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9年7月23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7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作者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第九屆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科隆国际研讨会 独立中文笔会

以中国人权与民族问题为主题的2019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不久前在德国科隆落下帷幕。本届论坛为该组织举行的第九届研讨会议。中国民运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构成本届会议的特点。与会各方人士密切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以及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论坛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届会议的情况。

法广: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第九届研讨会于5月22日结束。与历届会议相比,本次会议有着怎样的不同之处?

廖天琪:「论坛」和海外的民运,95%以上的参与者都是从中国大陆出来的留学生、异议份子和避难者。他们的思维甚至行为方式都带著以往所受到教育的影响。早期民运是不愿、也不敢碰「台湾」甚至「民族」议题的。比如说,据说台湾、西藏、法轮功是三大块敏感区,这比批评中共贪腐、没法治、人权等都为忌讳。

我们这次的研讨会恰恰是以这两个主题为中心进行讨论切磋。此外我们有从台湾来的学者和德国学界、新闻界的专业人士参加会议,更有各个不同民族具有代表性色彩的人士发表专题论述,因此这次会议的多元性和深入性超出以往的几次会议。

法广:会议主题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为什么会在如今被提上桌面?

廖天琪:我们认为,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最近一段时间愈加尖锐化了。首先香港正面临法治被破坏,人权被侵犯,新闻被压制的窘境。比如近期在酝酿修改引进的《逃犯条例》、《引渡条例》、煽惑、串谋及未遂罪的法律,都是将中国的法律强加在香港原来比较良好的英格兰法律之上,要将“一国两制”颠覆的前奏。这让我们感到非常地担忧。国际上的媒体也有很多报道。最近还有两位(参与)香港雨伞运动的年轻人,因为受到政治迫害,到了德国。德国政府给了他们避难的身份,接受他们作为政治难民。

至于台湾,大家都知道,年初习近平的新年讲话中,蛮横的表态“不放弃使用武力”来对付台湾,已经引起国际上的较为强烈的反应。近些时以来,中国对台湾文攻武赫不断,其实在新闻渗透和心里战术上老早已经对台湾动手了,很多年以来就已经是这样了。并且他们用所谓“惠台”的手段,将台湾的青年人和专业人材都招揽到大陆去,这是釜底抽薪的阴狠招数。台湾问题必须要提到国际的高度来讨论,绝对不可当作海峡两岸的“自家事”来迷惑世人。所以这次我们把香港和台湾问题放在比较重要的议事日程上。

至于民族问题更是急迫。也许我在后面会比较详尽地陈述。

法广:本次会议提出“台湾不是‘问题’,而是‘答案’”的观点,请具体解释一下其中的含义?

廖天琪:“台湾不是‘问题’,而是‘答案’”,这听起来很有趣。是这样的,台湾驻德国代表处的谢志伟博士是一位学而优则仕的学者型外交官。他才思敏捷,妙语如珠,曾经留学德国获得日耳曼学博士学位。他对欧洲的政治文化十分熟悉,他认为,台湾已经是可以跟欧洲的民主自由制度相比的国家,因为不仅人权、法治有保障,台湾社会的公平公正,人民的医疗健康养老福利都跻身在世界的民主和富裕国家的行列里。大陆在这方面还远远落后于台湾,别说没有自由选举,没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连宗教信仰也被干预。最近几年还推行了社会保障卡制度,对每个人是否付税、是否犯规、是否有一些不好的记录如:是否发表过什么言论,都会要打点数的。如果保障卡上纪录的点数不够,别说出国,连买张飞机票都有困难。

按照英国《经济学人》调查世界167个国家,从“民主指数”上看,2018年台湾排名第32,属于享有部分民主的国家; 而中国排名130,是标准的专制国家,北朝鲜敬陪末座,排名第167。那么台湾人有什么理由放弃自己的独立自主和繁荣富裕去跟一个专制独裁的国家成为一家人呢。中国常常提出要解决台湾问题,因此,谢志伟大使说,台湾“不是问题,是答案”的意义就在此。台湾的问题是中国大陆,没有中国的威胁霸凌,台湾就是海角壹乐园。中国若向台湾学习,政治上能达到台湾自由民主的水平,许多问题都会和平地迎刃而解了。

