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7年3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7年3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3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3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夏明:美国民主能否进行各种调解以适应发展是本次选举的核心

作者
夏明:美国民主能否进行各种调解以适应发展是本次选举的核心
 

美国总统大选日期日益迫近,两党候选人的争夺战愈演愈烈。一场接一场的演讲、一次又一次地阐明观点、一回又一回地修正立场,两位候选人使尽浑身解数,为最大程度地获取民心而不遗余力地奋斗着。距大选还剩下两个多月的时间,未来竞选形势的走向仍充满变数。最终鹿死谁手,尚有待观望。如何评判本次大选?选举后的结果将对美国、以及世界格局产生怎样的影响?对此,美国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在我们的节目中,阐述了他的观点。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认为本次美国总统竞选运动的主要看点是什么?

夏明:我觉得主要的核心还是涉及到美国的民主有没有可能进行自我的各种调解,以适应社会、政治、经济的发展。因为美国今天,在21世纪,经历过一些战争和金融风暴后,美国的社会产生了各种新的变化。这种经过一种全球化的时代,一种智能社会,使得美国的社会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差别。尤其是贫富差距、尤其是许多体力劳动的底层的人,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了伤害。所以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在于,美国的民主制度多大程度上能够保护上层目前在这个体制下、在全球化过程中得利的人,同时又能够帮助那些目前失意的人,能够使大家共同的繁荣,共同地接受这个民主制度的最大的优越性。我觉得这是目前选举里真正的最大问题。

法广:从竞选运动之初开始,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信口开河的作风令其失去了不少民意。近来,特朗普似乎终于明白了这种作风对其极其不利,所以改变了对待一些问题的策略。这种转变是否为时已晚?特朗普的败局是否已定?

夏明:对,特朗普获得共和党的提名,本身就出很多人的意外。现在特朗普在政治上还没有完全死亡。因为下面还有总统候选人的辩论赛。相信这也会影响美国的舆论。前面我们看到特朗普在争夺共和党的提名的时候,当然他只是针对共和党内部的选民说话。所以他就会走一个比较极端的方向。但是一旦成为共和党的候选人之后,他面对的选民就不再是共和党人了,必须要针对全美国的选民来进行呼吁、拉票。所以他的立场的温和和修正不可避免。另外尽管共和党内有很多人并不喜欢他,也有很多人抛弃了他,但是还有许多的共和党人不愿意看到希拉里获胜。这种情况下,他们也就指望着班底。也就是说特朗普现在有一个庞大的顾问班子帮他进行决策。就像我们看到以前里根当总统的时候,他当时在竞选初期也是口无遮掩,除了很多的洋相。但是后来他的竞选班底不断地给其规劝过来。给他重新打造形象、重新给他塑造政纲。今天特朗普的宣传团队或者说形象设计师都在做这些;所以我认为特朗普会做某些调整。但是目前他的落后当然差距是比较大的。

法广:最新民调显示:希拉里-克林顿领先特朗普十二个百分点,这是本月以来,希拉里领先幅度最大的一次,这反映了怎样一种民意?

夏明:一个就是美国的主流社会还是比较折中的。他们对极端主义都会比较担心。我们看到现在对美国的制度有两个非常强烈的批评。一个是在民主党内部,桑德斯带领着一批左翼的、尤其以自由派的、或者以年青人的(年青人现在就业有困难)、还有大学生(大学生因为学校学费太高、教育贷款也有很多压力),这些人在后物质主义的思维下,对美国的现代的寄存体系里边过于照顾既得利益者即富人,提出了强烈的抨击。当然桑德斯运动与占领华尔街都是相关的。而且也和现在美国出现的“黑人的生命也重要”运动也有关。

