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7年3月25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3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3月26日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国总统大战还会不会打出奇迹

作者
法国总统大战还会不会打出奇迹
 
菲永(左)与朱佩 路透社

法国中右翼总统候选人第二轮初选在两位前总理之间打响,一位是朱佩,一位是菲永。第一轮的结果仍然让法国舆论惊奇:菲永意想不到的超级领先,前总统萨科齐意外淘汰,两年来一直被民调排在第一的朱佩以跛脚的成绩进入第二轮。候选人力量你消我长,缘由何在?第二轮已是菲永铁定的天下?朱佩难道只是敲敲边鼓?而左翼,面对这一切,甘愿失败?

中右翼候选人两年多的苦战在刚刚过去的星期天落下第一阶段的帷幕。得票高达44℅,菲永现在是最被看好的人选,同时也成为左翼及极右翼新的眼中钉。朱佩本是左翼眼中可以拦阻萨科齐在第二轮获胜的候选人,得票只有28℅,似乎只有发生奇迹他才能战胜菲永。然而,左翼总统奥朗德还没有表态。

菲永对朱佩

菲永两年来民调一直徘徊在10℅左右,在最后两周发生涌动,民调破胆推测又跃升十个点。在最后一天,任何民调都没测到任何人都没有想到菲永窜升至44℅。两年来,朱佩一直领先萨科齐,第二轮朱佩对萨科齐早已被民调机构推定,在第二轮决赛,朱佩应轻而易举战胜萨科齐出线,代表中右翼竞选法国下届总统,民调的这盘棋全盘落输,朱佩要比菲勇落后16个点。而且,萨科齐失败后宣布支持菲永,菲永的胜利似乎志在必得。

第二轮,没有了萨科齐,左翼很难再去投票支持朱佩,朱佩的票仓成问题。如此劣势,朱佩却知难而上,决定以自己的计划对抗菲永的计划,他认为菲永的减少50万公务员的措施根本站不住脚。周一晚间,菲永上电视一台,朱佩上电视二台,两人遥遥对抗。

朱佩与菲永身份发生了变化,朱佩现在是挑战者,他首先指责萨科齐支持菲永绝非偶然,因为他们两人从2007至2012联手治理法国,朱佩此意是,人们责怪萨科齐统治五年成绩不佳,菲永同样要承担重大责任,菲永并非从天而降的新人。菲永要减少50万公务员,把公务系统工作时间从35小时增至39小时,朱佩指责这是“非常粗暴的手段”,把增值税增加160亿欧元,既很粗暴,又根本无法落实。朱佩认为,菲永要与过去决裂,并不意味着破坏脆弱的法国社会基础,应该改革才对。朱佩称自己的改革措施同样很勇敢,只不过既现实可行又可信。朱佩还抓住另外一点不放,他称菲永属于一个因袭传统的大家庭,视野极其守旧,自己则向现代性开放。朱佩批评菲永与反同性恋法案组织“示威属于大家”靠近,在堕胎问题上也很暧昧。朱佩还认为他是最有能力让极右翼在大选中失败的合适人选。朱佩认为,选民必须知道一个重大的问题,在他和菲永之间,谁是既能挡住极右翼又能让尚未死亡的左翼失败的候选人。

菲永则在一台回应称,朱佩为了试图提升投票率,把他的竞选纲领“漫画化”。他说,“我不会因我为价值辩护而道歉。我守护家庭的价值,我维护国家的威信以及维护对他的国家的爱。也许坐在电视台看这些显得太过时,但是在法国人心中,这一点也不过时”。

菲永与萨科齐的区别在哪

菲永意外胜出,导致前总统萨科齐被淘汰,萨科齐在第一时间表态支持自己担任总统时任命的总理。事实上,两人在政策主张上有很大的类似。尽管在经济和社会问题上,菲永的主张更自由化。

