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06月2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6/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6/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6月27日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总统大选

作者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总统大选
 
LCI

法国总统大选日益逼近。今年的竞选扑朔迷离,不断爆料,令原本较为平静、应该按部就班进行的选举活动步骤大乱。时至今日,并不被绝大多数法国人看好的极右翼政党领导人玛琳娜-勒庞居然在民调中居首,有望在首轮选举中获得较多选票,进入第二轮的争夺战。如何看待本次法国大选?各路候选人的优势何在?选举最终将鹿死谁手?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本次法国大选竞选运动的看点是什么?

刘学伟:本人以为,本次法国大选的主要看点有以下三个:第一、勒庞的势力究竟能升高到何处为止?第二、马克隆如果总统胜选,他将如何赢得议会多数?第三、菲勇还有没有什么办法力挽狂澜?

法广:传统右翼党在初选中推举出候选人菲勇,随即便爆出菲勇家人涉嫌吃空饷丑闻,令竞选运动陷入极大的被动。面对众叛亲离的局面,菲勇却咬紧牙关,绝不退缩。他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否损害了党的利益?最终结果将会怎样?

刘学伟:这件事情至今扑朔迷离。捡方和菲勇似乎都有恃无恐。这很不合逻辑。因为捡方如果没有大体足够的证据,在这样的情势下提起公诉,如果最终无法坐实菲勇罪名,那法国的司法公正将会严重蒙羞。而菲勇自己应当比捡方更清楚,夫人是不是真的拿了空饷。他没有底气,真的不可以这样强硬。因为现在早已失去了一切转圜的机会。这两方必有一方是错的。现在看去,在四月底五月初选举之前,这个案子绝不会就有答案。如果共和党最终败选,菲勇当然必须承担最大责任。的确是他个人的操守出问题,让共和党稳赢的局势崩盘。如果最后法庭还判他有罪或有严重过失,他的错误甚至罪过就更大。反之则责任会小一些。但败局已成,后悔无用。

最近还有消息说,捡方还要扩大调查的范围,《绑鸭报》还在接着爆出关于F2公关公司的新料。看来菲勇前途是凶多吉少。

法广:从目前的情况看,在民调中占居前三位的候选人分别为:极右翼领导人玛琳娜-勒庞、声称“不左不右”的中间派代表人物马克隆,以及传统右翼党派候选人菲勇。按照您的分析,这三位候选人分别占有怎样的优势?

刘学伟:随着欧盟运转困难,英国退欧,法国的疑欧情绪日益高涨。随着移民危机、治安恶化和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这三朵连在一起的乌云一直在起风降雨,电闪雷击,法国人的安全忧虑日甚一日。勒庞的主要优势就在于在这两个问题上给出了最明确的回应。马克隆的优势第一在于他的自由主义经济纲领能呼应法国和欧洲现在向右走的大趋势。他的第二个优势是他身居中间可以左右逢源。他的第三个优势是长期以来左右两大党始终找不出解困之策,法国人想换个党试试。他的第四个优势就是他的小鲜肉个人形象。共和党菲勇的最大优势有两条。第一是他有一个完整彻底的向右转政纲,这基本上是今天的法国所需要的,虽然稍有些过于强硬。第二就是他背后有一个底蕴深厚的共和党。他若赢得总统选举,也会赢得议会选举。以后的施政就不会出现府院之争。

法广:近来,民粹主义在欧洲普遍抬头,在法国,玛琳娜-勒庞似乎也人气空前。她有否可能在本次选举中胜出?如何解读民粹主义势力的上升趋势?

刘学伟:个人以为,勒庞这次就胜选总统的可能性还是微乎其微。无论如何,第二轮还会有一个非极右的候选人与她竞争。这个时候,已经多次显示神威的“保卫共和联盟”就会再次出动,让反对勒庞的候选人以大比数胜出。但如果在这选前最后几周中出现伤亡惨重的大规模恐袭,那就难说了。可以看的是勒庞在第一轮得票离30%有多远,第二轮得票是否会超过40%。然后是议会选举国民阵线能够送进国民议会多少议员。到现在,国民阵线只有一个议员在国会里。由这些数据,再加上具体情势,就可以较准确地估量以后的比如地方选举,极右派的势力还将如何演变。极右派的势力还会继续上升,这可能是大趋势,除非欧洲和法国的整体经济和安全局面能有明显好转。这件事情可是不容易做到。

法广:选民似乎已对传统党派失去信任,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调整民众心态、赢得民心,以避免极端势力强势崛起?

