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5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8年5月22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5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异端的权利-----加尔文不容异端

异端的权利-----加尔文不容异端
 
加尔文

法国宗教改革的代表人物加尔文(Jean Calvin 1509-1564)为天主教的法国所不容。他们没收和焚毁他的书,派警察追捕他,逼迫他逃亡国外。他的追随者被逮捕受酷刑,上火刑柱。因为加尔文的学说在法国属于异端邪说。但当加尔文在日内瓦掌权之后,他又迫害和他本人意见不同的人,亲自批准将60多人判处死刑,并迫害敢于批评他的人。卡斯特里奥勇敢地站出来,为异端的权利辩护,他的《论异端》一书是最早点燃的捍卫言论思想自由的火炬。

问:上面我们介绍的拉波哀西和博丹两人,似乎是对立的两级,一为反抗暴君天然合理,一为宣扬君权神授、主权在君。看起来法国思想总是在不同思想的交锋、辩驳中发展。

答:事实如此。而且一个民族思想的拓展与深入,绝离不开言论思想的自由,离不开对所谓异端的宽容。中国古代思想最昌明、繁盛的时代,是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的时代。自儒家被奉为正统,两千余年,基本是死水一潭,有所讨论辩驳,也几乎都是在儒家门墙之内。民国时期,有过一段思想学术上的黄金时代,若不是苏俄势力借日本侵华之力入主中国,中国现在应该已进入世界文明国家的行列了。今天我们给听友介绍的加尔文与卡斯特里奥之争,是一场捍卫异端权利的殊死之争。先说说加尔文这个人,宗教改革两大巨头路德与加尔文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路德基本上活在他的宗教世界里,从未试图掌握世俗的权利,他是个思想家,虽然有时激烈,但也只局限在教理论争中。加尔文就不一样了,他头脑清晰,善于把复杂的神学问题简单化、条理化,使其易于传播,易于为普通教众接受。他还特别有组织能力,能够把宗教势力和世俗权利融合起来,使他不仅能从思想上,还能从日常生活上控制教众。法国历史学大家勒南对加尔文的评价很中肯:“加尔文是那种绝对的人,从一个单一的模子中浇铸出来,他的灵魂不屈不挠,坚硬,无转圜余地,从不怀疑、迟疑。他没有路德那种活跃的、深厚的同情心,也不具备方济各的魅力和柔和感人的言语。但在基督教需要行动的时代,他比谁都成功”。加尔文从法国逃到日内瓦之后,通过讲道逐渐掌握了日内瓦的大权。他控制了市政议会,通过了《日内瓦教会宪章》,详细规定了实行宗教仪式的种种方法。在全市推行严格的清教生活。除了宗教圣歌,不许唱其他娱乐性的歌曲,不许跳舞、喝酒、赌博,不许穿戴新潮时装。当时整个日内瓦城一片死气沉沉,读书要读加尔文的《基督教要义》,交谈要交流听加尔文布道会的体会。一切有违加尔文意志的思想、言论、行为都被禁止。虽然加尔文在法国深受天主教迫害,禁言,但他推行的加尔文主义,其严苛封闭更甚。

问:这就很难让人理解,受过迫害的人,迫害起别人来更变本加利。

答:我倒觉得没什么奇怪的。上次我们已经和听友们讨论过这个问题,但加尔文的情况有点不一样。他不是重新进入这个体制,而是反出这个体制。他反天主教,进行了宗教改革,但他依然不容异端,这就是思想体系上的问题了。一个人受过迫害,绝不能代表这个人就具有宽容、尊重不同思想、捍卫言论自由的心胸,更多的情况反而是越受迫害越偏狭,越生报复心,越不能容忍异见。他没有宽容和异端的权利这种概念,这个观念深入人心要在启蒙运动之后。加尔文受天主教迫害,但他碰到其他的人在一些宗教信条上与自己的观点不一致时,他是绝不宽容的。这时,他碰到了一个与他作对的人,西班牙教士塞维特斯。这个人不仅钻研神学,还钻研科学,他是第一个提出肺部血液循环的人。他继承阿里乌斯派的信条,反对三位一体说。他认为,圣经中从来没有说过三位一体。耶稣是人不是上帝之子。圣灵也不具人格,他只是上帝派到人间的灵。他尖锐地问:如果有三位一体,那上帝岂不成了三头怪物?他给加尔文写信,和加尔文辩论,但是他1553年悄悄跑到日内瓦时,被人认出来告发,结果被逮捕了。加尔文起草了一份有39条罪状的起诉书,最后塞维特斯被判有罪,上了火刑柱,他的死是加尔文不容异端的结果。1553年10月27日,这是个重要的日子,天才执著的塞维特斯只因为他自己对某些宗教信条坚持不同意见,而被活活烧死。这距今已经464年,但我们却仍然需要为宽容和言论自由奋斗。1903年,一群加尔文派的信徒,在烧死塞维特斯的小山上立了一块碑,上面刻了这样一段话:“我们是宗教改革者加尔文的忠实感恩之后裔,特批判他的错误,这是那个时代的错误。但是我们根据宗教改革运动与福音的真正教义,相信良心自由超乎一切,特立此碑,以示和好之意”。

