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0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2017年10月22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 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国大选新景:造王者贝鲁弃选并与马克龙结盟

作者
法国大选新景:造王者贝鲁弃选并与马克龙结盟
 
法国政治家弗朗索瓦.贝鲁 法新社

法国老牌政治家弗朗索瓦.贝鲁政治上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人物,政治立场上他被划为中右,但是他左右摇摆,素有变色龙之称,上次大选他支持左翼社会党奥朗德,奥朗德最后略胜萨科齐,与他的临阵一脚不无关系。这次他原本中意的是右翼共和党的朱佩,然而朱佩初选未能胜出,贝鲁先是扬言自己说不定杀出,左右观察,终于在周三宣布弃选,转而向被他之前痛骂的马克龙伸出援手。法国大选格局仍然扑簌迷离,陷于“空饷门‘的右翼大党候选人菲永仍然未能从丑闻中拔出脚来,极右翼玛琳娜.勒庞一路挺进。中间偏左的马克龙希望牢牢保住民调预测他第一轮民调仅落后于勒庞的地位。那么,贝鲁与马克龙结盟之后,后者有无决胜的把握?

贝鲁是中右,他的政治盟友几乎全是右派,他的政治倾向右翼,这一点毫无疑问。但他本人却标榜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中间派”,并且为追求法国尚不存在的这样一个独立的中间派前鼓后呼。每次选举进入抉择的时候,他仍不得不投靠右翼或左翼,绝大多数情况下是右翼,这也是法国所谓中间党的宿命。

贝鲁从2002年开始,2007,2012连续三次竞选总统,连续三次失败,并且民意支持率越来越低,他与萨科齐决裂后右翼几乎视他为“叛徒”,因此,他放弃竞选显然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明智选择。那么,贝鲁为什么支持被排在左翼的马克龙,他解释是因为马克龙也如同他一样自己定位“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

贝鲁最终选择了马克龙,但是,人们记得,在这之前,不管在公开场合还是在私下,贝鲁不停地抨击马克龙,特别是在金钱问题上更是抓住不放。三番五次,这位希拉克时期的教育部长批评社会党总统奥朗德的前财长“与金钱世界关系密切”。他甚至把马克龙的竞选纲领与他痛恨的萨科齐2007年的竞选计划相提并论。九月份,当前进党领导人马克龙准备宣布竞选时,贝鲁残酷地嘲讽说“他怎么可能会成功”。“在他竞选的背后,有一个网络,这就是金融寡头以及其他,他们已经不满足于经济权力,他们现在要的是政治权力”。几周前,他还表示,“我再一次仔细阅读了马克龙的竞选纲领,我没有找到任何实质性的东西”。他指责马克龙“向所有人许诺”。

当马克龙辞去财政部长职务,贝鲁预感到受社会党挤压的马克龙可能会打中间派这张牌,侵占自己的领地的时候,他向他连发数箭,“马克龙是奥朗德总统经济政策的主要负责人,几年下来,成果在哪里?”他发誓,“只要我站在这里,谁也不可能拍卖中间党,我一直与这一企图斗争。”只要接受媒体采访,这位出版过『法国大革命』的人都会不厌其烦地抨击刚刚出版了『革命』的作者:“光说自己既非左派又非右派并不足以证明自己是一个中间派。”

现在,贝鲁何以自圆其说?贝鲁周三颇有点大将风度地宣称:“在某个时候,应该显示不要光想自己,而是要思考国家的前途,这就需要把大家团结在一起”。不止如此,贝鲁还想让人们理解他并没有放弃他一贯的逻辑:讲究政治生活的伦理。他宣称,他已要求马克龙把政治生活伦理写入他的竞选纲领。作为未来法案的一部分。他保证自己并非“急转弯,而是获得了马克龙的保证”,“如果马克龙不接受这一点的话我不可能与他结盟。”

贝鲁知道马克龙需要他。这位正在上升的政治明星周三就这样把一位政坛老手,有着“造王者”的贝鲁划入自己的阵营。极右翼领导人玛琳娜.勒庞民调一直排在第一轮第一名,并且和跟在后面的马克龙及菲永拉开了距离,尽管法官开始调查玛琳娜.勒庞保镖以她的议员公关人名义“冒领工资”,这仍然没有影响她排名第一的地位。

这也为贝鲁加盟提供了另一个证据,他强调法国正面临极右翼当政的巨大风险,“这是一个最坏的威胁法国和欧盟生存的风险”,因此,他“挺身而出”。

马克龙立即接受了民意支持率只有百分之五的贝鲁的提议,他称赞贝鲁的决定是“一个勇敢的姿态,从未有过的姿态。”他宣布,总统大选的转折点出现了。其实,贝鲁准备弃选的台阶已经铺设了数周,这当中他逐渐软化了对马克龙的评价,他现在“完全分享”从前的“金钱代表”有关“国家局势处于危险关头的观点”。

