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7年8月16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次播音(一小时)2017年8月17日 北京时间6:00点至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异端的权利-----加尔文不容异端

异端的权利-----加尔文不容异端
 
加尔文

法国宗教改革的代表人物加尔文(Jean Calvin 1509-1564)为天主教的法国所不容。他们没收和焚毁他的书,派警察追捕他,逼迫他逃亡国外。他的追随者被逮捕受酷刑,上火刑柱。因为加尔文的学说在法国属于异端邪说。但当加尔文在日内瓦掌权之后,他又迫害和他本人意见不同的人,亲自批准将60多人判处死刑,并迫害敢于批评他的人。卡斯特里奥勇敢地站出来,为异端的权利辩护,他的《论异端》一书是最早点燃的捍卫言论思想自由的火炬。

问:上面我们介绍的拉波哀西和博丹两人,似乎是对立的两级,一为反抗暴君天然合理,一为宣扬君权神授、主权在君。看起来法国思想总是在不同思想的交锋、辩驳中发展。

答:事实如此。而且一个民族思想的拓展与深入,绝离不开言论思想的自由,离不开对所谓异端的宽容。中国古代思想最昌明、繁盛的时代,是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的时代。自儒家被奉为正统,两千余年,基本是死水一潭,有所讨论辩驳,也几乎都是在儒家门墙之内。民国时期,有过一段思想学术上的黄金时代,若不是苏俄势力借日本侵华之力入主中国,中国现在应该已进入世界文明国家的行列了。今天我们给听友介绍的加尔文与卡斯特里奥之争,是一场捍卫异端权利的殊死之争。先说说加尔文这个人,宗教改革两大巨头路德与加尔文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路德基本上活在他的宗教世界里,从未试图掌握世俗的权利,他是个思想家,虽然有时激烈,但也只局限在教理论争中。加尔文就不一样了,他头脑清晰,善于把复杂的神学问题简单化、条理化,使其易于传播,易于为普通教众接受。他还特别有组织能力,能够把宗教势力和世俗权利融合起来,使他不仅能从思想上,还能从日常生活上控制教众。法国历史学大家勒南对加尔文的评价很中肯:“加尔文是那种绝对的人,从一个单一的模子中浇铸出来,他的灵魂不屈不挠,坚硬,无转圜余地,从不怀疑、迟疑。他没有路德那种活跃的、深厚的同情心,也不具备方济各的魅力和柔和感人的言语。但在基督教需要行动的时代,他比谁都成功”。加尔文从法国逃到日内瓦之后,通过讲道逐渐掌握了日内瓦的大权。他控制了市政议会,通过了《日内瓦教会宪章》,详细规定了实行宗教仪式的种种方法。在全市推行严格的清教生活。除了宗教圣歌,不许唱其他娱乐性的歌曲,不许跳舞、喝酒、赌博,不许穿戴新潮时装。当时整个日内瓦城一片死气沉沉,读书要读加尔文的《基督教要义》,交谈要交流听加尔文布道会的体会。一切有违加尔文意志的思想、言论、行为都被禁止。虽然加尔文在法国深受天主教迫害,禁言,但他推行的加尔文主义,其严苛封闭更甚。

问:这就很难让人理解,受过迫害的人,迫害起别人来更变本加利。

答:我倒觉得没什么奇怪的。上次我们已经和听友们讨论过这个问题,但加尔文的情况有点不一样。他不是重新进入这个体制,而是反出这个体制。他反天主教,进行了宗教改革,但他依然不容异端,这就是思想体系上的问题了。一个人受过迫害,绝不能代表这个人就具有宽容、尊重不同思想、捍卫言论自由的心胸,更多的情况反而是越受迫害越偏狭,越生报复心,越不能容忍异见。他没有宽容和异端的权利这种概念,这个观念深入人心要在启蒙运动之后。加尔文受天主教迫害,但他碰到其他的人在一些宗教信条上与自己的观点不一致时,他是绝不宽容的。这时,他碰到了一个与他作对的人,西班牙教士塞维特斯。这个人不仅钻研神学,还钻研科学,他是第一个提出肺部血液循环的人。他继承阿里乌斯派的信条,反对三位一体说。他认为,圣经中从来没有说过三位一体。耶稣是人不是上帝之子。圣灵也不具人格,他只是上帝派到人间的灵。他尖锐地问:如果有三位一体,那上帝岂不成了三头怪物?他给加尔文写信,和加尔文辩论,但是他1553年悄悄跑到日内瓦时,被人认出来告发,结果被逮捕了。加尔文起草了一份有39条罪状的起诉书,最后塞维特斯被判有罪,上了火刑柱,他的死是加尔文不容异端的结果。1553年10月27日,这是个重要的日子,天才执著的塞维特斯只因为他自己对某些宗教信条坚持不同意见,而被活活烧死。这距今已经464年,但我们却仍然需要为宽容和言论自由奋斗。1903年,一群加尔文派的信徒,在烧死塞维特斯的小山上立了一块碑,上面刻了这样一段话:“我们是宗教改革者加尔文的忠实感恩之后裔,特批判他的错误,这是那个时代的错误。但是我们根据宗教改革运动与福音的真正教义,相信良心自由超乎一切,特立此碑,以示和好之意”。

