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5月23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5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鲍彤谈六四(一):学生为何两次上街?

作者
鲍彤谈六四(一):学生为何两次上街?
 
鲍彤(左)与赵紫阳(右)1986年合影 网络

今天2019年4月15日是曾担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逝世30周年,胡耀邦逝世当时震动了中国民众,引发大学生的自发悼念活动,也成为之后“六四”天安门惨案的导火索。
以邓小平为幕后指挥的“六四”镇压,彻底断送了中国上世纪80年代思想解放的社会氛围和政治体制改革的最初尝试,并以非正常方式将反对暴力镇压的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排除出局,逮捕了学生民主运动领袖。

从4月15日胡耀邦逝世到“六四”开枪,50天中发生了什么?谁是“六四”镇压的决策人?学生运动是否过激而遭致镇压?这些都是每年“六四”纪念中的讨论话题。

在今天的纪念节目中,我们采访了在“六四”后入狱的最高级别中共官员鲍彤先生,他当时是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政治秘书,中共中央政治改革研究室主任。他为我们复盘30年前这段历史的起点,即胡耀邦逝世后,学生为什么两次上街?谁是“六四”镇压的策划组织者?以下是鲍彤先生的谈话内容:

很多人把学生上街说成是一次上街,不对的,其实是两次上街。第一次是为了追悼胡耀邦,为什么要追悼胡耀邦?因为胡耀邦是好人,这是一个理由,但是追悼好人不一定要上街啊?还有一个理由是什么?就是因为胡耀邦是被邓小平搞下去的。这么两个理由使得学生上街的,这是第一次学生上街。

第一次学生上街,是有组织有领导的吗?没有人领导,没有人组织,自发的。为了悼念一个好人胡耀邦,为了这个好人无端地被废黜了,大家更加沉痛,因此出来表示哀悼。就是为了表示“我认为:邓小平是错的,胡耀邦是对的。”就是这么个意思。学生表达之后就满足了,因此在胡耀邦追悼会后,学生们就陆陆续续回到学校里去了。当然也有一些学生还没有回去,主要是外地的,他们可能要在北京探亲访友再看看。

第二次学生上街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第二次学生不仅出来上街了,而且人数更多了呢?因为是邓小平要他们出来。我这个话,大概很多人不同意。邓小平不是说不喜欢学生出来吗?不对的,邓小平要学生出来。邓小平怎么要学生出来上街的?就是通过4月26日的人民日报社论,说这是“动乱”,把悼念耀邦的学生说成是“动乱”。这是给学生戴上一个政治帽子,而且是一个可以镇压的政治帽子。

学生已经开始回到学校,而且大部分学生已经回到学校,本来这个过程是自然而然的,如果按照当时(中共)常委的决定,(学生上街)这个事情就没了。

当时的常委决定是三条,是赵紫阳提出来的,他说:第一条,追悼会已经结束,我们要劝学生回校继续上课。实际上这也是多数学生的要求和行动,他们正在回学校。

第二,赵紫阳说:千万不要动用警察,除非发生打砸抢烧这类事情需要警察维持秩序,不能动用武力。动用军队?更是连想都没想,没有人想过要动用军队。

第三条,赵紫阳说,学生实际上是有些要求的,有很多要求。这些诉求怎么解决呢?我们用开展“社会协商对话”这样一种方式来解决。

紫阳说的“社会协商对话”,既是紫阳提出来的,也不仅仅是紫阳提出来的,而是中共13大决议的内容。

1949年以来毛泽东的体制是什么呢?就是发生了社会矛盾,要在党的领导下解决。紫阳则提出:应当通过“社会协商对话”来解决。什么意思呢?即:不是在党的领导下解决,而应该由社会各个群体间互相协商,根据大家可以达成的共识来解决。也就是说要建立一种社会协商的制度来解决社会矛盾。这确实是赵紫阳提出来的,但也不是赵紫阳个人的意见,而是中共13大决定里面的话。

听众朋友,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明天再继续播出对鲍彤先生的采访内容。


同一主题

  • 要闻分析

    鲍彤谈六四(二):四二六社论激怒学生再次上街

    想了解更多

  • 要闻分析

    鲍彤谈六四(三):李鹏非法将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会

    想了解更多

  • 特别节目

    鲍彤谈六四(四):围绕4-26社论我与紫阳的谈话

    想了解更多

  • 欧盟议会选举或被民粹主义扭曲?

    欧盟议会选举或被民粹主义扭曲?

    欧洲联盟28个成员国超过4亿以上的合格选民,从周四起开始投票,将选出751位欧洲议会议员。这一选举今天在英国和荷兰率先举行。由于民粹主义势力上升和英国脱欧等原因,此次被扭曲的欧盟议会选举将成为史上最怪诞的一次。

  • 特朗普会撼动北京高科技极权的牙齿吗?

    特朗普会撼动北京高科技极权的牙齿吗?

    当下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高科技极权专制体制,但它却永远胆战心惊。这一悖论的原因是:该政权抱持最落后的指导思想,再高级的科技极权手段也无法为其提供极权政体的合法性。美国以国家安全受到威胁的理由,限制华为采购芯片等美国高科技技术材料,又有报道说:中国监视器大厂海康威视很快就会面临与电信巨头华为相同的制裁。

  • 1410天后李文足首次在监狱看到丈夫王全璋律师的影像

    1410天后李文足首次在监狱看到丈夫王全璋律师的影像

    李文足这位勇敢坚毅美丽的女性,终于在1410多天,也即4年10个月的奋争后,第一次见到了他的丈夫王全璋律师!尽管这只是在一段监狱录制的影像,而且是她们在山东临沂监狱一天顽强抗争结果。

  • “威胁论”已是中美双向主旋律

    “威胁论”已是中美双向主旋律

    当年中国经济起飞,中美这两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联系空前加深时,“中美国”和“中美G2领导世界”之说,曾经甚合中国官方媒体之意。这段美好梦想很快被习近平的中国梦所冲淡为过眼云烟。当下,美中贸易争端持续,华为争议再加剧美中对抗,“威胁论”已成为中美双向的主旋律。

  • 莫迪或连任 印度仍然是最大的民主国家吗?

    莫迪或连任 印度仍然是最大的民主国家吗?

    今年4月11日开始的印度立法选举在5月19日星期日终于结束。当地时间星期日下午六点,最后一批投票点关闭,六个星期的长跑终于结束。面对强大的地方党派和国民大会党,莫迪有望争取到第二届任期。

  • 欧洲议会选举倒计时 民粹力量指望新突破

    欧洲议会选举倒计时 民粹力量指望新突破

    欧洲议会选举投票之日还剩五天。与成员国立法大选、总统大选甚至市政选举比较起来,欧洲议会选举进程显得格外的不引入注目,往往等到选举结果揭晓,舆论大吃一惊。

  • 5G--高度监视下的革命性技术

    5G--高度监视下的革命性技术

    在全球即将部署超高速5G网络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下令把华为及70家子公司列入管制黑名单,试图把这个无法绕过的5G先锋之一摒弃在美国甚或盟邦之外。鉴于华为三成零部件依赖美国进口,这一制裁令将产生无法估量的影响。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