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6月1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6月1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1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作者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2007年在布鲁塞尔欧盟大厦举行的论坛会场一隅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第九届研讨会,于2019年5月19-21日在德国科隆举行。本届大会的主题围绕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展开。2019年,因迎来“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八九-六四”民运三十周年而成为一个特殊的年份。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的本届研讨会更凸显其重要意义。会议前夕,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秘书长、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法广:首先请谈谈科隆国际研讨会的办会宗旨?科隆会议的主办方由哪方担任?又有哪些机构及个人参加?

潘永忠:2019年是一个特殊之年,对中国人来说,企盼中国的宪政民主,从「五四运动」说起,有100周年了;从「七九民运」计算,有40周年了;从「八九民运」计数,也有30周年了。眼下中国的局势正处于寒冬。从中国体制上来说,确立了习近平的终身制度,中国再次回到毛时代的旧制,对国内人民的控制收紧,所谓的社会保障卡上面纪录了所有的个人资料,每个人都成为一张塑料「卡片」,对民主、维权人士的迫害与打压加剧。

通过这次国际研讨会,旨在唤醒社会对中国专制独裁加剧、人权状况恶化与民族矛盾深化等认知,推广和宣传台湾现代社会亚洲符号,促进和推动德国民众对台湾当下社会的认识和了解,加强与欧洲文化、人权组织合作,协同各民主力量及其他受压迫的族裔,形成一股民间力量,以抗衡中国专制独裁制度,建立起中国海内外的民主力量、台湾和香港民主力量以及中国各民族民主力量之间的合作平台,面对复杂局面,冷静思考,开拓思路,寻找中国民运的新思维、新策略、新方法。

主办单位是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该组织成立于2006年,在这13年中一共举办了十二次这样的国际论坛会议,在德国的柏林、科隆、慕尼黑,在日本的东京,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在加拿大的多伦多等都举办过国际研讨会,特别是2007年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欧盟大厦中举办过论坛会议,2010年在法国的斯特拉斯堡欧洲理事会举办过论坛会议等等。

这次会议的协办单位是:独立中文笔会、民主中国阵线、中国共和党,及财团法人台湾民主基金会。

出席会议的有来自台湾、美国、加拿大、日本、法国、西班牙、荷兰、瑞典、奥地利、匈牙利、丹麦,当然还有我们德国的朋友们。特别是德国的学术界、新闻界、中国问题专家,及社会团体都有派代表出席会议,台湾驻德国代表处谢志伟大使也会亲临现场,零距离交流与演讲,台湾民主基金会还特别委派了他们董事会董事黄嵩立博士、监事会监事魏千峯博士等代表与会。

法广:请介绍一下本届科隆国际研讨会关注的焦点话题。

潘永忠:这次科隆会议的主要议题:经历了百年中国宪政民主运动,而中国依然处在独裁统治下,这就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这就有了对当下的中国时局重新审视与判断的必要,对几十年的中国民主运动需要重新反思与研讨新的方略,我们在德国科隆举行这样的会议,也有了近水楼台的方便,请一些德国的学者专家一起来谈,从欧洲社会的视觉看中国的人权状况,审视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及中国民族自治区的自决权等问题。

法广:您如何评判中国目前的政治局势?五四运动百年以及天安门事件三十周年之后,今天的中国在民主化进程中是否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潘永忠:如何来评判中国目前的政治局势?我们应该举目四望,横向看,纵向看,东欧剧变,1990年前后东欧和中欧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发生反对派推翻共产党政权的急剧政治变化,东欧社会主义阵营集体转向民主政治。像中国这样的一党统治独裁专制,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个国家,除了北朝鲜以外,几乎找不到第三家。说俄罗斯普京集权,但是俄罗斯有反对党,有国家领导人的全民选举,人民有上街示威游行的权力,新闻媒体可以批评政府和国家领导人。而中国再次回到了终身制,这就是严重的政治倒退。

至于回首与五四年代,与天安门事件年代相比较,时代在前进,科技在发展,整个世界都在往前走,要说变化,中国社会的经济发生了变化,但生活改善,并不等于公民权利得以落实与履行,人权得到尊重与维护,言论、写作、出版等权利还是由政府管控,中国境内的一些作家、律师,为了维护社会正义与公平,为了讲真话,还是不断被送入监狱。应该这么说:中国的民主化,自由与人权,没有随着社会的发展,经济的增长而相应地同步发展,却是原地踏步,执政者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维护统治阶层的利益,剥夺了原本就属于中国人民的基本民权民生。

东南亚的小国缅甸、老挝、柬埔寨等,非洲的中小国家的百姓,至少在制度上形式上,人民有权利参与讨论国家事务,及选举国家领导人,而我们中国的百姓连这样制度与形式至今仍然被剥夺,无权投票选举自己满意的国家领导者,反而还得被这些独裁统治者们,动辄代表了,代表中国人民的意志反对「台独」、「港独」,问题是中国政府做过这样的询问与调查吗?这就是中国民权的现实。

法广:本届科隆会议提出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威胁问题。为什么把台湾与香港相提并论?

