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25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9月24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4/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25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 网络照片

[提要] 托克维尔相信,民主在全世界的进展是不可阻挡的。但是作为一个冷静的思想家,他也尖锐地指出,民主的实现,民主社会的民情,隐藏着一种危险,这就是民主可能会不知不觉地将社会带入一种新型的专制,它会使人陷入一种“严密的、温和的、平稳的奴役”。

问:在一般的概念中,民主和专制是对立概念,托克维尔为什么会认为民主可能导向专制呢?

答:我先在这里提醒听友们注意,托克维尔常用的民主这个词,有两层意思。一是指美国立国的原则,内容包括宪政原则,自治原则,人民主权原则等等。美国的政治制度是建筑在这些原则之上的。另一层意思是指社会中的个体的状况,也就是托克维尔格外注意的民情。在美国,这个民情的最根本特征就是平等。在这个层面上,托克维尔使用民主时,和平等是一个意思。托克维尔在分析民主的危险时,是在这个第二个层面上使用民主这个词。托克维尔指出:“我不怀疑像我们今天这样文明和平等的时代,统治者们可能比古代的任何一个统治者更容易把一切公权集中在一个人手里”。但是这种集权又与以往不同,托克维尔以为“使专制容易出现的这个平等,又能缓和专制的严厉性”。所以托克维尔自己也承认,他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来说明这个现象。他说:“我试图用一个词精确地表达,我对这种压迫所形成的完整观念,但是徒劳无功。专制或暴政这些古老的词汇都不适用,这个事物是新的,所以在不能定名以前,就得努力说明它的特点”。那么,这种暂且用专制名之的新现象有哪些特点呢?托克维尔认为:“到那时候,将出现无数相同而平等的人,整天为追逐他们心中所想的小小庸俗享乐而奔波,他们每个人都离群索居,对他人的命运漠不关心”。而“在这样一群人之上,耸立着一个只负责保证他们的享乐和照顾他们一生的权力极大的监护性当局。它愿意为公民造福,但它要充当公民幸福的唯一代理和仲裁人”。这个父亲式的人物,慢慢会包办一切,让公民丧失自己的意志。托克维尔认为,是平等的感觉,让人容易接受这种无形的操控。打个比方,大家都一样,早九晚五上下班,大家都读同一份报纸,上同一个网站,追同一个偶像,听同一个歌星,心理上会对操纵这一切社会氛围的权力认同。

问:这样的结果,不就是社会大众原子化,单一化吗?这不正是现代社会的症状吗?!

答:你看得很准。所以有很多研究家认为,托克维尔是位大预言家。他对社会的洞察力超越了时代,在现代工业社会萌芽时,就预见到后工业社会的许多问题。他对这种潜隐的专制现象,一时找不到的词儿,后来的法兰克福学派的哲学家马尔库塞,给出了一个极妙的概念。受这种统治的人,和在这个统治之下的社会,是One Dimentional Man(单面人)和 One Dimentional Society (单面的社会)。但是托克维尔1838年就在《论美国的民主》中详细考察了这种现象。他有一段精彩的描述:“统治者这样把每个人一个一个地置于自己的权力之下,并按照自己的想法把他们塑造成型之后,便将手伸向全社会了。它用一张织有详尽的、细微的、全面的和划一的规则的密网盖住社会。最有独创精神和最有坚强意志的人,也不能冲破这张网,而成为出类拔萃的人物。它并不践踏人的意志,但它软化、驯服和指挥人的意志。它不强迫人行动,但不断妨碍人行动。它什么也不破坏,只是阻止新生事物。它不实行暴政,但限制人和压制人,使人精神萎靡、意志消沉和麻木不仁。最后使全体人民变成胆小而会干活的牲畜,而政府则是牧人”。这段话经常为人引用,来指明民主平等这些观念,若不能和自由相结合,会造成对人的新的奴役。

