的候选人与她竞争。这个时候,已经多次显示神威的“保卫共和联盟”就会再次出动,让反对勒庞的候选人以大比数胜出。但如果在这选前最后几周中出现伤亡惨重的大规模恐袭,那就难说了。可以看的是勒庞在第一轮得票离30%有多远,第二轮得票是否会超过40%。然后是议会选举国民阵线能够送进国民议会多少议员。到现在,国民阵线只有一个议员在国会里。由这些数据,再加上具体情势,就可以较准确地估量以后的比如地方选举,极右派的势力还将如何演变。极右派的势力还会继续上升,这可能是大趋势,除非欧洲和法国的整体经济和安全局面能有明显好转。这件事情可是不容易做到。

法广:选民似乎已对传统党派失去信任,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调整民众心态、赢得民心,以避免极端势力强势崛起?

刘学伟:就这个问题而言,这次的马克隆应该是答得最好,迎合了法国人病急乱投医的心态。在3月20号的辩论会上,他也就以前很少说道的移民问题发表了不算软弱,但也不够、好像还是不够强硬的意见。但是关于他派出的许多糖果的经费来源,他还是语焉不详。

他的最大短板有两个, 之一是经验不够。比如这次电视辩论就他而言就是前所未有的经历。 他似乎还算得上舌战群雄,应付裕如。这已经让他的支持者喜出望外。

他的第二个短板其实更严重,就是政治实力不够,地方势力不够。他这次即使可以赢得总统位置,还是非常难于想象他的前进党如何可能在议会中赢得多数。因为国会议员都是由小选区一个一个选出来的。没有在地方的长期经营,要赢得小选区议席,真是太困难。而没有议会的多数,他有再好的政纲,也会难于推行。议会政治的一个漏洞就是,反对党太过习惯于为反对而反对。因为执政党的成功总是对反对党的发展不利。反对党总是太过经常地把自己党的利益放到国家的利益的前面。

不过还有一个似乎少有人说到的发展可能出现,就是共治。如果最终议会里共和党单独拥有或接近拥有多数。马克隆总统是不是只有选择一个共和党人来做总理?这样他的政纲是不是就必须与共和党的政纲融合?这样的双头马车能良好运行吗?第五共和国的历史上已经有过的两次共治,似乎效果都不好。所以法国才修改了宪法,让总统和议会的选举同时进行。然而世事难料,弄不好还是会出现共治呢。

这次法国选民集中关注的就是经济和安全两个问题。经济问题上可以说做法菲勇和马克隆的政纲都有不错的回答。他们两个任谁上台,经济上都应当可以有一些起色。但是否足以扭转民意大局,现在就无法说。

安全问题似乎更难办。因为这不是法国自己单独的问题。它与国际尤其是中东的局势深切相关。本人寄希望IS的事情今年就能解决。然后应该还会有一波IS残余分子到处流窜作案的风险,叙利亚难民至少不再大批地来,最好还能回去一些之后,以后的安全局面希望应该就能好一些。

还要看的就是美国的特朗普新政在经济和安全两个方面都是否有成效,还要看这两方面的美国成效是否对欧洲都有有益的外溢效应。
最终的结局,由现在的情势看过去,大家的意见一致。第一轮马克隆和勒庞出线希望极大,共和党的菲勇很可能无法力挽狂澜。第二轮有“保卫共和联盟”保驾,马克隆的胜算极大。除非再有什么大的意外出现。比如马克隆也陷入什么严重丑闻,或出现大规模的恐怖袭击。

法广: 和整个欧洲一样,法国的这次选举,呈现出一个向右转的大趋势。关于这个大趋势的形成,你有没有一些更全面的诠释?

刘学伟:形成这个大趋势的第一个大背景当然是西方已经持续很多年的经济萧条造成的大规模失业。远的不说,2008年金融海啸过去已经9年,除了德国以外的欧洲大陆的经济形势还是没有起色。这让法国人觉得忍无可忍。相当一部分西方人认为造成这个局面的直接原因就是全球化,就是产业外移。但是2008年以后,这种外移已经基本停止,萧条的局面并无改善。大家其实在假装看不见,新失去的职务绝大部分都在第三产业。这些职务并没有被转移到其它国家,而是由于各种智能自动化而就地消失的。比如最近有消息说,5年之内,法国兴业银行要裁撤400个分理所,20%的员工。关于这个新问题,西方人/法国人似乎在逆来顺受,并没有人在认真思考什么应对之策。那个相信科技进步一定利大于弊的主义似乎比所有其它的政治正确都更加的牢不可破。

向右转的第二个大背景就是移民问题日趋严重。这里有一堵政治正确的高墙矗立,人人都谨言慎行,我也不能例外。但是不方便说不等于问题就不存在。比如美国的特朗普显然就因为在这类问题上突破禁忌而获得许多选票。法国的勒庞更是这样。这个问题处理不好,极右的基本盘自然还会增加。