另外一方面,美国又有另外一批人、尤其是美国中、下收入的白人,尤其是白人男性,他们感觉到在整个美国产业逐渐外包、美国产业逐渐虚空化了,进入到一个智能社会、全球化社会,这部分人目前丧失了他们的很多价值。因为他们的就业越来越困难,这批人就走向比较保守的路、也就成了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尤其是现在的奥巴马总统是一个黑人总统,而且是民主党总统。所以他们对以这种好像过于地倾斜少数民族、或者是对有色人种的促进、或者对移民的容忍,就出现了白人男性的反弹。这种反弹是非常强烈的。所以希拉里如何能够在两个极端的挑战中维持中道,能够把大家整合起来?一方面把温和的共和党人拉进来,另一方面有不失去桑德斯的支持者,这种情况下,希拉里一定会走中道,而且会有许多的妥协。另外,我觉得如果她当选,必须采取许多政策,回应这些挑战。不然她的总统任期就会非常地困难。

法广:从美国国内而言,特朗普当选是否意味着一场灾难?

夏明:我认为,特朗普当选的确是一场灾难。因为首先他没有一个明确的政纲。他的政纲里面矛盾百出。他基本上是在当时、当地,为了迎合当时的人群和当时的情绪,他会发很多空头支票。他讲话会滑边,会迎合许多选民未经理性思考的各种情绪。而且他本身也善于去煽情。这种情况下,这种恶性互动,确实把政治变得特别低下。就是说,人都是政治动物,当然政治动物里面,我觉得最多的是要丧失我们的政治性,而政治性当然就要有一个社会性,对整体的思考。但是特朗普把动物性发挥得有点多。所以我觉得特朗普目前的言论已经离异了绝大多数的美国人群。因为第一,他对穷人非常地蔑视。觉得他们给美国带来了很多问题,他们成为负担,他们没有给这个社会做贡献。第二,他对所谓的新移民也表现出蔑视,包括在民主党开会期间,一对穆斯林背景的父母,他们的讲话也受到了特朗普的强烈攻击。

另外特朗普对黑人也进行各种攻击,包括他目前的主要顾问、原来的前纽约市市长朱莉娅安妮,,,所以可以看出他们对黑人的利益非常地敌视。特朗普对女性也有很多负面的评论。他对所有这些少数民族族裔、新移民以及底层的这些城市里边的好多穷人,还有女性进行这样的贬损,他怎么可能在数学意义上赢得大选?所以基本上他是不可能获得大选的。当然如果他能够获得大选的话,我觉得对所有刚才提到的那些人,而所有那些人现在也占了美国的多数,当然是一个极大的灾难。

另外,特朗普的许多政策,包括他要脱离欧洲,对欧洲要强硬;包括他要进行某些鼓励主义、美国至上(他忘却了美国在全球化的过程中,是得利最多的国家)、孤立主义,所有这些政策都会给美国带来灾难,所以如果他当选,当然令人害怕。但是有一点,即使是最坏、即使是特朗普当选,我相信这种灾难也不会让这个国家全部崩溃,让美国的经济全部崩溃、让美国人全都去挨饿、美国毕竟是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一个三权分立的国家、而且是联邦主义国家,所以总统的权利虽然有重要的影响,但毕竟对美国的社会、文化、经济各方面的控制,总统的权利只是一个权利,而还有其他各种多方的权利,在民主政治多元社会的情况下,对他进行制约和监控。所以我觉得他即使上台,也不可能把美国带向希特勒上台、或普京上台、或者埃尔多安(土耳其)上台的方向。所以从这一点讲,我也并不是这么担心。

法广:从国际局势看,不同的候选人当选,将如何改变世界格局?与中国的关系又将朝向哪个方向发展?

