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1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1月1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5/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5/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1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乌克兰危机:欧盟与俄罗斯的对立将旷日持久

作者
乌克兰危机:欧盟与俄罗斯的对立将旷日持久
 

随着克里米亚公民表决绝大部分居民都赞成加入俄罗斯的结果出笼,乌克兰危机有激化的危险。欧美和西方各国都立即表态拒绝承认这个公民表决,并威胁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而俄罗斯也警告将采取报复措施。尽管乌克兰危机还没有战争的危险迹象,可是这个危机显出紧张僵持的种种迹象。今日欧洲为此采访国际问题评论家齐墨。

法广: 您认为克里米亚公民表决的结果是不是让欧美与俄罗斯的对立加剧了,为什么欧美不承认克里米亚的公民表决呢?

齐墨:德国方面就乌克兰危机有不同看法。危机开始的时候,德国是不同意对俄罗斯采取制裁措施。但是在克里米亚决定举行公民投票,特别是把公投时间定在3月16日,德国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德国与欧盟其他国家特别是法国保持一致的立场,坚持要对俄罗斯进行制裁。

从国际法的角度看,一个国家的地区要独立,要举行公投,必须是整个国家的人民参加公投,不仅仅是这个地区的人民参加公投,这样才有合理性和合法性。今天从克里米亚的个案看,也应当按照国际法这样一个基本原则,应当由全体乌克兰人来投票表决克里米亚人是否可以独立,这是国际法一个基本的原则。但是,也还有另外一个原则就是人权原则,也就是地区和人民自决的权利,一个地区的居民理论上是有权利通过公投来决定这一地区的归属。这两种权利产生了矛盾。而现在国际法有一种新的理论,提出可以采取一种内部的公投,就克里米亚来说,当地公民可以采取投票,但必须是有保留在乌克兰国家内的前提才能投票决定自己自治的权利,这是可以的。因此从国际法的角度看,目前乌克兰克里米亚的公投是无效的。

我们可以举一个例子来看:当年德国与法国在萨尔兰州这个地区归属上产生了争议。其实在历史上这个地区就不断归属于或是德国或是法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由法国占领。但后来法国与德国同意,由这个地区的公民举行投票表决,在表决之后萨尔兰就归属于德国,这个公投是有德国与法国两个国家同意协商同意的前提。那么现在克里米亚的做法,显然是在没有乌克兰中央政府的同意之下而单独采取的行动。因此欧盟认为克里米亚公投并不符合国际法。

法广:欧美如何应对克里米亚公民表决后乌克兰危机进一步加剧的危险呢?

齐墨:现在确实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情况。一方面当地居民自愿投票表决加入俄罗斯,而另一方面如果欧盟为此对俄罗斯采取经济制裁那将是两败俱伤的结果。德国这些天有很多讨论,德国对俄罗斯进行制裁,而俄罗斯对德国进行反制裁措施,那就会对德国的经济造成严重的损害。首先是能源供给,德国目前的天然气百分之30左右是靠俄罗斯供应的,通过乌克兰的管道供给。同时俄罗斯供应欧洲还有北海一条管道,而当年建设北海管道正是因为担心俄罗斯与乌克兰产生矛盾,俄罗斯对乌克兰断气而波及欧洲。但现在与俄罗斯发生这样直接的矛盾,能源损失很严重。

另外一个就是德国在俄罗斯的投资很大,一旦这些公司在俄罗斯不能正常的运作,将影响到德国国内30万个工作岗位。

目前对俄罗斯的制裁,按德国的想法,还处于第一层面。首先是签证方面,就是不再发放进入欧盟的签证;第二个就是对一些人员在欧洲的存款进行冻结。制裁还没有涉及贸易层面。但如果涉及贸易制裁就会严重危及德国的经济。所以目前德国国内有很多企业家担忧。也有一些反对的声音,一些人认为,整个乌克兰和克里米亚危机到了今天的地步,欧盟也应当承担责任。他们认为,欧盟特别是美国支持了乌克兰激进的反对派,尽管反对派同当时的总统亚努科维奇达成协议,同意到5月份举行新的选举等等,但反对派没有遵循这样的一个协议,而进一步采取更大规模的示威游行的方式,逼迫总统亚努科维奇逃窜,这样导致发生变革。但变革之后西方国家很难全力承担这一变革的后果。因为乌克兰需要大规模的经济援助,而且乌克兰内部面临分歧,而这个分歧历史上就曾经有过。乌克兰长期分为东西两个部分,东部居民倾向于俄罗斯,西部地区过去因为被波兰后来是奥匈帝国占领,东部则一直在俄罗斯的控制之下。乌克兰内部的分歧现在可能还会进一步加剧,比如乌克兰东部受俄罗斯的影响较大,其他俄罗斯居民占主要成分的地区,有可能仿效克里米亚地区公投的方式也想加入俄罗斯。因此乌克兰内部会面临进一步分裂的危险。危机以及制裁会走到多远,如果会受到俄罗斯的反击,因为俄罗斯现在也在进行沙漠推演,面对欧盟和美国的制裁,俄罗斯采取哪些反制措施,这些又会有哪些后果,现在看俄罗斯是不会退却的,而欧盟与美国的进一步制裁升级,必然也会危害到自己的利益。所以欧盟其实是陷入两难的境地。

