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7年3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3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3月23日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陈破空:美国本次竞选运动凸显了美国民主制度的长盛不衰

作者
陈破空:美国本次竞选运动凸显了美国民主制度的长盛不衰
 

距11月8日美国总统选举不足一个月之际,两党总统候选人的争夺战日益呈现白热化。历次美国大选都会吸引全球的目光,这不仅因为美国起着主导世界的作用,还因为美国的竞选运动每一次都轰轰烈烈,常常会出现各种爆料,随时可能改变民意导向。今次竞选毫不例外,也是一波三折,先是特朗普口无遮拦、得罪不少选民,后又曝出希拉里身体不支的消息,一度影响选民的信心。至今,民主、共和两党总统候选人已进行了两轮公开辩论。每一次辩论都吸引了全球舆论的密切关注。哪位候选人最终能够获取更多民心,入主白宫?美国大选的最终结果将给美国社会带来怎样的变化?又将如何影响全球的政治格局?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观点。

法广:美国总统候选人公开自由辩论的形式,目前在其他国家越来越鲜见,如何看待这种形式?两名竞争对手在辩论中互相揭短、指责、攻击的表现是否值得认可?候选人能在多大程度上通过在辩论中的表现赢得更多民心?

陈破空:美国总统今年的辩论进行了两轮。辩论中有些揭短,或者是爆料、爆丑闻,这种做法表面上看有些让人感到遗憾,希望不仅民主制度是完美的,候选人也是完美的,候选人主要应该是辩论政策。但是,不幸的是有一些揭短、或者是一些丑闻的爆发,让人感到视觉上不太舒服,但是,这反过来我们想到,美国民主的优越之处。当个人的私德出现问题的时候,在一般生活中,可能没有问题,但是作为一个总统候选人,要竞选国家领导人,要领导一个伟大的国家,那么当竞选到来的时候,平时不被人注意的一些私德问题,却会被放大镜加倍来放大来看,所以在竞选辩论中把各自的人品、品行都拿来比较,这也是个好事。

在有些国家,像中国这些国家,一些高官或领导人,有无数的负面新闻、权钱交易、什么贪污腐败、甚至小三、二奶、包女人这些事情,都隐藏在铁幕之下,人们无法得知,也无法看到。如果有一天中国的领导人、或者中国的领导人可以选举,而候选人,不管他是谁,如果能站出来把自己的家庭、自己的个人品行拿出来摆一番,或者互相批评一番的话,那这个国家就是伟大的进步了。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比美国不知落后多少。不是50年的落后、100年的落后,应该是240年以上的落后,也就是说从美国建国之初算起的话。美国已经建国240年,实际上美国在建国之前,那种状况就比今天的中国更进步,在政治上。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美国的民主制度是完善的,美国的民主依然是伟大的。因为我们看到的这种辩论的形式,直接面对选民的形式,在各国都还没有达到美国这样的高度。我们看到希拉里在前面讲,特朗普抓住椅背站在后面警觉地听着,这种镜头足以是经典的镜头,在很多很多世纪过去之后,这样的镜头还可以留在历史上。

法广:两场辩论,两名候选人均使出浑身解数,淋漓尽致地展示了各自的应变能力。如果说,双方在第一场辩论中保持了基本的风度的话,那么第二场辩论的气氛则大相径庭,双方展开了唇枪舌战,不惜进行个人攻击、损毁对方名誉。辩论之后,美国的舆论导向如何?

陈破空:我想这个辩论今年有几个特点。第一,两位候选人都相当地有争议。一个是希拉里,她有30年的国务活动经验,是老牌的政治家。克林顿家族历来有许多负面的新闻,包括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在跟女性的关系上有很多负面新闻,而希拉里本身跟华尔街金融大鳄的一些关系也受人诟病。再加上她有电邮事件,不慎使用个人电邮来处理国家公务等等,都带来一些负面新闻。所以在体制内,她是一个争议性的人物。

而特朗普,他是体制外来叫板体制。他也是具有争议性的人物。他商人出身、地产大亨,应该说他过去年轻的时后并没有想到有一天他要竞选总统。所以在私德方面,对自己没有那么严格地约束。就没有想到,竞选总统时,哪怕在更衣里几句调侃的话,不太雅观的话,没有做什么行为的话,都可以拿出来作为显微镜、放大镜来看,所以让人感觉到他私德不是那么检点。