潘永忠:香港「一国两制」50年不变,应该说两岸三地都知晓,维护「一国两制」的基础,一是新闻自由,二是司法独立。但是眼下香港正在讨论修法,列出了「诽谤罪」、「煽惑罪」、「非法经营罪」……其实就是堵住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出版的管道。无独有偶,香港的司法独立同样遭遇了行政介入,所谓的「可引渡罪行」使得人人动辄得咎,随时有被抓捕、甚至在境外被「绑架」的危险。

今年元旦,习近平的告台湾同胞书也提出了解决台湾问题的「一国两制」,台湾独立自主存在了已经70年,是国共两党当年的那场战争酿成后果,台湾经过了经济建设与民主转型,台湾人民享受着自由、民主的权力,成为华人世界民主政治的范本与榜样。眼下台湾同样遭遇中共武力的威胁与恐吓。

台湾驻德国代表处的谢志伟大使在给会刊贺词中,以「命运共同体风雨同舟」为题,其中写道:「流亡在外,有家归不得的中国人、图博人、维吾尔人、香港人和捍卫民主灯塔的台湾人等,因同受中国共产党之迫害或威胁,反而成了真正命运共同体的兄弟姊妹,互相扶持,共同在「自由」的概念里寻觅到共享的「原乡」,等待圆一个美梦。」这大概是为什么「把台湾与香港相提并论」一种认知。

法广:您如何从中国大力倡导的“一带一路”计划中,解读中国的对外政策?

潘永忠:经济高速发展,每个国家与地区都会面临资源与市场问题,中国也不例外。不过因此由我来解读中国的对外政策,我是无从回答的。但是让我根据西方民主国家的忧虑与困扰报道,我能感受到对「一带一路」的质疑,及体会出这样的忧虑。

世人都知道中德关系密切,2017年汉堡20国峰会前,习近平还撰文道:中德关系已经成为「全球典范」,而眼下却被这「一带一路」折腾的,显然出现了明显的缝隙。当意大利宣布,就中国「丝绸之路」倡议达成框架协议。德国外长马斯警告人们不要太天真。他说:人们应该看到,「中国也在通过经济政策寻求其战略利益」。

「一带一路」,德国这里使用的是「新丝绸之路」。近年来德国政界一直谨慎面对,这背后掩盖着重重疑点与谜团,欧洲的政治家们熟知什么是殖民套路,无非是「军队、经济加宗教」,这是西方玩腻的资源掠夺游戏,玩腻的「战略利益」。好嘛,所谓的「一带一路」,经济牌打头阵,文化孔子学院紧随其后,中国海军舰艇驶向远海远洋,明摆着的武力作为后盾。在西方人眼里,这岂不是中国人变着花样,遮蔽世人眼球的「古彩戏法」吗?在「毯子」底下掩盖的、与旧时西方人玩的殖民游戏,如出一辙,一言以蔽之,行新殖民主义的路线。这就是眼下西方人的担忧,连德国政界都疑虑重重,我能不怀疑中国的「战略利益」吗?

  • 陈破空:蔡英文意识到“中国的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陈破空:蔡英文意识到“中国的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运参与者、幸存者及政治犯组成的中国民运代表团-“台湾民主人权参访团”,在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迎来三十周年的前夕抵达台湾访问。代表团得到台湾总统蔡英文等政要的会见。台湾方面向代表团介绍了台湾的民主化发展进程,同时期盼中国大陆尽早迈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团在台湾期间,还出席了在台湾举办的89六四30周年纪念活动。代表团名誉总顾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今年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并不算十分漫长,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谓不算短。当年投身这场运动的热血青年,如今已进入中年,许多人流落他乡,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压力,有些人经受着精神郁闷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压,英年早逝。他们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愿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1989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大规模青年学生争民主和平示威活动曾意外地成为团结海内外华人的一条特殊纽带。当时主权尚未正式回归北京的香港迅速卷入其中,从捐款、送帐篷等各种形式的声援活动,到5•21百万人大游行,港人始终满腔热情地关注和支持着这场自1949年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街头民主运动。六四屠杀发生后,香港更成为众多被北京当局追捕的民运人士的逃生跳板。来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帮助不少处境危险的学运领袖由香港逃往海外。这也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黄雀行动”。2014年随香港争普选和平占领中环行动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线的朱耀明牧师,当年就参与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动。他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介绍了他参与救援行动的经历,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对香港社会的深远影响。

  •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门学运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这一天,大批中国学生与民众走上街头,发出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疾呼。这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而告终。三十年来,为“六四”平反的呼声始终未断、期盼却年年落空;当年冲在运动最前列的年轻的学运领袖如今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当年的学运领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以中国人权与民族问题为主题的2019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不久前在德国科隆落下帷幕。本届论坛为该组织举行的第九届研讨会议。中国民运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构成本届会议的特点。与会各方人士密切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以及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论坛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届会议的情况。

  •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百年前的五四运动被看作是现代中国的一个重要起点,其意义远超出了其发起者当年所追寻的目标。1949年以后,五四运动成为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教育的一个图腾,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八幅巨大的汉白玉浮雕图案的主题之一,就是五四运动。然而,五四运动也逐渐脱离了历史、成为只有政府才有诠释权的空洞符号。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和平集会50多天的青年学生,有感于前辈的历史担当,也曾在5月4日那一天集会纪念,推出“新五四宣言”,希望继续五四运动尚未完成的使命,但他们的努力最终在血泊中夭折。目前流亡美国的独立学者王超华当年参加了这份“新五四宣言”的起草。她当时是中国社科院研究生,也是八九民运中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高自联)常委会成员。六四屠杀发生后,她被列入当局首批通缉的21人名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