故此,萨科齐失败后,有些分析者指出,选民抛弃了萨科齐,但是他们保留了萨科齐的价值观。的确,萨科齐主张让劳动者自由选择,不受35小时框架,菲永主张废除35小时;萨科齐希望废除30万公务员岗位,菲永要废除60万岗位,前者要把个人所得税减少10℅,后者要增加两个点的增值税;菲永要把退休年龄在2022年推迟到65岁,萨科齐主张渐行,2020年推迟到63,2025年再推迟到64岁。两个人在社会问题上常常一致,除了在大学生戴伊斯兰头巾的问题上,萨科齐要禁止,菲永认为比例太大不现实,在对待登记在册的有恐怖做案危险的人员问题上,萨科齐主张拘押,菲永认为毫无意义。

因此,抛弃萨科齐选择菲永并非他们的竞选纲领严重不同,问题出在对各自人格的看待上。萨科齐有时有点失控比如他说“我们的祖先是高卢人”以及对那些在学校食堂不吃猪肉的孩子“吃双倍的薯条”等等说法让部分选民不适。他们还指责萨科齐对朱佩的支持者贝鲁抨击过多,效果适得其反。萨科齐另外失败的原因可能是,萨科齐上次执政时常说法国人是“弑国王的人民”,现在弑国王者彻底起来把这个他们已在2012年砍头的总统送回老家。

根据政治学家圣马力的观察,右翼选民在喜欢萨科齐的路线但不想要他再做总统,喜欢朱佩的为人却觉得他的路线很软弱之间徘徊,结果他们找到了一个合成产物,这就是菲永。

左翼怎么办

菲永大幅领先获胜后,左翼似乎才发现菲永经济上主张极其自由、价值观上相当保守。现任总统奥朗德“失去了最好的对手”萨科齐,因为萨科齐最容易让法国人产生分歧。奥朗德的亲信坦承,奥朗德在右翼三大候选人身上打错了算盘,最早他以为萨科齐会出线竞选;接下来受民调影响他接受了朱佩将成为右翼候选人;对于菲永,奥朗德从未想到他会成为中右翼的总统候选人。

奥朗德是否出来竞选,如果出来,对准菲永的经济自由主义也许是最好的靶子。奥朗德周边人士认为,菲永杀出来现在看起来不见得是一个坏消息:他们形容菲永不过是一个八十年代的候选人,经济主张非常自由,非常的撒切尔主义,非常的里根主义;在社会问题上则非常传统保守。因此,菲永的竞选计划对左翼选民来说很吓人。奥朗德的总理瓦尔斯周一立即在这一缺口往下挖:法国不需要极端自由主义和极端保守主义提出的办法。奥朗德周边人士称,我们的候选人也会像菲永那样,从10℅出发,最后一举多得44℅.

不过,一些民调机构没有这么乐观,中右翼第一轮结果显示,法国人“不愿见到一场奥朗德与萨科齐的竞赛”,而参与中右翼初选投票的左派事实上已经向左翼候选人可能将出现在第二轮总统大选提前进行了告别。当然,民调机构现在比较谨慎,他们的预测往往让人瞠目结舌。

极右翼的担心

萨科齐竞选时把自己作为抵制极右翼的护墙,菲永胜利后,不少分析指出,极右翼事先没有任何针对菲永的预测,因此显得束手无策,而且,作为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一派的代表,许多受极右翼影响的选民也极容易得到菲永的吸引。比如菲永在最后半个月明确打出自己作为瑟甘的门徒,反对马斯垂科特条约,主张国家主权第一;菲永与接近天主教传统的选民靠近,曾经声势浩大的反对同性恋法案组织“示威属于所有人”的发言人成了菲永的代言人,为菲永最后的飞跃提供了无可争辩的助力,萨科齐本来是这部分选民的代表,但是他在同性恋法案上的犹疑态度,最后表明将不会对同性恋法修正,以及担心萨科齐最后遭到重围,使右翼不能夺去胜利,都让这部分人最终离开了他。

极右翼国民阵线在经过短暂的迷惑之后意识到菲永“阴险的扩展地盘”,抨击菲永减少50万公务员的计划是“谵妄性的”,比所有候选人的经济计划都要“极端”,国民阵线同样要把菲永划入萨科齐主义者,“菲永是萨科齐担任总统时所要的政策的总指挥”。国民阵线的一些领袖承认,菲永能够吸走一大部分本可以给他们投票的保守人士或天主教选民,他们认为,菲永拉住反婚姻法组织等于抢走了“墙外的右翼选民”。而且,在外交上,菲永的有些主张同国民阵线接近,菲永主张法国靠近俄罗斯与伊朗,不怕损害美国和逊尼派的利益,国民阵线对此也很担心。