问:我们也要不断的努力,早日建立这样一个纪念碑。

答:是啊,文明社会的发展,在西方也并不容易。对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的迫害,也是相当残酷的,像臭名昭著的宗教裁判所,不知送多少人上了火刑架,原因大多是因为宗教观点不同。那时异端是一定会受惩罚的,加尔文的表现在那个时候很正常,但是卡斯特里奥却站出来反对他了,这倒是很特殊的事情。从两个人的地位来看,加尔文是日内瓦的宗教领袖,既是精神领袖,又是世俗权力的领袖,信众成千上万。在新教世界中,他是大宗师,一言九鼎。而卡斯特里奥不过是一个靠翻译和教希腊文为生的传教士,所以他自嘲自己和加尔文的斗争是苍蝇战大象。他以超绝的勇气,痛斥加尔文对塞维特斯的迫害,他写了一部《论异端》,公开为言论自由争权利。他的勇敢、坚定、睿智,让人敬佩。我来讲讲这件事情,和听友们共享。

先介绍一下卡斯特里奥这个人。他1515年出生在法国边境上的多菲纳省,他在里昂大学读的书,精通拉丁文、希腊文、希伯来文、德文,不用说法语、意大利语就是他的母语。他是一位勤奋、好学的人,知识渊博,而且懂音乐,靠教授音乐来换取微薄的收入。他年轻时读过加尔文给弗朗索瓦一世的献词。在这篇献词中,加尔文大胆地向国王要求宗教宽容,他在信中表现出的那种热情与开放,吸引了卡斯特里奥。他赶到斯特拉斯堡去会见加尔文,两个人见面后,加尔文很赏识卡斯特里奥的学识,他聘请卡斯特里奥去日内瓦学院任教,还任命他当了院长。但是后来,卡斯特里奥翻译了拉丁文本的《圣经》,想在日内瓦出版,可那个时候,想在日内瓦出书,必须得到加尔文的同意。可是加尔文呢,不喜欢他的译本,而且以加尔文的个性,他是不会花时间和卡斯特里奥讨论的,以他的地位,他只需要说行还是不行,因为他自信自己是基督教思想最好的解释者,所以他绝不会听别人的批评。当卡斯特里奥要求他公开辩论来讨论圣经的文本时,加尔文愤怒了,他要求把卡斯特里奥驱逐出日内瓦。卡斯特里奥的传记作者茨威格下了这样一个判断:“不论占统治地位的思想是什么,一旦借助于恐怖统治作为工具,对不同的信仰强求一律,他所实行的就不复是理想主义,而是野蛮行为了”。加尔文正是凭借他手中的权力来压制不同意见,但卡斯特里奥不屈服,下次我们再详细谈一谈他们的斗争。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博丹的主权观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拉波哀西的自愿奴役论之四:人是怎样进入自愿奴役状态的?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拉波哀西的自愿奴役论-- 自愿奴役的状态及对这种状态的反抗

    想了解更多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 之三:英格兰的启示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 之三:英格兰的启示

    [提要]一个蛮横的贵族以棍棒对待智慧,一个专制的政府以监狱代替辩论,伏尔泰又回到了巴士底狱。幸运的是,摄政时代的宽松气氛得以使放逐代替了长期监禁。伏尔泰很快获释,他的眼光投向英格兰,他要去看看这个有民选议会的国家是怎样对待自由思想的。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二: 巴士底狱的收获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二: 巴士底狱的收获

    [提要]被囚禁在巴士底狱期间,小阿鲁埃做成了两件事,第一他开始了史诗《亨利亚德》的创作,第二他开始使用伏尔泰这个名字,今后这个名字将成为人类思想发展史上的一个标志。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 伏尔泰戏剧性的人生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 伏尔泰戏剧性的人生

    [提要]启蒙时代声名最显赫的人物是伏尔泰,他的思想遗产极其丰厚也极其复杂。他是一个时代的标志,在他身上集中体现了十八世纪社会思潮的走向。他毕生为之奋斗的思想自由与宗教宽容,已成为人类文明社会的基本价值。

  •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洞见之四——共和国之名的虚妄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洞见之四——共和国之名的虚妄

    [提要]孟德斯鸠把政体分为三种,并分别指明了它们的原则,他指出共和政体的性质,是人民全体或某些家族在那里握有最高权力。共和政体的运行应该由人民公开选举出他们的代表来实施。但是它依然可能不是这样运行,依然可能剥夺人的自由。共和之名并不保障公民的自由权利。

  •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洞见之三——以权力约束权力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洞见之三——以权力约束权力

    [提要]孟德斯鸠极为睿智地指出: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一条经验。滥用权力意味着侵犯人的自由,因为当权者不知道施用权力应该在何处停止,因此制约权力就是捍卫自由的第一要务。

  •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 孟德斯鸠的洞见之二——恐惧培养奴隶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 孟德斯鸠的洞见之二——恐惧培养奴隶

    [提要]孟德斯鸠的“政体分类说”指明,共和国的统治原则是品德,君主国的统治原则是荣誉,而专制政体则需要恐惧。这个原则至今未有改变。

  •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的洞见之一——政体分类说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的洞见之一——政体分类说

    [提要]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是一部博大精深的著作。它确立了现代文明政制的原则,明确了评价政治制度的基本标准,那就是:这种制度是否保障了人的自由。这部著作不仅从一般法学理论上论述了法与一切其他事物的关系,而且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具体的政制建构。孟德斯鸠谦逊而自豪地说:“如果我的书能使那些发号施令的人增加他们应该发布什么命令的知识,并使那些服从命令的人,从服从上找到新的乐趣的话,那我便是所有人们当中最快乐的人了”。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