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5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7年5月23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5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蒙田的疑问之三:斯多葛派伦理观对蒙田的影响

蒙田的疑问之三:斯多葛派伦理观对蒙田的影响
 
斯多葛学派第三位代表人物马可·奥勒留皇帝雕像

[提要]蒙田的随笔集中,有大量关于伦理道德的讨论,其中心思想是提倡一种隐忍、沉思、知足、朴素的生活态度。他劝告人们弃绝对奢侈生活的追求,摆脱外在名利的束缚,回到自己内心的生活中。沉思宁静的生活,便是幸福的生活。他的伦理理想是古希腊斯多葛学派的回响。

问:上次节目中你让听友们注意斯多葛学派这个词,你也提到了蒙田和这个学派的关系。今天请你更详细地给听友们介绍一下。

答:好。为了理解蒙田,我门得花点时间讲讲斯多葛学派。这个学派很有意思,在我看来,古希腊哲学流派中,这一派和中国先秦时的老庄学派最有共通之处。从历史背景上看,春秋战国时期是群雄并立,互相搏杀的乱世。所谓“春秋无义战”说的就是这种情境。战乱中激发出的思考,与和平时期不同,中国人称作“黍离之悲”,就是战乱中知识分子思想中含有的一种悲怆感。“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精彩地表现出这种悲怆感。公元前三世纪的希腊,被亚历山大大帝征服,随着马其顿铁骑,希腊迅速扩张,就是所谓泛希腊化时期。那时的哲人眼看波斯、印度、埃及这样的文明古国在亚历山大铁骑横扫下纷纷垮掉,他们心中那种把宇宙看作统一体的感觉也随之破碎。

问:时代动荡,思想家考虑的问题一定不同,其实他总是在思考时代提出的问题。

答:确实如此。斯多葛学派的创始人芝诺于公元前336年出身于塞浦路斯岛,正是亚历山大大帝横扫波斯、埃及、巴比伦等地的时期。公元前314年他到雅典求学,随后在雅典的壁画长廊下开设了一所学校,所谓斯多葛在希腊文中就是长廊的意思,所以这一派又被人称为“廊下派”。这一派在古罗马时期有三个重要的人物,爱比克泰德、塞涅卡和马可·奥勒留。这三个人除了因他们的思想出名之外,还因他们个人的生平很独特。爱比克泰德是个奴隶,从小被卖到罗马,而且有残疾,是个瘸子。但他勤奋好学,他拜在斯多葛学派大师鲁弗斯门下学哲学,但他因自己的《名言录》比他的老师还出名。我引几段他的话,听友们会从蒙田著作中找到同样的想法。比如:“连自己的命运都不能主宰的人,是不可能享有自由的”。又如:“如果将你的身体交给一个陌生人任意处置,你一定会愤怒。但是如果你把你的精神也交给陌生人摆布,你难道不羞愧吗?”“于顺境中交友,易如反掌。于逆境中寻朋,则难于上青天”。“真正的价值,是内在的自我和我们自身拥有的品质。而人们却把精力放在装饰外表上”。“否定意志自由就无道德可言”。我引这几句话,是因为蒙田完全继承了这些思想,甚至说过几乎相同的话。另一位重要人物是塞涅卡,他是那个最出名的罗马昏君尼禄的老师。 尼禄曾火烧罗马,在治国和个人品德方面,他的老师没教会他什么。但这位尼禄又是个极有才华的诗人和音乐家。他热爱上台演唱,远胜过当皇帝。塞涅卡一生的写作,都在探求一种合乎道德的简单生活,他的作品从来不是枯燥的说教,而是仿佛与人谈心,提醒读者不要迷信教条,要从自己的内心感受来判断是非善恶。他的写作风格极大地影响了蒙田。而且塞涅卡对死亡的思考,也启发了蒙田。塔西陀在记载塞涅卡临死前的表现时,说他似乎活着的时候就考虑好了死亡的问题,而蒙田干脆说,学习哲学就是学习死亡。

问:塞涅卡被尼禄皇帝赐死,他是死在自己学生的手里?

答:是这样的。尼禄后来胡做非为,塞涅卡背后表示过不满。他本来要教出一个过沉思道德生活的学生,谁知这个学生却成了个无法无天、恣意妄为的人。结果有人控告塞涅卡要谋反,这很可能就是尼禄本人的猜疑。尼禄要让塞涅卡自杀,算是恩赐。当塞涅卡知道皇帝已经下了命令之后,对他的家人说:“你们不必难过,我给你留下的是比地上的财富更有价值得多得东西,我留下了一个有道德的生活”。他的这话可以说是对斯多葛主义最终追求的总结。蒙田说,“死神在哪里等我们,是很难确定的。我们要随时随地地恭候他光临。对死亡的熟思也就是对自由的熟思。谁学会了死亡,谁就不再有被奴役的心灵”。这和斯多葛派对死亡的看法完全一致。

问:那么这第三位代表人物马可·奥勒留可真是一位过沉思道德生活的皇帝?