法广:您认为乌克兰危机持续,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会有吗?

齐墨:目前看来乌克兰危机发展下来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是没有的。首先克里米亚邀请俄罗斯的军队进驻,邀请俄罗斯的货币在克里米亚发行。克里米亚百分之93到95的居民是赞成加入俄罗斯,尽管公投中投票的居民为百分之80,一些少数民族采取抵制公投的立场,但这个公投结果下俄罗斯不会动用军队,也不会打仗。

唯一面临的打仗危险就是要看乌克兰是不是动用军队同俄罗斯开战。但现在看来,乌克兰的军队根本没有战争的能力,也绝对不是俄罗斯军队的对手,所以乌克兰不动用军队就没有战争爆发的导火线,而没有战争,北约组织是无法干预插手的,因为乌克兰不是北约正式的成员国。而且当年匈牙利布达佩斯备忘录中西方国家只是承诺乌克兰在遭受核武器攻击的时候,才出手援助。而现在从种种迹象来看,西方武力介入还没有充分 的理由和根据,在这样的情况下西方是不会投入军队直接跟俄罗斯交锋。而乌克兰也没有这个能力。一般认为这样的状态会是一种冷战的状态。

法广:欧洲联盟通过对解决乌克兰危机是否体现出有一个共同的外交了吗?德国与其他欧洲国家立场有距离吗?欧盟其他成员国对待克里米亚公投问题的立场是不是有区别?

齐墨:我认为是有区别的。目前欧盟国家中其实最希望看到乌克兰有变革的是波兰。波兰靠近乌克兰,而且在历史上波兰与乌克兰有很深的渊源。历史上波兰长期统治过这块土地,西乌克兰。所以波兰外长支持乌克兰反对派的力度是最大的。其次在欧盟中是法国。

德国面临非常多的问题。德国与俄罗斯的经济关系是非常紧密的。德国有一个左翼党主席甚至提议让德国前总理施罗德与普京作为欧盟的协调员去沟通乌克兰危机。施罗德与普京的关系很密切,在施罗德不再担任总理之后,俄罗斯总统普京任命施罗德担任俄罗斯天然气公司监事会主席,给他这个职务,也给他很高的薪酬。但这个提议没有得到响应,因为当时时局进展太快速,德国当时显示并不希望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而目前的制裁其实也是很象征性的,只是冻结签证与账号,美国的制裁也是象征性的,虽然宣布制裁措施,但却是没有实施。而且也没有针对普京个人实行制裁,而是将他归于例外。这显示对俄罗斯威胁制裁,欧美有投鼠忌器的心态。德国尤其如此,因为德国的经济利益在欧盟中规模是最大的,一旦制裁所受到的伤害也会是最大的。

法广:综合这些情况,您对乌克兰危机的前景如何看,会不会有一个很快的解决出路呢?

齐墨:乌克兰这个国家其实很重要,在欧洲面积为第二,它的粮食出口占世界第三,当年也是武器出口第六大国,可以说在国际上也是一个影响力非常大的国家。乌克兰面临很大的问题,当年从前苏联分离出来以后,经济发展其实很困难,从乌克兰的政局混乱就可以看出。这里面涉及很多原因。从地缘政治来观察,乌克兰正好处于欧盟与俄罗斯之间,自然受到欧盟与俄罗斯的影响。乌克兰国土辽阔,乌克兰的东部受俄罗斯的影响多,而在西部则受欧盟的影响多。

从历史的角度看,大约在公元五世纪,六世纪的时候,基辅就处于一条从北欧到希腊,到地中海的商道上,最先形成基辅罗斯的国家,成为白俄罗斯,俄罗斯以及乌克兰三个国家共同的起源。然而这个国家最初就决定了基辅处于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中间的命运,历史上一直受到东西方两个方面影响。乌克兰这个名称就是边区边疆的意思,是处于东西方交界的地区。东西方的角力是一只会持续下去的。如果按照法国一些编年史学家主张的角度把乌克兰危机放到历史几百年几千年的背景里去看,乌克兰危机会解决的时候,就是通过各种影响和演变,俄罗斯发生了变化,俄罗斯成为欧盟的朋友,甚至有一天成为欧盟的一个成员国的时候,届时乌克兰危机才能化解。但在目前的状况下,这个危机还会持续下去,很难找到一个立即能解决危机的方式方法。
 


同一主题

  • 当今世界

    克里米亚是否有爆发局部战争风险?

