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4月18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4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江苏响水化工厂大爆炸 恶兆 悲剧 丑闻

media 已造成至少68人丧生的江苏响水化工厂大爆炸现场 路透社

江苏盐城响水县化工厂大爆炸死亡人数已知增至62人,超过600人受伤。这是继2015年天津滨海新区化工厂大爆炸后又一惨剧,人们在痛悼死难者之余,质疑两大问题,这些年化工厂爆炸传闻不断,有多少响水一样的定时炸弹还埋在中国城市中和人口稠密区?为什么响水当局“屡教不改”,几年前发生过一次化工厂爆炸事件,当局不但阻挠记者挖掘真相,反而总结出一套”响水经验“?

 

厉害了“响水经验”

根据中国媒体报道,这次发生爆炸的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可以说劣迹斑斑“,过去三年内,就受到六次行政处罚。而且,去年2月,中国国家安监总局一度通报该公司存在13项安全隐患,其中几条设计危险源苯罐的操作不当,正是这次爆炸的源头。但居然瞒天过海,一年后发生如此惨重的死亡事故。

在同一个响水,2007年发生过另外一起严重的造成多人死亡的联化科技公司化工厂爆炸事件,政府当局硬是大事化小,隐瞒真相,“监视、规避、遣返记者”,网上一篇题为“防火、防盗、防记者”,厉害了“响水经验”提到当年的响水县委宣传部把如此丑行如何转化为治理经验。“该文用官方语气,详细记录了当地政府如何阻挠全国新闻媒体记者采访的“先进经验”。“好大的官威啊!“防火、防盗、防记者”,将处理安全事故的应急预案用在对付媒体和记者身上,恰恰说明部分地方政府的治理能力不足。怎么就不见你拿防记者的法子来防爆炸呢?”

这次悲剧发生后,据报当局又在采取措施大力维稳,严控舆论走向,于是,中国网络上把响水这地方发生的“陈年旧账”翻了出来。

对记者跟踪威逼 严防死守

这篇中共响水县委宣传部2007年12月24日写的总结汇报题为『沉着应对突发事件 全力做好舆论引导---响水“11.27”事故新闻协调工作的主要做法』。

汇报得意地介绍,响水“11.27”重大爆炸事故发生后,21家新闻媒体的69名记者赶来报道。记者“一经发现…一律将其邀请到五洲宾馆安排食宿…任何记者未经同意不允许进入采访拍照,同时,要求公安部门每日检查县城和陈家港大小宾馆,旅舍,发现记者入住立即报告。”

“新华社记者邓华林因临时有事要回南京,我们立即派专人专车全程陪同。在到达目的地后,仍然与记者进一步沟通,劝阻了他再次来响采访的念头”。

中央电视台来了三名记者,“我们在接到报告后,第一时间赶到并说服他们住到统一接待点,同时安排5名同志和一部专车跟踪服务”,“先后四次成功劝阻了他们的私自采访活动”,“他们回京时,我们还派车专程把他们送到连云港,一直等到其登上火车后才返程”。

汇报称:“在突发事件传播中,最可怕的不是记者抢发新闻,而是记者抢发的不是政府发布的新闻。”

为了防止记者不采用县委提供的“通稿”,县委抽调人员“昼夜巡逻,严防死守,坚决劝阻记者私自采访”,“确保无记者进入伤员病区进行采访”。11月27日晚,当新华社江苏分社记者“强行”到县人民医院采访时,该县组织人员“把记者稳控在伤者病房外”。

该县县委除了设法阻碍记者采访,还设法严控信息源。对试图接触媒体的市民也有一套控制办法:“一方面向有关领导汇报,做好应对准备;一方面迅速弄清报料人姓名、手机号码及其社会背景,通过其工作聘用单位施加压力…同时,迅速与报料人联系…要求其同央视记者联系,说明报料与事实不符,劝阻其不来采访,从而及时化解了一起可能发生的重大新闻采访事件”。

色诱记者

『中国青年报』记者李润文谈“响水经验”的旧文和第一财经的相关报道也在被“争相传阅”。第一财经日报核实,这篇文章是李润文本人所写。第一财政日报2011年2月15日的报道说,2007年响水爆炸发生后,李润文和众多媒体记者赶赴当地采访,李润文写到:“事故发生后,盐城市立即启动了一套禁止记者采访的应急预案,不惜采用武力威胁、软禁记者、重金收买、色相利诱等方式收买记者,阻挠采访。”

李润文详细记录了自己在响水采访的遭遇:2007年11月29日,“采访结束后,记者晚上返回宾馆,在正常洗浴后,记者正在休息,几名浓妆艳抹的女子进入房间,响水县宣传部副部长极力撺掇让记者选一个,到其他房间去做按摩,被记者拒绝。”他还写道:新华社记者刘兆全也有同样遭遇,前后有几拨女子进入房间要为他做按摩,最终没有得逞。

中国的城市还有多少个响水一样的定时炸弹

响水新一起化工厂恶性爆炸发生后,很多人痛心疾首,质问,天津滨海化工厂大爆炸刚刚过去几年,为什么城市中间还有这样危险的“炸弹”?还有多少真相被掩盖?“还有多少人要去陪葬?”

几年前天津滨海新区化工厂发生灾难深重的大爆炸后,据中国媒体披露,中国三分之一的化工厂设在城市附近或人口稠密区。当局三令五申,要求搬迁,然后多年下来,并无多大进展。为什么搬迁如此之难,据说这是因为层层利益交织,最后往往不了了之。

除了响水县接连发生恶性事故,在响水所在的江苏,这几年也是爆炸不断,2010年11月,江苏大和氯碱化工公司发生泄漏,导致30多人中毒。2011年,当地传闻化工厂氯气泄漏,可能随时引发爆炸,导致当地数十万居民连夜奔逃,混乱中引发交通事故,造成4人死亡。

一些网民说,响水的爆炸早有预感,但说出去就被当作“传谣”治理了。有人警告:“那些大大小小躺在中国人口稠密区的化工厂,这样躺下去,小心总有一天会出事的”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