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7月20日法广第2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RFI法广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7月20日法广第2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7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贸易战 香港危机 习近平的极权优势还剩多少?

media 6月14日,在吉尔吉斯坦出席上合组织峰会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路透社

中美贸易战持续,香港因引渡法案深陷危机,在中美贸易战尚未爆发的时候,有一种悲观的说法,就是说北京有极权优势,不怕打。香港危机现在爆发了,一般也很难想象有强大权力的习近平会后退一步。

为什么出现这种认知?理由是美国或者西方民主国家,柴米油盐醋贵一点老百姓就有可能上街嚷嚷,向政府抗议,政府不得不考虑民意。如此,打贸易战,特朗普吓唬吓唬中国可以,但是打不了持久战。而习近平则不怕,他有一个巨大的法宝,叫做“不怕代价!”这句话被北京赋予的正当理由是:为了实现中国梦,我们不怕付出代价! 去年贸易战一步步逼近时,中共党内出现异议,社会批评声起,担心贸易战一触即发,习近平视察经济停滞不前的东北,发出“大不了自力更生”的豪言。这就更坚定了一些持中共不怕打论者的看法。一些分析人士把这概括为共产国家的“极权优势”,也有称之为“低人权优势”,这一“优势”,随着习近平兼任中共核心机构几乎所有小组组长而达到顶峰。

分析指出,所谓极权优势就是建立在人民并不享有集会结社言论自由的基础之上。从本质上讲,极权优势的最大特点就是不怕人民,以牺牲人民为代价, 不怕人民起来上街,不怕人民反抗,只要冒出零星火花立刻扑灭,互联网有一点反对意见,立刻屏蔽,立刻让异议胎死腹中。

但是,习近平的极权优势真的有那么强大吗?等到去年十月份有关中国经济将进入寒冬的说法甚至连官媒都无法回避的时候,坚持消灭私有制“初心”的习近平忽然宣布与私营企业是一条心。12月1日阿根廷习特会,习近平面对特朗普连讲四十五分钟,承诺中国将进行结构性改革,让准备一个月后对中国产品加税的特朗普临时改变了想法。

不过,习近平最后认定美国要求中国进行的结构性改革最终可能会触及党国特权阶层,党国经济制度的时候,他又显示出“极权优势”所能做的----一个人说了算! 最典型的就是在中美即将签署协议的最后关头,习近平“我对一切负责”一句话把一个谈判了五个月的中美贸易协议草案否定,让白宫目瞪口呆。此举唯一的后果就是特朗普的反应也超乎所有人意外,收到北京寄来的大幅度修改方案两天后,下令把中国两千亿美元输美产品关税一下子从10%提升到25%,而且还准备要对剩下的3000多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课之以巨额关税。

从贸易战开战至今,表面上看,“极权优势”似乎发挥到了极点,人民日报连续发表如同当年评苏共中央的“九评”式的“九论”,宣称美国必败,有网民指出:就差文革时几千万人上街呼喊打到美帝国主义的口号这一条了。

然而诡异的是,习近平前往俄罗斯访问,被认为旨在“联俄治美”,去之前,中国宣传机构全力开动进行反美宣传。可是,6月7日习与老朋友普京一起出席第23届彼得堡经济论坛时却向特朗普喊话示好,习第一次破天荒称呼特朗普是“我的朋友”,习近平说:“中美之间交往频繁,利益融合,我也很难设想中美全部割裂开。我想,那种情况不仅我不愿意看到的,我们的美国朋友也不会希望看到。我的朋友特朗普总统,我相信他也不愿意看到”。

更蹊跷的在于,新华社向国内报道习近平这一段演讲时,把习近平向特朗普示好的这段话删的一干二净,到底是新华社心虚,还是习近平言不由衷?G20峰会习近平见不见特朗普,两人谈不谈,习近平至今似在两难中摇摆。有分析指,习近平向特朗普示好是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极为不利,有求助于特朗普的意思。

纽约时报评论,从贸易战到香港刚刚爆发的大规模街头抗议,“习近平及其手下非但没有妥协或改变的意思,反而一次又一次地做出专横、强硬的决定,令执政党共产党所面临的压力愈发剧烈而复杂…..即便这些决定演变成意想不到的危机,他们还是为所不动”。

关于香港危机,香港时评人士林和立对纽约时报表示,香港当局退却的可能性似乎很小,因为在习近平想要维护其权威的时候,屈服于公众压力是不识时务的做法。

可是习近平每一次的决定都导致把问题转化为危机也令观察人士十分吃惊。在对美贸易谈判方面,习近平被指误判,导致贸易战不断升级。在香港,一个引渡法案引发一场空前的危机,这是因为自习近平上台以来北京当局已经对香港做足了文章,背弃香港回归中国前所承诺的将直选特首直选议员的承诺,雨伞革命的年轻一代当选议员的统统被开除,铜锣湾书店仅仅出版了一些涉及中国大陆政治斗争的书籍就让五人失踪,两位香港青年被德国接受为政治难民也令人世人吃惊。可以说,香港人透过修订『逃犯条例』,看到了北京强大可怕的阴影,他们害怕连最后拥有的一点自由都会被剥夺,所以豁出去反抗。

习近平的“极权优势”还能撑多久?尽管主持中美贸易谈判的刘鹤副总理刚刚表态,国内经济形势向好,但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中国的经济形势并不太好,就业问题严重,民企凋敝,最新出台的一组经济数字也很不好。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字,五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降至十七年来新低,前五个月投资增速则放缓至5.6!

网络时代的年轻人能像习近平所希望的那样在遭遇社会经济动荡的时候“自力更生“吗,像毛泽东统治时期的那代人甘愿做出牺牲的”代价“吗?有分析指出,由于强力洗脑,极权统治的意识形态虽然可让部分青年盲目,但他们很难像他们的父辈那样饿着肚子去为虚假的意识形态献身。

香港发生的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百万人大示威,显然是习近平政权一步步压缩香港自由空间遭遇的巨大反弹。当局如果要继续维护极权优势,强行通过修例,不难想象,恶果将无法估量。现在已经一目了然的是,香港年轻一代产生了一种巨大的离心力,这可能是极权优势所始料不及的。在离香港不远的地方,中国大陆的对岸,另一个华人社会----台湾已经完全进入现代社会,民主民选,那里发出的自由的声音一如香港社会的反抗在一点点向中国大陆波及。

习近平的极权优势还能撑多久?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