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5月23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5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王军涛:习近平的严控激怒了越来越多的公知

作者
王军涛:习近平的严控激怒了越来越多的公知
 
曾公开批评习近平的清华大学知名教授许章润被当局停课 网络图片

最近,或许是随着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六四民运三十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七十周年等重要敏感日期的到来,在中国发生了几起与大学教授、教师和公知乃至歌手有关的打压事件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探索自由开放精神的大学校园里频频发生学生举报教师言论的事件更加凸显政府加紧对校园,至少是对部分年轻人的思想控制的行为结出了“硕果”,追求自由理念的民谣歌手被禁演出,几十位重要公知的微博被封等现象都显示高层目前对知识阶层的恐惧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怪象?我们还是请流亡美国的异见人士王军涛做出他的分析。

王军涛:这几个“奇怪“的现象让我想起了文化大革命的初期,当时也有过类似的情况。就是当共产党的领导人对政治局势的稳定性感到不放心或没有自信心的时候,就会采取几项措施来控制局势。首先去抓捕一些他们认为会危害到政权稳定的一些人,实际上他们也并不一定认为这些人有什么罪,但是要起到杀一儆百的效果,就要让大家知道,如果你犯了他们的“忌讳”,就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而且,我认为,共产党从打天下的最初时期就非常了解人性的弱点,当付出的代价超出常识所能承受的极限时,多数人就不再反抗了,所以现在也要抓一些人。

其次,他们也知道,虽然一个国家有十三亿人,但是真正掌管意识形态和话语权的,是在一些顶级学术机构被大家接受的学者,因此,一旦局势紧张,他们首先要拿几个学者来开刀。大家都知道中国的文革就是以批所谓的“三家村“开始,然后再把这些顶级的学校的专家打倒,这样才能让中国共产党在舆论的空间中感到安全。另外,他们也知道中国有很多年青人,这些有能耐的年轻人如果没有出路和出口的话,很容易会成为他们所认为的”动乱“的力量。

其实我觉得中国在2017年底,在北京开始清除30万”低端人口“的时候,就有人说习近平害怕在北京出现大规模的街头骚乱,而这些人就是骚乱的主要来源,因为北京有房产和股票的居民实际上绝不希望有乱子出现。

法广:最近传出共青团发布了未来要让一千万青年下乡的计划,您如何看?

王军涛:共青团让一千万年轻人下乡的计划也让人想到当年毛泽东也将年轻人送到乡下去的历史,因为这些年轻人有能量,有激情,如果遇到一些让他们不满的事,就有可能在街上发动统治者不愿意看到的运动,骚乱等事端。前些年,中国的年轻人也有很多不满,但那时网络上也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如今习近平上台后出于意识形态的考虑,对网络和舆论都进行了大规模的整肃,这样就是很多年轻人已经不再满足于网络提供的信息,这样就让年轻人再次成为让维稳受威胁的群体 ,所以他们就产生将一千万年轻人送到乡下的念头。

当然,现在下乡和过去有很大的区别。过去的年轻人到乡下后要和当地人一样进行劳动,自己养活自己,现在政府可能给他们一些钱,让他们到农村做一些工作,政府要用比较少的财政支出,将他们眼中不稳定的因素送下去。同时,我认为这个计划跟习近平的发展思路有关。习近平搞了一个乡村振兴战略,而这个战略和中国前几任领导人有关解决农村问题的思路不一样。我们知道,前几年中国解决农村问题的思路还是集中在发展城市和城镇,比如搞经济带或经济区,由核心城市带动周边城市,周边城市吸纳农村人口。他们认为可以借此降低人口与土地的比例,同时进行发展的方式来消化农村人口。

而习近平上台后的战略就是要重新振兴乡村,他实际上是鼓励已经进了城的人再回乡下去,同时还鼓励奖城里的青年也送到乡下去。

这就让人觉得习近平的好大喜功真是够别出心裁,已经到了违背经济发展规律的地步了。因为在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过程中,工业化和城市化是必然的趋势,而习近平搞乡村振兴的思路正好与之相违背。

