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 第二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7月23日19点至20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 第二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7月23日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7月23日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国大选:菲永还在抵抗 朱佩等待召唤

作者
法国大选:菲永还在抵抗 朱佩等待召唤
 
菲永周四在竞选大会上。 路透社

法国总统大选首轮投票还有50天,一切都在加速,卷入“空饷门”的菲永的支持者一个接一个告辞,他的发言人周五告辞,他的竞选办公室主任同日告辞,然而菲永仍在抵抗。他号召支持者周日在法国人权广场示威。这场示威的成败或许决定菲永的下一步,如果集会失败了,另一位在初选中被淘汰的共和党人朱佩是否如凤凰涅磐般再生?

周日集会菲永最后的希望?

也许,菲永最后的指望就是周日这场支持他的示威,如果如其所望,几万名支持者来到巴黎著名的人权广场声援,如果至今仍然留在他身边的“忠臣”仍然忠诚,菲永可能如其所言,破釜沉舟,一直战到最后,战到大选投票的那一天,“让法国人民做出选择”,而不是在一场如他所称的前所未有的“政治谋杀”面前认输。

在这个“阴险叵测”的周五,菲永在推特上发出一部录像短片,呼吁他的支持者,“不要让任何人剥夺你们选择的权利,我要求你们更进一步抵抗,我邀请你们走上前方”。菲永邀请他的支持者“大批大批前来巴黎集会”。

现在,菲永全部的成功或失败都似乎取决于这场集会。八十二岁、住在法国西部地区的罗伊是菲永坚定不移的支持者,他将会准时到达。他说,“菲永被那些软蛋抛弃了,他被那些政客们抛弃了,但是永远会有许多的民众出现在支持菲永的集会”。像他这样直截了当表态的共和党的支持者越来越少。

菲永,即将六十三岁,以此排除了任何在未来很快退出并让位于现在许多中右派民意代表所盼望的朱佩的可能性。

右翼阵营崩塌式效应

然而,菲永也许仍然坚信不疑,在外部看来,一切都有点“难于上青天”。首先,他必须面对越来越多的本阵营有影响的政治人物放弃支持的挑战。法官传召菲永3月15日,为的是将菲永“空饷门”立案,在这一压人的前景到来之前,尽管菲永表白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清白无辜,强烈谴责自己正在遭遇来自左翼执政者的“政治谋杀”,来自左翼媒体及法官的联合谋杀,然而,强大的舆论压力,对于本阵营失败的担心,中右阵营开始动摇。首先是另一位参与初选的勒梅尔公开退出,接着是菲永自己的发言人索莱尔周五辞职。周五晚间,帮助他夺取初选胜利的竞选办公室主任斯蒂凡迪尼宣布周日正式辞职,据左翼的『解放报』统计,已经有一百名有影响的政治人物宣布放弃对菲永的支持。

右翼当政时期的前总理德维尔潘周五表示,菲永不能继续做总统候选人,因为他再也不能带动一场深刻的辩论来为他的想法辩护,为理想的共和和民主精神辩护。

萨科齐门前人多

周五傍晚,菲永最忠诚的支持者,前法国国民议会主席、现任共和党总干事阿库耶,以及现参议院主席拉切尔专门来向前总统萨科齐咨询,从而“思考尽快重新组织的方式”。萨科齐本来不想在右翼的这场危机中扮演积极角色,但是菲永周五两次打电话与萨科齐咨询。菲永告诉萨科齐他要坚持下去的愿望,但萨科齐表示了“这一局面不能一直持续下去”的担忧。但是,萨科齐并没有要求菲永放弃竞选。据多家媒体报道,私底下,萨科齐对周日人权广场的支持活动表示担心,他担心右翼的形象会受损,担心极右翼的小团伙会混入人群。

关于阿库耶与拉切尔拜访萨科齐具体谈了什么说法不尽相同,有人以为众人都在找萨科齐商榷,因为他被视为是朱佩作为候选人的阻挡者。但法新社报道说,萨科齐周边人士表示,以萨科齐今天的位置,他唯一担心的是法国的命运和他的政治家庭的团结。

世界报报道称,两位向萨科齐表达了朱佩替换菲永的设想,但萨科齐疑问这样做是否太早,这样做的后果会不会让共和党的部分支持者转而支持极右翼。

无论如何,菲永本人不屈不挠,决定走到底。他周围人士表示,“他具有十足的战斗力,他的决心百分之百下定,他坚持这样做是一个责任,因为让位给朱佩,等于向极右翼国民阵线打开了康庄大道”。参议院共和党党团主席巴达劳表示,菲永的步骤既不盲目也不狂热,而是在一个理性和信念的框架之下。放弃很容易,但是他深信替换方案并不存在。

朱佩凤凰涅磐?

