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2019年6月25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旅法维族青年:中国政府唯一目标是汉化维吾尔族

作者
旅法维族青年:中国政府唯一目标是汉化维吾尔族
 
新疆达坂城一座被称作是职业技能教育中心的外墙景象。摄于2019年9月14日。 图片来源:路透社/Thomas Peter/File Photo

最近一段时期,中国政府在新疆,不经过任何司法程序,关押大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消息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大赦国际等国际人权组织根据多方收集到的个人经历讲述,认为大批失踪的维吾尔族人其实被关押在再教育营。西方独立学者及媒体也或者通过分析网络上的官方公开文件,或通过卫星图片,或者通过走访少数得以重获自由的穆斯林,证实了这一事实。据各方估计,这些所谓的再教育营至少关押着一百万穆斯林居民,其中大部分是当地的维吾尔族人,也有哈萨克斯坦人或其他少数族裔。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2018年9月上任以来,已经两次要求中国全面开放独立调查人员进入新疆。

所谓的再教育营,更为新疆当地人熟悉的字眼是“学习班”。中国政府并不承认有再教育营。但综合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可以看出,自2014年起,新疆当局开始在当地组织所谓的“去极端化培训班”或“教育转化中心”。2018年10月,中国政府首次在新修正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中增加了有关“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内容,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了这些特别关押中心的存在。2018年底-2019年初,中国政府曾组织包括路透社在内的少数外国媒体参观三处被称作是职业培训中心的地点,并通过官方媒体,报道这些中心气氛如何其乐融融。

但国际人权组织以及西方独立媒体获得的经历者证词,描绘的则是截然不同的情形。这些中心不仅有虐待,还有酷刑。2018年10月,法新社在整理大量网络上的政府公开文件时,注意到,许多中心的购物清单中,包含不少警棍、手铐、胡椒喷雾器等与职业教育完全无关的物品。一名39岁的哈萨克族女子3月初向法新社表示,她在被关押期间,曾被迫去不同的工厂劳动,领取的薪酬远低于官方的最低工资。她的经历与一些其他媒体获得的证词吻合……

中国当局并不否认这些中心之所以存在是反恐目的。但如果说这些中心早期目标确实是针对被看作是极端化倾向的人群的话,自2017年以来,这些中心数字猛增,其中被关押的人员数字也迅速变得庞大,反恐目标似乎正被一种强制同化政策所取代。

旅法维族青年Ali: "中国政府唯一的目标,就是把维吾尔族汉化"

一名旅居巴黎的维族青年近日在一次研讨会活动中,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为保护其安全,我们只称他为Ali, 我们也对他的声音进行了技术处理。

Ali的母亲自2018年4月起被莫名送入学习班。作为维吾尔语文教师的她已到退休年龄,中国政府所说的职业培训对她来说应该已经毫无意义。她与所谓极端势力更无任何瓜葛。家人对相关情况闪烁其词。Ali始终不知道母亲究竟关在何处。而那些走出这些中心的人,有些变老,有些人带病,有些人死亡,这让他对母亲的状况更加担心。

他还听说有人在这些中心被迫吃猪肉。他对此简直不敢想象。他说:“如果是我,我肯定不敢。这不只是一个伊斯兰教问题,而是一个民族的问题。我们以前也信过许多(宗)教,但那个时候也不吃猪肉啊!这不是宗教问题,我觉得只能是针对这个民族的问题。

至于母亲被送入学习班的原因,Ali说他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母亲是母语教师,而现在在乌鲁木齐没有母语发展。

Ali 还表示,他在法国留学的朋友,80%在回新疆后,都被送进了这种学习班,如今再无法获得他们的消息。

Ali说他早年在中国内地上学时,从未感觉与身边的汉族学生有什么民族问题。

中国政府为这些中心的存在辩护时,总是强调打击极端势力的必要性,但Ali身边那些被送进学习班的人与极端势力有什么或多或少的关系吗?Ali笑着回答说:“看看刚才站在那里的人,一个是新疆医科大学的教授、校长,是医学博士,你觉得他有极端思想吗?我觉得没有。还有新疆大学的校长,你觉得他有分裂思想吗?我觉得没有。说实话,我觉得跟任何(极端思想)没有关系。……这些都是一些有名的艺术家、写作家、科学家……,他们全部代表这个民族。所以,他们(当局)要先把‘头’砍掉,然后对小孩子全面汉化。中国政府唯一的目标,就是把维吾尔族汉化。道理很简单。”