法广:中国的民族问题也是本届会议关注的焦点议题之一。中国各民族的境况如何?什麼原因导致民族矛盾深化。

廖天琪:北京政府在新疆设立的“再教育营”关押了上百万的维吾尔族,对他们进行洗脑,文化清洗,宗教压迫,这已经引起全世界的“众怒”。不论是个别的民主国家还是联合国、欧盟这些国际组织都高度重视这个问题,并且要求北京政府立即解散这种“集中营”,放弃种族主义的歧视。这是一方面,就是维吾族人、还有包括哈萨克斯坦人,目前特别受到这种压制、迫害。另外西藏人爱戴的达赖喇嘛流亡印度60载,有家归不得;藏人对此非常伤心、非常彷徨。对他们而言,达赖喇嘛就像基督教里的上帝一样。是他们最崇拜、最崇敬的神明。这个神明离开自己的家国故园、流亡在外,是他们无法忍受的。再说蒙古,蒙古地区被汉人移民政策冲击,蒙古人在自己家乡变成了少数民族。这也是让蒙古人不能够忍受的一种状况。

其实,原本中国并没有什么严重的民族问题,连在二十世纪上半叶那样内忧外患的时代,都没有出现过紧张的局面,并没有什么民族问题出现。但是中共执政以来,错误的民族政策,制造了民族仇恨、离间了民族之间的情感,形成各个民族的不满和对抗情绪。

事实上,保护、宽容、理解、相互尊重、平等互惠才是解决民族问题的合理方式。中共的手段都跟这些原则背道而驰,所以矛盾加深,冲突不断。本次会议中,一个与会组织-“受胁迫民族协会”(Society for the Threatened Peoples)的主任徳利乌斯Ulrich Delius就提出民主国家如瑞士、瑞典、芬兰、加拿大都有民族问题,但是他们能够融洽和平地处理,根本没有任何仇恨和冲突。那么中国能否也做到呢?我想中国也能做到。前题自然是中国应当成为一个民主制度的国家,那么不同民族不但不构成问题,反而更能够丰富中华文化。

  • 廖天琪:刘晓波试图以身作则化解共产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气-刘晓波逝世2周年有感

    廖天琪:刘晓波试图以身作则化解共产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气-刘晓波逝世2周年有感

    7月13日,是中国著名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纪念日。刘晓波生前追求中国的宪政民主与社会的公正公平,虽然饱尝囹圄之苦,却不懈地坚持抗争,最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2019年7月13日刘晓波逝世两周年之际,独立中文笔会在德国科隆举办祭奠与追忆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的纪念活动。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侍建宇:北京的反恐论述不符合新疆真实情况

    侍建宇:北京的反恐论述不符合新疆真实情况

    2019年是新疆乌鲁木齐七•五事件10周年。2009年6月底,广东韶关某工厂发生的一起汉人与维吾尔人斗殴事件引发连锁反应,几天后演变成一场严重的族群暴力冲突。根据中国官方统计数字,这起事件共造成197人死亡,另有1721人受伤。此后十年,中央政府对新疆的监控日渐加强,封锁信息流通的同时,近年来更有国际媒体和人权团体披露,大批维吾尔人被非法关入一些再教育营。中国政府一度否认这些再教育营存在之后,承认在当地建立的是所谓职业培训中心。无论名称如何,这些封闭的中心关押的人数可能至少有上百万人。如此规模的非法拘押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十年前的七五事件对中央政府的新疆政策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如何理解中国新疆政策十年来的演变?新疆境内的反恐形势是否如当局所说那样严峻?我们电话采访了一直关注新疆问题的台湾中亚学会秘书长、目前在香港珠海学院新闻系任教的侍建宇先生。

