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年4月28日法广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7年4月27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7/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7/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年4月28日法广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国大选新景:造王者贝鲁弃选并与马克龙结盟

作者
法国大选新景:造王者贝鲁弃选并与马克龙结盟
 
法国政治家弗朗索瓦.贝鲁 法新社

法国老牌政治家弗朗索瓦.贝鲁政治上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人物,政治立场上他被划为中右,但是他左右摇摆,素有变色龙之称,上次大选他支持左翼社会党奥朗德,奥朗德最后略胜萨科齐,与他的临阵一脚不无关系。这次他原本中意的是右翼共和党的朱佩,然而朱佩初选未能胜出,贝鲁先是扬言自己说不定杀出,左右观察,终于在周三宣布弃选,转而向被他之前痛骂的马克龙伸出援手。法国大选格局仍然扑簌迷离,陷于“空饷门‘的右翼大党候选人菲永仍然未能从丑闻中拔出脚来,极右翼玛琳娜.勒庞一路挺进。中间偏左的马克龙希望牢牢保住民调预测他第一轮民调仅落后于勒庞的地位。那么,贝鲁与马克龙结盟之后,后者有无决胜的把握?

贝鲁是中右,他的政治盟友几乎全是右派,他的政治倾向右翼,这一点毫无疑问。但他本人却标榜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中间派”,并且为追求法国尚不存在的这样一个独立的中间派前鼓后呼。每次选举进入抉择的时候,他仍不得不投靠右翼或左翼,绝大多数情况下是右翼,这也是法国所谓中间党的宿命。

贝鲁从2002年开始,2007,2012连续三次竞选总统,连续三次失败,并且民意支持率越来越低,他与萨科齐决裂后右翼几乎视他为“叛徒”,因此,他放弃竞选显然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明智选择。那么,贝鲁为什么支持被排在左翼的马克龙,他解释是因为马克龙也如同他一样自己定位“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

贝鲁最终选择了马克龙,但是,人们记得,在这之前,不管在公开场合还是在私下,贝鲁不停地抨击马克龙,特别是在金钱问题上更是抓住不放。三番五次,这位希拉克时期的教育部长批评社会党总统奥朗德的前财长“与金钱世界关系密切”。他甚至把马克龙的竞选纲领与他痛恨的萨科齐2007年的竞选计划相提并论。九月份,当前进党领导人马克龙准备宣布竞选时,贝鲁残酷地嘲讽说“他怎么可能会成功”。“在他竞选的背后,有一个网络,这就是金融寡头以及其他,他们已经不满足于经济权力,他们现在要的是政治权力”。几周前,他还表示,“我再一次仔细阅读了马克龙的竞选纲领,我没有找到任何实质性的东西”。他指责马克龙“向所有人许诺”。

当马克龙辞去财政部长职务,贝鲁预感到受社会党挤压的马克龙可能会打中间派这张牌,侵占自己的领地的时候,他向他连发数箭,“马克龙是奥朗德总统经济政策的主要负责人,几年下来,成果在哪里?”他发誓,“只要我站在这里,谁也不可能拍卖中间党,我一直与这一企图斗争。”只要接受媒体采访,这位出版过『法国大革命』的人都会不厌其烦地抨击刚刚出版了『革命』的作者:“光说自己既非左派又非右派并不足以证明自己是一个中间派。”

现在,贝鲁何以自圆其说?贝鲁周三颇有点大将风度地宣称:“在某个时候,应该显示不要光想自己,而是要思考国家的前途,这就需要把大家团结在一起”。不止如此,贝鲁还想让人们理解他并没有放弃他一贯的逻辑:讲究政治生活的伦理。他宣称,他已要求马克龙把政治生活伦理写入他的竞选纲领。作为未来法案的一部分。他保证自己并非“急转弯,而是获得了马克龙的保证”,“如果马克龙不接受这一点的话我不可能与他结盟。”

贝鲁知道马克龙需要他。这位正在上升的政治明星周三就这样把一位政坛老手,有着“造王者”的贝鲁划入自己的阵营。极右翼领导人玛琳娜.勒庞民调一直排在第一轮第一名,并且和跟在后面的马克龙及菲永拉开了距离,尽管法官开始调查玛琳娜.勒庞保镖以她的议员公关人名义“冒领工资”,这仍然没有影响她排名第一的地位。

这也为贝鲁加盟提供了另一个证据,他强调法国正面临极右翼当政的巨大风险,“这是一个最坏的威胁法国和欧盟生存的风险”,因此,他“挺身而出”。

马克龙立即接受了民意支持率只有百分之五的贝鲁的提议,他称赞贝鲁的决定是“一个勇敢的姿态,从未有过的姿态。”他宣布,总统大选的转折点出现了。其实,贝鲁准备弃选的台阶已经铺设了数周,这当中他逐渐软化了对马克龙的评价,他现在“完全分享”从前的“金钱代表”有关“国家局势处于危险关头的观点”。