第二个特点就是,今年政策已经很分明了,希拉里的政策,她的选民已经很支持她。就是大政府、小社会,提高福利、一定程度地减税等等。特朗普的政策也很分明,就是共和党的政策。而且他是非常明确地要加强移民管制、要加强反恐,要更多地注重美国的经济、重振美国经济等等。所以政策上,辩论已经不多,各自的选民已经做出了选择。最后也就是争夺中间选民。在这种情况下,双方的辩论就是尽量地去削弱对方。因此就呈现了这一次所看到的辩论就更多地不辩论政策,尤其是第二轮辩论,更多地是在削弱对方。削弱对方的时候,双方都不肯罢休。特朗普被很多个人负面的新闻爆露出来之后,希拉里会去利用。但希拉里要利用这些新闻的时候,特朗普一定会去反击。他事先也要去收集一些跟克林顿家族不利的一些例子来反击。双方有来有往,互相揭短,就演变成一场好象是个人攻击。

但是我们也看到这场辩论所呈现的亮点,就是开始两人不握手,结束的时候握手;两人从互相揭丑、揭短开始,但是最后在互相赞扬中结束。这证明:美国的民主制度、美国的民主形式仍然是非常了不起的。尽管互相的辩论,都想力争总统宝座,但是辩论之后,他们都承认,谁选赢了,都会承认对方,谁选输了,都会支持对方。所以总体来说,在宏观上,这种民主完全没有出问题,完全很正常。

法广:我们其实也看到,为了赢得更多的选票,两名候选人在竞选运动中不断调整各自立场。在剩下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摆在两名候选人面前的还有那些选择?
陈破空:这在竞选中、在民主政治中,政党的选举或者总统候选人的选举,他们都会调整政策,都往中间方向调整。最初都会表达的比较极端,像民主党最初的时候,为什么会有桑德斯和希拉里的竞争。因为桑德斯是极左,他用更多的社会福利来召唤社会弱势群体,尤其是年轻人的选票。希拉里就比他靠中一点。后来希拉里取胜之后,也不得不吸收桑德斯政策中的一些长处。

反过来,特朗普在最初的竞选中,他是以一种极右的姿态出现,反对体制内正儿八经的这种作风。他提出的这些政策显得很尖锐、很极端,这样吸引了眼球、吸引了媒体的注意。包括相当极端的一些说法。但是当他成为共和党提名的时候,他就不得不照顾到共和党这个庞大的党机器和体制内的运作。因此他在调整他的政策,往中间靠。不再会提出激进的口号。所以说限制非法的移民,甚至会称赞拉丁裔的工人,在对中国的问题上也是,一方面经济上强硬表态,另一方面也对中国的其他一些做法有所称赞、有所肯定。但是上任之后,他的基本的脉络不会改变。如果说特朗普上台,他的以美国为中心的政策,甚至可能国际孤立主义的政策会占上峰。同样希拉里上台的话,她会照顾国际情绪,或者说以走传统的政治路线,仍然是很清晰的。竞选中,他们往中间调整,竞选之后,在中间的基础之上,体现他们各自的偏左、偏右的风格。

法广:有一种传言说许多中国人更希望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当选。为什么特朗普会获得这些中国民众的青睐?

陈破空:我想中国民众分几种:就像海外部分的华人支持特朗普当选,他是支持共和党的理念,即:小政府、大社会。大社会不要过度地依赖福利、依赖勤奋创业的精神。这属于正常的心态。他们是有民主素养、在民主制度下的体会。但是有海内外许多的中国人、尤其是国内的中国人,他们支持特朗普的心态却是非常的奇怪,甚至有他们自己的心态。他们选择性地解读特朗普。比如他们喜欢特朗普一些其他的理由:特朗普是商人、很成功,因为中国人痴迷财物、喜欢金钱,所以从这个角度喜欢特朗普。特朗普是房地产大亨,美国的房地产大王,而中国富豪的致富模式都是房地产,从房地产起家、淘金,所以中国人习惯了把房地产大亨看得很高。

