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2月23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00点至20:0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孟宏伟事件意外成为中国人权现状新案例

作者
孟宏伟事件意外成为中国人权现状新案例
 
资料图片:孟宏伟2018年5月8日在法国里昂国际刑警组织总部。 Jeff Pachoud/Pool via 路透社

国际刑警组织当时中国籍的主席孟宏伟2018年9月底返回中国后失踪一时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中国当局在孟宏伟妻子在法国警局报案并向媒体披露丈夫失踪消息后,宣布孟宏伟涉嫌违法,正接受调查。国际刑警组织随后称接到了孟宏伟的辞职信。一个有着192个成员国的国际组织的高层领导人,在没有任何事先官方知会的情况下,被中国政府“留置”,可以说在国际舞台公开上演了一出近年来中国国内频繁发生的强迫失踪案。显示在中国现行政权下,任何人的基本人权,无论其身份如何,都缺乏保障。孟宏伟身为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可以说是中国碾压人权机器的一分子,而国际刑警组织也多次被国际人权组织和海外民运团体指责协助专制政权打压异己。孟宏伟没能免于他曾服务的专制机器的碾压,意外地成为中国人权现状的一个典型例证,激发人权组织的呼吁。

魏京生:孟宏伟事件是“一起严重的侵犯人权事件”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主席、旅居美国的中国知名异议人士魏京生2017年4月曾专程从美国赶来法国,与人权团体,在里昂国际刑警组织总部门前,抗议孟宏伟出任该组织主席。但此次孟宏伟被失踪案发生后,魏京生也以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主席的名义发表声明,指出“这是一起严重的侵犯人权事件。”如何解释这种看似十分矛盾的立场呢?我们电话采访了魏京生先生:

魏京生:“我们(去里昂)抗议孟宏伟担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是一个政治问题。因为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变成中国公安部副部长,说明中国对国际刑警组织的控制已经升级。他们利用国际刑警组织对流亡海外的人士的迫害升级。这是一个政治问题,我们要抗议。”

“但现在孟宏伟本人被捕,从目前我们能得到的信息来看,很明显,这是一桩政治案件,不是所谓的腐败问题。腐败肯定也有,但他不是因为腐败而被捕。这就牵扯到人权问题。我们尊重人权不是只尊重我们自己的人权,所有人的人权都应当得到法律的保障。共产党统治中国,让中国法律对人权没有保障,不仅仅是针对老百姓,不仅仅是针对异议人士,其实共产党这些官员自身的人权也是没有保障的。在这一点上,我们也要为孟宏伟本人的人权提出呼吁。”

法广:就是说,2017年春你们来里昂,在国际刑警组织门前抗议,抗议的是来自中国的官员担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这一事件,而不是针对孟宏伟个人?

魏京生:“对,不是针对他个人,那是一个政治问题。他担任这个职务,是这个职务的问题。现在我们要呼吁的是孟宏伟作为个人的人权问题。不管他有多大罪行,他都应当受到公正的审判,不能进行这种非法失踪,并隐瞒主要问题。而且,很明显,他是因为内部的政治问题被捕,所以我们要为他的人权呼吁。”

法广:您说他是因政治问题被捕,但目前其实各方都没有具体的消息,只有官方此前的一个简短通告,语焉不详地说他受贿。您怎样确定他是因为政治原因被捕呢?

魏京生:“大家都知道的一个常识是:共产党官员没有一点腐败问题的人,恐怕很难找到了。所以,说他受贿,肯定一说一个准儿。这不用怀疑。但是,根据很多信息,包括中国共产党自己公布的信息,包括他莫名其妙地失踪十天,直到他太太出来呼吁,当局才释放一些消息……从这些来看,当局显然不是因为腐败问题逮捕他,而是因为其他的政治问题。具体是什么,我们还不知道。但一些迹象显示,应该不出政治这个圈儿。公安部自己的那份很简短的声明说他“一意孤行”、“咎由自取”……这种说法一听就不是什么腐败问题。腐败问题不会是临时出现,不会是什么“一意孤行”。而且,如果是腐败问题,程序也不一样,应该是先把他撤职,再让他辞职,然后再回国修理他的腐败问题……“

秦晋:很多大变化都是微小事件引发

海外华人舆论对孟宏伟事件众说纷纭,各有解读。民运团体民主中国阵线秦晋向本台表示:

