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 第二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7月22日19点至20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 第二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7月22日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7月22日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外长被禁入境 土耳其总统称荷兰政府是“纳粹残余”!?

作者
外长被禁入境 土耳其总统称荷兰政府是“纳粹残余”!?
 
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专机被禁入境降落 总统埃尔多安称荷兰政府是“纳粹残余” 路透社图片

荷兰政府在本周六以"公共秩序和治安受威胁"的考虑,突然宣布撤销了对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Mevlüt Cavusoglu)原定到该国访问专机的降落许可。土耳其外长此行是为了到荷兰参加公投游说活动,希望由此呼吁在荷兰的土耳其双国籍持有者们,参加原定于在北部港口城市鹿特丹举行的支持土耳其修宪的集会活动。面对来自荷兰政府的这一外交突变,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则指责荷兰“胆小怕事 ”,甚至还宣称荷兰当局为“法西斯,纳粹残余”。下文将为您就这一事的背后件进行详细的介绍和分析。

自在去年夏天发生的“7·15”土耳其未遂军事政变以来,现总统埃尔顿安和其政治同盟随即就对国内的各个方面包括政府、军队、警察、媒体、教育等近乎所有社会领域,开展了”清楚异己”搜捕政变参与者和打击反对声音的大清洗。根据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显示,截至去年年底该国政府就已经开除了超过10万名,被认为与政变有关或是总统埃尔多安死敌流亡在美国的居伦和“居伦运动”的支持者们的公职。

土耳其政府还在国内关闭了超过370多家被认为与“敌对势力”有关的机构,很多少数民族库尔德人所开的学校和媒体等也都包括在土耳其政府以此名义,所打击的反对声音名单之列。同样在内政挑战上,现政府和埃尔多安本人不仅面临着要在政变后,重建忠于自己的土耳其社会秩序和结构,审查出“不忠者”们的任务。

修宪成功后的埃尔多安将成为土耳其的“新苏丹”

与此同时,诸如在今年初始不断发生的不断由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和库尔德工人党策划的恐怖袭击,也是困扰着土耳其政府的又一大问题。出于对于希望进一步掌握国家权力的盼望和需求,土耳其大国民议会于今年一月底,二次通过了由总统埃尔多安创建的正义与发展党发起的,共有18条款的“总统制宪法修正议案”,要求修改土耳其的现行宪法和政治架构。

现行的土耳其宪法于1982年被通过生效至今,其保证了司法独立“总统总理”双首长制度等政治制衡架构的完善。而根据即将在今年4月16号展开的新宪法土耳其全民公投中,如若该草案得到通过其国内政治将就此改为“总统制”国家。

从宪法的角度取消总理一职,赋予现总统埃尔多安直接任命两名副总统,政府部长和阁员(目前总理的职责),制定颁布临时法令(议会的权限),以及甚至给予其连任至2029年的可能性。与此同时,该宪法修正草案还规定在任总统可以继续出任议会执政党主席,也就是说埃尔多安实际上可以由此拥有控制议会的立法权利。

对于土耳其政府的这一修宪草案,欧洲理事会评价认为这是埃尔多安试图“清楚政治制衡,建立总统集权专制的努力”。有专家则宣称,埃尔多安此后权势之大将使其成为在现今土耳其的社会中,新的“奥斯曼帝国的最高统治者苏丹”。

分析认为如若宪法修正议案在随后的公投中得到多数民众的支持,埃尔多安也将如其所愿的得到巨大的权利扩张。但对于这一即将到来的变化,土耳其国内民众的看法并非完全一致,甚至在埃尔多安的部分支持者中也有质疑声音的出现。

土耳其政府高官频繁出访到欧洲为总统拉票

再加之在之前的大清洗活动中,埃尔多安树敌颇丰,且土耳其局势尚未稳定,如若公投提议得不到多数民众的支持,这将无疑从法律的角度威胁到埃尔多安本人和其控制的议会执政党的合法性。这也就是随着公投日期的临近,埃尔多安不断向欧洲国家排出其部长级政府官员,试图在外国召集举行支持修宪集会,以试图搞定在外双国籍土耳其公民的原因。

然而土耳其政府高管在他国举行游说活动的意图,也得到了众多外国政要和地方政府的反对。特别是在德国这一拥有大量土耳其移民的国度,德国多地的地方政府纷纷拒绝给这些来自外国的部长们提供活动场地。此举也惹怒了埃尔多安本人,他在近期的在讲话中甚至公开触痛德国民众的禁区,无理地把当今的德国和纳粹时代相提并论,两国外交关系在近期曾一度交恶。

据了解,此次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荷兰之行原定于周六晚在土耳其驻鹿特丹领事馆发表演讲和集会。对此,荷兰当局方面原本也是打算默许,首相马克• 吕特(Mark Rutte)曾解释道:“因为这是在使领馆区域举行的活动,荷方没有什么干预权”。同样周五晚上吕特还声称:"那是土耳其的土地,土耳其政府在那里享有主权”。