另外,特朗普是以强人姿态出现,好像要采取一些以前美国民主制度中没有的一些强硬措施,不顾规则、不顾一般的人权标准,说出的一些话。这个强人姿态符合中国人长期受强人政治统治的这么一种受虐狂心态,或类受虐狂心态的后遗症。当然中国人不会意识到这一点。另外像特朗普主张在美墨边境修筑高墙,符合中国人那种排外的心态,还有特朗普主张说不准穆斯林入境,符合中国人种族歧视的心态。而特朗普主张严打恐怖主义,又符合中国人那种没有安全感、追求安全第一的心态。所以中国人用自己的心态来选择性地解读特朗普。他们没有解读一个完整的特朗普,因此这些人对特朗普就非常地有好感、支持;另外特朗普在提到中国问题时,不提人权,而是提到经贸,中国人觉得他很现实。

事实上,我们看到,刚才我说到的这些中国人,其实基本上都是亲共的,支持共产党政府的,或者说长期受共产党洗脑的,变得相对来说认同了现在共产党现在一党专政的这些中国人,他们支持特朗普,甚至有些人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以为特朗普是体制外的人物,是个捣蛋的,他上台之后就会把美国搞得很糟,会对中国有好处。实际上说的是对共产中国有好处。但他们的这种想法,因时间关系我不能做深入的分析,实际上恐怕效果跟他们想得完全相反。所以中国人从这种复杂的、很偏离的心态来理解特朗普,我想一方面理解的不正确,而且特朗普当选之后,与他们的预期也会很不一样。

法广:您如何预测美国大选结果?不同的结果将给美国社会和世界政局带来怎样的结果?

陈破空:目前从表面上看,希拉里领先特朗普,在民意调查中。但是民意调查很复杂,偏向于自由派、民主党的,像:CNN、纽约时报这些民调是对希拉里有利。但是偏向于保守派、共和党的那些如:FOX、或者网上的一些民调又对特朗普有利。所以,今年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是传统政治家之间的竞争,也不是体制内的政治家之间的竞争,而是一个体制外的人来叫板体质内的政治家,这个壁垒分明,跟历史上完全不一样。两百多年美国历史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希拉里代表了一个传统的、体制内的老牌的政治家,特朗普代表了一个体制外的生手。他在共和党是体制外的,在整个国家也是体制外的。一个体制外的人来叫板体制,在中国媒体上把它描述为美国民主制度的失败,美国民主的没落,甚至说特朗普现象代表了美国民主制度走向终点。恰恰相反,一个体制外的商人能够叫板一个有30年经验的、一个体制内的政治家,恰恰证明了美国民主制度的长盛不衰。美国这个民主可以随时得到修正,当体制内的人给人的感觉失望,或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体制外的人崛起、可以单枪匹马来挑战体制,而且以成为总统候选人,就这一点就可以载入史册。如果中国有一天出现了这一情况,一个体制外的人能挑战体制,能够一跃而成为国家领导人的话,那中国是何等的进步、何等的文明。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美国不知比中国先进多少!

今天的中国政府和官方媒体嘲笑美国,仍然是一种太监心态,好像看见了别人的婚姻出现了问题,有人争吵了、有人离婚了、有人发生家庭纠葛了,就大声喊婚姻不好,还是回到紫禁城过太监生活,互相劝告大家还是阉割为好。所以这种太监心态来解决民主制度,那真是非常荒谬,而且可笑。

  • 陈破空:中国炒作韩国萨德,目的在于掩盖金正恩毒杀金正男的尴尬丑闻,转移视线

    陈破空:中国炒作韩国萨德,目的在于掩盖金正恩毒杀金正男的尴尬丑闻,转移视线

    近来,朝鲜半岛局势颇为引人关注。美韩两国开始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朝鲜当局则以发射导弹的行径不断挑衅国际社会。中国则受到萨德事件与朝鲜核武问题的困扰。中韩两国紧张关系不断升级。北京明确表态,威胁美韩两国将为萨德反飞弹系统引发的后果负责,中国民间也掀起反韩声浪。然而,面对朝鲜,北京似乎更为宽容,主张美朝对话以化解危机。面对两个朝鲜,中国为什么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立场?中国对韩国采取的一系列行动能否奏效?中国与美国、韩国及朝鲜的关系将朝向何处发展?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姦——性别伤害的文化符号”展封展后的故事