秦晋:“海外民运团体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有组织地发出呼吁或谴责。对于民主中国阵线来说,我们觉得这一事件的发生对中国社会来说、对中国现政权来说,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此事件更说明了中国政权在习近平的领导之下越来越走向极端,做事越来越没有章法,越来越没有道理,也表明了中共政权现在方寸大失。我们借此机会向世界呼吁,中共一向违反人权,哪怕是对自己的高官、对以前通过各种手段羁押的官员(也就是所谓的‘双规’),没有一个案件是符合人权的。”

“现在,民主中国阵线更关注的是孟宏伟的妻子。她应该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安全。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最好地营救自己的丈夫。而不应当回过头来去与中共、与习近平勾兑、乞讨。如果她选择这样的方向,对她丈夫只会有害。如果她头脑清醒,她应该将孟宏伟留给她的高层肮脏内幕公之于世,既能够拯救她的丈夫,又能够打击现政权。这样的打击有可能对政权的基础造成冲击。很多大的变化都是微小的事件引发的,就如亚马逊河上蝴蝶展翅,可以带来阿拉斯加的鹅毛大雪一样。孟宏伟事件是一个重大事件。”

滕彪:孟宏伟事件属于强迫失踪

孟宏伟的妻子格蕾丝•孟10月5日在法国向媒体宣布其丈夫回国后失踪之后,中国监察委10月7日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一句话新闻:“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涉嫌违法,目前正接受国家监委监察调查”。没有具体的指控罪名,也未交待孟宏伟身在何处。据中国国内媒体报道,孟宏伟是国家监察委今年3月组建后,首名仅接受该机构调查的干部。新成立的国家监察委是怎样的一个机构呢?旅居美国的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滕彪向我们介绍说:

滕彪:“最新的一些法律修改让国家监察委取代了中纪委的双规。原来在中国共产党体系下的中纪委系统处理几乎所有的职务犯罪、腐败等案件,现在(这些案件)上升到国家监察委。国家监察委不仅仅是共产党的一个系统,而是在宪法层面、在宪法中的位置和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和国务院都是同级的,它的权力因此非常非常大。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它也是把以前游离于司法体系之外的、在国外受到很多批评的双规制度合法化、程序化。就是说它有了法律的名号,但实际上它和中国宪法、刑事诉讼法的很多基本原则相违背,当然也是和国际人权标准是完全违背的。在整个的执法过程中,并没有任何司法审查,没有法院和法官的介入。所以从程序上说,是和国际人权标准和普通法标准差距很远。但是在中国背景下,它又是位置很高的法律机构。只是换了一个名称,原来是‘双规’,现在叫‘留置’,然后将此法律化。从形式上好像有一些进步,但实质上绑架、关押,还有在关押期间的酷刑等,与‘双规’体制一样,就是说在实质上没有进步。”

“孟宏伟事件属于强迫失踪。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在中国被强迫失踪也是一个很讽刺的事情。中国的强迫失踪有很多种形式。除了刚才我们说的这种披着法律外衣的强迫失踪之外,还有很多其它方式、有很多人被失踪,包括前不久的著名影星范冰冰,包括更多的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像高智晟等很多人是被强迫失踪,高官、腐败官员也不例外。这次事件也更加说明,在中国,政治完全压迫法律。中共放弃了国际刑警组织主席这样一个位置,一定是有更大的考虑,抓捕孟宏伟,一定背后有更大的政治利益,否则中国公安部的副部长在国际刑警组织担任主席,可以为中国政府实现很多政治目的。具体是什么原因,外界有很多猜测,因为中国的黑箱政治,所以现在还没有任何可证实的消息。在中国这样一个专制体制下,所谓的政治压倒法律实际上共产党最高层的利益、甚至是习近平一个人的利益考量,压倒了法律,压倒了人权标准。”

 

孟宏伟事件发生后,国际刑警组织的反应凸显出国际社会面对中国强势崛起的被动。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批评宣称要推动健全执法政策和《世界人权宣言》的国际刑警组织对自己的主席失踪表现出的漠不关心,认为孟宏伟返国“被失踪”,世界不能装作一切如常。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也在接受法国媒体Lyon Capitale采访时呼吁国际刑警组织认真关注自己的成员的基本人权,无论中国政府向该组织投入了多少资金。


