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5月26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RFI - micro en studio RFI - Issy les Moulineaux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5月26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6/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6/05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女士谈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会议

作者
廖天琪女士谈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会议
 
独立中文笔会2016香港年会 独立中文笔会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会议, 4月18日起在香港举行,会期三天。2019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因此本次会议主题确立为“五四百年文化研讨会”。会议前夕,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法广:首先请简要地介绍一下,今年香港会议的宗旨。

廖天琪:今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这个新文化运动对二十世纪中国的政治、文化和教育等各个领域的影响,及对知识阶层的思想启蒙与碰撞,可谓至深至远。五四运动标志着青年学子将爱国、独立思考的情操诉诸行动,为后世青年新生代走出象牙塔,投身社会运动,过问时政,竖立良好的榜样。继之而起的新文化运动更是中国知识份子向国家威权、陈腐的儒家思想、僵化束缚人的礼俗制度挑战的勇敢举动。

这次会议的前夕,收到了国际笔会会长Jennifer Clement 给我发来的祝贺信,祝我们笔会在香港的会议成功,连她这样的西方人都知道五四对中国现代化发展的意义,她指出五四精神的再现对中国当代很重要。这令我十分感动。

二十世纪是一个动荡的时代,世人不仅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也忍受专制独裁的荼毒  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这两种极端而反人性的意识形态非但还没有完全消逝,新一类的危机又再出现。伊斯兰恐怖主义,战争、暴力的影子扩散全球。尤其令人忧心的是打着共产主义旗号的中国,至今不肯放下这面腐朽的旗帜,让中华大地的十数亿人口生活在没有自由、民主和法治的威权体制中。五四精神的传承还是不能抵御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吗? 重新检视历史,回顾五四,前瞻未来,是我们的时代责任。这就是我们这次会议提出五四精神的主要目的。

法广:今年恰逢“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突出“五四”运动的话题有着怎样的特殊意义?

廖天琪:本次会议的主题是「百年五四」,从五四到六四,中间有七十年,从六四到今日又是三十年过去,到底五四先贤提出来的「德先生」和「赛先生」有没有光临华夏大地?至少在中国「德先生」至今还是踪影全无。今天中国的民主化程度还不如当年德先生被提出来的北洋军阀时代,那时候学生上街示威抗议,最多被警察用警棍追着打,事后北大校长一抗议,政府还要赔礼道歉。到了六四,政府搬出坦克机枪扫射示威群众,死了多少人至今是个谜,是国家机密。 如今的中国是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声音。这怎不令人兴嘆今夕何夕,日子怎麼倒过来过了。

至于「赛先生」,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科技发展十分迅速,电子电讯工业在许多方面都走在世界前沿,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应用方面,几乎有超前其他工业国家的趋势。今年推出的第五代行动通讯技术,所谓的5G,中国的华为就在技术上比其他日本、韩国、美国、澳大利亚的都似乎有较多的优越性。无人驾驶的汽车已经不新颖了,美国、瑞士、匈牙利甚至新加坡都在测试。德国的几家大汽车公司如奥迪、奔驰和跑马都已经在中国的大城市北京、上海、无锡测试了,不用多久,无人驾驶汽车就会逐渐通行世界各地,它将改变我们的生活和环境。

我们的世界的确已经进入了数据化时代,「赛先生」的幽灵在中国大地徘徊,它掌控一切,窥视一切,干预一切,判决一切。可怕的是「赛先生」只是一个面具,面具后面是专制独裁老大哥。没有「德先生」、没有民主,只有「赛先生」、只有科技的中国,将是一头噬人怪兽。这是每个中国人、香港人、台湾人都应当明白的。

法广:近年来,独立中文笔会都将年会地点选择在香港,这一选择一定应该不是出于偶然吧?

廖天琪:当然不是。独立中文笔会近年来,每年均在香港举行年会,香港离大陆近,便利大陆笔会会员出席会议。香港前议员刘慧卿女士说:希望笔会每年来香港举办会议,「只要你们能来,就表示这里还有一点点自由。」我们在香港开会,也是一种「造势」,发出反对专制政体的「异音」。另外,看中共当局是否对我们会员们放行,也是一种探视政治宽紧的「风向标」。

法广:2019年独立中文笔会年会将颁发多个奖项,请谈谈设立这些不同奖项的初衷?

廖天琪:我们这次准备颁发三个奖项。每个奖项的设立都有一定的意义,鼓励作家们拿出勇气说真话,同时也鼓励女性作家,因为她们的处境更加困难。

在介绍这三个奖项之前,我先说说今年颁发的特殊奖:刘晓波纪念奖。大家都知道,刘晓波先生是我们以前的会长。他死于2017年7月13日。刘晓波是为了自由、为了言论自由、为了中国更好的前途、为了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而贡献出了他的生命。我们设立刘晓波纪念奖,就是把刘晓波的一个雕像颁发给得奖人。设计这个雕像的人是德国的一个雕塑家,他的名字叫Richard Hillinger。按照他设制的这个刘晓波的头像,我们制作了好几个,颁发给专门在最近几年特别为刘晓波和刘霞的自由而声援的人。今年我们把这个雕像颁发给香港的律师何俊仁先生。何俊仁律师多少年来都一直在为刘晓波夫妇奔走。同时他也支持中国的异议分子,为他们维权和辩护。这是一个特殊的奖。

