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6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一国两制」在香港几乎荡然无存

作者
廖天琪:「一国两制」在香港几乎荡然无存
 
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年会 独立中文笔会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会议刚刚在香港落下帷幕。像往年一样,会议集聚了来自多方的中国人权卫士。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曾在会议召开前向本台表示:会址之所以选择在香港,主要是将其作为一种探视中国国内政治的「风向标」。今年,这一「风向标」标出了什么?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表述了她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简要地介绍一下本届会议的情况。哪些人出席了会议?会议是否完成了预期目标?

廖天琪:这次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举行年会和颁奖典礼,香港方面来了很多的人。如:何俊仁律师、著名记者程翔、还有前政治家长毛(梁国雄)、以及其他的一些人士,像香港原来的记协主席麦燕庭女士。当然,还有我们笔会的一些会员,是从中国大陆出来的。有些会员出来之前受到警告,他们就没有办法前来。但是,还是有一、两个冒险提前数天赶到香港,可以说逃过这一劫,顺利地来参加会议。也有几个人在出关的时候被拦下来了。另外还有原来立法会议员刘慧卿女士,因为时间冲突,她刚好在马来西亚,所以没有赶上,但是发来了祝贺词。台湾方面,我邀请的一位历史学者,因为有安全顾虑,不愿前来香港。


我们没有把会议的目标设得太高,因为我们打算通过这个会议试一试北京的态度,是不是能够让我们顺利地召开这次会议。然而这次会议还是并不特别顺利,但是我们达到的目标远远超过预期。因为会议在香港受到了媒体方面的关注,有很多报道、受到很多重视。

在会上我们给何俊仁律师颁发了「刘晓波纪念奖」,这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奖。是我们最近几年开始设立的,把它颁给当年营救过刘晓波、以及后来营救刘霞、出过很多力的国际知名人士,包括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艾巴迪女士(Shirin Ebadi),她是伊朗的一位律师, 至今还流亡于伦敦,我们笔会两年前在瑞典马尔默 (Malmö)开会时,将刘晓波纪念奖颁发给她。这一次通过颁奖典礼引起了媒体很大关注。因此我认为我们达到了预期目标。

法广:您曾在会前向我们表示: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举行,是一种探视中国国内政治宽紧的「风向标」。请谈谈,本次香港峰会这个「风向标」测出了怎样的结果?

廖天琪: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们感到这次会议在准备期间并不顺利。我和潘永忠(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先生是从德国过来的,还有从澳洲过来的齐家贞女士以及其他从各地赶来的人士。我们一到香港,香港文化界人士就跟我们说,现在香港的局势越来越紧。各方面,包括出版业、新闻业都感到这种政治压力。

为什么说我们这次碰到了比以往更多的困难呢?首先,在开会的场地方面、租借场地就碰到了一些难题。以前我们有一些可能性,比如在香港的大学里借到会场来召开会议。但是,这一次我们尝试了很多地方,都没有办法。笔会举办的会议几乎不大可能在大学这样的正式学术机构里面召开。我们也联系了其他方面,但是出于各种原因,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开会场地。最后我们在一个比较大的天主教的书店里面举行了这次会议。所幸这个场地非常地好,不仅宽敞,而且气氛也很温馨。另外,我刚才说过,我们的会员出来不是那么容易,他们受到的阻力比往年更多。往年我们参加会议的人,有十几、甚至二十个,但是这次来的不是很多,大概只有十、或者十一位出来了。在香港开会确实可以视为一种测试北京政治动向的风向标。

法广: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年会邀请了香港铜锣湾书店经理林荣基先生。他发出了怎样的感言?

廖天琪:林荣基先生是一位非常敢言的出版界人士。大家都知道,当年铜锣湾书店事件,几位负责人都被抓了。包括出版人桂民海,是我们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到现在还没有被放出来,我们都不知道最后会怎样。但是林荣基和其他三位先后都被放出来了,其他出来的几位不大说话。但是,林荣基不仅是这一次,他也出席了2017年我们举办的上一次会议。他说:香港的出版业,大家都可以感觉到,是愈来愈萧条了,这与铜锣湾书店当年发生的事情有直接的关联。连我们外来的人在逛书店或跟业内人士谈话时,明显地观察到香港的出版业每况愈下,有很多的书店关门,政治高压直接扼杀市场经济,没有办法经营下去。不仅出版业萧条,同时有一些杂志刊物也都出于各种原因停刊了。

林荣基先生非常敢言,因为从个人来说,他的后顾之忧稍微少一点,他没有太多的家人受到牵连 。他表示,香港不说言论自由已经受到那么大的打击,如果这种政治高压再继续下去,真的就不知道一国两制还有什么意义,历史上中英谈判定下来的约定就变成了一纸空文。他的表述赢得大家非常强烈的共鸣。因为来参加会议的人都是文化界、出版界、新闻界的业者。大家对于这些变化是感同身受。

法广:香港的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目前处于怎样一种状况?

