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4月29日法广中文新闻(一小时)北京时间19点-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9/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9/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4月30日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政治

八年两重天美国还“能不能”?

media 美国总统奥巴马,2016年9月24日 REUTERS/Joshua Roberts

八年是一段多长的时间?小孩子会觉得十分漫长,成人会觉得飞逝而过。奥巴马八年前当选为第一位黑人总统,曾经让美国和全世界的许多人感动并充满希望。八年后,美国第45任总统的竞选过程如同一场没完没了的地震和余震,震碎了美国内外不少人的希望,而我们的世界当下最需要的正是希望。

“是的,我们能”,八年前奥巴马竞选总统的这个口号,曾经凝聚了多少人心,展示了多少美国最美好的一面。2009年1月20日,有100万人在寒冷但无限明媚的阳光下,倾听奥巴马宣誓就职宣布说:“我们要为无谓的摩擦、不实的承诺和指责画上句号”,“要打破牵制美国政治发展的若干陈旧教条。”

八年后回头看,最难斗的不就是弥漫于人类政治生活里的“无谓摩擦、不实承诺和指责”吗?在八年后的2016年大选中,美国选民并没有多少机会好好听一听候选人有关国家政治经济社会政策的足够和深入的解释,在时间有限的电视辩论会上,“无谓的摩擦、不实的承诺和指责”,甚至相互爆料攻击和性丑闻却总是能有充分的时间。

八年前和八年后,美国的政治生活气氛全然不同。首先看八年前:《洛杉矶时报》和彭博社在2008年12月开展的一项民调显示,尽管奥巴马只获得了53%的大众选票,但有74%的美国人表示,他们对他的选举过程持正面看法。

再来看八年后:《纽约时报》和CBS新闻频道本月开展的民意调查显示,由于这次美国大选,82%的选民对政治感到厌恶而非兴奋。

八年后,奥巴马仍然是一位受欢迎的将卸任总统。按一般规律,离任期越远,奥巴马受欢迎的程度还会越高。就如同当年在法国被称为“懒汉总统”的雅克-希拉克,如今成为了法国人的“香饽饽”一样。不过,再没有其他的美国总统候选人敢说“是的,我们能”了,这种充满自信精神的豪言壮语似乎已经成为笑话。而当年就是靠着这份自信,连愈演愈烈的金融危机也未能动摇美国社会的底气。

奥巴马的政治理想高尚无比,但却没能在八年任期内实现,相当多的美国选民失望忧虑恐惧愤怒。责任在谁呢?像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国家一样,全球化只让部分人尝到了甜头,很多人尝到的只是失业的苦涩,整个社会面对的是解体崩溃。这不仅仅是奥巴马执政八年的问题,而是近二三十年的国际政治经济历史走向的初步结局。奥巴马的一系列国内社会经济政策一直受到共和党掌握的国会全力阻碍,成为一位充满理想不乏正义之心,但并不顺遂也无运气的“跛脚鸭”总统。

美国《纽约时报》评论说:“奥巴马上台时背负着主要是由他自己制造的不切实际的预期。”而八年后,“他青睐的继任者入主白宫所基于的假设会是:几乎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得到改变。对那些因为可能即将迎来一位女总统而喜出望外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引人深思的转折。”

“此外,这等于是冷酷地证明了希拉里当初反对奥巴马的理论是正确的。她在2008年似乎嘲弄了奥巴马在民主党初选中所传递的天真乐观的信息,以及全凭个性的力量便足以成事的那种自信。”

八年前,希拉里-克林顿曾在一个竞选宣传活动上就奥巴马当选总统的前景进行预测时,讥讽地预言说:“人人都将知道我们该从善如流,世界将完美无瑕。” 说到这时,她耸了耸肩又说:“也许我活得稍微长了一点,所以知道会有多难,我没有任何幻想。”

以2016年总统大选为界,前八年是奥巴马以“我们能”为口号的乐观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则将成为美国自问“我们还能不能”的漫长自我审视的时期。

八年两重天,美国还“能不能”?对此,回答是不言而喻的。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