同一主题

  • 中国/政治

    拿下孟宏伟是习近平整顿公安系统最后一步棋

    想了解更多

  • 台湾/国际刑警/中国

    台湾指控孟宏伟涉嫌滥发红色通缉令

    想了解更多

  • 中国/法国

    法国国际法专家评孟宏伟事件

    想了解更多

  • 要闻分析

    杨建利:孟宏伟案显示改革国际刑警组织的必要性

    想了解更多

  •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中共老党员、已故领导人毛泽东前秘书李锐于二月十六日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李锐一生历经坎坷,屡遭迫害、晚年大力呼吁宪政改革。作为中共党内自由派代表人物之一,李锐敢言的作风使其成为中国执政党内的一位敢言者。尤其在晚年,他的硬朗风骨不减当年,尤为令人钦佩。李锐的去世引发全球关注中国政局的人士及媒体的关注。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也有感而发,以“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为题,写下了悼念李锐的文章。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李南央:李锐在严酷的环境下保留了独立人格

    李南央:李锐在严酷的环境下保留了独立人格

    曾经担任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秘书李锐先生2019年2月16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李锐一生中不仅曾经先后担任高岗、陈云及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的秘书,而且也曾多次在政府中任职。但在晚年他对中国政治体制不断发出直言不讳的深刻批判,他因此而被普遍看作是党内重要的自由派代表人物。但在他逝世之际,众多称赞他敢言的评论也伴随着一些不同的声音。围绕其葬礼如何举行、是否覆盖党旗的争议其实也反映出这位百岁老人自身的一些矛盾。李锐先生的长女李南央女士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谈了她对这些称赞与质疑的看法。

  • 夏明:土耳其率先批评新疆人权状况,凸显其占居穆斯林世界领袖地位的愿望

    夏明:土耳其率先批评新疆人权状况,凸显其占居穆斯林世界领袖地位的愿望

    一年多来,中国在新疆建立“再教育营”的话题吸引了全球多方媒体的关注。不断有报道揭示:新疆地区的再教育营规模巨大,可能关押着上百万维吾尔人。他们在那里接受强化教育、有时还会遭遇身心折磨。尽管国际社会持续关注新疆“再教育营”现象,却很难对中国展开有效施压。

  • 廖天琪:北京利用大数据全面监控社会,也对西方构成威胁

    廖天琪:北京利用大数据全面监控社会,也对西方构成威胁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最近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在天津法庭被判刑四年零六个月。作为“709”一案中,首批遭到关押、最后受到审判的维权人士,王全璋获刑再次引发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各方人士的担忧。近年来,中国的人权议题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

  • 中国性少数人群社会环境:诉求噤声才有的开放

    中国性少数人群社会环境:诉求噤声才有的开放

    2019年1月中旬起,三辆红色货车先后在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巡游。红色货柜的侧面分别写着“为一种不存在的疾病治疗”、“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仍保留‘性指向障碍’”和“19年了,为什么?”。这个模仿美国影片《三块广告牌》而来的形式别致的为同性恋者呼吁权利的行动,吸引海内外舆论重新关注中国性少数人群的社会生活环境与状况。在此之前,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在2018年4月更新的一份报告中,列举了一些中国同性恋团体活动被取消或受到阻挠的例子。那么,在中国正式将同性恋非罪化20余年、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中删除18年之后,中国同性恋人群,或者更笼统地说性少数人群的社会环境究竟如何呢?国外观察与国内性少数人群的实地体验是否吻合呢?我们借第五届“巴黎中国同志周”活动的机会来听听他们的看法。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去年11月17日,为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措施,法国发起黄马甲运动。此后,此一运动一波接一波,每周六在全国各地展开,已连续举行了十次,对法国经济造成重创。为平息社会不满情绪,当局做出几项承诺并发起一场全国大讨论活动,以回应民众诉求。然而至今,黄马甲运动似乎没有出现偃旗息鼓之势。如何看待这场运动?总统发起的“全国大辩论”是否可以为步出危机寻得出路?对此,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1978年的“北京之春”在中国开启了一场倡导自由、民主、人权、宪政的政治运动,被称为“中国民主运动”。随着1989、天安门“八九民运”受到打压,许多民运领袖流亡海外,形成了一股海外民运力量,这股力量一直坚持不懈地继续着争取人权、民主的斗争,在捍卫中国人权领域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