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7年2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年2月21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06:00-07:00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程晓农:美国大选、政治正确、媒体倾向性报道

作者
程晓农:美国大选、政治正确、媒体倾向性报道
 
特朗普 REUTERS/Mike Segar

距离美国总统大选投票日11月8日,已经不到两个月了,但对两位对手希拉里•克林顿和特朗普来说,两个月的时间似乎显得太长了。在美国选举史上,曾多次发生过临近投票发生让大选形势逆转的事件,也就是所谓的“十月惊奇”。不过这次大选,还没到十月,“九月惊奇”似乎已经到来。
 

在今天的国际纵横专题节目中,我们采访在美国的著名中国学者程晓农先生,程先生谈到此次美国大选中一些尚不被人注意的现象,即希拉里•克林顿团队表现出的“政治正确”,一些美国媒体有倾向性的报道,和网络公司对选民的影响等等。

程晓农:今年美国大选可能是美国选举史上比较特别的一年,总统候选人身体健康出现点问题,本身不奇怪,以前带病参选也有,但这次问题是其团队隐瞒病情比较明显,引起了种种猜测。这对希拉里的选情不是好征兆,本来竞选中就涉及她“电邮门”等好多问题,都没有说实话。现在病情又被隐瞒,而且撒谎撒的很笨拙。

美国国内的几家互联网大公司和主要的传统媒体,包括电视,现在放弃了新闻中立态度,谷歌也是如此,而是选择了为一个候选人占边,成为某个政党的代言人,“纽约时报”就明确宣布:我们就是民主党的代言人。这就把新闻自由破坏了,种种环境下选举总统标志着一系列重要问题:西方被推崇一二百年的媒体制度,政治制度,民主制度,包括媒体在民主制度中所扮演的角色,都发生变化,涉及到意识形态主导。

意识形态和普世价值不是一回事,前者是多个或大部分社会成员都基本认同的一些价值观,比如“民主”“自由”等等,后者指的是一部分政治精英和知识精英认同的价值观。如果一部分政治精英和知识精英用各种方法,将他们的价值观强加与其他社会成员,这些价值观就不是某种思想,而就成为了意识形态。

这回我们看到意识形态在选举中发挥很大作用,也就是所谓的“政治正确”。有一部分人认为他们坚持的“政治正确”就是其他人必须服从的价值观,产生的一个问题就是美国宪法所保障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是不是受到政治正确的影响和约束?这本身也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当然现在这些在媒体上都是不能谈的,因为媒体被政治正确所支配。所以今年选举可能不仅仅是两个人间的竞争,其实也是价值观间的竞争,是普世价值的基本原则和一种意识形态间的竞争。

现在我们并不知道究竟美国选民怎么想?因为民意调查也同样受到影响,民调数据本身并不可靠。由于政治正确的约束,很多人并不方便在各种场合发表他们真正的想法。这是很多民主国家都开始出现的问题,所以这次美国大选是对他们政治制度的重要考验。

法广:希拉里和特朗普分别代表了什么不同的意识形态?

程晓农:我不认为特朗普有明确的意识形态,他只是提出自己的观点,没有一套系统的说法。希拉里这派的人有一套政治正确的系统的说法,有一个旗帜,就是要由政治精英来确定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就让我想到了毛泽东思想了。我们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知道什么是可以说的,什么不是。但那是专制社会,不是民主社会。这次让我感到美国媒体和互联网同样出现控制言论的问题,如果有人批评希拉里,他的账号就会被关掉,这就明显变成言论管制。我们发现希拉里阵营没有对此提出任何不同意见,似乎是习以为常。

法广:国际上似乎对特朗普的种种观点感到担忧,但他说话并没有不自由,而是非常自由了。

程晓农:当然希拉里不能封特朗普的口,但她封的是特朗普支持者的口,而希拉里支持者可以有充分的空间发表意见,并通过媒体和网络公司,在一定程度上相当有效地让批评希拉里的美国选民没有办法发言。造成表面上的舆论一面倒。我想说的是:不管特朗普说什么,这种状态都和民主制度基本本质有很大背离。来封特朗普支持者的口。