因此,如果解读这几个现象的话,就会发现实际上还不是一条线索,但是我觉得,对共产党这个集权国家来说,政治上的反对力量是一直存在的,而在他们感到形势不太好的时候,会对政治反对力量进行严厉的镇压和打压,达到保持政治稳定的目的。

另外,我认为,由于习近平上台后的倒行逆施 导致了各界不满,而且这种不满已经不再是改革开放前三十年利益受到损害的群体,在习近平反腐运动下,让那些之前和共产党合作的群体,甚至支持共产党的群体也开始对习近平的独裁产生了反感,想通过各种方式希望他垮台,所以中国现在各个领域曾经消沉了三十年的学者和专家,或者三十年间曾经反对过共产党暴政,这些年相对鸦雀无声的力量又开始活跃起来了。

法广:如果如您所说,习近平在各方面受到阻力和反对,但他却又能实施包括对大学教师和校园的有力控制,他是如何做到的?

王军涛:我之前在中国的体制里,体制外,体制边缘上下都曾经呆过,作为一个积极体制变革者做过一些活动,所以有所了解。以我的观察,这些专制独裁者要想控制局势,在表面上总是能控制住,但实际上,有很多东西还是不能控制的,他们之所以大张旗鼓来展示他们的控制机制,本身就说明这些机制实际上运行的并不好。我们都知道,共产党的机构对哪些成绩进行报道就说明这些地方出现了问题,这些报道既有遮掩和宣传欺骗的成分,也有号召各级干部向他进行报告相关事迹的意思,同时也表示他们很关注这方面的问题,觉得有些隐忧。所以我觉得真正在共产党能掌控的时候,他们反而做出不能掌控的样子来,还装得很开明。

因为我们也了解,中国这个国家在专制独裁体制中间,如果完全按照专制独裁进行统治的话,早就死了,之所以不死,还是因为上下都有对付独裁者的一套,俗话说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的猜想是,下面各级领导不赞成习近平,但是他们会找到各种方式去应付他,比如也会大张旗鼓宣传他的讲话,当在关键时候会“重拿轻放”。

比如许章润教授,虽然被停职了,但也仅仅是停职,工资和待遇都没有被削弱。当年贺卫方教授也曾经被发到了新疆一段时间,但不知何时又悄悄回到了北京(编者按:2009至2011年);我们最近有听说清华又有一个教授被举报了,但也没有有关调查他的信息传出来,也不知道处理的结果。

清华大学是共产党做思想工作,思想控制和政治镇压的标兵单位,在中国顶级的学术和教育机构中,如果清华如此,就可以想象全国各地的答题情况。但我们也知道,不管习近平怎么查,中国的公知中,有越来越多的人被激怒了,而不是被吓住了。还有一些过去并不太关心这些问题,只发牢骚并不想出面的人也开始在一些名单上签字了,这些都表明,实际上,习近平控制住局势,制造出来的现象都是表面上的,这恰恰说明他们内心虚弱,才需要一些展示他们力量的“重拳”和“肌肉“威胁知识分子,但实际上,我觉得有时候当威胁生效的时候,并不是威胁本身展示多大的力量,那是因为这个国家的形式还可以,大家觉得没有必要去付出代价较劲,但是一旦人们真的觉得国家不变革就没有希望的时候,这种威胁会激怒更多的人投身进来。

法广:今年有很多十年纪念敏感日期,您认为中国会发生什么大事,还是会进行更加严格的舆论控制?

王军涛:或许两者都会发生。首先,民间的反抗,共产党内的反抗会愈演愈烈,或许会有大事发生;其次,为了压制,为了维护政权和独裁的安全,习近平会变本加厉地出台各种措施加以镇压和控制。

感谢王军涛接受法广专访。


同一主题

  • 中国

    北大法学教授张千帆传遭检举鼓吹西方 宪法学导论被失踪

    想了解更多

  • 中国

    北大教授吁中共体面退场 学者恐与虎谋皮

    想了解更多

  • 中国

    执政70年带来太多灾难 北大教授促中共体面退场

    想了解更多

  • 万润南回首六四(二):成也小平败也小平

    万润南回首六四(二):成也小平败也小平

    八十年代被视为中共建政以来出现的一个极其罕见的“光明年代”,然而“光明年代”却倒在“八九六四”的血泊中。如果说邓小平带领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的“中世纪”,启动了这个新时代,邓却在八九年亲手抹杀了一线光明?如何看邓小平在八九六四所起的作用,他个人的历史定位,以及六四事件与习近平时代的因果关系?万润南继续为我们回首八九六四,解读中国命运。

