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7月16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1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7月16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07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政治

万润南回首六四(三):习近平把党天下变成习天下

media 万润南近照 梅松白露

八九六四后,邓小平扶植江泽民担任中共总书记。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已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习近平成为中共建政史上出现的一个强人,他掌控权力的程度可以说仅次于一九八零年代以前的毛泽东。然而国力强盛,气势高涨,中国并未得到与“大国地位”相对称的尊重。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三十年前的那场流血冲突为世界,为中国留下了多大的挥之不去的阴影?万润南继续为我们回首八九六四,解读当下中国命运。

法广:八九六四最终的结果给人的感觉事与愿违,不仅没有把中国导向更加民主,结果发生了悲剧性大屠杀,从今天看,这场运动对中国的命运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万润南:三十年以后回头来看,应该说后果的严重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本来是一个很有希望的中国,现在我们真的看不到那种和平转型的希望了,而非和平转型付出的代价将会非常大。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地方割据、兵荒马乱,甚至文革时期的全国武斗,都殷鉴不远。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问题是今天的共产党已经没有像样的领导人。在邓之后,共产党一代不如一代。江没有邓的眼光,胡就是不作为,习更是倒退,而且又回到了一人一姓的习天下。毛以十年文革把党天下变成毛天下,在文革付出巨大的牺牲和代价之后,邓十年改革,把毛天下回归到党天下。过了三十年,习又把党天下变成一人一姓的习天下。

如何评论一个政治人物,就看他的一些代表性话语。邓说:黑猫白猫,发展是硬道理,不争论,不当头。这些话,务实,很有政治智慧。江呢,闷声发大财。腐败的根源就是江啊。而且,习之所以能够上位,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胡则是不折腾,不折腾当然比瞎折腾好,但也是不作为,不做任何事情。这么说吧,江得了癌症,胡让癌症拖到了晚期。习现在是“定于一尊”,这是他的心腹栗战书说的。习之所以能够上位。是因为江和曾打破了原来的接班安排,把他提拔上来,其用心是还想继续当太上皇。认为习这个人,文化不高,大愚若智,好摆弄。有时候机关算尽,反而误了卿卿性命。政治这个东西,真的不能有小心眼,做人做事要大气,打小算盘,最后坑了自己,坑了他们那个党,也坑了国家。让习近平接班,那是江泽民的小心眼,大国政治,你玩小心眼,最后是一塌糊涂,一团糟。

法广:您刚才说,邓小平之后,中共一代不如一代,江泽民是闷声发大财,胡锦涛是不折腾不作为,习近平是定于一尊,现在是习近平在执掌中国,他几乎兼任了所有中央领导小组的组长,今天的总理以及政治局,几乎无人与他抗衡,在这种情况下,您怎么样评估中国今天的形势,中国未来的走向,换句话说,您和您的八十年代的朋友们所期望的所奋斗过的,实现民主,人权,宪政,人的价值,包括有一天,在中国开启民主化,现在在这种状况下,有可能吗?

万润南:这些都谈不上了,八十年代曾经非常有希望,现在则完全看不到希望。现在已经倒退到准文革状态。好像VOA网上有个调查问卷:你认为文革的整人运动有没有可能再来一次?其中百分之八十的人回答文革已经开始了。当前的主要问题是,要把习近平的那个终身制,不叫皇帝的皇帝,把党天下变成一人一姓的习天下,这个局面一定要扭转过来,起码回到党天下,然后逐步过渡到民天下。习现在表面上权力无边,他兼了所有领导小组的组长,实际上说明他已经是孤家寡人。所有的人都作壁上观,看着他耍单。这种局面会永远持续下去吗?

民主政治有纠错机制,有权力制衡,定期选举,任期制,再加上舆论监督。最后选票说了算。这些都是纠错机制,很完善。专制政治其实也有一套纠错机制,第一种就是政变,历代王朝的兴替许多都是从宫廷政变开始。文革的毛天下回归到文革后的党天下,就是抓四人帮,就是一次宫廷政变。所以说,中国目前的局面不可能持久下去。习兼了所有小组的组长,所有的事都得由他“定于一尊”。他是超人吗?不说别的,他的健康早晚会出问题。宫廷政变不成功,便可能是内乱。文革的时候,毛的威望还如日中天,尚且全国武斗,实际上就是局部内战。一旦社会失序,什么都可能发生。还有就是经济上断崖式的崩溃。共产党印了好多钱,你一个国家这几年发行的货币,美国欧洲日本加起来都没有你发行的 多,而你的生产总值,连美国都不如,所以这种金融危机早晚要爆发的,共产党的官员也知道面临金融崩溃的明斯克时刻。一旦发生这样的事情,整个局面都将不可控。谁来负这个责任?没人会替习背这个锅,因为什么都是他决定的,他是所有小组的组长。当然,中共内部的纠错也可能会有不同的方式,像赫鲁晓夫那样,出国一回去,人家以健康理由让他休息,这是很温和的做法;抓四人帮,共产党已经做过一会;或者像齐奥塞斯库那样?我们希望少流血,平和一点过渡。而且我认为,任何时候,在任何一个政治组织里面,包括共产党里面,都还有健康的力量。

法广:您的意思是说现在虽然不像八十年代那样,明显的看到中共党内存在着保守派和改革派的对峙,但暗中还是存在着一种健康的力量?

万润南:这是相对的。你注意到没有,肉麻吹捧习的,定于一尊的,什么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不就那么几个人吗,别的人都不跟风,都不吱声。所以我说都是相对的,因为习现在对任何反对力量镇压起来毫不留情,实际上把自己置于更危险的位置。

法广: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按照您刚才的分析,中共变化有三种可能,一种通过可能的政变来结束终身制,另外一种近似于文革那种局部性内战,第三种可能就是经济的明斯基时刻,社会发生大动荡。最后,您还指出了另外一种现实:中共党内还存在着健康力量,哪怕是隐形的?

万润南;这些结果都有可能。其实要避免发生那种最危险状态的办法,就是出现一场温和的宫廷政变,让习因为健康的原因,离开他的岗位,起码让明白一点事理的人完成中国社会的政治转型。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