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年4月26日法广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04月2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年4月26日法广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外长被禁入境 土耳其总统称荷兰政府是“纳粹残余”!?

作者
外长被禁入境 土耳其总统称荷兰政府是“纳粹残余”!?
 
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专机被禁入境降落 总统埃尔多安称荷兰政府是“纳粹残余” 路透社图片

荷兰政府在本周六以"公共秩序和治安受威胁"的考虑,突然宣布撤销了对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Mevlüt Cavusoglu)原定到该国访问专机的降落许可。土耳其外长此行是为了到荷兰参加公投游说活动,希望由此呼吁在荷兰的土耳其双国籍持有者们,参加原定于在北部港口城市鹿特丹举行的支持土耳其修宪的集会活动。面对来自荷兰政府的这一外交突变,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则指责荷兰“胆小怕事 ”,甚至还宣称荷兰当局为“法西斯,纳粹残余”。下文将为您就这一事的背后件进行详细的介绍和分析。

自在去年夏天发生的“7·15”土耳其未遂军事政变以来,现总统埃尔顿安和其政治同盟随即就对国内的各个方面包括政府、军队、警察、媒体、教育等近乎所有社会领域,开展了”清楚异己”搜捕政变参与者和打击反对声音的大清洗。根据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显示,截至去年年底该国政府就已经开除了超过10万名,被认为与政变有关或是总统埃尔多安死敌流亡在美国的居伦和“居伦运动”的支持者们的公职。

土耳其政府还在国内关闭了超过370多家被认为与“敌对势力”有关的机构,很多少数民族库尔德人所开的学校和媒体等也都包括在土耳其政府以此名义,所打击的反对声音名单之列。同样在内政挑战上,现政府和埃尔多安本人不仅面临着要在政变后,重建忠于自己的土耳其社会秩序和结构,审查出“不忠者”们的任务。

修宪成功后的埃尔多安将成为土耳其的“新苏丹”

与此同时,诸如在今年初始不断发生的不断由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和库尔德工人党策划的恐怖袭击,也是困扰着土耳其政府的又一大问题。出于对于希望进一步掌握国家权力的盼望和需求,土耳其大国民议会于今年一月底,二次通过了由总统埃尔多安创建的正义与发展党发起的,共有18条款的“总统制宪法修正议案”,要求修改土耳其的现行宪法和政治架构。

现行的土耳其宪法于1982年被通过生效至今,其保证了司法独立“总统总理”双首长制度等政治制衡架构的完善。而根据即将在今年4月16号展开的新宪法土耳其全民公投中,如若该草案得到通过其国内政治将就此改为“总统制”国家。

从宪法的角度取消总理一职,赋予现总统埃尔多安直接任命两名副总统,政府部长和阁员(目前总理的职责),制定颁布临时法令(议会的权限),以及甚至给予其连任至2029年的可能性。与此同时,该宪法修正草案还规定在任总统可以继续出任议会执政党主席,也就是说埃尔多安实际上可以由此拥有控制议会的立法权利。

对于土耳其政府的这一修宪草案,欧洲理事会评价认为这是埃尔多安试图“清楚政治制衡,建立总统集权专制的努力”。有专家则宣称,埃尔多安此后权势之大将使其成为在现今土耳其的社会中,新的“奥斯曼帝国的最高统治者苏丹”。

分析认为如若宪法修正议案在随后的公投中得到多数民众的支持,埃尔多安也将如其所愿的得到巨大的权利扩张。但对于这一即将到来的变化,土耳其国内民众的看法并非完全一致,甚至在埃尔多安的部分支持者中也有质疑声音的出现。

土耳其政府高官频繁出访到欧洲为总统拉票

再加之在之前的大清洗活动中,埃尔多安树敌颇丰,且土耳其局势尚未稳定,如若公投提议得不到多数民众的支持,这将无疑从法律的角度威胁到埃尔多安本人和其控制的议会执政党的合法性。这也就是随着公投日期的临近,埃尔多安不断向欧洲国家排出其部长级政府官员,试图在外国召集举行支持修宪集会,以试图搞定在外双国籍土耳其公民的原因。

然而土耳其政府高管在他国举行游说活动的意图,也得到了众多外国政要和地方政府的反对。特别是在德国这一拥有大量土耳其移民的国度,德国多地的地方政府纷纷拒绝给这些来自外国的部长们提供活动场地。此举也惹怒了埃尔多安本人,他在近期的在讲话中甚至公开触痛德国民众的禁区,无理地把当今的德国和纳粹时代相提并论,两国外交关系在近期曾一度交恶。

据了解,此次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荷兰之行原定于周六晚在土耳其驻鹿特丹领事馆发表演讲和集会。对此,荷兰当局方面原本也是打算默许,首相马克• 吕特(Mark Rutte)曾解释道:“因为这是在使领馆区域举行的活动,荷方没有什么干预权”。同样周五晚上吕特还声称:"那是土耳其的土地,土耳其政府在那里享有主权”。

埃尔多安:荷兰政府是“纳粹残余和法西斯”

