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05月2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6/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6/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05月27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7:00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国大选:菲永还在抵抗 朱佩等待召唤

作者
法国大选:菲永还在抵抗 朱佩等待召唤
 
菲永周四在竞选大会上。 路透社

法国总统大选首轮投票还有50天,一切都在加速,卷入“空饷门”的菲永的支持者一个接一个告辞,他的发言人周五告辞,他的竞选办公室主任同日告辞,然而菲永仍在抵抗。他号召支持者周日在法国人权广场示威。这场示威的成败或许决定菲永的下一步,如果集会失败了,另一位在初选中被淘汰的共和党人朱佩是否如凤凰涅磐般再生?

周日集会菲永最后的希望?

也许,菲永最后的指望就是周日这场支持他的示威,如果如其所望,几万名支持者来到巴黎著名的人权广场声援,如果至今仍然留在他身边的“忠臣”仍然忠诚,菲永可能如其所言,破釜沉舟,一直战到最后,战到大选投票的那一天,“让法国人民做出选择”,而不是在一场如他所称的前所未有的“政治谋杀”面前认输。

在这个“阴险叵测”的周五,菲永在推特上发出一部录像短片,呼吁他的支持者,“不要让任何人剥夺你们选择的权利,我要求你们更进一步抵抗,我邀请你们走上前方”。菲永邀请他的支持者“大批大批前来巴黎集会”。

现在,菲永全部的成功或失败都似乎取决于这场集会。八十二岁、住在法国西部地区的罗伊是菲永坚定不移的支持者,他将会准时到达。他说,“菲永被那些软蛋抛弃了,他被那些政客们抛弃了,但是永远会有许多的民众出现在支持菲永的集会”。像他这样直截了当表态的共和党的支持者越来越少。

菲永,即将六十三岁,以此排除了任何在未来很快退出并让位于现在许多中右派民意代表所盼望的朱佩的可能性。

右翼阵营崩塌式效应

然而,菲永也许仍然坚信不疑,在外部看来,一切都有点“难于上青天”。首先,他必须面对越来越多的本阵营有影响的政治人物放弃支持的挑战。法官传召菲永3月15日,为的是将菲永“空饷门”立案,在这一压人的前景到来之前,尽管菲永表白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清白无辜,强烈谴责自己正在遭遇来自左翼执政者的“政治谋杀”,来自左翼媒体及法官的联合谋杀,然而,强大的舆论压力,对于本阵营失败的担心,中右阵营开始动摇。首先是另一位参与初选的勒梅尔公开退出,接着是菲永自己的发言人索莱尔周五辞职。周五晚间,帮助他夺取初选胜利的竞选办公室主任斯蒂凡迪尼宣布周日正式辞职,据左翼的『解放报』统计,已经有一百名有影响的政治人物宣布放弃对菲永的支持。

右翼当政时期的前总理德维尔潘周五表示,菲永不能继续做总统候选人,因为他再也不能带动一场深刻的辩论来为他的想法辩护,为理想的共和和民主精神辩护。

萨科齐门前人多

周五傍晚,菲永最忠诚的支持者,前法国国民议会主席、现任共和党总干事阿库耶,以及现参议院主席拉切尔专门来向前总统萨科齐咨询,从而“思考尽快重新组织的方式”。萨科齐本来不想在右翼的这场危机中扮演积极角色,但是菲永周五两次打电话与萨科齐咨询。菲永告诉萨科齐他要坚持下去的愿望,但萨科齐表示了“这一局面不能一直持续下去”的担忧。但是,萨科齐并没有要求菲永放弃竞选。据多家媒体报道,私底下,萨科齐对周日人权广场的支持活动表示担心,他担心右翼的形象会受损,担心极右翼的小团伙会混入人群。

关于阿库耶与拉切尔拜访萨科齐具体谈了什么说法不尽相同,有人以为众人都在找萨科齐商榷,因为他被视为是朱佩作为候选人的阻挡者。但法新社报道说,萨科齐周边人士表示,以萨科齐今天的位置,他唯一担心的是法国的命运和他的政治家庭的团结。

世界报报道称,两位向萨科齐表达了朱佩替换菲永的设想,但萨科齐疑问这样做是否太早,这样做的后果会不会让共和党的部分支持者转而支持极右翼。

无论如何,菲永本人不屈不挠,决定走到底。他周围人士表示,“他具有十足的战斗力,他的决心百分之百下定,他坚持这样做是一个责任,因为让位给朱佩,等于向极右翼国民阵线打开了康庄大道”。参议院共和党党团主席巴达劳表示,菲永的步骤既不盲目也不狂热,而是在一个理性和信念的框架之下。放弃很容易,但是他深信替换方案并不存在。

朱佩凤凰涅磐?