在距离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还有两个月的时候,由于左翼的四分五裂,由于右翼领袖菲永深陷“空饷门”,大选前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模糊和难以肯定。菲永初选胜出后几乎被认定是注定要当选下届总统的候选人,空饷门曝光后,舆论迅速转向。极右翼的玛琳娜.勒庞领导的党同样纠缠于司法官司,然而目前仍然享有相当高的支持率。

不过,数月以来的民调都有一个共同的趋势,第一轮,极右翼领先,第二轮,极右翼惨败,不管左翼还是右翼,只要设法进入第二轮,就注定胜选。在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后,有关法国极右翼注定失败的预测会不会在关键时刻落空?法国的政治预言家们不敢完全排除这一梦魇般的结局。

 

  • 菲律宾主持今年东盟峰会低调谈南海争议

    菲律宾主持今年东盟峰会低调谈南海争议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星期四说,海牙国际法庭去年就南中国海主权问题的裁决是菲律宾和中国之间的事,他不会在29日召开的东盟(ASEAN)首脑会议上讨论这一问题。

  • “全球化”和欧盟等议题令法国分裂

    “全球化”和欧盟等议题令法国分裂

    法国总统大选一轮投票结果勾画出一分为四的政党分野,二轮投票又将在一分为二的对立中进行。法国政治地理版图出现一条巨大的裂缝,两个法国的对立似乎难以调和,特别是在“全球化”和欧盟问题上。

  • 法国大选一轮显示:选民社会经济条件影响投票意向

    法国大选一轮显示:选民社会经济条件影响投票意向

    民调机构不仅可以通过调查预告投票意向,还可以对投票结果进行分析。这次法国大选后,两家民调机构(Ipsos / Sopra Steria)在第二天就公布了一项分析,研究法国不同经济社会阶层选民在一轮投票中的投票意向,发现那些低工资的工人雇员更多投票给反欧洲的民粹政党勒庞和极左政党的梅郎雄,而经济地位相对优越的选民,则更多地投票给心态更积极开放的马克龙。这一分野得到投票统计的肯定后,将有助于进入二轮竞争的两位候选人调整各自政策策略。

  • 首轮结果法国政坛严重分化 马克龙对决勒庞前者民调看好

    首轮结果法国政坛严重分化 马克龙对决勒庞前者民调看好

    法国首轮总统选举结束,出口民调显示,中间偏左的前进党领袖马克龙以百分之二十三至二十四领先,极右翼国民阵线领袖玛丽娜.勒庞以百分之二十一至二十三次之。两人将在5月7日举行的第二轮对阵。三个月前被预告将赢取本届总统大选的右翼共和党候选人菲永终因“空饷门”纠缠而被淘汰,左翼社会党候选人阿蒙因党内严重分裂亦被淘汰,半个世纪以来轮流执政的两大党第一轮被淘汰,预示着法国政治风景大变。何况,极左翼的“法国不屈从”领袖梅郎雄也通过此次大选异军突起,虽然相差无几于菲永,以百分之十九左右的得分被淘汰,但对法国传统政坛带来不可避免的巨大冲击。

  • 边表扬中国边派航母逼近朝鲜  美国软硬兼施“先礼后兵”

    边表扬中国边派航母逼近朝鲜 美国软硬兼施“先礼后兵”

    为平壤政权代言的朝中社发表『还好意思随波逐流』不点名再次警告中国,如果“执着于对朝鲜经济制裁”,中朝关系将出现“灾难性后果”。可以说声色俱厉。与此相比,美国的口气似乎从前两日的剑拔弩张有所降调,是因为真的对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存着一丝希望,还是留给各方一点机会,“先礼后兵”?

  • 首轮总统选举 法国传统政治格局或发生重大改变

    首轮总统选举 法国传统政治格局或发生重大改变

    法国第一轮总统选举投票周日进行,周五晚间零时竞选造势全部停止。这是第五共和国发生的一场公认近乎疯狂的竞选运动,除了临近投票时遭遇恐怖威胁,11位候选人直到最后时刻还在拼命争夺4700万法国公民的选票。最后,只有四位有机会进入5月7日的第二轮选举决战。

  • 香榭丽舍枪战冲击法国总统候选人最后一场电视造势

    香榭丽舍枪战冲击法国总统候选人最后一场电视造势

    2017法国总统大选只剩三天,星期四对法国十一位总统候选人是一个借助荧屏最后提升民意的机会。每个候选人拥有一刻钟在法国电视二台几乎“独白”式地陈述自己的竞选纲领。然而就在最后一轮回电视亮相进行到中途的时候,巴黎著名的香榭丽舍大道发生枪战,一名警察被打死,两名受伤。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