在距离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还有两个月的时候,由于左翼的四分五裂,由于右翼领袖菲永深陷“空饷门”,大选前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模糊和难以肯定。菲永初选胜出后几乎被认定是注定要当选下届总统的候选人,空饷门曝光后,舆论迅速转向。极右翼的玛琳娜.勒庞领导的党同样纠缠于司法官司,然而目前仍然享有相当高的支持率。

不过,数月以来的民调都有一个共同的趋势,第一轮,极右翼领先,第二轮,极右翼惨败,不管左翼还是右翼,只要设法进入第二轮,就注定胜选。在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后,有关法国极右翼注定失败的预测会不会在关键时刻落空?法国的政治预言家们不敢完全排除这一梦魇般的结局。

 

  • 加泰独立派领袖将被解职 西班牙中央政府进入治国

    加泰独立派领袖将被解职 西班牙中央政府进入治国"盲区"

    西班牙首相拉霍伊于周六针对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独立事件召开紧急内阁会议,具体审议了接管当地政府自治权的措施。在会议结束后,拉霍伊代表马德里中央政府正式宣布,根据该国1978年宪法第155条内容规定,将解除独立派领袖、加泰地区现任领导人普依格蒙特的职务、解散地区政府,并将尽快在6个月内举行新的地方议会选举。他还表示,中央政府不准备废除加泰的自治区地位。消息传出后,普依格蒙特则率领加泰独立派45万人,于自治区首府巴塞罗那上街抗议了来自马德里政府的这一“不公”决定。 …

  • 中共十九大即将召开 习近平强权下李克强的改革诺言泡影

    中共十九大即将召开 习近平强权下李克强的改革诺言泡影

    全世界最庞大的政治组织中国共产党,将在十九大议程中继续巩固习近平对权力的收拢。法新社在十九大召开前夕对李克强和其改革做了回顾,评价他的改革被搁置。

  • 法国社会如何看待和回应哈维性丑闻事件?

    法国社会如何看待和回应哈维性丑闻事件?

    美国好莱坞电影巨头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指控性侵和强奸的系列事件在经过了近两个星期的发酵后,席卷了大洋彼岸的法国影视界和社会舆论。该事件不仅成为了法国人在茶余饭后的又一大谈资,与此同时其所揭示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的性骚扰威胁,也不可否认的同样在法国社会中屡屡上演。

  • 卡梅伦第二? 加泰地区领导人普依格蒙特面临的历史性抉择

    卡梅伦第二? 加泰地区领导人普依格蒙特面临的历史性抉择

    本周末正在常人们都在享受周一来临之前最后的休闲时刻时,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领导人卡莱斯•普伊格德蒙特(Carles Puigdemont)则面临着,一个将决定750多万加泰人命运和西班牙历史进程的艰难选择题。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Mariano Rajoy)于周三代表中央政府做出决定,要求加泰政府在当地时间下周一早上10点前,对普伊格德蒙特先前宣布的推迟独立宣言事件做出澄清。也就是说,他本人面临着可以就此直接宣布加泰罗尼亚独立,以在政治上达成独立派长久以来的期望和目标。但这无疑会触怒中央政府,并使其依法进行接管自治区行政权利的计划。普伊格德蒙特也可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重新依照中央政府的意愿站队,对之前由他本人所宣布的独立宣言予以否认。

  • 中共十八届七中全会闭幕 会议公报有哪些焦点内容?

    中共十八届七中全会闭幕 会议公报有哪些焦点内容?

    为期3天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简称十八届七中全会)于本周六在北京正式落下帷幕。与会的191名中共中央委员及141名候补中央委员通过并确认了,备受瞩目的中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下面简称十九大)将在10月18日下周三于北京召开的消息。该会议不但“分析了当前形势和任务”,总结了过去5年来中共最高领导层的工作内容,还涉及了在十九大上修改中共党章等于近期受到热议的焦点话题。在这一中共史上十八大时期最后的总结和交接工作结束后,其也预示着距离将决定中国在未来5年和更长远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走向的中共十九大大的召开,也正式进入了倒计时的阶段。

  • 特朗普推出对伊“新战略” 伊朗核协议遭遇囧途

    特朗普推出对伊“新战略” 伊朗核协议遭遇囧途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当地时间本周五,向世人宣布了美国将不会从伊朗核协议中撤出,但其本人拒绝向国会做出伊朗遵守了该协议内容的表态。特朗普还进一步表示,将对伊朗革命卫队采取更严格的制裁措施。在这一直接影响着中东及周边地区安全稳定的消息被公布后,曾参加过谈判并最终达成这一协议的英国、法国、德国和俄国四国政府随即宣布,将继续坚持执行该协议内容。俄国外交部更是对特朗普的这一“具有侵略性和威胁性的”发言提出批评,并宣称它将不会直接影响协议的继续执行。

  • 巴以问题:让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噩梦

    巴以问题:让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噩梦

    美国国务院10月12日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 组织 ,但保留观察员国地位。这一决定引发国际社会的不安和关切,也反映了特朗普的国际理念正主导美国的对外政策,而从历史上看,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冲突问题一直是美国在教科文组织内的噩梦,最终成为导致美国第二次退出这个组织的原因之一。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