夏明:其实两个候选人的主要核心,当然是围绕这美国未来的继续强大来讨论的。因为现在大家讨论的一个主要问题是:美国是不是面临转型?美国这个国家是不是在出现各种危机?美国有没有可能继续保持它的伟大?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看,当美国的政治精英在思考美国是不是今天的现状让我们满意、还是我们应该干得更好的时候,那我觉得美国就已经出现了一种共识,那就是美国想干得更好。这一点为美国下一轮的新的复兴已经奠定了精英的共识,一个思想层面上的基础。另一方面,美国其实现在在科技、经济和社会层面也有许多正面的发展。使许多外界的人、尤其被所谓中国崛起蒙住眼睛的人没有看到的。因为美国在08金融风暴以后,(尽管美国是08金融风暴的发源国之一),但是美国其实在08金融风暴中是受到损伤最小的一个国家。现在美国已经逐渐走出08金融风暴。而其他有些国家仍继续受到08金融风暴的困扰。但是美国今天已经走上比较健全的发展。而且美国通过08金融风暴,对它的经济、产业、银行进行了大规模的调试。为新一轮的经济发展奠定了一些基础。还有许多重大的发展,第一,就是美国的科技革命,现在正在进行,许多新的产品、包括美国微型技术的发展;还有美国医药方面的发展,对人类社会的改变、对人类的健康、对我们的长寿、包括对癌症的最终的攻克等等,都是很重要的。能源革命已经显示出来,美国现在基本摆脱了对中东石油的依赖,成为世界上最的的石油生产国。所有这些,美国都在进行比较大的变化,尤其我在美国生活了26年,我感受最深的就是,以前我们都在说大型的吊车都进入到中国。但今天我们也看到,在美国,各地都在进行大规模的施工,尤其对基础设施、公路、桥梁进行新建或扩建。所以我觉得美国现在在奠定一个好的基础,无论谁当选,他们都会把美国在全球的影响力和领导地位放到第一位。目前的情况看,克林顿和特朗普都有点共识,就是美国绝不会坐第二把交椅,美国要成为世界第一的领袖地位。这点上倒没有太大的差别。

在与中国的关系问题上,两个人都是比较强硬的路线。我觉得对于中国目前来看,两个候选人恐怕都会感觉到比较棘手。因为这两个候选人都是以挑战中国目前的格局和中国的态势和经济政策、政治政策和外交政策为他们主要的外交言论的。所以我觉得两个领导人其实对中国未来都会形成某种压力。而且因为两个领导人在对中国问题上有些共识的话,尤其我认为中国现在地位处于下降阶段,中国从2007年到现在一直在遭遇各种经济危机带来的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一方面它的实力在削弱,另一方面它的口头的言辞火药味在增强。这可能会给中国带来某种问题,同时制造出中国同周边国家的冲突,包括跟美国的冲突。但是从目前大的格局来说,我觉得其实美国在对中国的关系问题上越来越占更多的优势。所以我不相信美国在对中国的问题上会完全采取布什时期的绥靖政策,我觉得中美关系会进入一个比较有冲突的阶段。

  • 陈破空:中国炒作韩国萨德,目的在于掩盖金正恩毒杀金正男的尴尬丑闻,转移视线

    陈破空:中国炒作韩国萨德,目的在于掩盖金正恩毒杀金正男的尴尬丑闻,转移视线

    近来,朝鲜半岛局势颇为引人关注。美韩两国开始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朝鲜当局则以发射导弹的行径不断挑衅国际社会。中国则受到萨德事件与朝鲜核武问题的困扰。中韩两国紧张关系不断升级。北京明确表态,威胁美韩两国将为萨德反飞弹系统引发的后果负责,中国民间也掀起反韩声浪。然而,面对朝鲜,北京似乎更为宽容,主张美朝对话以化解危机。面对两个朝鲜,中国为什么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立场?中国对韩国采取的一系列行动能否奏效?中国与美国、韩国及朝鲜的关系将朝向何处发展?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姦——性别伤害的文化符号”展封展后的故事