在距离首轮投票还有50天的时候,法国右翼处在一个类似灾难电影的景象中,所有的民调都预言菲永将在第一轮选举时被淘汰。现在,许多中右派又把目光转到朱佩身上。法国总统候选人必须要有500名民意代表背书,菲永已经第一个拿到足够的人数,今天,法国宪法委员会宣布,为朱佩背书的名单正在陆续抵达宪法委员会。媒体报道说,朱佩本人已经做好了准备。

法新社为此发表“朱佩--法国右派的凤凰”。完结了又卷土重来,前总理朱佩,很长时间不受民意欢迎,在中右翼初选中严重挫败,今天在右翼眼中却变成一位可能的“救世主”,一旦菲永退出竞选,非朱佩莫属。

71岁,这位前总统希拉克的亲信,曾过早地被许之以将会登上政治高峰,然而却遭遇一系列重挫,现在,没想到11月份彻底埋葬的总统之梦又和朱佩好像发生了联系。

凤凰真的会涅磐?星期日也许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同一主题

  • 要闻分析

    法国总统候选人菲永头上的达摩克里斯悬剑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报纸摘要

    法总统选举角逐随菲永事件重新洗牌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总统大选

    菲永空饷门危机:法国右翼大党呈现第一条裂缝

    想了解更多

  • 极端伊斯兰毒瘤正在菲律宾印尼滋长

    极端伊斯兰毒瘤正在菲律宾印尼滋长

    全球最大的穆斯林国家、传统上十分温和的印尼,正经历着极端伊斯兰势力的强力反弹;菲律宾南部,正面临着圣战武装扎根并且建立大本营的危险。一句话,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在东南亚不断扩大地盘,法国『世界报』为此发表题为“菲律宾,印度尼西亚:东南亚大地的极端伊斯兰毒药”的社评。

  • 任职半年 特朗普号战船颠簸不已

    任职半年 特朗普号战船颠簸不已

    特朗普入住白宫半年,争议不断。星期四是整整半年的正日子,这个日子的标记是特朗普一连串对针对司法部长塞申斯进行的抨击,他指责塞申斯决定回避有关俄罗斯涉嫌干扰美国去年总统选举的调查。星期五,白宫发言人斯派赛辞职,据指原因是他坚决反对特朗普任命华尔街金融家斯卡拉穆奇出任新的白宫通讯总监。

  • 中共19大前的习近平崇拜

    中共19大前的习近平崇拜

    中共十九大即将在四个月后举行,中国官方媒体加紧为习近平造势。中央电视台从7月17日开始,在每晚黄金时段播出十集大型政论专题片《将改革进行到底》。第一集《时代之问》突出聚焦“毛邓习”三人间的断代传承关系。而“习核心”已然升格至“习思想”,甚至“习主义”的最高水平。

  • 刘晓波逝世“头七”之日:网络发起全球公祭

    刘晓波逝世“头七”之日:网络发起全球公祭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7月13日病逝,15日当天“被火化”和“被海葬”后,海外各界连日来继续悼念刘晓波。由刘晓波生前好友、零八宪章签署人等成立的“自由刘晓波工作组”和“刘晓波先生追思会”,本周一通过网络共同发起全球公祭刘晓波活动,呼吁在7月19日刘晓波病逝“头七”这一天的北京时间晚8点,全球各地人士在同一时间公祭刘晓波。

  • 特朗普不讲人权中美关系仍困难重重

    特朗普不讲人权中美关系仍困难重重

    7月14日,美国国会众院审议通过“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其中要求美国国防部长评估美台军舰互访的可能性。显示特朗普不断利用大陆与台湾关系来向北京施压,这自然立即引发北京的怒火。

  • 法以首脑悼念一个“玷污了法国历史的黑暗一页”

    法以首脑悼念一个“玷污了法国历史的黑暗一页”

    75年前的今天,在还尚处于德国纳粹占领下的巴黎发生了一件令法国历史难以磨灭的“黑暗一页”。根据巴黎警察局当时的记录显示,从1942年的7月16日凌晨四点开始,经过了纳粹党卫军、盖世太保和维希政府高层的共同商议决定,在接到指令的巴黎警察们与极右翼分子的帮助下,开始了于大巴黎地区针对犹太人的大逮捕行动。在此次行动中,共有13152名犹太居民被捕,其中包括共超过4千名孩童。在遭到逮捕后,他们被关押在了巴黎“冬赛场”自行车赛场及巴黎郊区的集中营中。而在此之后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人则被送往了奥斯维辛集中营,并遭到纳粹德国毒气室的杀害。在二战结束后,只有811人活着重新回到了法国。

  • 土耳其“7·15未遂政变”一周年:一个正在改变未来的历史事件

    土耳其“7·15未遂政变”一周年:一个正在改变未来的历史事件

    一年前在土耳其发生了震惊世界的“7·15未遂军事政变事件”。这场由部分土耳其军方企图采用军队力量,推翻总统埃尔多安统治,并希望中断该国伊斯兰化进程的努力,最终仅在二天之内便宣告失败。自此事件发生后,得以保住政权的埃尔多安及其下属便开始了对土耳其军警、政治、经济、学术等全方面的社会洗牌,以及对所有参与政变和对埃尔多安存在不满的反对人士们的打压。在这一年后的今天,当土耳其官方在举行纪念“未遂政变”一周年纪念日的时刻,我们也将试图向您介绍在过去的一年中这一事件给土耳其带来的影响和改变。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