答:对极了,马可·奥勒留就是这样一位皇帝,而且是独一无二的。他是罗马五贤帝中最后的一位,在他身后罗马帝国就一天天衰败下去了。前几年有一部很出名的电影《角斗士》说的就是马可·奥勒留被他儿子康茂德所害。康茂德确实是个不肖子孙,但谋害其父之说是后人传说,恐怕不是事实。人称奥勒留是哲人王,确实名实相符。他留下一部奇书《沉思录》不知影响了多少人,连中国的温家宝总理也说他喜读此书。马可·奥勒留身为罗马皇帝,却给自己树立了一个目标:“过朴实的生活,摒弃一切富贵之家的恶习”。而且他完全遵循斯多葛学派的思想,把死亡当作生命的一部分,他说“既然你目前这一刹那就可能离开生命,你就按着这种情况来安排你的行为和思想吧”。听友们可能还记得,蒙田说过几乎一样的话。

更有意思的是,马可·奥勒留身为罗马皇帝,却相信在神面前人人平等,他在《沉思录》中表达了这种理想,他希望有一种“能使一切人都有同一法律的政体,一种依据平等权利与平等的言论自由而治国的政体,一种最能尊重被统治者的自由的君主政府”。

问:这位罗马皇帝的理想真是很高远。我看现在世界上仍有许多国家离这个理想差得很远。

答:所以斯多葛学派的思想很独特。罗素在他那部著名的《西方哲学史》中,甚至认为十七世纪兴起的“天赋人权说”是斯多葛学派思想的复活。我们知道蒙田和法王亨利四世关系密切,这位亨利四世就是马可·奥勒留的崇拜者,他颁布的《南特敕令》是最早的宗教宽容的文件。亨利四世的外祖母玛格丽特·瓦卢瓦是弗朗索瓦一世的妹妹。她读了蒙田翻译的雷蒙·塞邦的著作《自然神学》,她很欣赏,并请蒙田为雷蒙·塞邦这位西班牙神学家写部传记,蒙田就写了《雷蒙·塞邦赞》。这是蒙田随笔集中篇幅最大的一部书,里面集中阐述了蒙田对很多问题的思考。今天我们介绍了斯多葛派,虽然很简单,但是对理解蒙田却很重要,下一次我们要专门谈一谈《雷蒙·塞邦赞》。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蒙田的疑问“我知道什么”---人生的最高艺术就是保持自我的内心自由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蒙田的疑问“我知道什么”?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异端的权利之四 以恐怖维护思想专制

    想了解更多

  • 启蒙的时代——理性寻找光明

    启蒙的时代——理性寻找光明

     什么是启蒙? [提要]自17世纪中叶起,欧洲的一批人文学者形成一种共识,认为人能凭借自己的理性来认识世界,理性会引导人类社会的进步。这个认识在研究自然界时,推动了科学的发展。在研究社会时,确立了人类个体的权利。他们确信,只要人的理性认识到真理之所在,就可以改变人的实际生活状况,使人类由蒙昧走向光明。所谓启蒙(Enlightenment),在法文中就是Lumières,它的原始意味就是光亮,启蒙就是让人的理性之光照亮黑暗。

  • 帕斯卡尔的《思想录》中对神与人的思索

    帕斯卡尔的《思想录》中对神与人的思索

    [提要]在笛卡尔的理性主义逻辑下,人们关注简明、清晰、科学的论证方式。秩序、进步与征服自然具有天然的合理性。而在帕斯卡尔的思想中,这些并不是唯一的甚至不是最重要的价值。而直觉、情感、模糊不清的内心纠结、反省、自责,是人存在的内在逻辑。前者通向科学,后者通向宗教。

  • 帕斯卡尔悲剧性的宗教观:人在此世能否得救?

    帕斯卡尔悲剧性的宗教观:人在此世能否得救?

    [提要]詹森派认为,人能否得救,全然不依赖人的自由意志,不依赖他在尘世的行为,而是命中注定的。神已经选择了要赐予恩典的人,这是一种命定论的救赎观,其实质是把人生活动置于悲剧的舞台。

  • 帕斯卡尔:人是会思想的芦苇

    帕斯卡尔:人是会思想的芦苇

    [提要]与笛卡尔活动在同一时代的帕斯卡尔(Blaise Pascal1623---1662),是一位怀有强烈宗教情感的大科学家和思想家。他一方面批判经院哲学对人类科学发展的阻碍,一方面又虔诚地信奉上帝。他是一位詹森派信徒。正是这个矛盾,使他更深刻地体会到人的能力和限度。他的名言“人是会思想的芦苇”既指出了人的理性的独特与尊严,又表明人的脆弱易损的处境。

  • 法国思想长廊之五 笛卡尔的信念“我思故我在”:第四节 最后的日子

    法国思想长廊之五 笛卡尔的信念“我思故我在”:第四节 最后的日子

    [提要]在笛卡尔的一生中,有两个女人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前面我们已经介绍过波希米亚的伊丽莎白公主,而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对笛卡尔的崇拜却葬送了他。这是任何理智都无法预见的,因为严寒的北欧不是温暖的西欧。

  • 笛卡尔的信念“我思故我在”--身体与心灵

    笛卡尔的信念“我思故我在”--身体与心灵

    笛卡尔和伊丽莎白的交往,影响了他晚期的研究方向。一贯关注抽象的数学、几何图形和认识论问题的笛卡尔,开始了对身心关系的研究。尽管笛卡尔与伊丽莎白公主极为小心地隐藏起他们之间的感情,但从笛卡尔思考的问题中,我们能断定他感受到激情的困扰。为了化解这困扰,他投身于对激情的研究。

  •   笛卡尔的信念 “我思故我在” :人如何证实知识的确定性

    笛卡尔的信念 “我思故我在” :人如何证实知识的确定性

    [提要]笛卡尔一生工作的重点就是要探讨人如何获得知识,又如何确定知识的有效性。这些都是哲学认识论的问题,也就是对知识本身进行哲学反思。在哲学认识论的发展上,笛卡尔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