再说远就是价值观和制度问题了。西方的普世价值的确高大上,对全世界都有巨大长期的吸引力。但是这套价值观面对现在的中产阶级衰落和贫富分化问题,移民融入问题,都似乎显得效力不佳。建立在这套意识形态之上的西方制度,似乎也失去了演化的能力。要演化只有一个方向,那就是如梅朗雄要求的,第六共和国,更多的更直接的民主。这个似乎又不能做。

最后总结一下,法国人现在寄托的救星就是马克隆了。一年以前,本人说过他是法国的“小救星”。没成想现在变成了“大救星”。本人祝他好运!但是如果他因为经验不足、势力不够而执政失败,五年以后,法国就会重新继续向右转。当然那时候,还会有共和党与国民阵线的最后对垒决斗。菲勇因为个人缺点且应对失当而导致法国失去五年宝贵时光,责任就太大了。而这个选举制度太过的情绪化,被偶然因素介入太多,也不知有没有办法改善。

  • 夏明:“低端人口”是一种违反社会规律、非常荒谬且悲剧性的概念

    夏明:“低端人口”是一种违反社会规律、非常荒谬且悲剧性的概念

    2017年11月18日,北京市大兴区新建村一场大火,毁灭了千千万万个农民工寻求幸福之路的美梦。随着这场大火,北京展开了大清理行动,受到驱赶的则是那些被称为“低端人口”的社会最底层人士。如何看待此一事件,我们就此采访了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

  • 1917-2017:俄罗斯面对十月革命遗产的纠结

    1917-2017:俄罗斯面对十月革命遗产的纠结

    2017年是俄罗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这场革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共产主义政权,颠覆了二十世纪的国际关系。但百年后的今天,这次革命的起源地却没有任何大张旗鼓的纪念活动。恰恰相反,俄罗斯人对于百年纪念应该纪念什么显然并无共识。有人强调“十月革命”百年,但也有人只笼统地提及“俄罗斯革命”百年。命名的区别掩饰着俄罗斯人面对1917年的动荡历史的不同解读。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邀请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俄罗斯及中欧国家研究负责人Françoise …

  • 廖天琪:独立中文笔会年会尤为关注狱中作家命运

    廖天琪:独立中文笔会年会尤为关注狱中作家命运

    11月24日,香港又一次举办了一年一度的中文笔会年会。出席本次会议的,除香港本地政治活动人士及两岸三地的知名作家以外,中国国内的多名笔会成员也得以赴港与会,这是近年来较为罕见的现象。我们请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来向我们介绍一下有关本次年会的情况。

  • 夏明:担心习近平承袭毛邓时代的所有悲剧

    夏明:担心习近平承袭毛邓时代的所有悲剧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至今已一月有余,中国主席习近平进一步确立了其新的领导地位。随着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有关习近平比肩毛泽东和邓小平的说法便不胫而走。中国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形成将开启怎样的未来?中共领导层人事布局遵守了怎样的规则?如何解读习近平倡导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等话题始终成为各方热议的焦点。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就此阐述一下他的观点。

  • 陈破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亚洲行取得空前成功

    陈破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亚洲行取得空前成功

    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刚结束了上任以来的首次亚洲行。本次为期十二天的出访,是自1991年以来,美国总统历时最长的亚洲之行。本次行程的重要一站当属中国。这是中共十九大落幕、习近平进一步强化了其领导地位之后,北京接待的第一位到访的国家元首。此外,随着中国近年来的强势崛起,世界格局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中美两极格局逐渐成型。当选一年后,在国内遭遇种种困境的美国总统本次亚洲行的主要目的何在?此行收获了怎样的成果?如何看待美中两国关系?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做出了解读。

  • 廖天琪:经济发展并不理所当然地带动人权民主进步

    廖天琪:经济发展并不理所当然地带动人权民主进步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主办的中国民运会议于10月月23日在德国的波茨坦举行。这是围绕中国现状与民主未来主题举办的第八届大会。本届会议召开之际,中共19大全国代表大会也正在北京举行。因此,会议格外关注中共19大以后的中国政局、台海两岸关系、香港民主现状及前景以及一带一路的效应等。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次会议的相关情况。

  • 张博树:十月革命是对俄罗斯现代文明进程的巨大扭曲

    张博树:十月革命是对俄罗斯现代文明进程的巨大扭曲

    1917年的俄历10月25日至26日夜间,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在俄罗斯当时的首都彼得格勒夺取政权,并在随后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苏维埃政权,改写了俄罗斯帝国的历史进程,也在将苏维埃模式推向世界的同时,对二十世纪世界历史进程产生深远影响。目前旅居美国的中国宪政学者张博树先生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他认为,十月革命推翻此前的二月革命政府是一次巨大的历史倒退,而布尔什维克得以夺取政权只是利用了当时的历史条件,并不带有必然性。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