  • 朱耀明牧师:民主运动不是一次大型集会就可实现

    朱耀明牧师:民主运动不是一次大型集会就可实现

    《公民论坛》节目此前曾邀请香港的朱耀明牧师,介绍他当年参加黄雀行动,营救被中国当局通缉追捕的八九民运领袖人物的经历。朱先生虽为牧师,但自80年代起,港人各项争民主运动中,常常有他的身影。2002年,他参与了“香港民主发展”网络的工作;2014年他又与戴耀庭教授和陈健民教授共同倡导“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行动,希望在香港实现名副其实的民主选举。2014年,轰轰烈烈的雨伞运动无果而终。2019年,30年前曾经帮助内地民运人士逃亡的朱牧师,如今无奈地目送因和平占领运动而被判刑的同伴戴耀庭教授和陈健民教授入狱服刑……朱牧师的经历可以说是港人自80年代起至今,争取民主努力的一个缩影。他们曾努力,也不断遭遇失败。但一度灰心之后,又总是重新踏上抗争的旅途,一次又一次。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争民主集会行动遭血腥镇压事件,刺激了港人对民主的渴望,但对八九六四是否会在香港重演的担忧,也始终是港人争民主抗争运动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 潘永忠:港民坚持“反送中”运动,意在提醒与警告当局“一国两制”50年不变

    潘永忠:港民坚持“反送中”运动,意在提醒与警告当局“一国两制”50年不变

    七月一日,香港再一次迎来主权移交纪念日。像往年一样,香港举行了“七一”大游行。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次“七一”大游行的规模,刷新了过去22年来游行人数最多的纪录。在经历了6月份的两次百万人上街抗议“反送中”法案之后,又有55万港人在七月一日这一天不顾酷暑、走上街头,高声疾呼 “撤回‘送中法案’、‘特首下台’、‘重启政改’、‘释放所有政治犯’”等诉求。

  • 马岳:反送中运动的支持光谱比五年前更宽

    马岳:反送中运动的支持光谱比五年前更宽

    2019年春,香港政府推动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在香港社会引发了自2014年雨伞运动以后最大规模的抗议风潮,而6月12日抗议集会中发生的严重警民冲突,更使得社会紧张关系进一步升级。香港正经历自主权回归中国以来前所未有的政治危机。特首林郑月娥虽然宣布暂缓推动《逃犯条例》修订,但抗议者要求港府彻底收回这项条例修订、收回此前称6-12集会行动为“有组织的暴动”的声明,并要求林郑月娥下台。争普选雨伞运动无果而终五年之后,港人一度消沉的政治热情似乎正以更大的能量爆发出来。这次反送中运动与当年的雨伞运动有怎样的内在联系,又有怎样的不同特点?这场没有领袖人物的大规模运动将如何发展?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教授马岳先生向我们谈了他的观察与分析。

  • 茉莉:班农小船欧洲搁浅

    茉莉:班农小船欧洲搁浅

    五月底,欧洲举行了五年一度的议会选举。选前,欧洲极右翼势力的抬头趋势颇为引人担忧。在此一关键时刻,曾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顾问的美国政治人物-班农前来欧洲试图煽惑极右翼势力,引发了各方的关注。然而,班农却在欧洲遭到冷遇,加之欧洲选民的踊跃参与,令班农颠覆欧洲的阴谋遇挫。旅居瑞典的中国异见作家茉莉女士对班农小船在欧洲搁浅的原因进行了深刻的解析。

  • 陈破空:百万大抗争,香港如灯塔,照亮黑暗中国

    陈破空:百万大抗争,香港如灯塔,照亮黑暗中国

    六月份,为反对政府修订“逃犯条例”,香港爆发了主权移交后22年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抗议,从六月九日的百万人上街,到六月十六日的两百万人的抗议,在警方催泪瓦斯的威胁打击下,反对声浪不减反增,凸显了香港民众的勇气,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迫于巨大压力,港府终于决定让步。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如何看待香港本次大抗争活动?这场抗争为13亿中国人民带来了怎样的启迪?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