    “姦——性别伤害的文化符号”展封展后的故事

    2017年3月,一批中国男女艺术家围绕针对女性的暴力主题的作品在法国巴黎女权天地(Espaces des Femmes)展出。展览取名:“姦——性别伤害的文化符号”文献展。如果说在三八国际妇女节这一天开办针对女性的暴力主题的艺术展是正逢其时的话,这次展览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是借巴黎女性空间一方天地,再现一次两年前在北京被迫胎死腹中的一次展览。2015年,由北京艺术家崔广厦策划发起的《姦:性别暴力伤害的文化符号》艺术展原计划在11月25日联合国消除对女性的暴力行为国际日启动,但在开展前夜,展览被中国有关当局叫停。巴黎的这次展览因此定位为文献展,既是展出部分当年参展的作品,也是记录两年前同名展览在北京夭折的命运。

  • 王政:打压只会激发更多女权主义者反抗

    王政:打压只会激发更多女权主义者反抗

    如果说妇女节的存在已经有百余年的历史的话,女权运动显然在2017年获得了新的激励,2017年的三八节显然不同于往年。继1月21日的世界女权人士大游行活动之后,又有女权组织号召全世界女性在三八节这一天罢工一天,或一小时,哪怕是几分钟、几秒钟。但也就在女权人士酝酿新的行动的时候,中国新一代女权运动的平台之一,《女权之声》的微博2月20日突然被有关当局宣布封号。究其原因,竟有可能是该平台上报道了反特朗普女权活动的消息。这让人联想起2015年,中国女权行动派五姐妹在三八节前夜被捕的事件。世界女权运动目前处于怎样一种状态?中国新女权运动是否因为五姐妹被捕事件而落入消沉。我们电话采访了长期从事女权运动研究的美国密西根大学女权运动史学者王政女士。

  • 夏明:中国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步出经济多元困境

    夏明:中国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步出经济多元困境

    随着中国一年一度全国人大、政协两会的召开,以及今年秋季将举行的中共十九大会议,对中国而言,2017年成为具有关键意义的一年。中共核心领导层如何换班,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济走向。面对经济放缓及债务攀升局面,经济与发展成为中国政府当前所需要解决问题中的重中之重。只有创造了合适的经济氛围,才有可能保障政治大事。大概正基于此,北京政府最近在经济领导层层面,做出了较大的调整,几个关键部门均换了新面孔。如何看待中国目前的局势,中国金融体系将朝何处发展?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看法。

  • 旅美学者程晓农谈特朗普与中国

    旅美学者程晓农谈特朗普与中国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执政仅一月有余,他开始将已在竞选时期就曾引发争议的一些诺言付诸实践。这位美国总统无论是在移民政策,还是经济议题、乃至外交方面的主张,纷纷引发美国国内及全球的不安。特朗普关于中国的言论更令许多关心中国问题的资深政界人士为之愕然。作为全球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中美关系走向将直接影响全球大局。如何评价一个月来特朗普的所为?中美两国关系将如何发展?对此,我们采访了旅美学者程晓农先生。

  • 新书介绍:《新一代异见者》

    新书介绍:《新一代异见者》

    苏联的解体以及社会主义阵营的随之瓦解似乎开启了迈向民主的大门,然而,此后几年的民主过渡并非如人所愿,挑战政权的异议人士重新在世界各地出现。法国哲学学者米歇尔•艾尔查尼诺夫(Michel Eltchaninoff)2016年出版新书:《新一代异见者》( « Les nouveaux dissidents »)。从俄罗斯,到伊朗,从乌克兰到巴勒斯坦、以色列,从白俄罗斯到墨西哥,从香港、澳门到印度的达兰萨拉,作者用了两年半的时间,走访新一代异见者,了解他们与他们的前辈的共同之处以及新的特点。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就简单向大家介绍艾尔查尼诺夫在这本书中勾勒出的新时代异见者群像。

  •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最近数月来,多方信息显示,中国与梵蒂冈紧锣密鼓的建交谈判已近尾声,双方恢复1951年以来中断的外交关系在即。中梵建交意义何在?中国地下教会将在双方恢复外交关系后面临何种命运?罗马教皇方济各将如何面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对此,旅居瑞典的中国异见作家茉莉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