在本周六清晨荷兰政府却突然一改先前的态度,拒绝土耳其外长专机在其境内降落。荷兰当局并对此给出了如若这位部长在鹿特丹举行演讲集会活动,可能会吸引大量土耳其人参加,导致该城市的公共秩序和治安受到威胁的解释。 面对这一突发外交事变,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则又一次回到他的“语言武器库中”,宣称荷兰政府是为“纳粹残余和法西斯”。对此荷兰首相吕特则回应提出,发出如此言论埃尔多安是“不理智和出格的”。

埃尔多安还就此扬言说道:“不管你们多么乐衷于禁止我们的外交部长飞行,但从现在开始让我们看看你们的航班将如何着陆土耳其。据了解,面对土耳其官方在这一事物上的强硬态度,欧洲国家似乎并不过于买账,除了上述的荷兰和德国,奥地利和瑞士都禁止土耳其官员在他们的国家进行类似的修宪拉票集会。

 

  • “全球化”和欧盟等议题令法国分裂

    “全球化”和欧盟等议题令法国分裂

    法国总统大选一轮投票结果勾画出一分为四的政党分野,二轮投票又将在一分为二的对立中进行。法国政治地理版图出现一条巨大的裂缝,两个法国的对立似乎难以调和,特别是在“全球化”和欧盟问题上。

  • 法国大选一轮显示:选民社会经济条件影响投票意向

    法国大选一轮显示:选民社会经济条件影响投票意向

    民调机构不仅可以通过调查预告投票意向,还可以对投票结果进行分析。这次法国大选后,两家民调机构(Ipsos / Sopra Steria)在第二天就公布了一项分析,研究法国不同经济社会阶层选民在一轮投票中的投票意向,发现那些低工资的工人雇员更多投票给反欧洲的民粹政党勒庞和极左政党的梅郎雄,而经济地位相对优越的选民,则更多地投票给心态更积极开放的马克龙。这一分野得到投票统计的肯定后,将有助于进入二轮竞争的两位候选人调整各自政策策略。

  • 首轮结果法国政坛严重分化 马克龙对决勒庞前者民调看好

    首轮结果法国政坛严重分化 马克龙对决勒庞前者民调看好

    法国首轮总统选举结束,出口民调显示,中间偏左的前进党领袖马克龙以百分之二十三至二十四领先,极右翼国民阵线领袖玛丽娜.勒庞以百分之二十一至二十三次之。两人将在5月7日举行的第二轮对阵。三个月前被预告将赢取本届总统大选的右翼共和党候选人菲永终因“空饷门”纠缠而被淘汰,左翼社会党候选人阿蒙因党内严重分裂亦被淘汰,半个世纪以来轮流执政的两大党第一轮被淘汰,预示着法国政治风景大变。何况,极左翼的“法国不屈从”领袖梅郎雄也通过此次大选异军突起,虽然相差无几于菲永,以百分之十九左右的得分被淘汰,但对法国传统政坛带来不可避免的巨大冲击。

  • 边表扬中国边派航母逼近朝鲜  美国软硬兼施“先礼后兵”

    边表扬中国边派航母逼近朝鲜 美国软硬兼施“先礼后兵”

    为平壤政权代言的朝中社发表『还好意思随波逐流』不点名再次警告中国,如果“执着于对朝鲜经济制裁”,中朝关系将出现“灾难性后果”。可以说声色俱厉。与此相比,美国的口气似乎从前两日的剑拔弩张有所降调,是因为真的对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存着一丝希望,还是留给各方一点机会,“先礼后兵”?

  • 首轮总统选举 法国传统政治格局或发生重大改变

    首轮总统选举 法国传统政治格局或发生重大改变

    法国第一轮总统选举投票周日进行,周五晚间零时竞选造势全部停止。这是第五共和国发生的一场公认近乎疯狂的竞选运动,除了临近投票时遭遇恐怖威胁,11位候选人直到最后时刻还在拼命争夺4700万法国公民的选票。最后,只有四位有机会进入5月7日的第二轮选举决战。

  • 香榭丽舍枪战冲击法国总统候选人最后一场电视造势

    香榭丽舍枪战冲击法国总统候选人最后一场电视造势

    2017法国总统大选只剩三天,星期四对法国十一位总统候选人是一个借助荧屏最后提升民意的机会。每个候选人拥有一刻钟在法国电视二台几乎“独白”式地陈述自己的竞选纲领。然而就在最后一轮回电视亮相进行到中途的时候,巴黎著名的香榭丽舍大道发生枪战,一名警察被打死,两名受伤。

  • 法国首轮投票只余四日 四驾马车伯仲之间

    法国首轮投票只余四日 四驾马车伯仲之间

    距离第一轮法国总统大选投票还有四天时间,民调显示,十一位候选人中四名最有希望的候选人投票率相差无几。鉴于特朗普效应和英国脱欧公投发生的关键性逆转,法国的民调机构不敢预测哪两位将在周日晚间胜出。又因恐怖阴影不散,候选人纷纷强化了安全的话题。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