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3月2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6/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6/03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鄞义林:遭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控诉"诽谤罪"的博客主

作者
 鄞义林:遭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控诉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右)控诉博客主鄞义林(左)‘诽谤罪“ 网络照片 DR

东南亚国家新加坡经济繁荣,也鲜少传出这个国家民众的抗议声。最近,一位新加坡博客主鄞义林(Roy Ngerng)来到法国,记者无疆界组织联系到我们,希望可以讲述他因为通过博客文章曝光新加坡中央公积金使用真相而被总理李显龙以“诽谤”罪起诉,失去工作的经历。他的讲述可以可能有助于我们对新加坡的政治与社会有进一步的了解。

首先他介绍了事情发生的缘由:

鄞义林:新加坡总理在2014年5月份告我说我“诽谤”了他,因为那时我写了一篇文章(“你的公积金款项去了哪里?城市丰收教会审讯的启示”),提到政府拿我们的退休金和公积金用,进行投资,但是没有把利息还给新加坡人。在文章里,我将政府拿我们的公积金使用和一个教堂资金的用法进行比较,说的是教堂牧师和他的两个同事开了两个机构,将钱转进去,让他们的妻子使用……所以我就此比较说,政府的做法和教堂的做法有相似之处。所以,新加坡的总理就说我是在诽谤他,随后就向法院控告我。我在三个星期之后就失去了工作。

我在医院做艾滋病的宣传工作,开除我之后,医院高层也向媒体发出了信息,告诉新加坡人医院解雇了我。

八月份,我就将证据交给法庭,告诉他们我已经查到这些资料,表明政府如何拿我们的公积金使用,转进两个公司投资,但是他们并没有告诉公民。然后他们就让我把两篇文章从(博客上)拿下来。我的资料来源是新加坡政府的网络。在要求我删除我的文章后,这些资料也被删除了。

我也查到资料表明政府把我们的退休金投资在一个公司里,但是政府说他们没有参与到这个公司的管理,这个公司也说他们不清楚有没有用我们的退休金。但是我查到的是,新加坡总理,副总理和两个部长都是在这个公司里担任领导职位,所以他们就不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我将证据交给法庭时,总理说这些证据并不重要,跟案件没有关系,所以不能当证据来用。

所以,这几个月以来,政府一直采取各种方式来“害”我。比如去年九月份…..因为整个新加坡只有一个公园可以举行抗议活动,我们在这里举行抗议活动的时候,刚好遇到另一个机构举行另一个抗议,当时我们经过这个抗议活动的时候,政府以及十个部长,媒体都说我们在那里搞破坏。抗议过后,法官就说我诽谤了总理。所以我认为他们就是一直在想办法破环我的名誉,让我“诽谤”总理的罪名能够成立。

被告以后,由于需要资金来支付律师费用,我有一个捐款活动,三,四千人共同帮我筹集到十万新币。因为有很多新加坡人支持我,所以政府就有意破坏我的名誉,让我比较难得到别人的支持。

法广:是新加坡的总理亲自告你,还是通过手下的机构?

鄞义林:其实,新加坡的总理不可以用总理或政府人员的身份来告我,所以他只能用私人的身份来告我。但是他一直在用政府的资源来帮助,比如他的秘书写信来攻击支持我的人。但是总理实际上是用私人的身份来告我,所以他不可以用他的秘书来帮他讲话。

法广:如果我理解正确的话,您认为新加坡政府总理利用退休金和公积金来为自己谋利,是吗?

鄞义林:实际上我从来没有讲这句话,是他们想办法说我讲了这句话,但是我没有讲过。

法广:你披露的这些与公积金有关的资料都是在政府的网络上得到的吗?

鄞义林:其实这些资料也没有在网络上公开,我需要在政府机构不同的网上收集资料。因为政府15,20年来都没有让向新加坡人透露这些东西。其实,我们的公积金现在被投资在一个叫GIC的公司,但是GIC属于总理管。他们在2001,2006,2007年已经告诉新加坡人没有将我们的公积金放在GIC里,公积金获得的利息和GIC没有关系。但是去年他们在控告我以后,就曾首次透露公积金有投资在GIC。

我之所以知道的原因并不是政府将这些资料放在网站上,我需要在不同的网站上收集资料,在2012和2013年写了两篇文章,解释政府如何将公积金的钱放在这两个公司。在告我的时候,他们也要求我把这两篇文章从网上拿下来,然后他们自己也从不同的网站上将这些资料拿下来了。

法广:您的爆料在新加坡引发什么样的反应?

