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9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9月21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9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异端的权利之二 --卡斯特里奥的异端保卫战

异端的权利之二 --卡斯特里奥的异端保卫战
 
卡斯特利奥Sebastian Castellio (1515-1563) 奋不顾身为异端辩护。

加尔文烧死了赛维特斯,这就把一个尖锐的问题摆在欧洲那些有理智,有良心的知识分子面前。这就是异端问题,什么是异端?对某些宗教信条的不同解释应该如何处理?异端是否有权利存在?更重要的是异端可能正是真理。

问:赛维特斯并不是个反对基督教的人,他一直说自己是个最好的基督徒,加尔文为什么不放过他?

答:因为塞维特斯对加尔文的教义学说提出了异议.他把加尔文的 «基督教原理»读的透透的,在书的天头地脚写满批判的话,然后把这本书送给了加尔文。这是公开挑战加尔文的地位。首先, 《基督教原理》是加尔文宗的基础,是加尔文苦心积虑地阐述的他所理解的基督教真谛,在新教世界有着不可挑战的地位。其次,加尔文现在是日内瓦的主人,他像一个独裁者,统治着这里的宗教生活和日常生活,他不能允许有人撹扰这个秩序。他觉得这个挑战者就是撒旦,加尔文下定决心,他说: “如果他真的来了,只要我还在这城里掌权,就务使他不能活着离开。”况且,赛维特斯还写了一部书,《基督教之恢复》,他要表达对教义的不同解释。所以加尔文和他的冲突实际上是占统治地位的教条和自由思想的冲突。这些不合正统的思想当时都被称为异端。茨威格说的好 在独裁统治的阴影之下,是永远不可能有自由自在的精神在主的,而对一个独裁统治来说,只要在它的势力范围内有一种独立思想,它就永远不能无忧无虑和充满自信。

问:看起来赛维特斯是死于他的自由思想。

答:正是如此,天主教的宗教裁判所以消灭异端之名杀害了很多人,天主教教廷逼迫伽利略放弃日心说,罗马的宗教法庭甚至判布鲁诺火刑,这两位大科学家都是以异端之名遭到审判。赛维特斯的死又是以消灭异端之名,这时,已被加尔文赶出日内瓦,住在巴塞尔的卡斯特里奥(Sebastian Castellio)愤怒了。他意识到,对这样一个只因观点不同就夺人性命的事件必须挺身反抗,否则宗教改革的成果就完了。因为宗教改革的理念之一就是信众的良心自由,就是让信众从教廷的束缚下解放出来.自由地与上帝交流。卡斯特里奥化名 比利阿斯编了一本书,由一群基督教理论的权威人士讨论异端问题,书名叫<论异端,> 书中收集了圣奥古斯丁,圣哲罗姆,路德,爱拉斯莫等人对异端的看法,甚至连加尔文本人的文字都收进去了。因为加尔文自己受迫害时也反对以剑与火对待异端。

问:卡斯特里奥这是以毒攻毒啊。

答:卡斯特里奥从三个方面批驳加尔文,为异端辩护,首先,他问 ,异端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如果一个人恨一个人,要报私仇,最好的办法就是说他是异端,这就好比文革中打派仗,双方都会指责对方是反党反毛,胜利的一方就成了正统,失败的一方就是异端。这不过是争权夺利,完全和探讨真理无关。其次,卡斯特里奥指出,<圣经>中没有异端这个词,在基督教内,有那么多派,天主教,路德宗,甚至加尔文宗,都各有各的说法,谁来断定谁是正宗谁是异端? 况且,对圣经的解释往往存在模糊之处,有许多神秘难解的意思,他说.,宗教的真理是在它们神秘的性质之中,在经过一千多年之后,它依然出于不断的斗争中,直到精神上的爱启示我们,并最终下了结论,鲜血才会停止。他的这个想法非常重要,这个精神上的爱实际上就是说对教义的争论都是正常的,因为它们都是出自对上帝的精神上的爱。所以,各种分歧都不是迫害别人的理由只有心怀广博的爱,才能结束冲突。第三,他大胆推论,你所判定的异端,在别人眼中却是最正统的。你判处火刑的人别人可能视之如烈士。所以他说,当我思考什么是真正的异端时,我只能发现一个标准, 我们在那些和我们观点不同的人眼中都是异端。因此,一个国家只能要求人民遵守法律行事,而每个人内心里信仰什么,反对什么,都是他的权利,政府绝对无权干涉。这就是异端的权利,是人与生俱有的,那种动用权力压制不同观点的人只是狂妄,野蛮,残忍。

问:卡斯特利奥的分析真够勇敢尖锐的,在他那个时代,谁敢为异端辩护?

