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次播音2017年8月22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08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次播音2017年8月22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蒙田的疑问“我知道什么”---人生的最高艺术就是保持自我的内心自由

蒙田的疑问“我知道什么”---人生的最高艺术就是保持自我的内心自由
 
蒙田

[提要]蒙田的写作不是为了给别人提供教训和指导,也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知识和建立自己的哲学体系。而是为了给复杂的外部世界一个完全出自自我的思考和判断。不论你是否同意他的观点,他的态度是真诚的,思路是开放的,方法是与人平等讨论的。

问:蒙田总爱讲,世界上最难的事,就是保持自我的心灵自由,他的写作似乎是从不同角度阐述这个观点?

答:可以这么看。比如他在《随想录》“致读者”中说“我一上来就要提醒你,我写这本书纯粹是为了我的家庭和我个人,丝毫没有考虑要对你有用。我宁愿以一种朴实、自然和平平常常的姿态出现在读者面前,而不作任何人为的努力,因为我描述的是我自己”。其实,好书都是为自己写的,不想取悦人,也不怕冒犯人,才能袒露自己真诚的思索,保持自己的心灵自由。蒙田的著作看起来零散,不成系统,但他心至笔至,不管谈什么问题都围绕着人究竟怎样才能认识自己。其实他有一套很完整的论述。请听友朋友们记住,在蒙田的思想中,保持清醒的自我,保持独立的判断的最好方法是知己无知。在蒙田看来,人是最容易下判断的,我们可以想想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是不是在不停地下判断?这件事情如何如何,这个人如何如何,离开这些判断,我们似乎无法说话。在日常交谈中,除了陈述事实之外,全部是判断。但是蒙田认为,这些判断往往是无根据无逻辑,仅凭自己的先入之见作出的。他指出,你可以完全不占有知识和真理而妄下判断,也可以占有知识和真理而不随便下判断。这两种态度就区分出武断偏狭的认识方法和宽容理智的认识方法。所以他说:“认识人的无知,的确是我所知道的最好的,最可靠的判断的表现”。所以蒙田在阐述一个论题时,总会围绕这个问题,从各个方面举出不同的例证,这些例证有时证明的是相反的判断。所以他的论述总带有怀疑论的色彩。他似乎总在犹豫,事情是这样吗?我这样判断究竟对不对?他举出法律判断为例,他说:“立法者精选出成千上万的案例和事实,为了什么?不就是用来支撑成千上万的法律?可这个数目怎能与无限的人类行为相比?我们设想的众多案例,绝不会与变换无穷的实际事例相同”。这样的论述方法推到极端,就是怀疑论了。

问:难道蒙田不相信世界上有任何靠得住的判断吗?

答:他还是相信有确定的判断的。蒙田思想中的怀疑论色彩,和古希腊的怀疑论哲学有一个根本性区别。古希腊的怀疑论学派,是由皮浪创建的,但是皮浪本人并没有什么著作流传下来,他的思想是由他的弟子蒂蒙转述的。怀疑论派的一个逻辑起点,是说我们下任何一个判断,都是用逻辑演绎推论出来的,而一切演绎都必须像欧几里德几何学一样,有一个自明的公理,一个普遍原则。可在大千世界中,我们不可能给某一个问题的判断,找出这种自明的公理。所以一切判断都是靠不住的。永远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种怀疑论基本上否定了探求真理的可能。罗素曾经批评这种学说是懒人哲学。我本人也不同意怀疑论派的观点。在我们中国人之间,这种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争论太多了,最后总是以否定真理存在而结束。但是蒙田却不是这样。在他那里,怀疑不是结果,而是方法。也就是说,相信自己的理性指明的道路,但为了遵循这条道路,首先要打破盲从,打破成见,从怀疑开始。虽然他也对许多事情的定论表示怀疑,但他的怀疑是为了促使人思考,促使人更充分地使用自己的理性。他说:“我细究任何向我走来的欢乐,绝不浮光掠影,而是精心测其深度,并且迫使我那暴躁、懒散的心灵捉住它。我决不让它被感官窃取,而是使我的心灵投入进去。不是丢弃自己,而是发现自己。

问:那是不是可以说,蒙田怕的是认识被感觉左右?而感觉往往是靠不住的?

