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6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鲍彤谈六四(四):围绕4-26社论我与紫阳的谈话

作者
鲍彤谈六四(四):围绕4-26社论我与紫阳的谈话
 
前中共中央委员赵紫阳助手鲍彤先生

在上次的访谈节目中,鲍彤先生回忆了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出访朝鲜,总理李鹏代理领导中央工作期间,邓小平李鹏等人密谋出台人民日报4-26社论,将学生激怒导致第二次上街前后的情况。他认为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李鹏日记有关4月23日晚上的记载提到:李鹏自己与杨尚昆去见了邓小平,但一语带过,语焉不详。

这之后,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的鲍彤未接到参加4月24日政治局常委会议的通知,而该会内容是:听取北京市委的汇报并立即决定:中央成立制止动乱小组。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后来告诉鲍彤:是李鹏不让他通知鲍彤与会。而鲍彤先生认为这应当是出自邓小平的决定。对于此事,鲍彤先生过去从未在文章里写过,但随着当事者渐渐故去,他觉得有必要在李鹏温家宝两位当事者健在时说出,以免被人诟病。

在今天的节目中,鲍彤先生首先回忆了赵紫阳从朝鲜回来后,他第一时间面见赵紫阳,明确提出对4-26社论的批评意见,反对给学生第一次上街的活动扣上“动乱”的帽子。赵紫阳听完鲍彤意见后一言未发,几天后才正式对鲍彤说:你的意见是对的,我已经找了许多领导人谈话。

这之后,记者提问:赵紫阳是否知道鲍彤未被通知参加4月24日常委会一事?鲍彤先生的回答是否定的,他说从未告诉赵紫阳这件事,可能他一直都不知道,因为他认为自己是否与会并不重要。他与赵紫阳间从来只谈政治大事,绝不提个人之事。对于鲍彤先生自己来说:这是他一以贯之的规矩,文革前在中央组织部工作时就是如此。下面请听鲍彤先生的回忆:

围绕4-26社论我与紫阳的谈话

鲍彤:赵紫阳从朝鲜回来,我是第一个去的。我去的时候,赵紫阳屋里有人,谁?当时我不知道。后来我知道是乔石。这是4月30日晚上,我跟赵紫阳只讲了一件事情,我说4月26日这篇社论不好,27日星期天,北京全市大游行,是这篇社论激起的。我说:这篇社论李鹏说是根据小平的意见写的,我认为:一定是没有把问题说清楚,而激起了社会矛盾。我说我自己到街上去看,看了以后非常痛心,这上面的标语是这样写的:“反对垂帘听政”,“邓小平教导我们说:让大家说话,天不会塌下来”。我跟紫阳说:27日游行大街小巷统统是学生,有大学生,但是我认为:支持学生的是市民干部包括警察。紫阳当时一句话没说。

我和紫阳只讲了这个事,我只讲大事,不讲鸡毛蒜皮,没讲李鹏不通知我参加4月24日政治局常委会议的事,紫阳可能一直都不知道此事。

两三天后,紫阳跟我说:“我找了很多领导人谈了话,也找了民主党派的人,你的意见是对的,那篇社论是有问题的。” 赵紫阳是过了几天以后才跟我说这话,他很慎重,并没有在我说以后马上表态说我对还是不对,没有,赵紫阳要调查研究,要了解情况。

作为常委政治秘书,我只谈政治问题

我作为常委政治秘书,我只谈政治问题,只谈大问题。鸡毛蒜皮的事情不在我的脑子里边,因为我认为常委会不应该讨论鸡毛蒜皮的事情。我没有在文章里写过这件事。但是我想:现在活着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了,那时的常委现在活着只有温家宝李鹏了。也可能他们哪天不在的时候,我早就不在了,就不可能说这个话了。我如果在他们也不在的时候再来说这个话,会有人问我:为什么你不在温家宝李鹏在世的时候说这件事?所以我觉得现在应该说这个话,如果不符合事实,李鹏可以说:鲍彤造谣!温家宝可以说:鲍彤是瞎说的。所以我想我现在跟你说一下这个情况,是需要的。这不是什么秘密,鲍彤不参加什么会,算是什么秘密?

我历来不跟紫阳说什么个人(的事情),和你说一个笑话:中央组织部决定我到紫阳那里去(工作),紫阳和中组部说:听说过这个人,让他来吧。我去了以后见赵紫阳,他甚至不问我:“你是什么地方人?你多大年纪?过去做过什么工作?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一句这样的问话也没有,直接就问我:“我现在在考虑一个企业问题,如果促进企业联合,发展竞争,你觉得对不对?”

紫阳和我讲的是工作,从来没有谈过个人问题。我的老伴当时是中央编译局文献研究室的主任,所以中央开会后翻译成外文是我老伴组织的。13大以后,紫阳接见翻译工作者的时候,有人介绍说:“这是鲍彤的老伴”,紫阳说:“嗷,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见面”!
我个人的事情从来不向紫阳说。我对所有的中央领导人,常委会领导人,家里边的事情我从来不管。中央政治局里的常委政治秘书管鸡毛蒜皮的事,这个党一定要灭亡!我只管政治,只管大事,只管我的职责,历来如此。文革前我当中组部研究室副主任时也是如此,对部长副部长,从来不说个人的事。

听众朋友,以上是鲍彤先生谈六四的第四部分,谈1989年胡耀邦逝世到“六四”之前,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出访朝鲜期间,邓小平李鹏等人密谋出台人民日报4-26社论,将学生激怒,导致第二次上街前后的情况。

(未完待续)

 


同一主题

  • 要闻分析

    鲍彤谈六四(一):学生为何两次上街?