答:他不仅为异端辩护,还公开提出宗教宽容。他说,让我们彼此宽容吧,让我们不要谴责别人的信仰吧,他对那些手握大权,迫害异端的人说,不要听那些为迫害异端叫好的人,因为当你面对最后审判时,这些人不会站在你身边帮你。如果耶稣基督在世,他不会叫你去杀害人即使他们有错即使他们偏离了正路,。他为赛维特斯的死伸张正义,因为烧死他的命令不是基督的意愿,而是加尔文个人的决定。他直指关键处,把一个人活活烧死,不是保卫教义,而是屠杀一个人。听友们不要小看这句话,他实际上宣布了一条至高无上的原则,人道主义的原则,是那些教义,观念,意识形态重要,还是人重要。想想文革中我们有许多同胞就是为了一个虚假的信念而被残杀,我们就能理解四百年前卡斯特利奥对加尔文的指责多么有力。在他看来,以基督之名把人烧死比撒旦更恶劣。

问:卡斯特里奥这不就把矛头指向加尔文了吗?

答:对,他的勇敢也就在此,当时加尔文势力多大啊,所以卡斯特里奥说自己是 苍蝇战大象 .这场斗争如何展开,我们下次再谈。

 

 

 

 

 

 


同一主题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的精神遗产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的精神遗产

    [提要]启蒙的时代常被称作“伏尔泰时代”。这不仅因为他的思想领域最广阔,运用的写作方式最多样,表达的启蒙理念最明晰,也因为他的听众最多样,影响的范围更广泛,直到今天他所宣扬和坚持的价值理想仍然意义常新。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六下部分—— 卡拉斯事件与宗教宽容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六下部分—— 卡拉斯事件与宗教宽容

    伏尔泰仔细调查了卡拉斯一案的案情,坚信他是无辜的。为此,他花了近四年的时间,利用他的威望和人脉,为卡拉斯伸冤。他说服了当时的重臣舒瓦瑟尔公爵,甚至请叶卡捷琳娜女皇和腓特烈大帝出面声援,终于让巴黎法院重审,判定卡拉斯无罪。在这一事件中,伏尔泰博爱的心怀、坚定的宗教宽容思想,显示了启蒙运动的必要性。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六上部分——卡拉斯事件与宗教宽容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六上部分——卡拉斯事件与宗教宽容

    卡拉斯事件是一件典型的因宗教偏执引发的冤案,后果惨不忍睹。卡拉斯的鲜血激怒了伏尔泰,他不仅为卡拉斯昭雪奔走呼吁,更痛定思痛,写下了《论宽容》一书,阐明宽容是文明社会最重要的标志,也是文明人的立身之本。

  • 启蒙哲人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五—— 宗教的正理是谦逊与宽容

    启蒙哲人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五—— 宗教的正理是谦逊与宽容

    [提要]伏尔泰激烈地抨击宗教迷信,但他不是一个无神论者。他认为宗教存在的理由之一,是为人类的道德提供普遍规范。他痛恨引发无数流血冲突的教派争斗,讥讽神学家的教义之争,认为这些以上帝之名进行的残酷斗争,不过是人的贪婪和愚蠢的反映。宗教的正理是谦逊与宽容。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四:大宪章的启示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四:大宪章的启示

    伏尔泰在他的《哲学通信》中,考察了英国的政制形式,他谈及英国政府时,敏锐地注意到“大宪章”在英国政治生活中的重要作用。他指出,这部宪章是“英国各项自由的神圣来源”。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 之三:英格兰的启示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 之三:英格兰的启示

    [提要]一个蛮横的贵族以棍棒对待智慧,一个专制的政府以监狱代替辩论,伏尔泰又回到了巴士底狱。幸运的是,摄政时代的宽松气氛得以使放逐代替了长期监禁。伏尔泰很快获释,他的眼光投向英格兰,他要去看看这个有民选议会的国家是怎样对待自由思想的。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二: 巴士底狱的收获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二: 巴士底狱的收获

    [提要]被囚禁在巴士底狱期间,小阿鲁埃做成了两件事,第一他开始了史诗《亨利亚德》的创作,第二他开始使用伏尔泰这个名字,今后这个名字将成为人类思想发展史上的一个标志。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