在距离首轮投票还有50天的时候,法国右翼处在一个类似灾难电影的景象中,所有的民调都预言菲永将在第一轮选举时被淘汰。现在,许多中右派又把目光转到朱佩身上。法国总统候选人必须要有500名民意代表背书,菲永已经第一个拿到足够的人数,今天,法国宪法委员会宣布,为朱佩背书的名单正在陆续抵达宪法委员会。媒体报道说,朱佩本人已经做好了准备。

法新社为此发表“朱佩--法国右派的凤凰”。完结了又卷土重来,前总理朱佩,很长时间不受民意欢迎,在中右翼初选中严重挫败,今天在右翼眼中却变成一位可能的“救世主”,一旦菲永退出竞选,非朱佩莫属。

71岁,这位前总统希拉克的亲信,曾过早地被许之以将会登上政治高峰,然而却遭遇一系列重挫,现在,没想到11月份彻底埋葬的总统之梦又和朱佩好像发生了联系。

凤凰真的会涅磐?星期日也许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同一主题

  • 要闻分析

    法国总统候选人菲永头上的达摩克里斯悬剑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报纸摘要

    法总统选举角逐随菲永事件重新洗牌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总统大选

    菲永空饷门危机:法国右翼大党呈现第一条裂缝

    想了解更多

  • G7峰会上的“气候变化”难题

    G7峰会上的“气候变化”难题

    于本周五和周六在意大利西西里小城陶尔米纳召开的七国集团首脑会议,吸引了来自全球民众和媒体的聚焦和关注。由于目前世界面临着诸多考验,如保持维护地区安全稳定,加速停滞的世界经济增长,为促进全球贸易发展达成一致,以及如何打击恐怖主义等挑战,都被囊括在此次峰会上,“7巨头”和欧盟代表所需要交流、谈判的重要话题之中。但是由于各国领导人所代表的国家利益多有不同,且各自对世界现今面临的挑战分析意见不一,在此次峰会中全球将如何对待气候变化问题,则成为了掌握各自国家行政权力的7国首脑们难以逾越的第一屏障。

  • 法国新总统马克龙首次国际亮相

    法国新总统马克龙首次国际亮相

    5月25日,北约28个成员国布鲁塞尔首脑峰会为法国新总统马克龙提供了一次与近30个国家元首首次见面交往的机会。第一天的活动受到法国媒体的密切观察,也得出了相当正面的印象。在首次国际亮相后,下周一,他将在巴黎凡尔赛宫接待俄罗斯总统普京。

  • 马克龙阵营清新面目出现第一个斑点

    马克龙阵营清新面目出现第一个斑点

    法国新总统马克龙刚组建了22名成员的政府班底,并将在6月11日立法选举一轮前,推出第一个法案规定一系列政界人士清廉法规,但周三的“绑鸭报”曝光马克龙的政治亲信及新部长费朗(Richard Ferrand)一桩房产生意的文章引发争论,刚上台的马克龙阵营清新面目马上出现不光彩的一笔,如何处置该事件?正考验着法国新总统马克龙。

  • 曼城恐袭后英国面临的挑战

    曼城恐袭后英国面临的挑战

    英国曼彻斯特体育场22日晚发生恐怖主义爆炸,至少22人死亡,59人受伤。“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在23日宣称对此负责。英国大选竞选活动已经暂停,恐怖袭击将对英国产生的影响和挑战?受到各国各界的关注。

  • 法俄关系300年马克龙将在凡尔赛宫接待普京

    法俄关系300年马克龙将在凡尔赛宫接待普京

    下周一5月29日,法国新总统马克龙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将在凡尔赛宫,为俄罗斯沙皇彼得大帝首访法国300周年纪念展揭幕,并举行会谈。这一机遇或将重新启动陷于僵局的法俄关系。

  • 马克龙当选光环最先照到了德国?

    马克龙当选光环最先照到了德国?

    德国智库ZEW 5月16日发布的报告显示,5月德国投资者信心继续改善。分析原因认为:推动欧盟事业的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削弱了德国这个欧洲最大经济体所面临的风险。也就是说:马克龙当选的光环尚没照到法国自己,却已照到了德国,让德国经济首先得利,这多少显得有些意外。

  • 法国悬念总理的悬念

    法国悬念总理的悬念

    自从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以后,法国政界最大的悬念就是他将选择谁担任总理 ? 周一下午这个悬念终于有了答案:爱写政治悬念小说的诺曼底港口城市勒-阿弗尔市长爱德华-菲利普被任命为法国总理。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