廖天琪:其实何俊仁律师和曾经入狱的程翔先生都对这些问题重复地强调:情势非常地严峻。特别是香港前记协主席麦燕庭女士,她举出了很多例子,从事新闻工作,会面临巨大的危险。即便不是新闻从业者,一个普通人也会动则得咎。 香港目前正在酝酿修改一些法律,其中有一条叫做「煽惑罪」,根据这个罪名,任何人只要在网上散布或者散发一些文章或言论,让中国官方觉得不合适的话,散发对象如果超过500人,你就要负法律责任。大家都知道,很多人都有脸书等社交平台,绝大部分都超过500人,等于人人可以因言获罪。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法令,一旦获得通过,可以说将人人自危。麦燕庭也提出来另外的法令问题,其中一个就是「引渡条例」。我们以铜锣湾事件为例,铜锣湾书店店长李波先生是英国籍,而发行人、老板桂民海是瑞典国籍。这两个人都不是中国国籍,也不是持香港证件的人。但是桂民海是从泰国被绑架回去、李波在内地被抓捕。也就是说,每一个人,包括外国人,都可能会被无理逮捕并引渡到中国。这是违反国际法的,非常厉害、而严重的法令。一旦通过,不仅对言论自由是一种威胁,对新闻从业人员和写作人员造成恐吓,事实上也是对每一个公民的权利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别说言论自由,连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了。

现在我们已经进入电子时代,几乎每一个人都有社交媒体,只要你喜欢阅读,看到一些好的文章,愿意传给朋友,哪怕是一篇保健的文章,只要是不符合中央的意志的话,你就可能获罪。而且最可怕的是,他们把你暗地里定罪了,并不告诉你,也不抓你。先放在那里备案,到他们觉得有政治需要的时候,随时就可以抓人,这变成了一个无法无天的恐怖社会。我真不希望看到事情走到这一步,现在是每一个香港人觉醒的时刻,大家要站起来,反抗这种套在每个公民头上的枷锁。总而言之,香港的「一国两制」几乎已荡然无存了。

  •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刚刚送走了第三十个年头。在历史的长河中,三十年虽然不算长,但也绝非是一个可以令人轻易忽略的数字。三十周年的前夕,许多回忆当年这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的新书问世。其中,一部由曾亲自参与了天安门事件的当事人曹旭云所著《爱尔镇书生》一书吸引了人们的关注。

  •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运参与者、幸存者及政治犯组成的中国民运代表团-“台湾民主人权参访团”,在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迎来三十周年的前夕抵达台湾访问。代表团得到台湾总统蔡英文等政要的会见。台湾方面向代表团介绍了台湾的民主化发展进程,同时期盼中国大陆尽早迈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团在台湾期间,还出席了在台湾举办的89六四30周年纪念活动。代表团名誉总顾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今年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并不算十分漫长,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谓不算短。当年投身这场运动的热血青年,如今已进入中年,许多人流落他乡,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压力,有些人经受着精神郁闷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压,英年早逝。他们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愿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1989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大规模青年学生争民主和平示威活动曾意外地成为团结海内外华人的一条特殊纽带。当时主权尚未正式回归北京的香港迅速卷入其中,从捐款、送帐篷等各种形式的声援活动,到5•21百万人大游行,港人始终满腔热情地关注和支持着这场自1949年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街头民主运动。六四屠杀发生后,香港更成为众多被北京当局追捕的民运人士的逃生跳板。来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帮助不少处境危险的学运领袖由香港逃往海外。这也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黄雀行动”。2014年随香港争普选和平占领中环行动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线的朱耀明牧师,当年就参与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动。他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介绍了他参与救援行动的经历,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对香港社会的深远影响。

  •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门学运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这一天,大批中国学生与民众走上街头,发出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疾呼。这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而告终。三十年来,为“六四”平反的呼声始终未断、期盼却年年落空;当年冲在运动最前列的年轻的学运领袖如今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当年的学运领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以中国人权与民族问题为主题的2019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不久前在德国科隆落下帷幕。本届论坛为该组织举行的第九届研讨会议。中国民运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构成本届会议的特点。与会各方人士密切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以及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论坛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届会议的情况。

  •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百年前的五四运动被看作是现代中国的一个重要起点,其意义远超出了其发起者当年所追寻的目标。1949年以后,五四运动成为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教育的一个图腾,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八幅巨大的汉白玉浮雕图案的主题之一,就是五四运动。然而,五四运动也逐渐脱离了历史、成为只有政府才有诠释权的空洞符号。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和平集会50多天的青年学生,有感于前辈的历史担当,也曾在5月4日那一天集会纪念,推出“新五四宣言”,希望继续五四运动尚未完成的使命,但他们的努力最终在血泊中夭折。目前流亡美国的独立学者王超华当年参加了这份“新五四宣言”的起草。她当时是中国社科院研究生,也是八九民运中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高自联)常委会成员。六四屠杀发生后,她被列入当局首批通缉的21人名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