埃尔多安:荷兰政府是“纳粹残余和法西斯”

在本周六清晨荷兰政府却突然一改先前的态度,拒绝土耳其外长专机在其境内降落。荷兰当局并对此给出了如若这位部长在鹿特丹举行演讲集会活动,可能会吸引大量土耳其人参加,导致该城市的公共秩序和治安受到威胁的解释。 面对这一突发外交事变,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则又一次回到他的“语言武器库中”,宣称荷兰政府是为“纳粹残余和法西斯”。对此荷兰首相吕特则回应提出,发出如此言论埃尔多安是“不理智和出格的”。

埃尔多安还就此扬言说道:“不管你们多么乐衷于禁止我们的外交部长飞行,但从现在开始让我们看看你们的航班将如何着陆土耳其。据了解,面对土耳其官方在这一事物上的强硬态度,欧洲国家似乎并不过于买账,除了上述的荷兰和德国,奥地利和瑞士都禁止土耳其官员在他们的国家进行类似的修宪拉票集会。

 

  • 任职半年 特朗普号战船颠簸不已

    任职半年 特朗普号战船颠簸不已

    特朗普入住白宫半年,争议不断。星期四是整整半年的正日子,这个日子的标记是特朗普一连串对针对司法部长塞申斯进行的抨击,他指责塞申斯决定回避有关俄罗斯涉嫌干扰美国去年总统选举的调查。星期五,白宫发言人斯派赛辞职,据指原因是他坚决反对特朗普任命华尔街金融家斯卡拉穆奇出任新的白宫通讯总监。

  • 中共19大前的习近平崇拜

    中共19大前的习近平崇拜

    中共十九大即将在四个月后举行,中国官方媒体加紧为习近平造势。中央电视台从7月17日开始,在每晚黄金时段播出十集大型政论专题片《将改革进行到底》。第一集《时代之问》突出聚焦“毛邓习”三人间的断代传承关系。而“习核心”已然升格至“习思想”,甚至“习主义”的最高水平。

  • 刘晓波逝世“头七”之日:网络发起全球公祭

    刘晓波逝世“头七”之日:网络发起全球公祭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7月13日病逝,15日当天“被火化”和“被海葬”后,海外各界连日来继续悼念刘晓波。由刘晓波生前好友、零八宪章签署人等成立的“自由刘晓波工作组”和“刘晓波先生追思会”,本周一通过网络共同发起全球公祭刘晓波活动,呼吁在7月19日刘晓波病逝“头七”这一天的北京时间晚8点,全球各地人士在同一时间公祭刘晓波。

  • 特朗普不讲人权中美关系仍困难重重

    特朗普不讲人权中美关系仍困难重重

    7月14日,美国国会众院审议通过“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其中要求美国国防部长评估美台军舰互访的可能性。显示特朗普不断利用大陆与台湾关系来向北京施压,这自然立即引发北京的怒火。

  • 法以首脑悼念一个“玷污了法国历史的黑暗一页”

    法以首脑悼念一个“玷污了法国历史的黑暗一页”

    75年前的今天,在还尚处于德国纳粹占领下的巴黎发生了一件令法国历史难以磨灭的“黑暗一页”。根据巴黎警察局当时的记录显示,从1942年的7月16日凌晨四点开始,经过了纳粹党卫军、盖世太保和维希政府高层的共同商议决定,在接到指令的巴黎警察们与极右翼分子的帮助下,开始了于大巴黎地区针对犹太人的大逮捕行动。在此次行动中,共有13152名犹太居民被捕,其中包括共超过4千名孩童。在遭到逮捕后,他们被关押在了巴黎“冬赛场”自行车赛场及巴黎郊区的集中营中。而在此之后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人则被送往了奥斯维辛集中营,并遭到纳粹德国毒气室的杀害。在二战结束后,只有811人活着重新回到了法国。

  • 土耳其“7·15未遂政变”一周年:一个正在改变未来的历史事件

    土耳其“7·15未遂政变”一周年:一个正在改变未来的历史事件

    一年前在土耳其发生了震惊世界的“7·15未遂军事政变事件”。这场由部分土耳其军方企图采用军队力量,推翻总统埃尔多安统治,并希望中断该国伊斯兰化进程的努力,最终仅在二天之内便宣告失败。自此事件发生后,得以保住政权的埃尔多安及其下属便开始了对土耳其军警、政治、经济、学术等全方面的社会洗牌,以及对所有参与政变和对埃尔多安存在不满的反对人士们的打压。在这一年后的今天,当土耳其官方在举行纪念“未遂政变”一周年纪念日的时刻,我们也将试图向您介绍在过去的一年中这一事件给土耳其带来的影响和改变。

  • 刘晓波死了 暴君还活着

    刘晓波死了 暴君还活着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周四病逝。直到生命的最后关头,北京当局都不容其在外国自由地终结一生。环视自由世界,对刘晓波的哀思、对中共政权的声讨此起彼伏。就这样,想做一个文明大国的北京政权再一次被送到被告席上。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