  • 万润南回首六四(一) :不能光轰油门不踩刹车

    万润南回首六四(一) :不能光轰油门不踩刹车

    30年前,中国卷入一场空前的要求政治改革的巨大风暴。在北京,中国赫赫有名的民营企业家万润南欲促天安门广场绝食学生与当局和解,危险时刻参与了中共建政以来那段罕见的有可能改变中国当代历史的历史。费尽口舌,无力回天,李鹏投机,学生不撤,知识分子发表宣言要求终结独裁统治……邓小平最终失去方寸,下令开枪镇压,万润南被中共当作天安门黑手通缉捉拿。流亡30年后,万润南在巴黎南郊自己精心耕耘的花园里,回首六四经历,思考中国前程。

  • 法国汉学家白夏回顾六四:中国民运一大悲剧就是没有记忆

    法国汉学家白夏回顾六四:中国民运一大悲剧就是没有记忆

    随着1989年中国学生、民主运动及六四事件30周年的到来,作为法广六四三十周年系列特别节目,我们有幸请来了法国著名汉学家、中国政治问题资深学者白夏教授(Jean-Philippe Béja)为您简要阐述这一系列事件,回顾和指出其罕见的重要性和特殊性,及在三十年后重提89民运和六四事件容易被人们忽略的关键议题。

  • 《八九民运史》作者陈小雅:历史应该有一种精神 但谁来把握?

    《八九民运史》作者陈小雅:历史应该有一种精神 但谁来把握?

    今天的89六四特别节目的嘉宾是《八九民运史》的作者陈小雅女士。六四三十年过去了,但这段中国民主运动的重要事件依然被中国政府定性为“反革命暴乱”,有关历史资料更是在中国遭到全面封杀,民众难以知道真相。原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副研究员陈小雅用三十年的心血,历尽包括被解职在内的艰辛历程,经多次修改完善,终于完成的130万字历史研究巨著,可以说填补了历史空白,也还给这段历史一个真相。

  • 六四三十周年回顾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历程(二 )----与邓小平对表

    六四三十周年回顾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历程(二 )----与邓小平对表

    [提要]86年,邓小平再提政治体制改革。这次邓明确提出要研究政治体制改革问题。赵紫阳抓住邓重提改革的时机,开始系统布局,从问题研究入手,分出长远目标与近期目标,并且审时度势,在不刺激党内老人反弹的策略要求下,稳步推进。用鲍彤先生的话,这叫做“与邓小平对表”。

  • Charles Tesson:《春江水暖》是一部震动心弦让人一见倾心的影片

    Charles Tesson:《春江水暖》是一部震动心弦让人一见倾心的影片

    第72届戛纳电影节是中国电影入围最多的一次电影节。从主竞赛单元的金棕榈大奖及一种瞩目单元,到平行单元的导演双周以及影评人周,华语影片无处不在。其中,中国大陆导演刁亦男以及台湾导演赵德胤的出现并不令人意外。因为他们两位导演早已频频出现在多个国际电影节。而大陆导演祖峰以及马楠的出现却是中国影评人的一大惊喜。此外,对中国电影来说,本届戛纳电影节的最大惊喜应该是入围国际影评人周的两部影片,邱阳的短片《南方少女》以及顾晓刚的影片《春江水暖》。《春江水暖》还被选为影评人周的闭幕片,可见该单元评委对此一影片的偏爱,中国影片被挑选为闭幕片,这在影片人周五十多年的历史上还是首次。中国影片上一次入围此单元还是在2011年。

  • 第72届戛纳电影节首映片与有关阿兰·德龙的争议

    第72届戛纳电影节首映片与有关阿兰·德龙的争议

    美国导演吉姆·贾木许(Jim Jarmusch)的新作《The Dead Don’t Die》《丧尸未逝》将是今晚电影节的开幕片。该片同一天也将在法国全国上映。同往年一样,电影节尚未正式拉开帷幕,相关的争议却早已经满城风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