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7年3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7年3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3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3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政治

土总统反欧升温 默克尔宣布“不参加挑衅比赛”

media 德国总理默克尔 路透社

因恶劣天气被迫推迟访问美国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没想到稍晚些时候被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指责“庇护恐怖主义”。默克尔似乎习惯了。她只让发言人传达一句,“我们不参加挑衅比赛”。不过,埃尔多安不只针对德国,他已宣布荷兰大使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

这两天挨骂最多的应该是荷兰,早在荷兰之前,本来就是德国,只不过荷兰没有让土耳其外长的飞机降落,令埃尔多安火冒三丈。在德国之前,埃尔多安还骂过欧盟数国,欧盟大约有个短处捏在埃尔多安手里,就是欧土移民协约,前者担心后者变脸,土耳其已经威胁,会让巴尔干大道再度敞开,移民潮汹涌而来。

许多人要问,为什么土耳其把欧盟的好几个成员国叫做“纳粹”,还不断地威胁要报复,其实,埃尔多安所指的欧盟国家,对待土耳其的看法也不完全一致。这件事主要是由埃尔多安的部长们来欧盟助选引起。

他的部长们来欧洲做什么?

土耳其选民被召唤,就政府推出的宪法修正案投票,这是一部让埃尔多安总统念兹在兹的修正案,因为宪法修正案直接关系到扩大总统权力。于是,埃尔多安的部长们如走马灯一般,来到欧洲各国动员土耳其侨民竞选,发动他们投票。

在遭遇欧洲几国禁止后,抨击这些国家支持纳粹的主题变成了土耳其宪法公投的一个重大议题。土耳其为什么这样做,华盛顿战略研究中心的专家认为,埃尔多安寻找想象中的外国敌人,以此把他的选民的民族主义神经打磨得更加锋利,为宪法修正案通过打基础。

为什么危机始于德国?

因为德国有三百万土耳其侨民,除了土耳其,最多土耳其裔的国家就是德国。德国三百万土耳其侨民中有投票权的大约就有140万。因此,这是不可忽视的票仓,是埃尔多安总统拉拢选民优先的优先。

遭到土耳其批评后,德国政府表示对三月初被取消的四场土耳其裔造势大会并不知情,因为德国所有市政府依据法律有权自行决定,相关市政府就此回答说拒绝土耳其人造势主要原因是安全和后勤的考量。

不过,柏林当局同时声明,害怕安卡拉把土耳其人与库尔德人的冲突带入德国,以及把亲埃尔多安与反埃尔多安两派的矛盾在德国激化起来。

结果,埃尔多安指责柏林当局使用纳粹手法支持反埃尔多安派,不过,在土耳其提供了一系列竞选会议的名单后,两国之间的紧张随之平缓了下来。

但是,德国与土耳其的关系仍然很困难,柏林揭露土耳其二月份关押一名拥有德土双重国籍的记者的做法是七月份政变未遂以后政治大清洗的延续。13日晚上,埃尔多安再次指责默克尔“支持恐怖主义”。土耳其指责德国为库尔德人以及未遂政变的嫌犯提供庇护,埃尔多安在电视上宣称:“默克尔夫人,您为什么在您的国家藏匿恐怖分子,您为什么不行动?”默克尔不愿亲自回答,而是通过其发言人传达她的意思,发言人说,总理只是不想参加挑衅竞赛。

为什么土荷危机反而冲上第一线

海牙与安卡拉的危机正好发生在荷兰3月15日举行立法大选前。在这次竞选中,民意看好的候选人之一,极右翼领导人基尔特·威尔德斯把伊斯兰教与移民放在所有话题的中心。3月5日,他声明,如果他当选总理,他将阻挡土耳其人在荷兰所有的公投竞选活动。

6天之后,海牙当局阻挡土耳其外长前来荷兰助选。荷兰副总理表示,在土耳其问题上,荷兰有一条不能穿越的红线,但是,自土耳其发生未遂政变后,荷兰的土耳其裔如同土耳其的反对派一般遭受着威胁,这意味着穿越了红线。一些土耳其问题专家认为,海牙当局掉进了埃尔多安磨砺他的民族主义份子选民神经的陷阱。

埃尔多安刚刚宣布,安卡拉暂停双方部长以及高级领导人会晤,荷兰驻土耳其大使被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土耳其政府还准备要求土耳其国会废除『土荷友好条约』。

为什么法国没有禁止

星期天,土耳其外长在法国梅斯,在大约数千人土耳其裔集会上发表了竞选讲话。

法国外长称,在没有得到证实的会发生对公共秩序构成威胁的证据前,没有理由禁止这一场竞选会议。但是法国右翼与极右翼揭露法国政府向埃尔多安的民粹主义投降。

欧盟的原则是什么

欧盟外交领袖莫盖里尼强调,由各个成员国自行决定是否允许或禁止土耳其的政治示威行动。柏林当局也是同一原则,但是维也纳当局则呼吁在欧盟全境禁止土耳其的政治活动。

法国国际关系暨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比力龙认为,问题的根本是欧盟必须重新调整与土耳其的关系,既是北约与共同应对地下移民的合作伙伴,又要面对土耳其面临的民主问题。他认为今天大家的表现都很虚伪,宣称有关土耳其申请加入欧盟的谈判仍然存在,其实不存在。结果,这一糟糕的处境给埃尔多安的民粹主义留下了充分表演的市场。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