答:你这个问题实际上是问哲学认识论上的一个问题,理性与感性的关系问题。可以说自哲学产生起,这个问题就被无数哲学家讨论。比如怀疑论派的哲人们,基本上否定感官可以提供给人可靠的知识。但感官时时刻刻在感觉着外部世界,你怎么可能否定呢?其实,他们并不否认感官的有效性,只是对感官提供给你的材料,是否能建立一个真理性的判断表示怀疑。比如,蒂蒙的名言:“蜜是甜的,我绝不肯定,蜜看来是甜的,我完全承认”。他这话的意思是说,当我们用是etre 来判断蜜是否甜时,我们是在下一个性质判断,如果我们当初用苦这个词来描述甜这个感觉,似乎也无不可。所以说“蜜是甜的”这个判断并不可靠,但是若说蜜看起来是甜的,就一定得承认,因为你尝了一口,知道这黄色的液体确实甜。这看起来有点诡辩,其实是一个认识论上的真问题。我们看蒙田的思想。他也怀疑,但怀疑的目的是为了打破独断论,比如说他在讨论善这个问题时,举古希腊斯多葛学派对善的论证为例。请听友们注意,我现在提到了斯多葛学派这个概念,蒙田很受这一派哲学家的影响,我们下面会讲到。蒙田说,斯多葛学派把善描述为有用的,描述为为了人的幸福而要去选择的。但这并没有揭示出善的本性是什么。从这儿可以看出,蒙田的思路和怀疑派是不同的。怀疑派是完全否认人有可能去认识本质,蒙田却不是这样。

问:蒙田谈到本质,说明他是相信理性的认识能力的。

答;对,他认为你说善是有用的,这只是从外在感觉,在经验世界中谈问题。这只是揭示出善的特征,而没有揭示出善的本质。这对于探索什么是善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从经验上知道的善的这些特征“可以归属于善,也可以归属于其他东西”。他举例说,一个人若从没见过马,从来没有过马的概念,在他听到马叫时,他就不会有马嘶这样的判断。就此他说,对一个正在试图寻找善的本质的人也是如此。因为他没有善的知识,不能理解只属于善的属性,而这些都是获得善这一概念所必须具备的。他必须首先了解善的本质,然后再理解它的有用性,它因某个原因而被选择的特性,以及它对幸福可以有的贡献“。今天,我们先确定蒙田思想中的怀疑论色彩和怀疑论派的区别,这对听友们理解蒙田很重要,否则会误解他。蒙田的怀疑是认识的方法,而不是结论。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蒙田的疑问“我知道什么”?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异端的权利之四 以恐怖维护思想专制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异端的权利之三:苍蝇战大象

    想了解更多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四:大宪章的启示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四:大宪章的启示

    伏尔泰在他的《哲学通信》中,考察了英国的政制形式,他谈及英国政府时,敏锐地注意到“大宪章”在英国政治生活中的重要作用。他指出,这部宪章是“英国各项自由的神圣来源”。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 之三:英格兰的启示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 之三:英格兰的启示

    [提要]一个蛮横的贵族以棍棒对待智慧,一个专制的政府以监狱代替辩论,伏尔泰又回到了巴士底狱。幸运的是,摄政时代的宽松气氛得以使放逐代替了长期监禁。伏尔泰很快获释,他的眼光投向英格兰,他要去看看这个有民选议会的国家是怎样对待自由思想的。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二: 巴士底狱的收获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二: 巴士底狱的收获

    [提要]被囚禁在巴士底狱期间,小阿鲁埃做成了两件事,第一他开始了史诗《亨利亚德》的创作,第二他开始使用伏尔泰这个名字,今后这个名字将成为人类思想发展史上的一个标志。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 伏尔泰戏剧性的人生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 伏尔泰戏剧性的人生

    [提要]启蒙时代声名最显赫的人物是伏尔泰,他的思想遗产极其丰厚也极其复杂。他是一个时代的标志,在他身上集中体现了十八世纪社会思潮的走向。他毕生为之奋斗的思想自由与宗教宽容,已成为人类文明社会的基本价值。

  •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洞见之四——共和国之名的虚妄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洞见之四——共和国之名的虚妄

    [提要]孟德斯鸠把政体分为三种,并分别指明了它们的原则,他指出共和政体的性质,是人民全体或某些家族在那里握有最高权力。共和政体的运行应该由人民公开选举出他们的代表来实施。但是它依然可能不是这样运行,依然可能剥夺人的自由。共和之名并不保障公民的自由权利。

  •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洞见之三——以权力约束权力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洞见之三——以权力约束权力

    [提要]孟德斯鸠极为睿智地指出: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一条经验。滥用权力意味着侵犯人的自由,因为当权者不知道施用权力应该在何处停止,因此制约权力就是捍卫自由的第一要务。

  •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 孟德斯鸠的洞见之二——恐惧培养奴隶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 孟德斯鸠的洞见之二——恐惧培养奴隶

    [提要]孟德斯鸠的“政体分类说”指明,共和国的统治原则是品德,君主国的统治原则是荣誉,而专制政体则需要恐惧。这个原则至今未有改变。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