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6月1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6月1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1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可惜任正非 这番话应该说给谁听

media 2015年10月21日,任正非陪同习近平参观华为伦敦办公室。 路透社

华为遭美国全面封杀,谷歌、ARM纷纷宣布将不再与其合作,陷入困境之际,创始人任正非5月21日接受中国媒体集体采访。采访实录公布后,连日来在中国网络持续发酵,整体反映不错。甚至有不少人替任正非“受牵累”感到惋惜,这是为什么呢?

任正非讲话中有这样的内容:中国科技与美国差距巨大,其深度和广度都值得好好学习;中国应该调整政策,拥抱这个世界;千万不要煽动民粹主义情绪,民粹主义是害国的。不能说用华为产品就爱国,不用就是不爱国;国家未来的前途在开放;中国将来和美国竞争,唯有提高教育。在旅法学者张伦教授看来,任正非讲话确实跟官方的基调南辕北辙,也  有人怀疑他这是在唱双簧,也许是,也许不是,如果不是,那就更显示出任正非的见识。张伦表示:“我的遗憾是,为什么整个中国不能显出这样一种水准、这样一种胸怀呢?如果中国的领导人也能展示出这样一种姿态出来,我相信今天的贸易战不会打到这种地步,我相信华为今天也不会这样受累。覆巢之下无完卵,城门失火殃及鱼池”。

张伦对本台表示,这些正面的评论其实反映了许多人的一些心理,一方面希望中国能够继续维持改革开放, 另一方面通过赞扬任正非的这种比较理性、比较有世界眼光的声音,表示对习近平主政产生的乱象的不满,对他的治国无方,处理国际事务失策的不满。还有一种原因就是中国国内一些人对官方现在采取这种义和团方式鼓动民族主义、鼓动民粹、鼓动反美反西方做法的一个拒斥。

但张伦认为,不管任正非怎么展示他的理性,由于国策如此,制度如此,最后怎么也无法解开这个死结。

有网民开玩笑,既然富士康老板郭台铭出面竞选台湾总统,能不能请任总也出来竞选中国大陆总统呢?可惜中国没有这样一个开放的政治体制,那只能令人扼腕了。

 张伦认为,任正非过去很低调,现在不断出来公关,不断向西方喊话。解铃还需系铃人,他最该喊话的,最该呼吁的是谁呢?是中共,是习近平。他应该去呼吁习近平,呼吁中国迈开新的步伐,开放体制,给世界展示一个真正的全新开放的形象,而不是继续维持封闭的一党独裁的压制人权的形象。如果是那样一个开放的体制,即使商业纠纷,利益冲突仍然存在,但不会出现美国这样以一个国家的方式来下狠手,来阻挡华为这样一种现象。我们只能替华为和任正非遗憾了,但是你不可能想象,美国怎么会允许华为这样一个战略性的攸关信息生死存亡的企业能够这样发展下去,最后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利益。

分析人士胡少江评论,在网络控制严格的中国,没有最高宣传当局同意, 发表这样一种访谈是不可能的,显然这个采访时华为的一次公关能力,也是中国官方的大文宣的一部分,但最后不见得给中共当局带来所希望的效果。他认为,网上出现的几乎一边倒的对任正非讲话的正面评价,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在视野、知识、气度、能力等各个方面都高于中国的执政者,在没有网络自由的今天,人们不过是在借赞扬任正非来批评当局。他还认为,从任正非讲话中更多看到的是他对最高领导人和高层决策制定者直率的规劝和批评,也有对执政党控制的舆论导向的强烈不满。

美国指责华为的最大问题就是它与中国政府合作,提供情报。张伦看来,华为的遭遇应同中国的问题联系起来看。华为的崛起是中国40年改革的成果,但是中国的改革只是经济层面的,而在政治制度上没有任何重大进展,因此在中国强势崛起的同时,引发整个世界对中国的怀疑。且不讲华为本身到底跟中国官方有无关系,任何一个对中国这种体制有比较深刻体验的话,你都不能相信华为会像苹果集团那样,敢于拒绝美国政府要求交出一些密码的要求。我们很怀疑华为有这样的能力抵抗中国政府,因此不管华为如何解释,也没办法抵消西方世界在5G这个攸关国家战略安全问题上对华为表示出的怀疑。对此,胡少江也指出,“任正非曾经说过他能够拒绝中国政府的不良指令,我不认为华为能够做得到,也不认为任正非做得到。”

“任正非可能是一个出色的企业家,但可惜生在帝王家,生在中国,这个时代给了他一个机会,在迈向更高层次的时候,可惜受累于这样一个现行体制。”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