问:我们也要不断的努力,早日建立这样一个纪念碑。

答:是啊,文明社会的发展,在西方也并不容易。对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的迫害,也是相当残酷的,像臭名昭著的宗教裁判所,不知送多少人上了火刑架,原因大多是因为宗教观点不同。那时异端是一定会受惩罚的,加尔文的表现在那个时候很正常,但是卡斯特里奥却站出来反对他了,这倒是很特殊的事情。从两个人的地位来看,加尔文是日内瓦的宗教领袖,既是精神领袖,又是世俗权力的领袖,信众成千上万。在新教世界中,他是大宗师,一言九鼎。而卡斯特里奥不过是一个靠翻译和教希腊文为生的传教士,所以他自嘲自己和加尔文的斗争是苍蝇战大象。他以超绝的勇气,痛斥加尔文对塞维特斯的迫害,他写了一部《论异端》,公开为言论自由争权利。他的勇敢、坚定、睿智,让人敬佩。我来讲讲这件事情,和听友们共享。

先介绍一下卡斯特里奥这个人。他1515年出生在法国边境上的多菲纳省,他在里昂大学读的书,精通拉丁文、希腊文、希伯来文、德文,不用说法语、意大利语就是他的母语。他是一位勤奋、好学的人,知识渊博,而且懂音乐,靠教授音乐来换取微薄的收入。他年轻时读过加尔文给弗朗索瓦一世的献词。在这篇献词中,加尔文大胆地向国王要求宗教宽容,他在信中表现出的那种热情与开放,吸引了卡斯特里奥。他赶到斯特拉斯堡去会见加尔文,两个人见面后,加尔文很赏识卡斯特里奥的学识,他聘请卡斯特里奥去日内瓦学院任教,还任命他当了院长。但是后来,卡斯特里奥翻译了拉丁文本的《圣经》,想在日内瓦出版,可那个时候,想在日内瓦出书,必须得到加尔文的同意。可是加尔文呢,不喜欢他的译本,而且以加尔文的个性,他是不会花时间和卡斯特里奥讨论的,以他的地位,他只需要说行还是不行,因为他自信自己是基督教思想最好的解释者,所以他绝不会听别人的批评。当卡斯特里奥要求他公开辩论来讨论圣经的文本时,加尔文愤怒了,他要求把卡斯特里奥驱逐出日内瓦。卡斯特里奥的传记作者茨威格下了这样一个判断:“不论占统治地位的思想是什么,一旦借助于恐怖统治作为工具,对不同的信仰强求一律,他所实行的就不复是理想主义,而是野蛮行为了”。加尔文正是凭借他手中的权力来压制不同意见,但卡斯特里奥不屈服,下次我们再详细谈一谈他们的斗争。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博丹的主权观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拉波哀西的自愿奴役论之四:人是怎样进入自愿奴役状态的?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拉波哀西的自愿奴役论-- 自愿奴役的状态及对这种状态的反抗

    想了解更多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忆录》与雷加米埃夫人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忆录》与雷加米埃夫人

    [提要]夏多布里昂一生著作等身,但对后世最有意义的著作是《墓畔回忆录》。这部书写了三十多年,记述了他一生的经历和思考,同时也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十九世纪欧洲文化、外交、社会、人物栩栩如生的画卷。圣·伯夫称,仅此一书,便足以使夏多布里昂不朽。然而在这部书的背后,有一位伟大的女性在支持、鼓励着他完成这部著作,她就是当时法国社交界美人中的美人雷加米埃夫人。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诗学——激情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诗学——激情

    [提要]夏多布里昂认为,基督教本身就是一种激情,它改变了人的激情的性质,使激情与爱混合为一,从而形成艺术创造的原动力。那些殉道者、忍受孤独的沙漠教父,都以一种崇高的激情,追求人类的至善与博爱。在这些激情转向艺术创造时,人类精神世界最伟大的作品诞生了。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谛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谛

    [提要]在大革命造成的社会动荡中,以往的社会秩序不存在了,社会运行的失序,使不同社会阶层的人,质疑以往社会所遵循的道德规范。大革命摧毁了维系法国传统道德和社会秩序的天主教系统,从而使人的信仰崩溃。该如何收拾溃散的人心?挽救法国的传统价值,是夏多布里昂最为焦虑的问题,他竭尽才智,为基督教奋力辩护,希望以重建信仰来拯救法国。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五——论僭主政治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五——论僭主政治

    [提要]夏多布里昂对法国大革命中造成恐怖统治的领导人,如马拉、罗伯斯比尔深恶痛绝,认为他们是“双手沾满鲜血的魔鬼”。在考察希腊革命时,他发现了与这些激进领袖相当的人物,那就是僭主。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对革命的思考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对革命的思考

    [提要]面对法国大革命的疾风暴雨,夏多布里昂开始深思革命问题。在他心目中,有许多人类社会所信奉和追求的价值,会被迫通过革命来获取。但是革命并不具有天然合理性,有时革命的理想,会因革命过程中的行为,而变成罪恶。在革命的名义下,那些邪恶的个人和政党,最容易上下其手,造成人类社会的悲剧。

  • 夏多布里昂之三: 阿达拉——浪漫情感的颂歌

    夏多布里昂之三: 阿达拉——浪漫情感的颂歌

    [提要]在费城告别华盛顿,夏多布里昂在北美广袤的大地上旅行。一望无际的草原,不见天日的森林,湍急的河流,怪异的印第安部落,刺激他的心灵自由飞翔,想象自由扩展。他酝酿构思了小说《阿达拉》,可以说这为法国浪漫主义文学正式签发了出生证。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二,动荡中的美洲之行:华盛顿与拿破仑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二,动荡中的美洲之行:华盛顿与拿破仑

    [提要]1785年,夏多布里昂 (François-René, vicomte de Chateaubriand ,04 -09 -1768 - 04 - 09 -1848)参军,成为纳瓦尔军团的少尉。他离开贡堡到了巴黎。作为贵族,他被引荐入宫,觐见路易十六,并陪同国王狩猎。这是他同波旁王朝有了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使他在未来的岁月中,既坚持保皇党立场,又争取思想和言论自由。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