法广:但他说的那些话引起外界很大不安:如果美国的总统将来会是这样一个人,

程晓农:我觉得这个看法本身有问题,虽然世界各国对美国总统是谁当,很关心,但这毕竟是美国人在选美国总统,美国人不是在选世界总统,也不是世界人民在选美国总统。对这个问题有发言权的不是外国人而是美国人。世界各国不应当由政府出面去评价美国总统应当由谁当,美国人民选谁,谁就当总统。谁是多数选民所要的总统,他就是总统。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世界各国对美国总统候选人的看法不应当成为主导美国选举的主流倾向,否则就变成了干涉美国内政。比方讲我们作为美国选民,我们关心的是选一个为美国服务的总统,美国选民关心什么问题。

现在一个糟糕的舆论是:不关心美国选民的想法,为什么这样想,而是说:你们这样想,对我们有什么后果。这样的想法从道理上违背了民主制度的原则,民主制度讲的是:任何一个国家,宪法确立的一个民主政体,它首先是有国界的,一个国家之外的人不应该插嘴评论第三个国家。这个角度有问题,他们应该讨论的是:为什么有选民支持希拉里或者特朗普?他们不同态度起源于什么?这方面的讨论我觉得不够。

法广:法国政界对美国选举还是保持中立的,特朗普好几次把法国当作不好的例子来说,每次法国人都是注意到的。可能法国总统就此说过几句,除此以外没有什么正式评论。另外,在法国,有些媒体是有不同政治倾向的,费加罗就是右翼的,解放报就是左翼的,各有各的候选人,选民也不会受影响。

程晓农:政府下令互联网不许批评政府政策,这在德国发生了,我刚才讲的这一切在欧盟国家并不是例外。欧盟对此并没有批评。

美国人为什么支持特朗普?对此美国媒体并不愿意讨论,包括美国媒体在内,外界很少有人真正清楚:为什么美国老百姓会支持特朗普?为什么他们对现任政府政策不满?对此美国也缺乏自由讨论的空间;没有充分讨论,外界也无法真正了解。就我个人而言,由于看不到什么真正可靠公正的民意调查,也无法判断美国选民怎么想的。都是很显然是有相当一部分人是支持特朗普的。我想说的是:不管这些人出于什么原因支持特朗普,如果多数支持他,他就当选了。

他万一当选会执行什么政策?我觉得不重要。美国历任总统在竞选间的言论并不重要,不一定算数,更多是为了拉选票。第二,美国总统的行政团队是比较专业化的,团队的基本骨干是公务员,他们不随着选举而变化。不管谁当总统,他们提供的政策建议基本上不会有大的变化或调整。新总统上任后会和行政团队形成稳定长远的政策。我不认为总统候选人在竞选期间说的几句话就会是世界的灾难或美国的灾难,没这回事。

听众朋友,以上是在美国的著名中国学者程晓农先生谈他美国大选的一些看法。
 


同一主题

  • 美国/政治/恐怖袭击

    美国系列恐袭后:特朗普打“恐惧牌” 希拉里谨慎

    想了解更多

  • 美国专栏

    向选民开出一张巨额支票,特朗普选情大热民调重回高点

    想了解更多

  • 美国/大选/特朗普

    扩军、增军费、摧毁伊斯兰国——特朗普宣布他的军事战略

    想了解更多

  • 钓鱼岛与美日安保条约的适用问题

    钓鱼岛与美日安保条约的适用问题

    听众朋友,钓鱼岛不仅是日本与中国之间的领土归属争议,也涉及到美国与日本的防卫盟约关系。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2月3日在东京与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会谈时,重申美日安保条约适用钓鱼岛。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2月7日表示,“钓鱼岛和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这是不可篡改的历史事实。所谓《美日安保条约》是冷战时期的产物,不得损害中国的领土主权和正当权益。我们已经敦促美方采取负责任态度,停止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发表错误言论,避免使有关问题进一步复杂化,给地区形势带来不稳定因素。日本方面在这个问题上一再试图寻求外援是徒劳的。”