* * * * * * * *

无论名称如何,中国政府已经因为是否非法关押大批维吾尔人而在国际上成为众矢之的。2019年3月,联合国对中国人权状况的第三次普遍定期审议程序中,有来自不同国家的346项提议涉及新疆话题。近百个国家要求就此话题发言。由于时间限制,只有十几个国家抽签获得发言机会,其中大部分是非洲国家。

应该说中国政府面对来自各方的批评,也加强了外交攻势及公关宣传。在十几个获得发言机会的国家中,只有荷兰和挪威对中国的新疆政策提出批评,10个获得发言权的非政府组织中,有6个都立场倾向中国政府。中国政府同时在日内瓦组织主题边会,宣传政府新疆政策的成就。代表中国出席第40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的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回应各方批评,称新疆的教培中心实际上是“寄宿学校”!

中国政府3月18日发表《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白皮书。根据这份文件,自2014年以来,新疆抓获暴恐人员近13 000人,惩处参加非法宗教活动者30 645人。


同一主题

  • 法国报纸摘要

    2018年以来新疆关押维吾尔穆斯林行动加速

    想了解更多

  • 法国世界报

    中国捍卫其在新疆的镇压政策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报纸摘要

    法国GEO月刊:新疆—中国式地狱

    想了解更多

  • 陈破空:百万大抗争,香港如灯塔,照亮黑暗中国

    陈破空:百万大抗争,香港如灯塔,照亮黑暗中国

    六月份,为反对政府修订“逃犯条例”,香港爆发了主权移交后22年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抗议,从六月九日的百万人上街,到六月十六日的两百万人的抗议,在警方催泪瓦斯的威胁打击下,反对声浪不减反增,凸显了香港民众的勇气,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迫于巨大压力,港府终于决定让步。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如何看待香港本次大抗争活动?这场抗争为13亿中国人民带来了怎样的启迪?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刚刚送走了第三十个年头。在历史的长河中,三十年虽然不算长,但也绝非是一个可以令人轻易忽略的数字。三十周年的前夕,许多回忆当年这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的新书问世。其中,一部由曾亲自参与了天安门事件的当事人曹旭云所著《爱尔镇书生》一书吸引了人们的关注。

  •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运参与者、幸存者及政治犯组成的中国民运代表团-“台湾民主人权参访团”,在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迎来三十周年的前夕抵达台湾访问。代表团得到台湾总统蔡英文等政要的会见。台湾方面向代表团介绍了台湾的民主化发展进程,同时期盼中国大陆尽早迈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团在台湾期间,还出席了在台湾举办的89六四30周年纪念活动。代表团名誉总顾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今年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并不算十分漫长,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谓不算短。当年投身这场运动的热血青年,如今已进入中年,许多人流落他乡,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压力,有些人经受着精神郁闷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压,英年早逝。他们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愿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1989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大规模青年学生争民主和平示威活动曾意外地成为团结海内外华人的一条特殊纽带。当时主权尚未正式回归北京的香港迅速卷入其中,从捐款、送帐篷等各种形式的声援活动,到5•21百万人大游行,港人始终满腔热情地关注和支持着这场自1949年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街头民主运动。六四屠杀发生后,香港更成为众多被北京当局追捕的民运人士的逃生跳板。来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帮助不少处境危险的学运领袖由香港逃往海外。这也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黄雀行动”。2014年随香港争普选和平占领中环行动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线的朱耀明牧师,当年就参与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动。他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介绍了他参与救援行动的经历,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对香港社会的深远影响。

  •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门学运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这一天,大批中国学生与民众走上街头,发出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疾呼。这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而告终。三十年来,为“六四”平反的呼声始终未断、期盼却年年落空;当年冲在运动最前列的年轻的学运领袖如今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当年的学运领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以中国人权与民族问题为主题的2019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不久前在德国科隆落下帷幕。本届论坛为该组织举行的第九届研讨会议。中国民运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构成本届会议的特点。与会各方人士密切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以及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论坛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届会议的情况。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