刘学伟:就这个问题而言,这次的马克隆应该是答得最好,迎合了法国人病急乱投医的心态。在3月20号的辩论会上,他也就以前很少说道的移民问题发表了不算软弱,但也不够、好像还是不够强硬的意见。但是关于他派出的许多糖果的经费来源,他还是语焉不详。

他的最大短板有两个, 之一是经验不够。比如这次电视辩论就他而言就是前所未有的经历。 他似乎还算得上舌战群雄,应付裕如。这已经让他的支持者喜出望外。

他的第二个短板其实更严重,就是政治实力不够,地方势力不够。他这次即使可以赢得总统位置,还是非常难于想象他的前进党如何可能在议会中赢得多数。因为国会议员都是由小选区一个一个选出来的。没有在地方的长期经营,要赢得小选区议席,真是太困难。而没有议会的多数,他有再好的政纲,也会难于推行。议会政治的一个漏洞就是,反对党太过习惯于为反对而反对。因为执政党的成功总是对反对党的发展不利。反对党总是太过经常地把自己党的利益放到国家的利益的前面。

不过还有一个似乎少有人说到的发展可能出现,就是共治。如果最终议会里共和党单独拥有或接近拥有多数。马克隆总统是不是只有选择一个共和党人来做总理?这样他的政纲是不是就必须与共和党的政纲融合?这样的双头马车能良好运行吗?第五共和国的历史上已经有过的两次共治,似乎效果都不好。所以法国才修改了宪法,让总统和议会的选举同时进行。然而世事难料,弄不好还是会出现共治呢。

这次法国选民集中关注的就是经济和安全两个问题。经济问题上可以说做法菲勇和马克隆的政纲都有不错的回答。他们两个任谁上台,经济上都应当可以有一些起色。但是否足以扭转民意大局,现在就无法说。

安全问题似乎更难办。因为这不是法国自己单独的问题。它与国际尤其是中东的局势深切相关。本人寄希望IS的事情今年就能解决。然后应该还会有一波IS残余分子到处流窜作案的风险,叙利亚难民至少不再大批地来,最好还能回去一些之后,以后的安全局面希望应该就能好一些。

还要看的就是美国的特朗普新政在经济和安全两个方面都是否有成效,还要看这两方面的美国成效是否对欧洲都有有益的外溢效应。
最终的结局,由现在的情势看过去,大家的意见一致。第一轮马克隆和勒庞出线希望极大,共和党的菲勇很可能无法力挽狂澜。第二轮有“保卫共和联盟”保驾,马克隆的胜算极大。除非再有什么大的意外出现。比如马克隆也陷入什么严重丑闻,或出现大规模的恐怖袭击。

法广: 和整个欧洲一样,法国的这次选举,呈现出一个向右转的大趋势。关于这个大趋势的形成,你有没有一些更全面的诠释?

刘学伟:形成这个大趋势的第一个大背景当然是西方已经持续很多年的经济萧条造成的大规模失业。远的不说,2008年金融海啸过去已经9年,除了德国以外的欧洲大陆的经济形势还是没有起色。这让法国人觉得忍无可忍。相当一部分西方人认为造成这个局面的直接原因就是全球化,就是产业外移。但是2008年以后,这种外移已经基本停止,萧条的局面并无改善。大家其实在假装看不见,新失去的职务绝大部分都在第三产业。这些职务并没有被转移到其它国家,而是由于各种智能自动化而就地消失的。比如最近有消息说,5年之内,法国兴业银行要裁撤400个分理所,20%的员工。关于这个新问题,西方人/法国人似乎在逆来顺受,并没有人在认真思考什么应对之策。那个相信科技进步一定利大于弊的主义似乎比所有其它的政治正确都更加的牢不可破。

向右转的第二个大背景就是移民问题日趋严重。这里有一堵政治正确的高墙矗立,人人都谨言慎行,我也不能例外。但是不方便说不等于问题就不存在。比如美国的特朗普显然就因为在这类问题上突破禁忌而获得许多选票。法国的勒庞更是这样。这个问题处理不好,极右的基本盘自然还会增加。

再说远就是价值观和制度问题了。西方的普世价值的确高大上,对全世界都有巨大长期的吸引力。但是这套价值观面对现在的中产阶级衰落和贫富分化问题,移民融入问题,都似乎显得效力不佳。建立在这套意识形态之上的西方制度,似乎也失去了演化的能力。要演化只有一个方向,那就是如梅朗雄要求的,第六共和国,更多的更直接的民主。这个似乎又不能做。

最后总结一下,法国人现在寄托的救星就是马克隆了。一年以前,本人说过他是法国的“小救星”。没成想现在变成了“大救星”。本人祝他好运!但是如果他因为经验不足、势力不够而执政失败,五年以后,法国就会重新继续向右转。当然那时候,还会有共和党与国民阵线的最后对垒决斗。菲勇因为个人缺点且应对失当而导致法国失去五年宝贵时光,责任就太大了。而这个选举制度太过的情绪化,被偶然因素介入太多,也不知有没有办法改善。