另外我们还设了三个其他奖项。一个是原来叫做“自由写作奖”,现在改成、前几年改成“刘晓波写作勇气奖”。因为在中国要自由写作是需要特别的勇气的。今年独立中文笔会将颁发「刘晓波写作勇气奖」给两位非常勇敢的维权人士,一位是笔会会员、「民生观察网」的创办人刘飞跃,他以「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18年被判刑五年。另外一位是唐荆陵律师,本会荣誉会员。唐荆陵倡导公民不合作运动,于2014年被捕,2016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五年,今年六月他应当刑满出狱。

第二个奖是“自由写作奖”。“自由写作奖”是奖励一切能够有独立精神的、以中文写作的作家。本届的自由写作奖得主是本会会员谭松先生。他以调查土改和研究右派历史而著名。他的《长寿湖:1957年重庆长寿湖右派采访录》是一本向历史取证意义非凡的作品。谭松先生现居美国。

第三个奖也很特殊,这个奖叫做“林昭纪念奖”。大家都知道,林昭是在六十年代被捕、受迫害致死的一位女性。她是一位非常非常勇敢的、敢于向独裁政权挑战的女性。为了纪念她,我们这个奖取了她的名字。本会会员刘艳丽多年来从事写作,在网上公布与国保的对话,因言获罪于2016/17被羈押八个月。2018年11月再度被逮捕,罪名是「寻衅滋事」,今年1月庭审,但未宣判。刘艳丽是位勇敢的女性,她因言获罪,在庭上为自己辩护,大义凌然,掷地有声。她是本会今年「林昭纪念奖」的获奖人。

  •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百年前的五四运动被看作是现代中国的一个重要起点,其意义远超出了其发起者当年所追寻的目标。1949年以后,五四运动成为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教育的一个图腾,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八幅巨大的汉白玉浮雕图案的主题之一,就是五四运动。然而,五四运动也逐渐脱离了历史、成为只有政府才有诠释权的空洞符号。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和平集会50多天的青年学生,有感于前辈的历史担当,也曾在5月4日那一天集会纪念,推出“新五四宣言”,希望继续五四运动尚未完成的使命,但他们的努力最终在血泊中夭折。目前流亡美国的独立学者王超华当年参加了这份“新五四宣言”的起草。她当时是中国社科院研究生,也是八九民运中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高自联)常委会成员。

  •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第九届研讨会,于2019年5月19-21日在德国科隆举行。本届大会的主题围绕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展开。2019年,因迎来“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八九-六四”民运三十周年而成为一个特殊的年份。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的本届研讨会更凸显其重要意义。会议前夕,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秘书长、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亦武:子弹+鸦片独裁模式让西方面对一个关口

    廖亦武:子弹+鸦片独裁模式让西方面对一个关口

    八九六四30周年之际,旅德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推出《子弹鸦片 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法文版。书中记录了9名因为六四而被中国当局冠以“六四暴徒”标签判刑的当事人的故事。这些人原本只是安分守己的普通人,30年前的春夏之交,他们只是或近或远地关注着北京街头那场和平却也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但1986年6月3日军队开枪的消息让这些普通人冲冠一怒。他们的命运从此被彻底颠覆。他们多被判以重刑,而出狱后面对的是一个已经全身心投入利益追逐的社会,他们当年的勇敢与付出已经被社会所遗忘。廖亦武希望以他的记录为这些普通人留下一份历史记忆,也希望警醒世人:子弹之后的鸦片不仅让开枪者巩固了政权,而由此形成的“完美独裁”也正威胁西方的民主。4月初,廖亦武在巴黎接受法广采访。

  • 陈破空:一带一路与惠泽于当地国家和人民的马歇尔计划南辕北辙

    陈破空:一带一路与惠泽于当地国家和人民的马歇尔计划南辕北辙

    4月25-27日北京举办了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从与会国家的数量看,与两年前举办的首届高峰论坛相比,今次“一带一路”论坛的规模似乎有所扩大。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西方大国,如英法德及日韩等亚洲经济强国,继续保持上一届的做法,没有高层领导人出席、仅派出代表;美国则一改上届做法、没有派代表与会。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廖天琪:「一国两制」在香港几乎荡然无存

    廖天琪:「一国两制」在香港几乎荡然无存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会议刚刚在香港落下帷幕。像往年一样,会议集聚了来自多方的中国人权卫士。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曾在会议召开前向本台表示:会址之所以选择在香港,主要是将其作为一种探视中国国内政治的「风向标」。今年,这一「风向标」标出了什么?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表述了她的看法。-

  • 法学者:林昭还没有被真正平反

    法学者:林昭还没有被真正平反

    4月29日是林昭的忌日。1968年的这一天,她被当局以“现行反革命”罪在上海秘密枪决。那一年她还不满36岁。林昭原名彭令昭。她曾满腔热情、虔诚地拥抱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但却最终成为这个政权坚定不屈的反叛者。半个多世纪之后,尸骨至今不知所在的林昭显然仍然是当政者眼中的敏感禁区。她的档案80年代一度开放之后,又再度被封存。她在狱中写下的大量文字、甚至血书,50多年来,始终挑战着置他于死地的体制,也开始鼓舞着当代中国越来越多的抗争者。中国网络上的纪念文字或讨论平台不断遭遇删除,但林昭的故事开始走向世界。2018年,法国历史学者、国家科研中心(CNRS)和法国高等社科院(EHESS)下属的近代现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Anne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