 

 

 


同一主题

  • 法国/总统选举

    法国中右翼初选菲永与朱佩“隔空对战”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总统大选

    法国右翼共和党初选初步结果:前总理菲永优势明显

    想了解更多

  • 法国下届总统

    法国右翼初选局面诡异 “老三”菲勇或后来居上

    想了解更多

  • 法国大选投票日逼近 竞选气氛激化

    法国大选投票日逼近 竞选气氛激化

    法国总统大选距首轮投票还有一月,气氛骤然激化起来。丑闻缠身的法国右翼共和党候选人菲永率先发难,直指爱丽丝宫“黑箱作业”搞阴谋,对其一系列司法遭遇负直接责任,招来奥朗德总统和左翼强烈反击。口水战,丑闻,真正的竞选计划变得黯淡,其他候选人深感遗憾。

  • 香港:一场可能加深政治裂痕的选举

    香港:一场可能加深政治裂痕的选举

    2014年,香港人为能在2017年直选特首示威数月,震动国际。星期日,香港将选出新特首。法新社评论指这是一场转弯抹角的有利于北京的选举,恐怕在这座前英国殖民地又一次挖深了政治裂痕。

  • 习思想拟入党章与清理薄王思想余毒

    习思想拟入党章与清理薄王思想余毒

    后文革时期,“毛泽东思想”在中国过时,中共党内再也没有领袖以思想或主义自我标榜。有关习近平思想可能被写入十九大党章的报道突然让熟悉中国政情的人感到茫然,这意味着习近平将成为继毛泽东之后的第二个拥有“思想”的领导人?同日还报出另一个相关的“思想”,一个在党的领导者看来需要清除的“坏思想”,原话出自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之口:“清除薄王思想余毒”。两个“思想”同日被媒体报出,好像兄弟仇人,难解难分,让“思想”一词获得了某种不可思议的戏剧性。

  • 空饷丑闻从右到左打穿法国政坛

    空饷丑闻从右到左打穿法国政坛

    法国政界高层人士的“空饷门”丑闻再次波及泛滥,终于打穿了“左”与“右”的界限,如同一股洪水猛兽搅动着大选30天前的法国人心。

  • 法国大选:首场电视辩论拉开选战角逐

    法国大选:首场电视辩论拉开选战角逐

    法国总统选举继上周五正式公布11名候选人之后,周一晚间举行的首场电视辩论拉开选战最后阶段的角逐,5位民调领先的候选人就内政外交议题的公开阐述辩论,辩论被指将对5周后即将举行的首轮投票产生关键作用。

  • 互呛频频 土耳其对欧多国紧张升级

    互呛频频 土耳其对欧多国紧张升级

    随着土耳其就扩大总统埃尔多安权限的宪法公投4月16日举行日期的日益临近,因德国等欧洲多个国家拒绝土耳其官员进入其境内做公投造势导致欧洲与土耳其关系、尤其是德土关系紧张,埃尔多安指责德国采取“纳粹手段”,指骂荷兰是“法西斯残余”,周日,德土对抗再度升级,针对埃尔多安周日讲话直接将“纳粹”一词点名德国总理默克尔,柏林方面改变持续两周来的克制态度,谴责埃尔多安已经“越线”。  

  • 巴黎奥利机场攻击 嫌犯口称

    巴黎奥利机场攻击 嫌犯口称"受安拉之意而死"

    周六清晨,巴黎南郊奥利机场的枪声再次打破了法国春天周末的平静,一名39岁的法国男子试图抢夺一名女巡警枪支,被当场击毙。机场当天暂停航班、疏散乘客。法国反恐部门展开调查。检察官表示,这名男子此前已经被警方和情报部门记录在案,机场攻击案发时他曾口称自己“受安拉之意而死”。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