鄞义林:如果你来过新加坡就可以看到,很多老人不能退休,他们要做清洁工之类的工作,所以新加坡有不少人都在讨论,为什么这么多的新加坡人不能退休,这就是因为他们的退休金和公积金不够。

另外,欧洲的一个报告指出,新加坡的退休金在不少国家中是最低的。有新加坡人支持我,首先是总理告一个普通的博客主,这也是第一例,但是在新加坡还是有很多反对党人和国际媒体被新加坡政府告过,所以我是第一个普通人被告。而且我也是因谈到公积金被告,我的博客这两年也有很多人阅读,所有这些因素就会让新加坡人质疑总理告一个普通人的原因,而且,我问的是国民的退休金和公积金的真正去向。

所以就有很多人支持我,有一个调查就显示,超过58%的新加坡人支持我说的东西,觉得我们的公积金不公平。但是,支持是有人支持,但新加坡人不敢站起来,因为新加坡人很害怕。

新加坡政府让国民没有发言权是有原因的,因为从外边看,新加坡是一个很有钱的国家,但是仔细看,人民的生活其实是蛮困难的。经济学家现在将新加坡排在最贵的国家行列,价钱和挪威和伦敦相差不大,而且有些东西甚至还要更贵。新加坡人的工资在发达国家实际上并不高,甚至是最低的国家之一,新加坡政府花在教育和医药领域的钱也是发达国家中最低。所以新加坡人需要自己掏钱来支付教育和医疗费用,消费很高,但同时我们的薪水又很低。

换个角度,如果要看在一个地方有多少钱才能生存,新加坡大概有38%的人每个月大约要花105%到151%的薪水,就是说入不敷出。但是,这些情况从外边是看不到的,因为国家很有钱,但是这些钱都被投到新加坡政府控制的公司,新加坡政府部长的薪水也是居世界首位。回馈给新加坡人的钱就很少。

因此,新加坡政府就需要通过法律来阻止我们有自由发言权,是因为他们不想让我们将这些东西挖出来,透露出来。

法广:您目前失去了工作,靠什么生活?

鄞义林:其实现在很难找工作,新加坡政府现在控制整个社会。我的工作是社会义工,但是社会机构要生存都需要政府的钱,所以要在这方面找工作也很难。而且今年七月要有宣判,宣布我需要赔偿新加坡总理多少钱。这个案例已经到了新加坡的最高法庭,一般新加坡的最高法庭只管那些超过25万新元的案例,所以我至少要赔偿新加坡总理25或30万新元,甚至50万。所以到时候如果真是这样,我就会破产了。因为我以前筹到的钱已经全部给了我的律师。

目前我暂时帮一些网络写些文章,但这也不是长远的东西。我想可能以后我要出国去找工作,因为新加坡肯定是很难了。

法广:您认为七月份的审判没有任何胜诉的可能?

鄞义林:这个比较难讲,因为之前被新加坡总理和政府告过的人从来都没有胜诉过,所以机会比较难。

实际上,我自己对目前的这种局面也感到十分惊讶,因为我觉得自己写的这些东西是为了帮助新加坡,让大家了解新加坡发生的事,也是让大家看到新加坡的另外一面,让我们以后作出正确的选择来帮助自己。

当然,我想过可能政府会叫医院解雇我,但是没有想到过政府会来告我诽谤罪,因为我真的只是想知道新加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提出一些我认为比较客观和重要的问题。

其实我还是有点天真,因为这五十年来,政府从来没有停止过“压迫”新加坡人,他们一直用法律和条例来阻止新加坡人问的问题,所以我也没想到自己进入了这样大的一个洞。

但是同时,我也想告诉大家,很多人觉得新加坡是一个很漂亮的地方,看起来很美,很发达,但是其实很多新加坡人都享受不到这些东西,没有钱来享受,所以,我只是希望利用这个机会让人了解到新加坡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国家,如果一些政府希望学习新加坡的模式,这些国家的居民应该好好观察这些模式到底怎么用。