  • 陈破空: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是明智选择

    陈破空: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是明智选择

    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退出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协定,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反响,也在美国引起巨大争议。美国退出的决定,似乎将中国推上了前台。中国随即表明立场,重申了对气候协议的承诺,并与欧盟发表共同声明,表示要加强合作、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将为全球气候变迁的关注带来怎样的影响?是否将冲击美国绿能产业的发展?会否损及美中及美欧之间的关系?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夏明谈蔡英文执政后的两岸关系

    夏明谈蔡英文执政后的两岸关系

    台湾总统蔡英文掌权已一年有余,蔡英文曾在总结一年以来的政绩时指出:台湾各项经济指标都有进步;在备受关注的两岸关系问题上,台湾总统则表示:依旧维持其上任之初的主张: “维持现状”。实际上,一年多来,两岸关系是否如蔡英文所言,得以保持 “现状”?蔡英文掌权后,力图开拓更大国际生存空间的打算是否实现?两岸关系有没有变化?目前又处在怎样一种状态?对此,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导演文海与他的中国独立纪录片见证:《放逐的凝视》

    导演文海与他的中国独立纪录片见证:《放逐的凝视》

    在上一次的公民论坛节目中 ,中国独立纪录片导演文海向大家介绍了他在作品《凶年之畔》拍摄过程中,对中国农民工权利意识的觉醒以及他们的维权行动的社会意义的再认识。如果说《凶年之畔》以写实的影像方式纪录了身处中国社会底层的农民工从边缘人到自觉公民的成长过程的话,文海在同一时期完成的书著《放逐的凝视》则以文字的形式,纪录了中国独立纪录片最近20年间,在狭窄而又充满种种不确定性的环境下走过的道路。从不时受到警方骚扰的家庭放映,到蹒跚成型的本土独立影像节,从国际电影节获得的光环,到本土独立影像节的陆续夭折,文海以自身的独特经历,见证中国独立纪录片导演内心对自由表达的执著追求与官方舆论导向机器间的博弈,也同时反思自己在这十几年真实纪录中国社会现实过程中的个人成长。2017年3月底,文海来巴黎参加第39届法国国际真实电影节期间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 《1989的女孩们》导演杨雨谈拍摄感受

    《1989的女孩们》导演杨雨谈拍摄感受

    八九-六四天安门运动刚刚送走了第28个年头。去年底,在迎来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的前夕,旅美中国独立纪录片导演杨雨先生推出了《1989的女孩们》这部影片。杨雨透过三个女孩在美国的平凡生活故事,透视出中国近28年的历史,从而将“八九的孩子”这个隐秘而敏感的群体展现在世人的眼前。在“天安门事件”迎来又一个纪念日之际,我们有幸采访到杨雨先生,请他来谈谈这部影片的意义。

  • 程晓农:六四这段历史不会永远地忘却

    程晓农:六四这段历史不会永远地忘却

    6月4日,在中国的政治生活中是一个颇为敏感的日子。 “八九”天安门事件在2017年6月4日,迎来第28个年头。28年来,随着社会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国大大提升了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已然跃为第二大经济体。然而,对六四话题解禁的期待尚没有成为现实。今天重新回顾这段历史,人们在认知上是否有所改变?它对现代人有着怎样的启迪?这段历史能否最终从人们的记忆中抹掉?我们请旅美政治评论家程晓农先生来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 夏明:一带一路的思路主要服务于中共的两个“百年”

    夏明:一带一路的思路主要服务于中共的两个“百年”

    中国主办的2017年“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于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举行。本次论坛聚集了来自上百个国家的代表,共有29个国家元首与会。就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准备迈入贸易保护主义道路之际,中国主席习近平却再次下定决心,进一步确立其“新丝绸之路”的主张。习近平在2013年掌权伊始,就提出“一带一路”计划。随着时间的流逝,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一带一路”的思路也在很大程度上更为具体化。“一带一路”的主张自提出以来是否取得成效?它今后将朝着怎样的方向继续发展?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谈谈相关话题的看法。

  • 独立纪录片导演文海:让我们彼此看见

    独立纪录片导演文海:让我们彼此看见

    中国独立纪录片《凶年之畔》2017年初起陆续在鹿特丹、巴黎、布鲁塞尔等欧洲不同城市放映。这部长达三小时的影片以广州番禺利得鞋厂和深圳奇利田高尔夫用品公司工人维权事件为核心,纪录了中国农民工权利意识觉醒的过程,而影片与欧洲观众见面的时刻也正是这些农民工维权活动在日益严酷的打压中陷入低潮的转折。观众可以从中了解这些为中国跃身世界经济强国做出巨大贡献却常常无法保证自身基本权利的农民工的抗争,以及他们面对的严酷打压,导演文海则更在拍摄的过程中意识到这些身处社会最底层的人在中国社会变革中扮演了先行者的角色。2017年3月底,影片来巴黎参加第39届法国国际真实电影节放映时,文海接受了法广的采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