    “姦——性别伤害的文化符号”展封展后的故事

    2017年3月,一批中国男女艺术家围绕针对女性的暴力主题的作品在法国巴黎女权天地(Espaces des Femmes)展出。展览取名:“姦——性别伤害的文化符号”文献展。如果说在三八国际妇女节这一天开办针对女性的暴力主题的艺术展是正逢其时的话,这次展览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是借巴黎女性空间一方天地,再现一次两年前在北京被迫胎死腹中的一次展览。2015年,由北京艺术家崔广厦策划发起的《姦:性别暴力伤害的文化符号》艺术展原计划在11月25日联合国消除对女性的暴力行为国际日启动,但在开展前夜,展览被中国有关当局叫停。巴黎的这次展览因此定位为文献展,既是展出部分当年参展的作品,也是记录两年前同名展览在北京夭折的命运。

  • 王政:打压只会激发更多女权主义者反抗

    王政:打压只会激发更多女权主义者反抗

    如果说妇女节的存在已经有百余年的历史的话,女权运动显然在2017年获得了新的激励,2017年的三八节显然不同于往年。继1月21日的世界女权人士大游行活动之后,又有女权组织号召全世界女性在三八节这一天罢工一天,或一小时,哪怕是几分钟、几秒钟。但也就在女权人士酝酿新的行动的时候,中国新一代女权运动的平台之一,《女权之声》的微博2月20日突然被有关当局宣布封号。究其原因,竟有可能是该平台上报道了反特朗普女权活动的消息。这让人联想起2015年,中国女权行动派五姐妹在三八节前夜被捕的事件。世界女权运动目前处于怎样一种状态?中国新女权运动是否因为五姐妹被捕事件而落入消沉。我们电话采访了长期从事女权运动研究的美国密西根大学女权运动史学者王政女士。

  • 夏明:中国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步出经济多元困境

    夏明:中国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步出经济多元困境

    随着中国一年一度全国人大、政协两会的召开,以及今年秋季将举行的中共十九大会议,对中国而言,2017年成为具有关键意义的一年。中共核心领导层如何换班,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济走向。面对经济放缓及债务攀升局面,经济与发展成为中国政府当前所需要解决问题中的重中之重。只有创造了合适的经济氛围,才有可能保障政治大事。大概正基于此,北京政府最近在经济领导层层面,做出了较大的调整,几个关键部门均换了新面孔。如何看待中国目前的局势,中国金融体系将朝何处发展?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看法。

  • 旅美学者程晓农谈特朗普与中国

    旅美学者程晓农谈特朗普与中国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执政仅一月有余,他开始将已在竞选时期就曾引发争议的一些诺言付诸实践。这位美国总统无论是在移民政策,还是经济议题、乃至外交方面的主张,纷纷引发美国国内及全球的不安。特朗普关于中国的言论更令许多关心中国问题的资深政界人士为之愕然。作为全球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中美关系走向将直接影响全球大局。如何评价一个月来特朗普的所为?中美两国关系将如何发展?对此,我们采访了旅美学者程晓农先生。

  • 新书介绍:《新一代异见者》

    新书介绍:《新一代异见者》

    苏联的解体以及社会主义阵营的随之瓦解似乎开启了迈向民主的大门,然而,此后几年的民主过渡并非如人所愿,挑战政权的异议人士重新在世界各地出现。法国哲学学者米歇尔•艾尔查尼诺夫(Michel Eltchaninoff)2016年出版新书:《新一代异见者》( « Les nouveaux dissidents »)。从俄罗斯,到伊朗,从乌克兰到巴勒斯坦、以色列,从白俄罗斯到墨西哥,从香港、澳门到印度的达兰萨拉,作者用了两年半的时间,走访新一代异见者,了解他们与他们的前辈的共同之处以及新的特点。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就简单向大家介绍艾尔查尼诺夫在这本书中勾勒出的新时代异见者群像。

  •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最近数月来,多方信息显示,中国与梵蒂冈紧锣密鼓的建交谈判已近尾声,双方恢复1951年以来中断的外交关系在即。中梵建交意义何在?中国地下教会将在双方恢复外交关系后面临何种命运?罗马教皇方济各将如何面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对此,旅居瑞典的中国异见作家茉莉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