感谢来自新加坡的博客主鄞义林先生接受法广专访。他于2014年被新加坡雅虎列为年度新闻人物。

相关链接:记者无疆界组织呼吁支持新加坡博客鄞义林

鄞义林12/7/2014在芳林公园集会上的讲话中文翻译稿:团结起来,实现我们所要的改变


同一主题

  • 公民论坛

    巴黎中国同志周:从历史、文化的角度聚焦中国同性恋现象

    想了解更多

  • 公民论坛

    夏明:习近平的反腐恐不会触及政权的统治寡头形成的权利经济学

    想了解更多

  • 公民论坛

    张麟征:王张会推迟举行显示两岸关系降温

    想了解更多

  • 旅法维族青年:中国政府唯一目标是汉化维吾尔族

    旅法维族青年:中国政府唯一目标是汉化维吾尔族

    最近一段时期,中国政府在新疆,不经过任何司法程序,关押大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消息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大赦国际等国际人权组织根据多方收集到的个人经历讲述,认为大批失踪的维吾尔族人其实被关押在再教育营。西方独立学者及媒体也或者通过分析网络上的官方公开文件,或通过卫星图片,或者通过走访少数得以重获自由的穆斯林,证实了这一事实。据各方估计,这些所谓的再教育营至少关押着一百万穆斯林居民,其中大部分是当地的维吾尔族人,也有哈萨克斯坦人或其他少数族裔。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2018年9月上任以来,已经两次要求中国全面开放独立调查人员进入新疆。

  •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人类社会逐渐步入互联网时代。网络的迅猛发展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沟通和交流方式,无限大地扩展了言论空间,也为传统媒体带来巨大挑战。计算机与网络进入千千万万个中国家庭,大大缩短了信息渠道。为了有效地控制舆论平台,中国政府建立了一套强大的网络监控和审查系统。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撰写的《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详细地剖析了中国网络世界的监控和审查制度、并揭露了相关措施引发的一系列冤案。

  •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中国一年一度的两会如期于三月初在北京举行。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的两会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召开,经济议题因此受到格外关注。与往年相比,今年两会会期外流的信息似乎更少,流出的画面却凸显了凝重的气氛,引发种种猜测。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采访。

  • 夏明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夏明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1959年 3月10日,在西藏首府拉萨发生了西藏人民抗暴起义事件。一周后3月17日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及部分随行人員出走诺布林卡, 3月31号抵达印度,开始流亡生涯。今年的这一天,西藏拉萨事件迎来60周年,因而更具其特殊意义。为纪念这个重要的日子,美国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对西藏问题苦心钻研十数载后,出版了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 傅希秋:当局对王怡牧师的影响力感到惧怕

    傅希秋:当局对王怡牧师的影响力感到惧怕

    2018年12月9日,几经骚扰的成都家庭教会  秋雨圣约教会遭遇更严厉的打压:包括主任牧师王怡和妻子蒋蓉、其他教会领袖在内百余人被成都警方抓捕,教会被宣布取缔,教产也被查封。三个月后,王怡夫妇始终未获自由,而教会其他教友继续不断受到警方的骚扰。秋雨圣约教会的遭遇也许是近年来中国当局打压游离于官方教会之外的家庭教会的一个缩影,但秋雨圣约教会与众不同之处,也是其主任牧师王怡坚决而且公开的信仰立场。自2018年2月中国新的《宗教事务管理条例》生效执行以来,这种信仰独立的立场与官方要求之间的矛盾显得越发不可调和。总部设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先生向本台介绍了12月9日之后秋雨圣约教会的近况:

  • 廖天琪: 40年后,台湾关系法仍具镇定人心的效应

    廖天琪: 40年后,台湾关系法仍具镇定人心的效应

    美国在1979年1月1日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同时,终止了与台湾的所有正式外交关系。随后,美国国会制定了“台湾关系法”,以此为美国国会授权政府继续维持美国与台湾之间的商贸、文化等各种关系、促进美国外交政策的基准。今年“台湾关系法”迎来40周年。如何解读这一法案在过去40年间,在维系美台伙伴关系中的作用?它在台海安全与和平领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 李南央:李锐日记是一部共产党党史

    李南央:李锐日记是一部共产党党史

    中共元老李锐先生2019年2月16日在北京去世。李锐先生在世时,曾多次担任要职,晚年则因对政治体制直言不讳的批判,而被看作是中共党内的自由派代表人物。但李锐最有意义的贡献可能更在于他对中共党史的记录。80年代中期,李锐离开政治前台后,曾主管《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的编纂工作,并陆续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掌握的史料整理成册出版。其中的《庐山会议纪实》尤其被看作是了解这段历史真相的必读之作。他的日记、书信等手稿近年来也在其长女李南央的努力下得以出版。李南央女士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介绍了这些个人手稿从国内转移到国外的曲折过程,以及这些个人记录的历史价值。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