    想了解更多

  • 美国 乌克兰 俄罗斯

    美国排除军事干预克里米亚加入俄联邦

    想了解更多

  • 乌克兰危机

    美欧启动对俄罗斯经济制裁措施

    想了解更多

  • 克里米亚 俄罗斯 欧美

    俄承认克里米亚独立欧美对莫斯科采取高度象征性的制裁措施

    想了解更多

  • 安邦高价争夺喜达屋引发揣测

    安邦高价争夺喜达屋引发揣测

    中国安邦保险公司周一再度抬价,提出以140亿美元的高价收购美国喜达屋酒店集团,这是安邦与他的竞争对手美国万豪集团为争夺喜达屋而展开的第四次抬价。而四个月前,万豪对喜达屋的首次报价仅为108亿美元。安邦为何执意以高价收购喜达屋?

  • 欧洲央行断财源促希腊加速谈判

    欧洲央行断财源促希腊加速谈判

    欧洲央行周三晚间突然停止此前给希腊提供的优惠待遇,不再允许希腊央行以希腊债卷作为抵押融资。也就是说,希腊央行必须使用欧洲央行的紧急流动性援助来为希腊国内的银行提供资金,并且由其自身来承担所有借贷风险,而不再能让欧元区其他国家来共同承担风险。倘若希腊央行因此而陷入困境,将只能求助于希腊政府。而身陷债务危机而无力自拔的希腊政府很可能届时无能为力,希腊不能不得不脱离欧元区的风险也就日益增加。欧洲股市周四开盘普遍下跌,希腊债卷的利率今早急剧攀升,超过百分之十的新纪录。那么,欧洲央行为何在重申要极尽所能支持包括希腊在内的成员国的同时又做出如此突然的决定?此一决定将对希腊带来什么样的冲击?

  • 欧洲议会选举 激进保守势力重回主流政治舞台

    欧洲议会选举 激进保守势力重回主流政治舞台

    第八届欧洲议会选举尘埃落定,但投票结果带来的冲击远远没有云消雾散。尽管欧洲联盟整体上仍然由众多支持欧洲建设发展的欧洲选民护卫,赞成欧洲建设发展的议员拥有绝对多数席位,但28个成员国内却遭遇程度不同的反欧洲激进势力明显增长的政治变化。 今日欧洲采访英国布鲁耐大学经济系教授刘勺嘉。  

  • 魏京生谈纪念六四25周年

    魏京生谈纪念六四25周年

    今年六月四日是1989年春天始发的中国青年学生以及民众反腐败争取民主自由运动遭到当局血腥镇压25周年的祭日。尽管六四事件已经过去25年,外界评论六四事件的记忆和影响在中国被淡化减弱,但六四事件,连同六四这个日子与数字本身在中国仍然是敏感内容的客观事实,尤其在今年成为被非常严厉禁止的禁区,对六四事件的纪念仍然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而跃上中国政治前台。今日欧洲专题节目采访流亡美国的持不同政见人士魏京生。

  • 新疆与重庆 中国攘外须先安内的两个示点

    新疆与重庆 中国攘外须先安内的两个示点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总理李克强同一天分赴新疆与重庆进行视察。作为中国政治敏感的地区新疆与重庆,中国领导人的巡访显现象征意义,也透露各种重要信息。今日欧洲专题节目就这一主题采访台湾铭传大学两岸关系研究所主任杨开煌教授。

  • 缅甸民主化进程再遇考验

    缅甸民主化进程再遇考验

    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姬正在欧洲访问,在德国逗留数日之后又访问法国。德国总理默克尔,德国总统高克,法国总统奥朗德都以高规格的待遇会见了昂山素姬。作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姬此次在欧洲呼吁欧美和国际社会支持缅甸的民主化进程,但强调缅甸还不是一个民主国家。昂山素姬在欧洲警告,缅甸正在面临民主改革的困难,民主选举,修改宪法,民族和解等重要议题咎待解决,缅甸当局应当作出选择,或是继续民主改革,将缅甸建成真正的民主国家,或是倒退到打着民主旗号的独裁国家。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