    想了解更多

  • 要闻分析

    鲍彤谈六四(二):四二六社论激怒学生再次上街

    想了解更多

  • 要闻分析

    鲍彤谈六四(三):李鹏非法将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会

    想了解更多

  • 安琪:从“六四”出发,构建现代社会的个体尊严

    安琪:从“六四”出发,构建现代社会的个体尊严

    本次六四三十周年专题节目的嘉宾是八九流亡报人安琪女士。安琪不仅谈她在八九三十周年之际的感想,也特别强调,目前纪念六四面对未来的关键问题是:政改与换人,谁指望谁?除了反抗专制集权对人的禁锢外,中国所有公民也都应该走出“感性良心价值观”的禁锢,做有人格价值和公民意识的公民。

  • 大陆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过,香港将成法律黑洞

    大陆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过,香港将成法律黑洞

    继6月12日香港民众再度大规模集会,抗议港府《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之后,香港街头目前暂告平静。但6月12日集会活动遭遇的警方暴力,以及特首林郑月娥当日对集会活动的定性都进一步刺激港人的神经,新的抗议活动已在酝酿之中,而二十余名香港学界和文艺界人士自6月12日子夜零时发起的接力绝食行动还在继续。香港教育大学社会科学系讲师黎明女士是这次绝食行动参与者之一。黎明女士2008年才移居香港生活。但她很理解港人在这次围绕港府修改《逃犯条例》努力变现出的坚持与决心。

  • 张伦:我与法广

    张伦:我与法广

    一九八九年六月八日,震惊世界的六四屠杀发生四天之后,全球的中文听众第一次从短波收听到了来自法国的中文广播,法广中文部(简称法广)就这样诞生了! 六月六日,法国世界媒体集团总裁Marie-Christine Saragosse,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台长Cécile Mégie主持庆祝法广中文部诞生三十周年活动,法广中文部总编索菲向来宾简介了本台创始经过。今天,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了法国塞尔奇·蓬多瓦兹大学教授、社会学者张伦先生。多年来,张伦既是本台忠实的听众、读者,同时又是本台重要的合作者,一直热心地关注着法广的发展

  • 班农扬言:欧盟一体化已死 法国极右问题专家加缪为您解读

    班农扬言:欧盟一体化已死 法国极右问题专家加缪为您解读

    由于参与投票人数众多,各大党派相继全数动员,被认为是欧盟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欧洲议会投票在5月26日落下帷幕。极右翼政党在法国等多个国家取得胜利,怀疑欧盟主义进一步在欧洲议会壮大。被法国总统马克龙支持的“欧洲复兴”党一度指控是美国干预欧盟选举代表的,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在选后宣称,“一直以来的欧盟一体化进程在周日死去”,他的发言是否有理,此次大选又显露出欧盟内部中的何种关键问题?我们请来了法国和欧洲极右翼主义和政治问题研究专家、让-饶勒斯基金会(Fondation …

  • 严家其:纪念六四就是要寻求正义

    严家其:纪念六四就是要寻求正义

    今天的六四三十周年系列节目有幸请到的嘉宾是严家其先生。介绍“第二次新文化运动”,以及他对宪政民主以及他对中国前途的思考。他认为,中国的未来发展趋势应该通过和平的方式走向第三共和,纪念六四并不应局限在翻案不翻案上,而是要寻求正义。 

  • 徐文立回忆“六四惨案”及案后被杀害的邻居“嘎子”

    徐文立回忆“六四惨案”及案后被杀害的邻居“嘎子”

    本次“八九六四”三十周年特别节目的嘉宾是徐文立先生。在纪念“六四”三十周年之际,78、79年开始的民主浪潮的影响力也再次受到高度关注。徐文立是78年民主墙期间重要的参与者和组织者,后因创办《四五论坛》杂志和建立中国民主党共被判刑28年、两次入狱16年。2002年圣诞夜流亡美国,他继续对中国社会和政治的研究和思考,并于2008年出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一书,加以阐述。

  • 苏晓康访谈

    苏晓康访谈

    30年前,苏晓康是中国新闻界颇有名气的才子,年轻、聪明、有激情、有文采、有人脉、有平台。他在中国培养最精英的媒体人才的北京广播学院学习,任教;被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名家冰心赞扬;与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重要经济智囊、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历以宁等主张开放私有化经济的西学力量有重要合作 – 制作质疑中华传统,提倡西学改良的电视片《河殇》。结果,六四天安门事件之后,苏晓康被中国政府通缉。当时的中国执政团队认为苏晓康对1989年学生运动的出现有重要责任。今天研究苏晓康的意义在于:在寻求精准判断1989年学生运动形成中的政治因素、技术因素和作出武装镇压学生决定的根本原因的进程里,了解30年前的中国执政团队通缉的、被定性为对学生运动爆发有重要责任的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把被中国政府问责的当事人的陈述作为一个层面的线索,应证其他当事人的史料,通过补充和比较,让历史得到更全面和更客观地呈现。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