问:托克维尔是一个为民主唱赞歌的人,可看起来他对民主似乎又很悲观。

答:是这样的。这正是一位伟大思想家的特征。他从不相信有绝对完美的世界,因为他内心深藏的宗教情结使他知道,上帝造人,造世界时,就已经把苦难、罪孽和人的生存联系在一起了。我们以谦卑的理智来思考问题时,总能在光明中看到阴影,这才能深入到事物的内部,指出最好的得救之路是什么。所以他能指出,平等的诉求中蕴含着对自由的威胁,这是因为抹平了一切地位、阶层差异的“民主人”,这是托克维尔创造的一个说法,会产生冷漠和孤独,既然身边都是同类,心理上会产生漠然的感觉,用托克维尔的话说,“至于其他同类,即使站在他们的身旁,他们也不屑一顾”。而且,个体的平等,会造成心理上的无所依凭,惧怕混乱和社会失序,不由自主地会产生寻求依靠,寻求服从的感觉。再者,托克维尔极重视平等人之间产生的对他人的畏惧与妒嫉,因为这种恶劣的心态会转化成自我中心,个人主义,会在民主制度的运行中,造成普遍的政治冷漠。托克维尔说:“这些人从不使自己的注意力离开个人的视野,而去操劳公务。他们的自然倾向,是把公事交给集体利益的唯一代表去管理,这个代表就是国家”。听友们一定能注意到,托克维尔认为,个人对公共事物的政治冷漠,是民主制的一种危险,这涉及到我们在前面谈到过的,贡斯当对古代自由与现代自由的区分。贡斯当强调保有个人私下的生活空间,是保有自由的必需。而托克维尔却担心,对公共事物的拒斥,会使人丧失真正的自由,会把个人自由不经意地转交出去。

问:看起来托克维尔对民主和自由的看法,和当时法国的其他自由派人士,并不完全一致。

答:对。他自己明确说过,他最钟爱的价值是自由,而民主却有可能损害自由。民主人可能并不拥有自由,这是一个很奇怪的说法。托克维尔对这个问题的论述也比较复杂,为什么平等的民主制会损害自由,我们下次再谈。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提要】 法国大革命突然爆发,而且猛烈无比。从表面上看,它似乎要摧毁旧制度赖以存在的一切,王权、宗教、社会习俗。它以一个崇高的理想开始,那就是争人权争自由,但它采取了残酷的甚至是邪恶的手段。托克维尔通过深入的分析,指出这种矛盾和它引发的后果。并对革命这种社会现象,进行了极具洞察力的剖析。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维尔研究美国的民主制度,并不是出于理论的兴趣,而是为了他的祖国的未来。他的晚期写作,集中于法国政治,他仔细考察了法国大革命的前因后果,对这场震惊世界的革命,他发表了真知灼见。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为新形式的暴政铺平道路。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提要] 多数原则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原则,它建立在人民主权之上,但它又确实可能造成对少数的压迫,形成多数的暴政。托克维尔指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问题,也指出了美国政治制度设计中对这些问题的防范与解决。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提要] 托克维尔认为,在美国,多数对政府的统治是绝对的。在民主制度下,谁也对抗不了多数。但是,他又极为睿智地指出,多数并不具有绝对的无上权威。如果多数的权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会引起立法与行政的不稳定,甚至造成祸端,因为无限权威是一个坏而危险的东西。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提要] 在托克维尔心目中,建立民主社会的目的,不仅仅是创造一种新的统治形式,而是要造就出热爱自由,懂得自由的人格。他们不是社会中汲汲于私利,在专制权力下碌碌生活的庸众,而是捍卫民主价值,创造更高精神生活的独立自足的个体,也就是葆有民主人价值的自由人。

  •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卢梭的人民主权说,曾遭到贡斯当的批评。但托克维尔却仔细考察了这个原则在美国的命运,考察它是如何运用于美国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贡斯当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权原则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被推向极端,引起社会混乱和专制权力膨胀。但是托克维尔却清醒地知道,民主社会一定要立基于人民主权之上。他对美国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这个理想是可以实现的。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