  • 看围绕萨德反导系统入韩事宜而展开的较量

    看围绕萨德反导系统入韩事宜而展开的较量

    听众朋友,围绕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一事,中国、俄国与美韩之间唇枪舌战,面对北京的强烈反对,美国与韩国依然决定按计划落实萨德入韩事宜。2月7日,韩国外交部长官尹炳世同美国新任国务卿蒂勒森通电话,双方重申如期部署萨德,并商定将同盟关系提升至最高水平,以有效应对朝鲜和朝核问题。双方一致认为在半岛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只是为应对朝鲜威胁的自卫防御措施,重申将在不损害其他国家利益的前提下如期部署萨德。

  • 从莫斯科的中东战略看2017年叙利亚局势走向

    从莫斯科的中东战略看2017年叙利亚局势走向

    听众朋友,在俄罗斯的军事协助和直接介入之下,叙利亚政府军前不久攻下了重镇阿勒颇,反政府武装战败撤退。原本已经岌岌可危、难以支撑的阿萨德政权,处境孤立,西方国家普遍要求他下台,以便结束叙利亚内战,使叙利亚问题以政治和谈的方式得到解决。然而,由于俄罗斯的军事介入,阿萨德政权反而一步步转败为胜,占据主动。2017年特朗普取代奥巴马入主白宫,美俄关系的改善,这会不会首先便体现在处理叙利亚问题方面。

  • 土耳其两面受敌 反恐局势严峻

    土耳其两面受敌 反恐局势严峻

    听众朋友,土耳其出现新一轮恐怖袭击高潮,包括伊斯坦布尔和首都安卡拉在内的一些土耳其城市不断受到恐怖袭击困扰,分析人士认为,土耳其政府目前面临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和库尔德工人党武装的双重威胁。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如何解决这些威胁,土耳其今后的安全之路仍然任重而道远。土耳其大国民议会1月3日晚通过政府提交的再次延长国家紧急状态三个月的提议,将目前实施的紧急状态自1月19日起延长三个月。这是土耳其第二次延长紧急状态。

  • 全球军备竞赛 亚太国家速度最快

    全球军备竞赛 亚太国家速度最快

    听众朋友,新年伊始,全球局势有许多因素令人不安,叙利亚难民潮、恐怖主义袭击等,成为人们议论较多的话题。另外,军备竞赛也导致世界颇不平静,据《简氏防务周刊》最近的报告称,亚太国家近几年的防务开支一直处于上升水平,其中经济发展是一个推动力,而南海紧张局势的不断升级可能会促使军费的进一步增加。全球军事开支在2016年达到1.57万亿美元,预计2018年将回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2018年国防支出前五国家将是美国、中国、印度、英国和沙特,在此期间中国将保持第二的位置。

  • 特朗普对传统美国外交政策的冲击

    特朗普对传统美国外交政策的冲击

    听众朋友,美国新当选总统特朗普即将接替奥巴马,入主白宫。特朗普看上去是一位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他还尚未正式上任,便已经通过一些言论和表态对美国传统美国外交政策提出来挑战。例如特朗普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还公然说可能要检讨“一个中国”政策。他还大力主张加强与俄罗斯的关系,几乎是全盘修改了美国长期奉行的遏制和抗衡俄罗斯的战略。

  • 杨恒均:以平常心看韩国总统亲信干政丑闻

    杨恒均:以平常心看韩国总统亲信干政丑闻

    2016年国际时政引发巨大影响的事件不乏,韩国总统亲信干政丑闻导致朴槿惠遭弹劾停职应属其中之一,本次专题节目我们就电话采访著名时事评论家、网络作家杨恒均先生谈对该事件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